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入京!
林戬残,周上皇死!
光天化日之下,在无数人的目光之中,于千米之外狙杀二人,这事情的影响比他之前直接冲进松竹园斩杀周复还大!
周复虽然身为周家继承人,隐然为京城太子,但是他的身死,还没有广为传播,各大势力有意无意的把这件事情给掩埋了下来。网(.)
但是这次不一样,众目睽睽,谁敢掩埋,或者说谁能掩埋!
不过半个小时,整个京城,只要是稍有人脉的人,都听说了这个消息,反应不一。
有人嘲笑,周家这次真是遭灾了,前一个继承人才刚死没几天,现在的继承人又被人宰了,所谓华夏国势力最强的世家,难道真要没落?
有人惊惧,这白俊逸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狙杀两大势力的继承人,还继续入京!
有人冷眼旁观,看这滩浑水,到底会搅成什么模样!
不管如何,白俊逸之前的行为,彻底燃爆了整个京城圈的势力。
林樵呆呆的站在前,看着躺在上的林戬。
身为津城林家当代家主,四十多岁的林樵气质极佳,儒雅淡泊,温润如玉,整日一身长衫,就像个中年书生。
但是此时,他那副圆框眼镜之下,充满了血丝,原先只是微微斑白的头发,在获知这个消息不到一个小时中,又白了一大片。
林戬虽然被人及时救回,但猎枪子弹威力极大,整条手臂被撕扯的粉碎,根本难以接续,而且因为出血过多,又受了极大惊吓,此时已经昏昏沉沉的睡去。
林戬前跪倒着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是林戬的母亲沈雅琴,但是此时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林樵,你一定要给戬儿报仇,一定让那个白俊逸不得好死!”
沈雅琴忽然转过身体,紧紧抓着林樵的肩膀,拼命的摇晃着,厉声嘶叫着,脸上扭曲无比,显然对白俊逸已经痛恨到了极点。
但林樵已然沉默着,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手指甚至已经深深的插入掌心,鲜血一滴滴落下,他却仿佛丝毫不觉。
“林樵……”
沈雅琴的脸色愈加疯狂。
她自己也是津城沈家的嫡女,势力极大,自从嫁到林家之后,更是从未有过半点吃亏之处,她对林戬这个独子,疼爱无比,凡有所求,无不应允。网
现在看到林戬一条手臂被废,确实已经是要疯狂了!
啪!
一记清脆无比的耳光声回响在房间之中。
林樵忽然出手,一个耳光甩在了沈雅琴的脸上,用力非常大,甚至连他自己都趔趄了一下。
在这瞬间,沈雅琴愣住了,结婚几十年来,林樵从来没打过她,今天居然打她了!
啪!
又是一记耳光!
沈雅琴呆滞了,她的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为什么?”
她呆呆的问道。
“为什么?你知道白俊逸伤了戬儿之后去哪了么!九溪园!直接一人一枪去了九溪园!”
林樵忽然爆发了,眼睛充满了血丝,对着沈雅琴狂吼道,平日的儒雅宁静半点不存。
九溪园?
沈雅琴凝滞了片刻,顿时反应了过来,那是周家家主周和渊的别业,那个白俊逸要直接杀上周家!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白俊逸此人现在已经真正的目无朝堂,心无敬畏,而且实力强绝,你让我替戬儿报仇,是想让林家为此而覆灭么!”
林樵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发妻,声音冷酷之极。
他当然也恨,林戬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林家的继承人,而且虽然有些骄纵,但是可堪,历练一番后未必不能成才,但是现在却被人生生的击残!
他胸中之恨就算倾尽五湖四海之水也难以洗尽,但是他首先是林家的家主,然后才是林戬的父亲!
