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白发少年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跟我走吧!”
白俊逸感受着怀中的温香软玉,开口道。网(.)
“跟你去魔都?那唐凝怎么办?苏媚怎么办?”
傅凰忽然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白俊逸。
“……”
白队长一脸冷汗,无言以对,这些女人哪一个都是精灵古怪,聪明无比,自己倒是想开个后宫,但大概只能在梦中了。
傅凰轻轻的推开白俊逸,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我会留在津城,在京城给你打下一个大大的天下,到时让她们看看,谁才有资格做你的大房!”
语气霸道无双,自信无比!
白队长只能苦笑无语。
一个女人能不能接受自己的男人同时拥有其他的女人?很明显,任何女人都不可能答应。
但是难道唐凝不知道白俊逸和苏媚的关系?不知道梁红豆对白俊逸的倾心?不知道慕珂珂对白俊逸的心意?
她自然全都清楚,但是除了表面上偶尔有意无意的吃醋外,她从未说过什么,白俊逸这样的男人,不可能仅仅只由自己一个人独占,她也知道,只要她不犯错误,正室之位,谁也无法跟她争。
一个聪明的女人,绝不会去要求男人做什么,而是做好自己,让男人主动的想为女人去做什么。
傅凰很明显也是这样一个聪明的女人,虽然她强势无比,但是她知道当自己的心真正栽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时,就明白,一切东西都是可以妥协的,只要自己能够拥有他,哪怕拥有的,只有一半,甚至四分之一……
但是,以她的性子,有些东西,还是想争一争,傅家的凤凰,不比任何女人差!
见到白俊逸一脸呆滞的样子,傅凰噗嗤一笑,百媚横生,白皙的指尖轻轻划过白队长的胸膛,幽幽的道:“今天以后,我会回到之前的那座小院之中,如果何时想我了,就来津城……”
如果让林戬亲眼见到这一幕,一定会目瞪口呆,嫉妒欲狂,从来都是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傅凰,居然也会如此的温柔似水。
津城之行不过一日,但白队长颇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想不到那个傅家的凤凰儿,居然也真正成了自己的女人。
哎,早知道如今这样的话,当初对傅一臣放过一马也算了,不知道以后他以后见到自己这个姐夫会是什么表情,白队长嘴边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网
“你给我站住!不声不响消失了一天,现在又想偷偷摸摸的溜回来,给我老实交代,去哪了?”
灯光突然亮起,唐凝抱着一个枕头端坐在沙发上,眼含杀气,冷冷的盯着正想溜回房间的白俊逸。
卧槽!
白队长彻底震惊了,女人都属猫的么!
凭着自己将近四脉境的修为,居然硬是没发现暗黑中坐在沙发上的唐凝!
“媳妇,你怎么还不睡,九成山庄有些事要处理,今天又没去浪潮酒吧,我这不是怕影响你休息嘛,才打算先回自己房间……”
白队长一脸谄媚的笑容,朝唐凝柔声道。
“九成山庄的事?我白天让如男给我查过了,好像某人今天一大早就订了去津城的机票嘛,九成山庄的业务什么时候涉及津城了?”
唐凝脸上淡然,静静的瞥了白队长一眼。
白俊逸的脸色顿时凝滞,居然查我的行踪,我们夫妻之间还有没有起码的信任了!
但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和唐凝说这话,脸上的笑容更加狗腿,声音更加轻柔,“生意上的事嘛,我也不想的,对了,媳妇,这么晚了,肚子应该饿了吧,我给你做点吃的去!”
转身就想跑路。
唐凝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走到白俊逸的身边,一把拧住白队长的耳朵,冷笑道:“生意?我记得傅凰就是在津城吧?”
卧槽!卧槽!
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强大的可怕,比自己三脉境的灵觉还要恐怖的多,只是凭着一张去津城的机票,她怎么就能猜到跟傅凰有关!
白俊逸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唐凝,以沉默来表示抗议,虽然没在外面,但起码的自尊还是要给的吧,拧耳朵很痛的!
唐凝继续在白队长的耳朵上摧残了一番,才松开手,冷哼道:“如果再有下次,哼哼……”
威胁之意明显之极。
白队长不禁仰天长叹,谁说后宫好开的,家里不吵翻天自己就不信白!
