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记得你还有孙女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他的声音越来越响,犹如黄钟大鼎一般。
而且随着声音的变换,他整个人的气势,变化的更为恐怖。
在白俊逸的灵觉感应之中,孙仲谋的身形,也在越来越大,似乎上接天地,就如神灵一般。
气机感应之下,白俊逸知道自己的心境已经被撼动!
想以气势压人?
白俊逸的双眉一挑,斜飞入云,心灵却是蓦然变得冷静无比,进入到圣女门秘传心法的冥想中去,犹如大寂灭。
等气势拔到最高处之时,孙仲谋出拳了。
平平淡淡,就那么一拳击出,最普通的直拳!
但是这一拳击出的瞬间,就如同天山倒倾,石破天惊,一股狂猛绝霸至无可抵御的力量朝着白俊逸汹涌而去。
这一拳,已经到了孙仲谋,甚至世俗界武学的巅峰!
他是个彻彻底底的武痴,在九溪园之中潜修数十年,精研天下武学,感悟天地,这一拳中,已经将太极,八卦,八极,甚至三皇炮捶,形意等等天下诸般拳法熔于一炉。
阴极生阳,堪为绝唱!
处于大宁静中的白俊逸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危机感,这丝恐怖的威胁,似乎在明白无误的告诉他,这一拳,接不下,就是死!
忽然,白俊逸的脑海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流淌过一般,豁然开朗。
九成山庄后的小湖,九龙山前的滚滚江水,一切东西,似乎都在他心底变得清晰无比。
天下之柔,莫过于水!
就在孙仲谋这凶猛如荒兽般恐怖的一拳离他身体还有数寸之时,白俊逸的双手忽然一翻。
一对手掌轻灵无比的出现在他的身前。
如封似闭!
太极之中守势最强的一式。
白俊逸居然以阴劲守御,如果让熟悉他的人见到,绝对会觉得不可思议。
无论是什么时候,蛮王只会进攻,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只会一路狂碾过去。
但是此时,他居然守了!
“啪!”的一声轻响。
孙仲谋的这拳,已经击在了白俊逸的双掌之间,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居然没有半点气劲炸裂,劲气四溢的场面。
就似一杆霸王大枪,直接刺到了水中,波澜不起。
孙仲谋忽然轻轻一叹,缓缓的收回右拳,眼中既有尽兴之意,又略有些遗憾。
这一拳,已经真正到了他生涯中的巅峰,完美尽兴!
但是这一拳,却偏偏真的被白俊逸挡了下来,用的还是太极。
“至柔之道,想不到你最后还是悟通了,在太极拳的造诣上,你比我还要高些!”
孙仲谋摇了摇头,开口道。
白俊逸刚想开口,但是浑身一颤,身体猛地大震。
啪啪啪!
他终究还是压不住那一拳的狂暴拳劲,肌肤纷纷炸裂,真气之下,鲜血迸溅,浑身就似个血人一般。
不过看上去虽然恐怖无比,实际上,伤势却是不算太重,远不如之前被莫鹤的剑气侵入炸裂经脉那样沉重。
白俊逸轻轻咳嗽了几声,才道:“那一拳,我便算接下了罢!”
孙仲谋哈哈一笑,转身离开。
一边长笑,一边唱道:“位机无奥,世人自忍为虚渺。三五百千,归来多少。说什么元皇气巧,总只是人情颠倒。问而今眼底慧光……”
一阙道情词未了,身影已然远去。
望着孙仲谋消失远去的身影,白俊逸心中却是钦佩之极,此人的武学境界已经真正到了巅峰,就算比之当年的武神孙禄堂,也半点不差了。
如果被他得了修行之法,前六脉的境界,对他来说已经是康庄大道,没有半点凝滞之处,只要真气足够,绝对可以势如破竹,一气呵成!
不过自己这次也算值得,在那一拳的生死压迫之下,领悟阴阳变幻,太极至柔之理,等回去闭关数月,想必可以突破四脉之境了。
不过此时,还有最重要的事情未做!
他也不管身上尽是鲜血淋漓,直接朝着小路前方走去。
听到孙仲谋的笑声和道情词,周和渊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连孙仲谋都败了!
而且从道情词中就可以听出,孙仲谋是唱给自己听,也是唱给他听的,数十年的守护,已经还了当年救命之情,他的心中已经没有半点羁绊,缘分到此时,已然彻底了结。
想不到九溪园中三大底牌,还是挡不住白俊逸!
