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诱敌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说说看,有什么不同了?”
孙仲谋似笑非笑的看着白俊逸,三脉境是第一道天梯,只要跨过三脉境,就已经从普通人变成修者,也就可以获得一种特异的能力。
白队长当初突破三脉境时,获得是听觉能力的增强,类似于佛教六神通中的天耳通,当然没有天耳通那般强大恐怖,但只要白俊逸全力发动,千米之内蚊蝇虫豸的轻微响动,也瞒不过他。
这种能力算是比较普通,很多三脉境的修者都有,只是没有白俊逸的范围广阔。
这次他无意间突破到四脉之境,按道理能再获取一种能力,但是听到孙仲谋的问话,白俊逸迟疑了下,却摇了摇头,身上暂时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除了气海之中的真气强大了许多,经脉间真气流转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也许是潜在的能力吧!”
孙仲谋安慰道,他虽然境界更为强大,但是对于这些修行界中的知识,并不了然,甚至还不如白俊逸。
到时问问陌师姐吧!
白俊逸懒的再去想这个,缓缓的直起身体,舒缓了下手掌,眉头一挑,此时他心中已然对对战巴颂颇有把握。
虽然还不是那个老和尚的对手,但是巴颂想要再碾压式的秒杀他,已经不可能!
“大哥,再试试我的番天印?”
白俊逸微微翘起嘴唇,望向孙仲谋,他自从那夜感悟中那式杀招之后,这几天中一直和孙仲谋一起演练完善,如今自己突破到四脉境,自然想试试这式杀招的威力。
“好!”
孙仲谋本来就不是多话之人,这几日中和白俊逸交流武学,探讨修行之法,更觉得对自己脾胃,感情也越加深厚。
孙仲谋的声音刚刚落下,他忽然就感觉到对面的白俊逸气势陡变,原先平和温润的一个青年,身上忽然散发出犹如霸王临世般的恐怖威势。
轰!
白俊逸猛然踏前一步,这一步踏出的瞬间,整座大楼里的人,都感觉到身下的大楼似乎颤抖了下,有几个胆小的人更是以为地震了,大声尖叫着朝外面跑去。
一步踏出,然后手掌微握,捏成一道神秘的指印,朝着孙仲谋轰然砸下,瞬间犹如天地倒悬,整片苍天都崩塌了下来一般。
番天印!
这是孙仲谋见到这式完善后的杀招,取的名字,因为这式拳法,所蕴的气势意志,就如上古神话中的番天巨印,威猛无铸,翻天覆地!
见到白俊逸如此威猛的攻势,孙仲谋脸上的笑意微敛,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更加平和冲淡,气息若隐若无。
若得我命皆由我,才能火里种金莲!
孙仲谋浑身的真气劲力,已经水火相济,就如同圆融成一粒圆坨坨的金丹。
他身形微转,右手虚握,就如捉着一只鸟雀,轻柔之极,揽雀尾!
太极母拳的第一式,就如同万拳之母,天下至柔之势!
白俊逸刚猛霸烈!
孙仲谋轻柔至极!
就是当初在九溪园中两人对战的翻版,只是刚柔之势,刚好相反,而且两人的修为境界,已经进步的太多。
啪!
两拳相交,竟然只发出了一声轻响,庞大无比的劲力居然丝毫没有外泄!
忽然,数息之后,孙仲谋的眉毛微动,居然掉落数根,而白俊逸的身上则发出的撕拉的声音,浑身的衣服直接撕扯的粉碎。
“哈哈哈哈……”
两人同时收手,放声长笑。
“俊逸你这式番天印,纯以武学而论,已经可以算的是天下第一刚猛,就算是我当初那一拳,也有所不如,虽然你才初入四脉之境,但仅论拳脚功夫,我敢说,那些四脉境的资深高手,未必就比得过你!”
孙仲谋笑着道。
白队长嘿然一笑,虽然他脸皮极厚,但也不好意思直接说正是如此,但让他谦虚,更是不乐意,老子就是天赋绝佳,谦虚个吊。
两人正在说话间,亚当忽然推门而入,见到浑身****,正剩一条裤衩的白队长,惊愕了一下,眼神顿时显得有些诡异。
白俊逸现在是什么修为,以他的灵觉,直接就发现了亚当神情的异常,冷哼了一声,随身伸出手掌,隔空虚抓,亚当立刻就感觉到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朝前面涌来,立刻下意识的下身一沉,想要稳住重心。
但白队长随手一挥,直接消去了这道力量,亚当直接摔了个狗啃泥,狼狈的从地上爬起,眼中的敬畏之色更浓。
“大人,这几日中我动用了鬼面天团的所有势力,询问整个清迈的地下势力,终于发现了一丝端倪,有人见到和巴颂极为相似的一个僧人几天前朝茵他侬山方向去了!”
