第495章 三年轮回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的声音此刻忽然变得飘渺不定。..com
三年了,他一直把这段记忆埋在深处,从不敢去揭开,只要想起,就是刺骨的痛!
原本沉寂黑暗的丛林中,突然多了三个强大的火力点,期间还有个极厉害的狙击手,禅师章铎和屠夫覃风华已经被那个狙击手直接击成重伤。
白俊逸一个人决然冲锋,准备以一人之力干掉那个狙击手和火力点,为刀锋小队杀出一条生路。
但是他突然就被唐小三给按倒了。
回过头时,已经看到唐小三胸前那恐怖异常的血洞。
7.6mm口径的巴雷特m98狙击枪!
白俊逸一眼就看出了是什么样的凶器造成的贯穿伤。
还有个躲藏起来的狙击手!
“哥……带着兄弟们先走……”
唐小三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无比的嘴唇轻轻的蠕动着,抓着白俊逸的手掌青筋绽出。
“啊……”
从来未流过一滴眼泪的白俊逸仰头,发出一声怒吼,就似一头受伤的野兽,脸上泪水纵横。
他轻轻的将嘴里的烟拿下,插在地上。
自从那次战斗之后,他就直接退出了刀锋小队,不管上级无论怎样的挽留甚至以上军事法庭威胁,他都不管不顾。
宁愿在浪潮酒吧中做一个混吃等死的保安,慢慢的心中的伤口。
直到遇到唐凝。
或许是上天的安排,让自己遇到小三的妹妹。
但是每次当他午夜梦回,见到唐凝那绝美的脸庞,就会想起躺在自己面前,叫自己哥的唐小三。
每当此时,他对周复的恨,就如同恶鬼噬咬着心脏,痛之入骨!
三年了!
自己终于可以让周复躺在自己的面前,品尝复仇的快感!
“小三,你看到了么?背叛兄弟,背叛刀锋小队的人就在这里!”
白俊逸忽然向着夜空,大声嘶吼。
周复此时的脸色却变得异常漠然,他的眼中露出嘲讽的神色。
“你早就知道是我暗中下的手,其中更有无数的机会直接杀了我,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来复仇呢?还不是因为你怕死!哈哈哈……”
他的脸庞极为扭曲,眼中射出恶毒无比的光芒。
既然自己必然要死,也一定要在白俊逸的心中种下一棵悔恨的毒苗,让它慢慢发芽生长,直到让这种痛苦慢慢吞噬他!
白俊逸闻言,低下头,望着他,缓缓的开口。
“你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明白,什么是对朋友,对亲人的责任!”
然后,直起身体,一脚踏在周复的脸上,轻轻踩下。
啪!
京城太子!
大好头颅!
直接在白俊逸的脚下,就像一个西瓜,炸裂的粉碎。
白俊逸却似不觉,慢慢的点着一根烟,抬头望向无尽的夜空,轻轻的吐出口气。
三年轮回,终于在此夜终结!
……
砰!
一间巨大无比,古色古香的厅堂中,传来一阵恐怖的重响。
砰砰砰……
重响连续不断的传来。
厅堂门口,黑压压的人群笔直的站着,脸上的表情各异,震惊,恐惧,欣喜……
良久,一个穿着件已经洗的发白的绿军装的老人缓缓从厅堂门口走了出来。
有人目光极为犀利,从开门的瞬间,已经发现厅堂已经被砸的一塌糊涂。
唐代怀素的手书,宋代的官窑,明代的红木家具……
已经全被狂怒的老人砸烂。
周和渊。
周家的掌舵人,在华夏队中地位极高,仅仅只在几个老人之下。
他本来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周复的身上,之前周复的所为,自然都在他眼中,那些周家子弟的死,虽然周复做的天衣无缝,但在周和渊的眼中,清澈如水!
只是他从未表示过一点意见,周和渊一直崇尚朱元璋的手段。
想要继承周家的家业,就只能靠自己去杀出一条血路,犹如养蛊,剩到最后的,就是最强大的。
他对每个人给予的资源都相同,但事实上只有周复才是最强大的,只有周复才敢凭着自己的实力进入到刀锋小队中!
但是现在,周家最有希望的继承人,居然被人杀了!
居然被人直接破门而入,杀死在松竹园之中!
经历过沙场的周和渊的身上,爆发出无比的杀机和狂怒。
但是等到狂怒过后,周和渊忽然感觉到无尽的疲惫,他原本无论何时都挺的笔直的腰,此时居然已经微驼,之前充满精芒的眼眸,此时多了一丝浑浊……
他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厅堂门口,门口的所有人,鸦雀无声,生怕一开口就引来周和渊的雷霆之怒。
“周十一,是谁做的?”
