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求不得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傅凰,你确定考虑清楚了?”
傅玉莹站着门口,紧紧的盯着傅凰。
阳光微微洒落在傅凰的脸上,白皙的脸庞显得有些晶莹而剔透,她的神情异常淡然。
“姑姑,到了此时,还需要说么?”
“至少,你得让他知道你的心思,傅凰,人的选择只有一次,一旦错了,此生就算想后悔,也再来不及……”
傅玉莹望着窗外的浮云,声音渺然,似乎想起了当年的唐江山,自己也是这般的清高自傲,但一转身,就是一生!
傅凰见到傅玉莹的神情,也知道她与唐江山的事情,秀气的眉毛微微颤动,开口道:“姑姑,当年的情况,和我现在不一样……”
“周家虽然元气大伤,但是底蕴不失,远非我傅家所能抗衡,而且因为一臣的事情,他和我傅家仇怨之深……”
傅凰的声音渐渐黯淡下去。
傅玉莹摇了摇头,轻声叹道:“傻孩子,你现在还是看不透!”
然后缓缓转身离开。
魔都和津城,飞机不过数个小时,白俊逸第二天就登上了最早的飞机,此时,已经到了傅家的门外。
只是他站在树荫之下,抽着烟,却不知道怎么处理。
昨晚虽然下定决心,一定要阻止傅凰出家,但是现在想起,以傅凰在傅家之中的地位,以她的才智能力,傅家家主到底有没有那个能力逼迫与她,还是个问题。
而且自己到时进门之后怎么开口?
当初自己把傅一臣送进监狱,已经是和傅家结了死仇,自己这样上门,怕不是直接会被赶出来……
忽然,傅家的门打开了,一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容貌清丽,气质出尘,脸上永远挂着一丝令人琢磨不透的笑意,是傅玉莹,傅家真正的话事人。
傅玉莹只是一抬头,就看到了在不远处树荫下的白俊逸,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惊讶,直接就朝白俊逸走来。
“你知道我来了?”
白俊逸微微眯起眼睛,望着这个气质出尘的女人,如果不是意外,她说不定就会成为自己的丈母娘。
“当然,那个青年,就是我派去通知你的!”
傅玉莹的嘴角略略扬起,饶有趣味的打量着白俊逸。
“你们傅家的女人,永远都是这么令人难以猜度!”
白队长摇了摇头,不知道说些什么。
“为什么不进去,是不敢进,还是不想进?”
傅玉莹扫了一眼白俊逸脚下那一地的烟头,嘴角的弧度更加明显。
“当初我这么对付傅一臣,难道你不恨我?”
白俊逸忽然开口道,和这个女人聊天,永远都无法掌握节奏。
“恨?有什么好恨的,一臣的结局,是他自己不争气,不过看看周复,看看周家,一臣现在的结局,已经是最好的了,蛮王,是不是?”
傅玉莹轻轻弹了弹晶莹的指甲,抬头望着白俊逸。
“如果仅仅是周家的压力,让傅凰必须要嫁过去的话,我可以和周和渊聊聊!”
白俊逸风淡云轻的开口道。
傅玉莹轻叹了口气,望着白俊逸的目光变得颇为复杂。
“当初一臣和你争锋之时,你虽然算的上不错,甚至可以说优秀,但和现在相比,谁能想到,大鹏展翅,扶摇九天之上,傅凰的眼光,比我要好!”
白俊逸虽然是十分自恋的人,但听到傅玉莹的话,还是有些尴尬,这算什么意思,难道傅玉莹也同意让傅凰跟着自己?
自己还没同意呢,就算自己愿意,怎么跟唐凝苏媚说,难道说我又给你们带一个妹妹回来了……
白队长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一时居然呆了。
傅玉莹饶是聪明绝世,也决计想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脑子里想的东西,不然非得气疯。
“下午三点,傅凰会正式进行剃度仪式,你还有几个小时的考虑时间!”
傅玉莹淡淡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远远的可以听到她还在悠然长叹,“怨憎会,求不得……”
佛教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
其实她在叹白俊逸与傅凰,也是叹自己。
午后的阳光有些炽热,傅凰静静的跪倒在一个蒲团之上,面容平静,似是对红尘无半点眷恋。
净明庵的明空师太站立在一旁,身边的桌上摆着一个玉磬,还有一把剃刀。
“师太,开始吧?”
傅凰忽然开口对着明空师太道。
整个房间只有她们两人,傅家其他人没有一个被允许进来,连傅玉莹都没有进来。
“痴儿,你真的放的下么?”