茵他侬山?
白队长和孙仲谋对望了一眼,他们原本以为巴颂会躲在清迈市内某个寺庙或者达官显贵家中,想不到这个诡异强大的巫蛊传人在俗世之中居然真没有什么势力。
不过想想也是,之前和地狱天使的布罗斯合作,也是全部由自己的弟子察猜负责,想必那些俗世的事务全是由察猜来处理,以巴颂的修为境界,确实应该万事不管,只顾自己修行。
不过茵他侬山海拔两千多米,森林茂密,想要在其中找出巴颂,而且不能被其逃遁,难度不小。
白俊逸看了下眼卧室,里面躺着的伊卡洛斯只剩下四天的时间,如果四天内不能夺得巴颂的精血,炼成解药化去夺心蛊的话,就会香消玉殒!
……
白俊逸依然是一身白色运动装,面容经过亚当的修饰,变得极为普通,但是一双眸子,却是极亮。
他空着双手,出现在了茵他侬山的山脚,就如同一个普通的游客在山下运动。
清迈作为太国第一大城市,旅游人数极多,茵他侬山也是附近的一座名山,下面设有国家公园,山顶设有国王纪念圣坛和帝后塔,算是非常出名的景点,平时游人如织。
不过现在正是清晨,山下的人寥寥无几,白俊逸考虑之后,还是觉得以自己为饵,钓出巴颂。
其实针对巴颂这等修行高手,特别是他曾经说过也会蚩尤真经中的卜算秘术,一般的阴谋已经没什么用处,只能用阳谋!
就是看准巴颂不可能放弃白俊逸这个炼制玄阴天尸的最佳材料!
孙仲谋正在几里之外,凭着灵觉跟在白俊逸身后,他不敢跟的太近,以巴颂的修为境界,灵觉之强,不在自己之下,如果太近,肯定会被感应到,到时不肯出现,就功亏一篑。
越往山上走,人就越发稀少,白俊逸吸了口气,山间的空气湿润异常,倒是极为舒服,但此时白队长的天耳能力已经全力发动。
身边千米之内的飞禽走兽,虫豸鸟鸣的声音尽在耳边,虽然他修为大进,但是对这个诡异无比的巫蛊传人,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白俊逸行速极快,几十分钟后,已经到了茵他侬山的山顶,到了国王纪念圣坛附近,但是除了洒扫祭坛的一个老人外,并没有任何人的存在。
难道不在此处?还是发现了后面孙仲谋的踪迹?
白队长微微皱眉,心中升起了一丝急躁之意,就在此时,他忽然觉得眼前一暗,自己身边几百米的空间,就好像被割裂一般。
几百米外的空间鸟语花香,但是自己身边却是阴风阵阵,而且还有一堆堆的奇异昆虫不断从地下爬出。
巴颂出现了!
白俊逸的脑海中刚闪过这个想法,就听到耳边出现了一阵阴森森的笑声。
“想引诱我出来,然后让那个修行高手出手夺我精血?哈哈哈……”
白队长猛然转身,朝着身后发出声音出看去,就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不用找了,你们真以为在清迈这么多年,只是在帕辛龙寺庙中潜修,没有做半点准备?”
巴颂的身形忽然出现了白队长前方数十米处,苍老而布满皱纹的脸上充斥着嘲讽的笑意。
他缓缓的伸出双手,把握着手指上爬来爬去一只黑色蝎子,眼神怜爱,然后抬起头,望向白俊逸。
“这座阴阳禁断大阵滋味如何,可是花费我三年苦功布置而成,你那位同伴就算修为再强,想要打破这座阵法,没有个一炷香功夫,也是没有可能!”
巴颂忽然狂笑了起来,右手直接握紧,将蝎子捏的粉碎,“而这一炷香的时间,足够能让我擒住你,甚至还能为炼制玄阴天尸简单处理一下!”
他望向白俊逸的眼神中充满了贪婪和炽热,他卡在五脉巅峰之境已经多年,只要能炼成玄阴天尸,凭着蚩尤真经中的秘法,就能直接突破第二重天梯,到时就连阵外的孙仲谋也不是自己对手,刚好可以将他炼成一具天尸。
想到兴奋之处,巴颂鸡爪般的手掌忽然有些颤动起来。
白俊逸看着身前的场景,轻轻的吐出口气,没有退路了。
他的心灵忽然变得极为安宁,孙仲谋到底在一炷香时间内能不能打破这座阴阳禁断大阵,已经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他的眼中,只剩下眼前的巴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