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哭泣的小女孩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长长的司马道,全由青条石铺就。
近千年没有见天日,但是里面的空气却没有污浊味道,似乎保持着流通,地面上十分干燥。
头顶上每隔十米就镶嵌着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发出微弱的亮光。
见到白俊逸止步不前,沈转过头,脸上带着一丝讥讽:“进去吧,这座陵墓不同于俗世中那些古墓,一般的机关估计是不会有了,只要当心那些修行界的秘术就行!”
白队长一脸苦笑,老子不过是个修行界的新人,哪懂什么秘术,但在沈森然杀机的眼神中,还是往前踏上了一步。
空荡荡的甬道中只有脚步声,沈如同幽灵般跟在白俊逸的身后,周旁死一般的沉寂。
虽然顶上有夜明珠,但是在完全不见光的环境下,幽暗的微光,跟没有也差不多,虽然白俊逸心性之强,远超常人,但还是感觉一股压抑铺天盖地的袭来,感受着身后略有些急促的呼吸,明白这个冷艳杀手,心中也没那么淡定。
忽然,白队长感觉眼前一亮,强烈的光芒甚至让他不禁眯了下眼睛,瞬间他的身形一缩,直接闪到了甬道的边上,防止前面有机关或者傀儡偷袭。
沈却是直接踏上一步,走到了前面。
白俊逸缓缓睁开眼睛,饶是他也算视金钱如浮云,但他的心脏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面前是一间十多丈宽阔的大厅,厅堂两边,杂七杂八堆放着小山高的金砖!
不是外面修建陵墓的金砖,而是由真正黄金所熔铸而成的金砖,刚才瞬间刺入白俊逸眼中的光芒,就是这两堆小山般的金砖所发出的。
白队长的呼吸不禁沉重起来,虽然对他来说,金钱已经不算什么必须不可的东西,自己有唐凝每个月发的几千块零花钱,已经足够,九成山庄每年那几千万盈利,自己都用不着。
但是这毕竟是富可敌国的财富!
哪怕是唐江山一世枭雄,创下大唐集团这等商业帝国,但纯以积累的财富而言,未必就比得上这里。
他偷眼望了下沈,想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意料之中,沈只是微皱着眉头,看着大厅正中间的那条黑漆漆的甬道,似乎在揣测后面会是什么。
对于修行界中的人来说,俗世中的金银,虽然也不算完全无用,但是相对于真正难得的天材地宝而言,就跟一堆废铁也差不多。
白俊逸呲了呲牙,心中暗道,到时要是有机会再进这座陵墓,一定找人来搬走这堆金山,麻痹的,到时老子有钱任性,买东西直接扔金子就行,谁敢惹自己,不用拳头,直接就金子砸死他!
心中正在暗爽中,沈的目光已经投了过来,白队长乖乖的继续往前面的甬道走去。
第一个殉葬大厅,全是金砖,下面一个大厅,又会是什么!
这条甬道却是极短,只走了十几步,就感觉到脚下微微一低,进入了第二个厅堂。
这个大厅比第一个大厅要小很多,三四丈见方,但是沈的呼吸却忽然变重了。
靠着顶上墙壁的几颗夜明珠,白俊逸运足目力望去,发现房间的角落摆着一个黑沉沉的书架,上面摆放着厚厚的数叠书册。
秘籍?
凭着直觉,白俊逸脑海中瞬间浮现出的就是修行秘籍!
见到沈径直朝书架走去,白俊逸忍不住开口道:“当心书籍上被下了剧毒!”
陵寝之中,任何东西都不能乱碰,特别是这等帝王之陵!
沈却是回过头,朝他略带嘲讽的一笑,素手轻轻一挥,上面浮出一层玉色光泽。
马勒戈壁!
老子自作多情了,凭着这门化血肉为玉石的秘术,一般陷阱根本不足为惧。
白队长也悄悄的靠了过去,斜眼瞄向书架上的书籍。
《玄冰真诀》。
这是寒冰门的镇门功法!连斗鹰都尚未得以传授……
《仙人长授剑》。
东海剑阁的绝杀秘招……
看到旁边的一本,白俊逸差点惊的叫出声来,《静虚冥想秘术》,居然连圣女门的功法都有!
虽然只是陌芷晴传授给自己的初步法门!