周和渊平视着身前的虚空,声音淡然,但只有最熟悉他的人,才明白这种平淡中蕴含着怎样的杀意。
一个头发花白的军装男子直接出列,军姿无比端正,木然开口:“前刀锋小队队长,白俊逸!”
周十一是周和渊当初战场厮杀时所带的贴身护卫,总共十二人,从周一到周十二,到现在,只剩下周十一。
可以说是周和渊最为信任的人,哪怕是周复的父亲周肃越也不能相比。
“清除和他一切关系密切的人,然后再派枭龙小队追杀,你叮嘱下,不要直接斩杀,捉活的回来,我要看看,敢杀我孙子的人,到底是怎样的!”
直到最后一句,这位周家的掌舵人,这位曾经的军中悍将,才透出一丝遮掩不住的杀意。
下面依然肃静,那些人,或许没有一个因为周复的死而感到悲痛,甚至很多人心中都快意无比,因为他们中,不少人的子嗣,就死于周复之手!
但是此时,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周和渊的权威,没有一个人敢挑衅。
周十一默然退下,准备去安排周和渊吩咐下的事情。
“爷爷,等等……”
忽然人群中,有人出声了。
是周上皇!
周和渊的头转了过来,那凌厉无匹的目光,哪怕是周上皇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依然感觉到后背的冷汗,缓缓的渗了出来。
“爷爷,那个白俊逸身边不少人,都不是普通人,他的未婚妻唐凝,是魔都唐江山的女儿,还有红颜慕珂珂,是慕震岳的女儿……”
“那又如何?”
周和渊的声音依然古井无波。
似乎一代枭雄唐江山,魔都市委书记慕震岳,在他眼中,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关键是那个白俊逸,他是陌芷晴的师弟……”
周上皇终于忍受不住老人无声无息却又恐怖无比的压力,身体轻轻颤抖了下。
陌芷晴……
周和渊冷漠无比的脸庞终于微微动容,沉默片刻之后,他缓缓开口,“你跟我进来!”
直接转身,朝厅堂内走去。
周上皇闻言,内心不禁欣喜若狂,自己终于有机会了!
只有真正进入周和渊的目光之中,自己才有可能继承周家,否则就算周复死了,周家其他三代子弟都死绝了,周家也轮不到自己的手中,毕竟,自己只是个私生子!
这就是世家贵族中某些人的悲哀!
堂下那些人都惊异无比的望着周上皇和消失在门后的周和渊,他们很奇怪,为什么周和渊听到唐江山和慕震岳的名字都无动于衷,而听到一个似乎是女人的名字,居然有了反应……
许久之后,“吱呀”一声,厅堂的门再次打开,周上皇才缓缓从门后走了出来。
他的额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细汗,但是眼中,却有遮掩不住的笑意。
下面有些明白人就已经心中有数,这个原本的私生子,恐怕以后真的要执掌周家大权了!
原本和周上皇关系没那么冷淡的青年人,主动上前打招呼,想要探询点消息,那个老人到底准备怎么处理。
但周上皇丝毫没有理会他们,直接从中间穿过,走到周十一的身边,先恭谨的问好,然后在他耳边,轻轻的讲了几句话。
周十一依旧漠然点了点头,然后朝外面走去。
周上皇回过头,看了下那座古色古香,却威势极重的厅堂,又看了眼那群面上有讨好之色的人,目光中,终于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白俊逸啊白俊逸!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啊哈哈哈哈……
周上皇心中已经狂笑起来。
周复的死讯,已经在悄无声息中传来开去,毕竟他是曾经的京城太子!
白俊逸又是如此光明正大的杀上门去!
“接下去所有人停止任务,禅师整理好装备,我们去崖岛!”
江印雪面无表情的对刀锋小队的成员命令道,只是她的眼神却是异常复杂,快意,担忧,后悔……
她的长辈已经警告过她,让她直接脱离刀锋小队,这才能在周和渊的盛怒之下保住她。
只是对江印雪而言,无论是身为刀锋小队的现任队长,还是为了白俊逸,都不可能这样做,所以,她最终还是做决定,先去白俊逸当初为刀锋小队留下退路的崖岛上躲避。
唐江山双手颤抖的放下手中的电话,这是政界的一个大佬亲自打来的电话,告诉他要当心周和渊的报复,大佬可以在明面上保住大唐集团,但是对于周和渊私下的手段,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