明空师太苍老而睿智的眼神中却是一丝不忍,若真的放的下红尘,岂又会在意这点时间,她虽然不明内情,但洞彻世情,猜也能猜出一些东西来。
傅凰忽然一笑,只是笑容却像一朵夏末的白莲,苍白而萎靡。
“迟早要来的,何必再等呢!”
就在此时,外面忽然喧闹起来,傅凰的身体猛然一颤,眼中露出了欣喜的光芒,难道是他来了?
明空师太见到她的神情,手中的剃刀顿时放下,微微摇了摇头,似乎见到自己的孙女调皮一样。
白俊逸此时正站在傅家的大门之外,他没有暗自潜入,而是直接从正门进入,既然决定如此,不如光明正大!
傅家作为华夏国的一流世家,津城的豪门,做派也极为传统,方圆数里的大宅并不像那些普通富豪的别墅,而是三进三出,门口还有保镖守卫。
白队长走到门口,朗声道:“魔都白俊逸前来拜访!”
此言一出,整个傅家瞬间震动!
白俊逸?那个孤身前往九溪园杀的周家血流成河的煞星?他来傅家做什么?
难道是因为当初傅一臣的事情前来报复?
整个傅家完全乱成一团,好半天,居然没一个人出来见白俊逸,只有几个年轻人远远的在里面张望,看看这个霸绝无双的青年到底怎么样的人物!
白俊逸见到这副场景,也是暗自叹气,想不到傅家居然至此,除了傅玉莹和傅凰之外,居然没有半个能见得场面的人物,就连当初的傅一臣,也比这些人,要好的多!
既然没有人来见自己,白俊逸也懒的在门口等待,直接就朝里面走去,门口那几个护卫半点不敢来阻挡,他们也早就听闻过白俊逸的名声。
之前白俊逸在九龙山下隔着千米之遥,一枪狙杀周上皇,一枪狙残林戬,早就在津城传为神话,如今哪里敢来阻拦。
整个傅家,白俊逸居然出入如同无人之境,不过他此时也明白,傅凰的出家,与傅家的逼迫,确实没有什么关系,这样的家族,若也能强逼傅凰做事的话,简直是个奇迹。
但越是如此,白俊逸的脚步就变得越为沉重。
就算距离再远,也不过是数百米,几分钟之后,白俊逸终于站到了傅凰的院子外。
小小的院子寂静无比,几棵芍药正在盛放,娇艳无比。
忽然,一个穿着青色淄衣的女尼缓缓从房中走出,她打量了下白俊逸,微微一笑,开口道:“年轻人,进去吧,她一直在等你!”
白俊逸老脸一红,轻轻点了点头。
走到门口,见到那个有些瘦弱的身影依然跪倒在蒲团之上,面前墙壁,并未回头。
沉默许久,白俊逸才缓缓开口。
“为何要出家,难道是因为周家相逼?”
那道身影沉默。
白俊逸的脸色有些尴尬,居然还跟老子耍起小脾气来了,我这爆脾气!
他直接上前几步,走到傅凰的身边,正要开口,却发现傅凰缓缓的转过了身子。
清丽无俦的脸庞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
傅凰居然哭了,这个坚强无比,从未在人前显示过半点软弱之意的女人,居然哭了。
白俊逸的心中忽然一软,走上一步,将她缓缓的拥入怀中,柔声道:“你这又何苦!”
“如果不是我姑姑让人通知你,你会来么?”
傅凰聪颖无比,早就从傅玉莹的言语之中察觉到了蛛丝马迹,虽然她没有说什么,但是她的内心之中,也抱着那么一线希望,希望白俊逸听到这个消息,真的会赶来。
所以现在真正见到白俊逸时,才会情难自禁,流下泪水。
“不管如何,我现在不是已经在这里了么!”
白俊逸淡淡一笑,开口道。
最难消受美人恩,他刚才在傅家门口站了三个小时,终于明白了自己内心。
自己能听到傅凰的消息后第一时间赶来,又何必去忌讳其他的东西,蛮王当年一往无前,如今又需要怕什么!
两人只是轻轻相拥,默然无语,但此时,只要能感应着对方的心跳与呼吸,自有一种平安喜乐的喜悦萌动,其他的,什么也不重要了。
傅玉莹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院子外,她远远的望着白俊逸和傅凰相拥的情景,轻轻的叹了口气,眼中却是露出欣慰的神情。
她终身未婚,傅凰在她心中,也与女儿没有什么差别,当年自己错过了,自然不希望如今傅凰也依然错过。
此时此景,很好!
她缓缓转身,望向遥远的空中,似乎那边,还有那个沉默木讷的青年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