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血遁秘术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而且细长尖锐的指甲,忽然变得漆黑无比,显然其中含有剧毒。
但是孙仲谋的手掌下按之势没有半点变化,巍巍大势,不可阻挡。
“咔擦”一声轻响。
巴颂弹出的指甲没有半点阻挡之力,直接断成两截,根本连孙仲谋手掌的皮都没有擦破!
而轰然砸落的手掌离巴颂只有数寸的距离!
“啊!”
这个诡异无比的老和尚,得到蚩尤真经的巫蛊传人,眼中露出了疯狂无比的神情,嘴巴微微张开,突然发出了一声恐怖之极的嘶鸣。
这道凄厉无比的声波瞬间扩散了开来,数十米外的白俊逸本来就已经身受重伤,遭到这道声波的侵袭,直接眼前一黑,晕死了过去,而且这道声波的范围远不至此,连山脚下几个早起锻炼的人,都瞬间浑身一震,然后口鼻间鲜血喷出,瞬间倒地身亡!
而站在巴颂身前,直面这一道恐怖声波的孙仲谋,在顷刻之间,也感觉到眼前一晕,本来凝重无比的掌劲,居然泄开了一丝缝隙。
而就在此刻,巴颂的左臂瞬间炸裂,一道血光携着他的身体,迅疾无比的朝着远处飞遁而去,不过瞬间,就直接消失无踪。
以声波杀招侵袭孙仲谋,破开一道空间,然后以血裂秘术逃得性命。
每一个五脉境巅峰的修者都不是简单之辈,击败不难,但是想要活擒或者击杀,就不容易了。
孙仲谋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灵觉瞬息间扫过身前数千米之地,但是已经没有发现巴颂的踪迹所在,这门血遁之术,果然诡异,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不过虽然没有击杀巴颂,但这次的目标却是完成了,孙仲谋的左手微微一凝,从地上吸起巴颂炸裂的那条左臂。
这等血裂秘术,必然要逆运全身精血,而且残躯之上,肯定有所残余。
孙仲谋的手掌轻轻一握,整条左臂直接炸开了一团血雾,然后真气一凝,虚空之中缓缓的出现了三滴晶莹剔透的血滴,这就是巴颂的精血,炼制解除伊卡洛斯夺心蛊药物的必需之物。
孙仲谋收起血滴,才转过头去,看向倒地昏迷的白俊逸。
此时的白俊逸样子凄惨无比,身上的衣衫早就破破烂烂,而且手臂上更是血肉模糊,这只是表面的样子,他身体内的伤势更为严重,因为强行运用番天印,经脉已经崩裂,甚至连丹田气海都有些不稳。
以他初入四脉境的修为,接连击出番天印这等需要庞大真气才能运用的杀招,不直接丹田炸裂,已经是万幸。
以四脉初境的境界抵抗五脉境巅峰十数息时间,这已经是个牛逼之极的结果,但是这种结果,又岂能不付出代价!
孙仲谋摇了摇头,手掌一按一缩,一道虚劲凌空将白俊逸托起,然后一道真气徐徐的输入,稳定他体内的伤势,然后往山下走去。
在酒店中等候消息的亚当,在看到孙仲谋抱着满身是血的白俊逸进门之时,不禁惊恐之极,在他心中近乎无敌的蛮王,居然伤到了这幅模样,当时的战况,会有多么的惨烈!
孙仲谋淡淡的对着亚当道:“去将我之前让你准备的药物拿来,多拿一份,巴颂的精血已经得到,但是炼制解除夺心蛊丹药之前,得先给白俊逸治伤,否则比那位女孩死的更快!”
亚当闻言,立刻匆忙朝外面跑去,开什么玩笑,要是蛮王有个三长两短,就算眼前这位中年男人饶过自己,刀锋小队也非得拆了自己不可!
