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命运,英雄,沙袋与时光飞逝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无名小山。
一座简陋的凉亭。
陌芷晴安然坐在其中,一袭白衣,神情淡漠,飘然若仙。
她怀中抱着一把古琴,不时弹拨几下,空灵悠然。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站在她的身后,小脸蛋有些苦恼。
“师父,我们坐在这里都三天了,除了那个老头出来过一次,连个人影都没有,我们还要待多久啊?”
陌芷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星霄,如果师父不坐在这里,我们圣女门的护法就真的要重新找过了!”
星霄瘪着小嘴,有些不明白。
“但是师父,我们之前不是看到那个老头偷偷摸摸的飞鸽传书了么,说不定那个坏人就派了什么厉害人物去追杀白大哥了呢?”
陌芷晴没有回答,目光望向远处,近似苍茫。
圣女门寻找护法,都以气运观人,当初的白俊逸的天资确实是可以说是惊才绝绝,但是陌芷晴游历天下,所见的年轻俊才,也有不逊于白俊逸的,最后却还是选了他。
青衣楼中,除了楼主是天级杀手之外,还有两名地级杀手,青魔夜哭和素手修罗!
青魔夜哭如今还在青衣楼中,能够去被青衣楼主派去追杀白俊逸的,只有素手修罗沈了。
陌芷晴的眼中似乎有一抹大红水袖闪过,如果说年轻一代中真有堪与自己相比的绝世天才的话,沈可算一个,如果不是自己有圣女门的传承,她不敢说如今就能胜过这位满楼招!
但陌芷晴之前曾耗费绝大心力,以玉虚神算堪舆白俊逸的命相,气运极盛,必不会亡于沈之手。
命运么!
当代圣女门的年轻门主,轻轻喟叹了一声,素手微拨琴弦,一曲《水仙操》悠然流淌而出。
同样是深山之中,苏媚静静的坐在一片山坡上,手中提着一瓶酒,望着已经偏西的斜阳,不时微仰皓首,痛饮一口。
红豆缓缓的从后面走来,看到苏媚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苏媚的肩膀,轻声开口,“姐,你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了?”
苏媚转过头,原本绝美的脸庞,此时居然有些消瘦,她拍了拍红豆的手,淡然道:“姐没事,只是心情有些不好,才到这里来坐坐!”
红豆沉默了会,鼓起勇气道:“姐姐你不用担心白大哥,他一定会没事的!”
她之前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被苏媚带到了这里,心中就已经猜到了什么,虽然对白大哥不告而别有些气恼,但更多的还是担心。
“你这小妮子,自己心中其实也担心的紧吧!”
苏媚满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梁红豆的小脸顿时变得通红,但是声音却是变得坚定异常。
“白大哥是大英雄,大豪杰,不管有任何困难挫折,都绝对难不住他!”
小女孩的眼中尽是满满的信心。
大英雄么!
苏媚的脸上划过一丝落寞。
其实我只是想要他平平安安的就好啊……
苏妖精发出了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
“铁柱,要不你去劝劝印雪?”
禅师章铎有些担心的对着刘铁柱道,梁英博和乐悦也是满脸愁色。
自从到了崖岛上,江印雪就把自己关在了修炼室,除了每天拿走刘铁柱放在门口的饭菜之外,就没有任何的话,脸上只是沉郁的杀意。
刘铁柱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印雪她只听白哥一个人的,而且我可不是她的对手!”
听到刘铁柱提及白俊逸,刀锋小队成员脸上尽是郁郁之色,他们被江印雪带到崖岛之上,就知道自己的前队长去做什么事了。
虽然可以说都被白俊逸牵连,但是他们却没有丝毫的怨意,相反,心中只有无尽的快意,毕竟唐小三的死,一直也是他们心中的痛。
但同样,也对白俊逸充满了担忧,毕竟周家势力之强,几乎是华夏国最老牌的豪门家族之一,白俊逸此去,命运几乎是注定……
所以,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江印雪,江印雪对白俊逸的那点情愫,也只有她自己才以为大家都不知道。
屠夫覃风华却是一脸的无所谓,一边擦着手中巨大无比的史密斯威森m500左轮,一边道:“你们担心个屁,凭着老大那恐怖的身手,还有奸诈无比的性子,谁能奈何他!”
屠夫一直是白俊逸最死忠的粉丝,对他充满无比强大的信心。
唰!
