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天发杀机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身体猛然一弓,然后似一道离弦之箭般朝前射出。
如箭,如电!
右拳微握,自上而下,犹如九天雷神,轰然砸下!
番天印!
白俊逸在见到巴颂出现的第一瞬间,直接就用出了自己刚刚悟出的最强杀招,就如恶蛟出海,动静转化,没有半点的烟火气。
“嗯?”
巴颂见到这翻天覆地般的一拳,也是微微一愣,就在几天之前,他见到白俊逸的时候还只是三脉境巅峰,对于他来说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也许踩下之时会有些刺痛,但根本不会在意。
但此时,白俊逸居然已经是四脉初境的修为,而且这一拳,居然有些让他意外,带着有一丝危险的味道,要知道就算白俊逸勇猛精进,修为上依然和他有着鸿沟般的差距。
不过他的脸上的笑容却是愈加盛放,白俊逸的潜力越强,炼制出来的玄阴天尸就更加强大!
身体一沉,左掌一划,向前按出,瞬息之间,他原本瘦小的干巴巴的身体之中,忽然现出一缕荒凉的味道,就如蛮荒之时,遥远的天际传来的一声嘹亮的长啸,由远及近,奔腾豪迈。
这是蚩尤真经之中所载的法门!
白俊逸却似乎半点没有受到这气势的影响,直接猛然砸落这一拳,眼中再无他物,一如当年在军中的蛮王,一往无前!
轰!
庞大无比的两道力量相互冲撞,白俊逸的长袖瞬间裂成粉碎,露出的手臂上也是震的毛孔出血,而巴颂的僧袍,居然也猛然裂开了一截,他的护身真气居然未能挡住这一拳的劲气。
但白俊逸的脸上沉静似水,无癫狂,无畏惧,脚步向前踏出,又是一拳轰出!
又是一式番天印!
拳势依然,甚至崩塌之势,更甚于第一拳!
巴颂的双眉微微一皱,作为一代枭雄,他自然不会傻到一直和白俊逸对拼,但是白俊逸这式番天印的杀招,似乎笼罩了这片天地,囊括阴阳,居然有一丝避无可避的意思,只能让你和他对拼。
他的鼻孔中突然喷出两道剧烈的气息,眼中隐隐有一只金色的蛊虫闪现,原本就瘦小的身躯瞬间又缩短数寸大小,然后又是一掌按出,迎向白俊逸的番天印!
在这个瞬间,巴颂已经动用了体内本命蛊之力,隐隐的一丝危机感让他不想夜长梦多,直接用了全力。
砰!
这一式对撞,产生的威力更加恐怖,甚至连巴颂原先设置的阴阳禁断大阵都颤动了一下。
噗!
这一拳的震荡,直接让白俊逸飞了出去,而且他的经脉俱伤,体内真气犹如沸腾,再也忍不住,一口黑血直接喷出,这股强大的余力,让他的七窍之中,都隐隐有血丝渗出。
而巴颂也不好受,他只感觉白俊逸一拳中轰出的真气强大无比,完全不像个初入四脉境的修者,而且拳中所蕴的武道真意隐隐渗入自己的识海之中,极为难受。
他的脸色忽然一青,然后才恢复了原来的暗沉之色。
哼!
这老和尚发出一声冷哼,僧袍一挥,无数细小的蛊虫飞散而出,朝着白俊逸涌去,只要被其中一只侵入,他不信眼前这个青年还会有反抗之力。
白队长在倒地的瞬间,左手在地上一撑,借力凌空跃起,刚好避开了蜂拥而来的诸多蛊虫。
战他娘!
蛮王眼中的平静忽然消失,疯狂的战意开始燃烧。
他的左手在腰间一抹,一道凛冽之极的剑芒洒下,如蛟龙般微微跳跃的寒螭剑出鞘,将身下的诸多蛊虫切割的粉碎。
然后手臂一震,剑光如电,整柄飞剑直接朝着巴颂面部刺去,他还不会飞剑刺杀之术,但是此时由他灌注着全身真气的一剑,就是比当初莫鹤的凌空刺杀,还要迅猛狂暴。
巴颂的面容似铁,左手一竖,挡在了身体之前,直接将寒螭剑夹在了手指间,不断的颤动着,似乎要挣脱开去。
而此时,白俊逸一声狂吼,双足猛然在地面上一踏,整个人如同霸王龙一般,轰然冲出,右拳虚握,猛然砸下。
依然是番天印!
原本以白俊逸此时的真气,能击出两式番天印已经是极致,但是他此时却再次轰出这式杀招!
无往无回,似乎就是永恒的一拳,再无半丝牵挂不舍!
巴颂面上的从容之色终于变幻,以他五脉境巅峰的修为,居然不敢挡着一拳的锋芒。
身形一动,直接朝着边上闪去。
就在此刻,两人上空的昏暗之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更为猛烈的爆炸之声。
孙仲谋到了!