但周和渊却没有躲,他是华夏国第一世家的家主,他是百万大军的统率之将,不管如何,他也不会落荒而逃。
不过短短数息之间,周和渊就看到了远处,白俊逸缓缓的朝别墅走来,浑身浴血,但是脸上却是冷漠异常。
他是第一次看到白俊逸,虽然他好些年前就听说过刀锋小队的队长蛮王,虽然他知道周复一直与蛮王交缠不清,虽然周家两个继承人都死在他的手里,他却是第一次见到白俊逸。
周十一在见到白俊逸的瞬间,就从腰间取出一柄短匕,不回头,不言语,直接就朝白俊逸冲杀而去。
他是周和渊的护卫,从四十年前开始就是,他的宿命便在于此!
周和渊没有出声阻止,他自己也从怀中掏出一柄手枪,精致而又陈旧,手柄处磨得锃亮的勃朗宁手枪。
他也没有看周十一到底能不能伤到白俊逸,只是低头摩挲着这把手枪,当年的旧物,已经多少年没有碰它了!
当然,他如今拿出手枪,并未想过能用它来对抗白俊逸,以他对这些修行界高手的了解,这种小小的火药武器,已经半点无用。
他是用来自尽!
周家之中,只有战死之人,而没有投降之人!
白俊逸见到朝自己冲来的这个头发斑白的男人,脸上没有半点神情变化,只是手掌微微一斜。
一道刀劲直接斩出。
嘶!
就在离白俊逸还有几米远的距离,周十一而且浑身一颤,双手缓缓的想摸到自己的脖颈上去,但是再也不可能了。
啪!
刀劲闪过,一刀两段!
周十一苍老的头颅直接被斩落,朝着远处滚去。
见到周十一的死亡,周和渊缓缓抬起头,望着眼前这个浑身浴血,但狂猛无比,一路冲杀到此的男人。
“我错了,对付你这样的人,应该直接出动军队围剿的!”
周和渊淡淡的说道,就好像跟寻常人讲话一样。
白俊逸没有回答,只是走进厅堂,走到周和渊的太师椅之前,然后,一巴掌拍了过去……
没有蕴含半点恐怖的力量,就是一记耳光!
见到头发雪白,已经有七十多岁的周和渊,白队长没有半点胜利者的矜持,没有半点尊重老人的意思。
直接一个巴掌,把周和渊给拍飞了出去。
“还想在我面前装逼?老子最恨你这种大人物了,平时高高在上,似乎掌控一切,就算是现在死到临头,还是一副风淡云轻,非战之罪的样子!”
白俊逸一口口水就啐了上去,然后一只脚直接踩在周和渊的胸口上。
躺在地上的周和渊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
“噗!”
他吐出一口黑血,里面夹杂着几颗牙齿。
周和渊死死的盯着白俊逸,脸色铁青,眼中射出的目光怨毒之极,他想不到白俊逸会这么羞辱自己!
死则死矣!
他左手握着的勃朗宁手枪忽然一紧,就想对准自己的头颅射下。
只要自己一死,周家必乱,华夏必乱!
但是自己死后哪管洪水滔天,到时华夏一乱,不管是李岳泽那老王八蛋,还是眼前这个青年,都会付出应有的代价!
咔擦!
就在他想要扣动扳机的瞬间,白俊逸已经一脚踩在了他的手腕之上,手骨粉碎。
饶是以周和渊的强大毅力,也忍不住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脸上冷汗水一样的渗出。
“想自杀?太幼稚了!”
白俊逸蹲下身体,脸上现出嘲讽之色。
“现在先不和你废话,先通知你的手下,立刻停止攻击唐凝和苏媚!”
白俊逸从破破烂烂的裤兜里掏出个诺基亚手机,扔在周和渊的身边,寒声道。
听到白俊逸的话,周和渊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笑容,他抬起那只完好的手,擦去嘴唇边的血迹,开口道:“想救她们的命?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千牛卫差不多应该到地方了!”
他抬起眼,唇边的笑意更加讽刺。
“至于的折磨,随意你便是!”
白俊逸忽然笑了,听到周和渊的话,他直接笑的前俯后仰,许久才停下来。
“折磨?这么低端的手段可不是我蛮王的风格!”
白俊逸脸上的笑容似乎如魔鬼的邪恶。
“周家的男人虽然让我杀的差不多了,但是女眷似乎还有不少,记得你周和渊就有三个女儿,四个孙女,六个外甥女,你说,我要是把她们绑了过来,啧啧,拍下来传到网上……”
“以周家主你经常上新闻的熟悉脸孔,应该能够大火吧!”
周和渊的脸色终于变了,眼神中就好像见了鬼一样,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会如此的令人感到恐怖绝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