江印雪一记手刀斩出,坚固无比的牛皮沙袋直接四分五裂,但她脸上的阴郁之色却没半点减少。
她在军中自有途径,已经知道周家派出了秘密的枭龙小队追杀白俊逸,她知道那支小队有多么强大恐怖,仅仅是当初创立刀锋小队的李沧,恐怕白俊逸就应付不了……
唰唰唰!
江印雪又迅疾无比的斩开三个沙袋,她心中已经下了决心,如果白俊逸真的亡于枭龙小队,哪怕是李沧,她也绝不会放过!
慕珂珂也是疯狂的击打着沙袋!
“那个坏人!居然连个招呼不打就走了,居然还去杀……”
哪怕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慕珂珂,想及周复的家族,还是不禁悚然而惊,虽然她从来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但是毕竟也算身处官场,对于周家的强大,更加清楚。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切,她对白俊逸就更为担心和关切,她也曾经偷偷去求过父亲,要知道她从来没有对父亲提过什么要求。
但是慕震岳当时的话让慕珂珂差点当场崩溃。
慕震岳只说了三个字:听天命!
加利福尼亚州的蒙特利海滩,唐凝正呆呆的看着窗外的落日。
唐江山一代枭雄,自己的仇家也多如牛毛,他自然也有万全的准备,狡兔三窟,都不足以形容他。
这次他知道是到了此生最危险的此刻,唐家,绝对是周和渊最想报复的!
毕竟白俊逸与唐家的关系,所有人都知道。
他直接动用了一切关系,甚至国外的关系网,在得知周复的死讯的当日,就带着唐凝和韩雪依乘坐私人飞机到了加州的这栋秘密别墅。
唐凝望着别墅外来来回回的保安人员,脸上却是平静如水。
连夜被唐江山带到国外,就算再傻也知道发生了大事,虽然唐江山和苏媚都没有告诉她,但是聪慧如她,已经隐隐的猜到了事情的原委。
她就似一尊石像,静静的立在落地大窗前,望着落日,望着天空。
从浪潮酒吧认识白俊逸的那难忘的一夜开始,到白俊逸屡次救她,还有白俊逸的耍贱,无赖,深情……
她的脸庞上,忽然缓缓滑落两道泪水,自从知道自己的哥哥因为白俊逸而死后,她也恨过,但是突然知道白俊逸居然真的去杀周复,为哥哥复仇,甚至很有可能失去性命,她的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她明白,自己真正的爱上这了这个男人,永远都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空气中回响了悠扬的曲子,是卡萨布兰卡的主题曲:as times goes by。
时光飞逝。你一定记得,那个不变的吻……无论世事如何,此话之诚挚恒久不变,日月为鉴,江河为证……
白俊逸此时丝毫不知道有这么多人在关心担忧着他。
他只是跟在这个美丽绝伦,却又恐怖无比的女人身后,向着草原边缘走去,自从见到沈轰破玄真子布下的八荒旗后,他就绝了趁机逃走的想法。
而这个女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丝毫没有禁锢白俊逸的行动,而且见到他伤势太过严重,甚至还扔给了他一瓶丹药,让他被苏子云寒冰真气侵入的经脉恢复了不少。
只是之前被莫鹤剑气所震裂的经脉还是没有痊愈,不能动用真气。
“世俗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沈忽然转过头,望着白俊逸。
白队长在瞬间楞了下,这素手修罗是什么意思,难道真要带着自己回到都市中去?
不过那样的话,陌芷晴应该能更容易找到自己吧!
白俊逸努力的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柔和些,甚至有些狗腿,“不知道姑娘想要玩些什么?”
“不是我吹,俺在俗世红尘中打滚几十年,什么好玩的,好吃的,几乎就没有我不知道的!”
白队长重重的拍着自己的胸膛,大包大揽着道。
“以前听楼中执行任务回来的弟子说,魔都城隍庙的小笼包很好吃!”
沈的眼神有些飘忽。
魔都……
白队长刚想答话,忽然他的脸色一变,立刻蹲下身体,用两根手指按了下地面,面上震惊之色更浓。
沈的反应却比他还要快上许多,她的身躯微微一动,整个人就冲天而起,犹如鹤翔九天!
仅仅是三息时间,沈就落回到地上,就算是在八荒阵旗下都丝毫不变的神色,此时也多了丝慎重。
“走!”
她只说了一句,身形如电,向着左边冲出,丝毫不管白俊逸会趁机逃跑。
白俊逸只是微微迟疑,就看到在天地相交之际,有一匹神骏异常的白马朝着自己的地方飞奔而来。
而这匹白马的身后,黑压压的一片,无边无际,冲天的烟尘。
万马奔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