警告完毕,唐女神才抱着枕头回自己卧室去了,白队长本来想跟过去,还没走到房门口,房间门砰的一声直接关上了,如果不是身手敏捷,差点撞到鼻子。
白队长试着推了推门,已经被反锁了……
又只能孤单寂寞的一个人睡了,白俊逸长叹一声,刚想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忽然脸色一变,他感觉到一道凛冽之极的杀意在窗外一闪而过。
是哪个不睁眼的家伙,居然还找上门来了!
刚好憋了一肚子火的白队长脸上阴沉之极,身形一动,直接朝窗口跃去。
刚到窗口,就发现一道身影正消失在对面的楼房的天台后,白俊逸眼睛微微一眯,灵觉直接放开,感应了下房间四周数百米的距离,确定再没有其他人,才身形晃动,朝着刚才那道身影追去。
居然敢来自己的家中窥视,今天要是不留下点什么东西,自己也枉称蛮王了!
白俊逸的身形迅疾无比,双足在窗台上一点,整个身子就如一头鹞鹰般朝着对面的楼房扑去。
右手刚要碰到墙壁,白队长感觉到那股杀意又现,而且更加犀利,直刺自己的肩头。
嘿!
白俊逸气海中的真气忽然一炸,整个人凌空跃起,眨眼之间,已经出现在了天台之上。
只是眼前这个敌人却是让白队长微微一怔。
天台的另一侧,站着一个黑衣少年,面容俊秀,嘴唇极薄,犹如他手中的凛冽的长剑,最关键是他的一头落及肩头的银白长发,显眼之极。
“不愧是圣女门的护法,身手了得!”
白发少年忽然开口道,眼中闪烁着狂热的神情。
白队长不禁哑然失笑,先前的怒意倒是消失了一半,他现在也感觉出来了,先前少年展露出的杀意,不过是试探而已,倒不是真的想刺杀自己。
不过这个看上去酷炫异常的白发少年,修为倒确实有些恐怖,年纪轻轻,居然也已经到了三脉境的巅峰,和自己差不多!
“你是蜀山的人?”
白俊逸双手负背,淡淡的开口道。
他刚才感应到袭向自己肩头的那道杀意,其中的剑意隐隐有些熟悉,似乎跟当初自己在松竹园一战中所遇到的蜀山剑客莫鹤有些相近。
“不错,某正是蜀山巴山剑派李然!”
少年傲然道。
蜀山只是一个统称,其中门派众多,莫鹤所在剑气凌空堂和这个李然所说的巴山剑派,都算是修行界中上层,整体实力比清虚观还要强些。
“难道你师傅没有教过你,胡乱窥视他人,会惹出大麻烦么!”
白队长的声音忽然变得森然,开玩笑,虽然这少年本身未有什么恶意,但要是什么人都能窥视自家住所,自己还过不过日子了!
少年李然刚要开口,忽然白队长的身体爆涨,身上忽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势,整个天台,就似陷入一个血腥地狱之中。
他的心境顿时受挫,整个人微微一愣。
但就只是一愣之间,白俊逸的身形飘忽如电,已经出现在他的身边一尺之地,李然悚然一惊,手中长剑刚要刺出,但是白俊逸的手指,已经按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还是只嫩雏啊!
白队长微微摇头,虽然这白发少年的修为很是不错,但是战斗经验实在是太过缺乏,自己只是以气势微微震慑,就直接震动他心神,一招之间,就已经成功。
如果自己真想下杀手的话,按在他脖颈上的手指,只要轻轻一刺,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少年李然的脸色顿时苍白如雪,几乎跟他的长发一样惨白,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有些懒懒散散的青年,居然仅仅一招,就能制住自己。
自己的御剑术还没有用出,自己的巴山拂柳七十二式剑式也没有使出,就已经败了!
难道差距真的这样巨大……
这个白发少年一下子变得痴痴呆呆,似乎遭到了严重之极的打击。
白队长有些无奈的放下了手,他第一次在出手有些感到无趣,这简直是在欺负小孩子。
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口问道:“你来窥视我的住所,难道只是为了跟我交手?”
李然还未完全回过神来,有些木然的道:“虎丘剑池将要开启,天下群雄争锋于此,某本想试剑天下,蓄百战之势,夺得其中资格,想不到……”
只是想不到刚刚下山,还未出剑,就被白俊逸一招给制住,丢人丢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白俊逸在心中已经默默帮他补充完整,不过李然口中的消息却让他有些好奇,虎丘剑池是什么玩意,难道修行界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