孙仲谋盘坐在椅子之上,身前几味药草全凌空浮在他的身前,载浮不定,忽然,他的双掌一翻,一道青白色的火焰蓦地出现在他的胸前,不过瞬间,就将这些药草燃成汁液。
此时的孙仲谋,已然真正距离六脉境只有一步之遥,第二重天梯的种种神异之处,已经有部分展现。
这道青白色的火焰,就是他体内自生的丹田气海之火,热量之高,恐怖无比,只是以他此时尚未迈过第二重天梯的修为运用出来,还极为艰难,速度缓慢,异常耗费真气,所以在战斗中却是不实用。
但是站着一旁的亚当看到这一幕,早就目瞪口呆,忍不住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以为是在梦中。
之前白俊逸和巴颂的战力虽然恐怖异常,但是毕竟还在正常人的范畴之中,可是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的手段,几乎跟东方神话传说中的仙人无异。
“阿门……”
亚当忍不住划了个十字,向上帝开始祈祷起来,虽然以他之前的行为,绝逼是撒旦的信徒。
不过数息之间,孙仲谋身前虚空中的这团汁液,就变得极为清澈,最纯净的药力被蒸发了出来,突然,他的手指一弹,指间出现了一滴金黄灿烂的血滴,投入到了先前的汁液中。
这是孙仲谋的自身的一滴精血,其中蕴藏着他蓬勃恐怖的生机和强大的武道意志,可以说是治疗一切伤势最佳的良药。
所谓武道不漏人仙,其实在某种意义上而言,他的躯体就是最为宝贵的天材地宝。
不过精血难得,每一滴都是自身元气所凝练而成,不像真气,损耗了还会自动补充,一滴精血,起码就是几个月的苦修。
孙仲谋之前为了破开阴阳禁断大阵,已经损耗了巨大的精血,此时为了给白俊逸炼制伤药,又凝聚精血,饶是以他的修为,脸色也不禁有些苍白。
忽然,他的手掌一按,这团混杂了他精血的汁液,直接瞬间凝固,变成了一粒晶莹剔透的药丸。
然后走到躺在床上的白俊逸身边,将丹药塞入他的口中,手掌轻轻按在白俊逸的丹田气海之处,真气输入,帮他化开药力,周行体内诸多经脉之中。
几分钟后,白俊逸的真气已经能慢慢的自行运转起来,孙仲谋才放开手掌,走到一旁,默默的看着。
白队长只感觉到自己正处在无边的黑暗之中,而且全身的经脉刺痛,知道自己的伤势极为严重,甚至比当初被莫鹤的剑气侵袭更为严重。
但是他的眼睛却是怎么也睁不开,就好像有千斤之重,而且体内的真气断断续续,根本不能运转。
就在最为艰难之时,口中突然被塞入了一粒圆圆的东西,冰凉温润,入口即化。
是丹药?
白俊逸刚感觉有人给自己喂食了丹药,片刻之后,这粒丹药就直接散入到自己的体内,绽开了庞大无比的热量,自己所有的经脉,就好像被温水浸润一样,暖洋洋的,舒服无比。
而且此时,自己的丹田气海之中,也有一道极为醇厚的真气突然升起,带着自己的真气,按着周天之势,慢慢运转起来。
这是孙仲谋的真气,白俊逸前些日子每天和孙仲谋切磋,对这道真气熟悉无比。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俊逸忽然感觉到喉咙间一甜,然后一口血就喷了出去,但是他的眼睛,已经可以睁开。
入眼之处,就是孙仲谋高大的身躯,平静的眼神和略有些疲惫的神情。
“终于醒了啊!”
孙仲谋露出一丝笑容,和声道。
白俊逸苦笑一声,“这次又幸亏大哥了,不知道我昏迷多久了?”
“已经一周了!”
一周!
白俊逸的身体突然猛地直起,眼睛紧紧望着孙仲谋,急声道:“那巴颂的精血……”
孙仲谋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道:“那位姑娘的夺心蛊已经解开了,只是之前中毒太深,身体比你还要虚弱,此时尚未醒转,不过按时间来算,也差不多了!”
“不过俊逸,记得你在国内还有几位红颜知己吧,修行之人,如此留情,不是好事!”
孙仲谋似笑非笑的说道。
白队长老脸一红,自己在这个方面,确实是没有半点底气。
调息片刻,直接下地,缓缓走了几步,服食了孙仲谋炼制的灵丹,这几天又****由孙仲谋帮他调息真气,其实他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虽然不能动用真气,但走动已经无碍。
“大哥,那巴颂最后?”
白俊逸眼中厉芒一闪,自己太国一行,可算是惊险无比,巴颂这个老和尚,更是自己修行以来遇到的最强敌人,不知道沈红袖会不会是他的对手。
“留下了一条手臂,被他逃了!”
孙仲谋简单的解释了下当时的场景。
白队长不禁吸了口冷气,既为孙仲谋的彪悍战力震惊,也为巴颂的诡异手段震撼,虽然知道这个老和尚没这么容易被斩杀,但是想到依然潜伏在暗中,心中还是有些忐忑。
“放心吧,他最后用的血遁秘术必然会让他元气大伤,第二重天梯,更是与他此生无缘,你数年之内就能到五脉境,到时再来报仇就是!”
孙仲谋宽慰道,那等秘术虽然恐怖异常,但是所付出的代价肯定也是巨大无比,巴颂不要说突破第二重天梯,就算想要恢复之前修为,也得潜修数年。
白队长点了点头,他更信奉以眼还眼,孙仲谋没杀了巴颂,其实更得他心意,毕竟,报仇还是自己来的更畅快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