当初林戬想暗杀白俊逸时,他就已经看出白俊逸不是池中之物,但想不到居然会像现在这般百无禁忌,而且强悍无敌。
因为了解,所以他更不敢轻举妄动,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如今的周家,就是前车之鉴。
……
“何以故。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
一座清幽雅静的别墅中,设着一个简单的佛堂,不立佛像,只燃着一支蜡烛,几卷经书。
傅凰静静的坐在椅子里,虽然手中的经书翻开着,口中默默念着金刚经,忽然,她放下手中经卷,目光渐渐飘散在虚空中。
再过一个月,她要出家了。
之前白俊逸在松竹园袭杀周复,京城震惊,傅凰得知消息之后,只是默默坐了一天。
周复是她的未婚夫,虽然她从未看得起这个男人,更何况与白俊逸相比,更显得不堪入目。她知道自己和白俊逸是完全不可能的,不要说白俊逸已有唐凝,未必喜欢自己,就算真的在意自己,凭着傅一臣的事情,傅家和白俊逸的仇怨已深,不可能有未来。
而且周复与自己,婚姻之约毕竟是事实,并且周傅两个又是华夏国举足轻重的世家,就算是其中一个主角死亡,婚姻还是得继续,因为傅家要的,只是周家势力的支持而已。
周上皇对傅凰自然也是觊觎已久,虽然傅凰本来应该是他的弟媳,但是丝毫不影响他对于这个钟灵毓秀,清秀绝伦的女人的渴慕。
为了傅家,傅凰必须和周家联姻,哪怕丈夫换成周上皇!
在这件事上,就算是傅莹,也没有办法,哪怕傅凰是她最疼爱最看重的侄女。
古有宗室之女出塞和亲,今有世家之女联姻,这种世家大族,从古至今,都是如此,这是宿命。
但傅凰不服,不愿!
凰鸣九天,为其不屈!
既然不能选择退,不想选择进,那便选择放下!
所以傅凰在自己的院子之中,设了一个佛堂,准备沐斋一月,就正式剃度出家,她的决定一出,整个傅家哗然。
傅凰可以说是整个傅家第三代中唯一的翘楚,原本被看好的傅一臣,如今还在监狱之中,她如果出家,和周家的婚姻怎么办?
呵呵!
傅凰冷笑了一声,那些恶心至极的傅家人,他们只会关心自己的人脉会不会有影响,自己的生意会不会受损,至于自己,只不过是他们巴结周家的一件工具而已,既然如此,自己为何还要成全他们!
傅莹知道此事之后,只是来了佛堂一次,问了她一句话。
“是因为白俊逸?”
傅莹自己当年与唐江山之间遗憾,就是因为家族,作为一个睿智无双的女人,她直接就看穿了傅凰的内心。
傅凰只是沉默片刻,直接就点头承认。
傅莹没有再说任何话,只是轻叹了一声,就转身离去,没有再有任何劝告的言语,傅凰几乎就是她亲手教导出来的,她的心性如何,傅莹了然于胸,最是清楚不过,她知道傅凰一旦决定的事,绝不会有半点余地。
回到家族中后,傅莹只是说了一句话,你们另选他人吧,直接就压下了各种纷扰嘲讽。
只是傅凰,真的就要青灯古卷,度过此生?
刚刚此时,她就听到了周上皇和林戬被白俊逸杀的一死一残之事。
“你果然是个……”
傅凰叹了口气,自语了半句,就再也说不下去,她甚至不知道用什么合适的词来形容这个男人。
大鹏!
扶摇而之上九天的金翅大鹏!
她原本清静波澜不惊的心境,忽然炽热起来,她知道,自己想那个男人了!
津城离京城不过一百多公里,白俊逸全速驾驶之下,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入京。
只是这次,他终于踩了刹车,牧马人就如一头被勒住缰绳的烈马,气喘吁吁的在最后停下。
没有为什么,因为那个老人站在他的车前!
“李老,你也要来拦我?”
白俊逸打开车门下车,对着那个老人忽然立正,笔直的敬了个军礼,然后缓缓的开口道。
这个老人是江印雪的干爷爷,也是当年挑选自己进刀锋小队的人,不管自己在执行任务中惹下什么大事,也全是他一力承当,保下的自己,所以无论如何,他不敢有半点不敬。
“没有办法,谁让你白队长在么张扬跋扈,在京畿之口就敢拔枪伤人,真是胆子包了天!”
李老慢吞吞的说,虽然声音极轻,但听在白俊逸耳中,依然冷酷肃然,一如当年自己还是个大头兵的时候。
见到白俊逸沉默,李老的眼中还是闪过一丝无奈,他知道今天就算凭着自己,也不可能阻止白俊逸了。
虽然来之前他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但是他还是得来。
“为什么一定要去周家?就是因为他之前派枭龙小队追杀你的事?”
老人还是有些不甘心,追问道。
见到他这种态度,身边的几个护卫的脸上不禁露出愤怒之色,不管白俊逸是蛮王也好,还是什么圣女门的护法也好,但是他现在对面的老人,是华夏国最有权势之一的人,此时居然如此对待他,让他们有些匪夷所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