他居然不到数息的时间,直接就来到了山顶。
孙仲谋望着眼前绵延千米的大阵,脸上虽然依旧平静,但眼中已经有了一丝焦虑,先前他的灵觉之中,白俊逸的身形突然消失,就知道不对,立刻竭尽全力冲往山顶。
但是见到的却是这样的场面。
他虽然窥读百家典籍,但并不懂大阵,更不要说这个阴阳禁断大阵,但是他非常清楚,只要是阵法,必然就能被击破,只要外面的力量超过它所能承受的极限。
右拳微动,已然一拳砸向虚空。
轰然一声巨响,这片似乎被切割出去的虚空只是轻轻一颤,并未碎裂。
巴颂感应到阵法受到外面攻击,脸上现出一丝心急之色,但是他此时已经被白俊逸的灵觉锁定,番天印囊括天地,根本避无所避!
只能吞吐真气,同样一拳迎向白俊逸的崩拳之势!
噗!
白队长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但是他的眼睛却是变得更为明亮,其中燃烧的战意更为热烈。
阵法外的变化他根本没有感觉到,此时他的心中,只剩下一个字,战!
气海之中,经脉之内,所有的真气都被他燃烧了起来,涓滴不剩。
“杀!”
白俊逸猛然爆喝,一道战场上厮杀十多年带来的悍猛杀意轰然暴发,甚至超过了他之前番天印中所凝聚的武道真意,直拳轰出。
就在这个瞬间,在阵法之外的孙仲谋,也是面色凝重,他突然咬破舌尖,直接一口精血喷出,然后左手化圆,精血顿时在虚空之中凝住,然后开始沸腾起来。
孙仲谋虽然只修拳术,但是武道到了极致,万家归宗,他自己也悟出了一点法门。
这道法门别无用处,只是用自己的一点精血,将自己的武道真意和拳法威力推演到极致。
换而言之,是用来拼命的!
孙仲谋虽然和白俊逸只相识几个月,之前更是有所冲突,但是交手之下惺惺相惜,感情更为深厚,所以他宁可自己事后元气大伤,也要用出自己生命中最为浓烈的一拳,轰开这座大阵!
如果同样有修行者在附近的话,就能看到这座茵他侬山的最高山顶,忽然暴发出一股恐怖到了极致的强大拳意,一闪而逝。
轰!
孙仲谋的拳头穿过精血,似乎染上了一层薄薄的血意红光,然后轰然砸向虚空。
巴颂此时面对白俊逸最后的搏杀一拳,也是狼狈不堪,他虽然修为更高,真气更为雄厚,甚至各种诡异手段更多,但是面对白俊逸一往无前的悍猛拳势,他束手束脚,根本无法压制。
他咬了咬牙,身形一闪,游转不定,在白俊逸碾压一切的拳势中闪避着,左手却是凝指成剑,点向自己的额头。
他的本命蛊并未彻底凝练,如果要请出实体搏杀,震荡之下,自己也会元气大伤,但是此时他别无选择,虽然他的境界足以碾压白俊逸,甚至各种奇诡的手段能轻易将白俊逸击杀。
但是炼制玄阴天尸,必须要以活人之体,他只能活擒!
就在巴颂额头上的一只金色蛊虫缓缓的爬出时,两人的上空,忽然响起了如同玻璃破碎般的声响。
但是巴颂一听到这个声响,脸色却是巨变,眼中更是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自己布置了许久,威力强大无比的阴阳禁断大阵,居然在短短数息之内被那人给击破了!
怎么可能!
但尽管巴颂不肯相信,两人上空那阴暗的天空已经消失,东边天际似乎有一道烈日就要腾空而起。
而随着这道金蛇万丈而起的,是孙仲谋那高大干瘦的身躯。
巴颂干巴巴的脸庞上露出怨恨无比却又无奈的神情,但他却没有半点犹豫,身形一闪,已经朝着边上遁去。
虽然白俊逸此时已经身受重伤,强弩之末,但他没有半点把握能在孙仲谋面前擒走白俊逸。
但孙仲谋在击破这道大阵之时,早就做好准备,又怎么会让巴颂如此轻易的遁走!
他忽然跨出一步,就如瞬移一般,直接出现在了巴颂的身前,然后左手一张,大手如同天地倒倾,朝着巴颂按下。
居然直接就想轰杀巴颂于此地!
巴颂充满愤恨的脸上闪过一道不屑,开什么玩笑,大家都是五脉境巅峰的修为,虽然自己战力不如,但想要一招轰杀,怎么可能!
他的左手一弹,小拇指上的指甲突然变长,变得锋锐无比,朝着孙仲谋的掌心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