沈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轻轻翻检着书籍。
《纯阳练气法》。
沈的手终于停住了,眼神瞬间变得炽热,这是长春子丘处机所手书的全真教最高修行法门,全真一教,凭着这门练气法,突破到九脉境的高手,数不胜数,甚至还有丘处机这等勘破先天,成就大道的绝世人物,这本秘籍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毫无疑问,沈直接将这本秘籍拿起,塞入自己的怀中。
白队长不发表任何意见,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虽然他心中无比的嫉妒恨,长春子的修行法门,这等绝世神功,要说不想要不羡慕的绝逼是王八蛋,但他没表现出任何异常反应,其实白队长还在奇怪,为什么沈还不出手灭自己口,要知道修行界中如果传出消息,长春子功法出世的事,估计跟热水倒入沸油锅差不多,沈绝对会被无数高手追杀到死。
但是,就在这本纯阳练气法被沈拿起的瞬间,这个房间顿时暗了下来。
麻痹,还是中机关了!
白俊逸只觉得眼前一黑,直接就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却已经在一个破旧的小屋中,黑暗潮湿,屋子的角落堆满了酒瓶,一切,既陌生又熟悉,这是少年时的家!
幻境?白俊逸狠狠捏了下大腿,还是很痛!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
“考上了,考上了……”
白俊逸走出门口,发现一个妇人被一群人围着,那些人纷纷大喊。
那个妇人!
白俊逸的眼圈瞬间红了,这是自己的母亲!
头发因为过于操劳,早早的染上了银白,但此时眼角的皱纹因为喜悦,似乎都散开了。
“李大嫂,你们家俊逸真是争气啊,要知道我们镇都十年没人考上京城大学了!”
“是啊,嫂子,你们家俊逸可算是出息了……”
那个中年妇人只是不停的道着谢,忽然,她抬起头,刚好看到了白俊逸,脸上的笑容瞬间更浓,推着自行车匆忙就要冲开人群走来。
白俊逸沉默了许久,毅然转身。
这是幻境!
白俊逸强制着自己离开,母亲早就去世了,自己也没有去读京城大学,这一切都是个梦!
如果沦陷,真的就出不了了!
尽管如此,他的眼角还是带着一丝泪痕,如果真有来生,该多好……
在白俊逸转身的瞬间,场景忽然转变,已经在弹雨纷飞的战场上。
“哥,你带着兄弟们先走……”
这是唐小三!
亲人,兄弟,都是自己最在乎的东西,这被触动的阵法,居然直接进入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东西,想来让自己沦陷!
蛮王的脸上铁青,双拳紧握,手指都硬生生的插入了掌心!
不回头!
“坏人,你怎么就能不管不顾的去杀周复,你知道我心中有多担心么!”
俏生生的唐凝站在白俊逸的身前,拳头轻轻捶打着他的胸膛,绝美的脸蛋上挂着两道泪痕。
因为在乎你们,所以不能!
白俊逸轻声一叹,伸出手,轻轻的推开了唐凝,直视着她伤心欲绝,不敢置信的目光。
刚推开唐凝的瞬间,轰然一声,白俊逸发现身边的黑暗消散,又回到了厅堂之中,夜明珠散发出微弱的光芒,一切丝毫没有变化。
只有沈,她静静的立在原地,脸上神情变幻,显然还在幻境之中。
白队长的脸上现出一丝杀意,这样的机会,自己要不要放过!
右拳缓缓的握起,只要一拳,这个青衣楼的地级杀手,就会香消玉殒!
但是向来杀伐果断,百无禁忌的蛮王,在此刻迟疑了。
正在迟疑时,沈忽然惊叫了一声,身子蹲了下来,双手紧紧抱着膝盖,轻声啜泣道:“妈妈,妈妈,不要离开我……”
就像是一个哭泣的小女孩。
见到这样的场景,白队长微微长叹,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他有他的准则,哪怕事后被她所杀,也只怨自己实力不够!
沈只觉得自己在黑暗中的不断的奔跑着,母亲在前面慢慢的走,但自己却始终追不上,不管自己怎么叫,母亲就始终不回过头来。
她也知道这是幻境,但始终不愿醒来。
自己只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就被人带到了青衣楼中,那时她也是这样的奔跑,哭喊,想让母亲回头。
几百个小孩子都被关在一个漆黑的大屋子里,黑暗,饥饿,恐惧,在刚到青衣楼的半年中,自己记忆里只有这些。
然后就是杀人,杀那些从世俗界抓来的普通人,杀曾经跟自己朝夕相处的队友!
就如同养蛊一样,几百人,到最后才留下十人,沈在其中排名第一,所有人畏惧于她的冷酷残忍,甚至暴虐。
当时的青衣楼主如获至宝,将她带到身边,亲自培养,凭着她妖孽般的资质,短短数年,连破数境,现在已然是青衣楼中除去楼主之外最强悍的杀手。
但没有人知道,她的内心当中,还藏着一个奔跑着哭泣的小女孩。
只有此时的白俊逸看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