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京城赵伯儒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一道银鱼般的剑光在空中艰难的飞行挣扎着,就似乎陷入了泥沼之中。【】
白俊逸忽然踏前一步,一拳轰出,犹如五岳倾倒,庞大无比的压力轰然砸下,方圆数十米之内,尽陷于他的拳力之下。
番天印!
他身前的白衣青年脸色骤变,左手引指成剑,拼命催动半空中的飞剑,右手疾速变幻,化拳为掌,迎向白俊逸的杀招。
但只不过是瞬间,空气中似乎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白衣青年的脸色直接变得苍白无比,双足更是直接陷入地面。
“我败了!”
良久,白衣青年才苦涩的开口道。
自己身为岭南剑派真传弟子,修为已在四脉境的巅峰,身处人榜第两百位,居然如此轻松就被眼前的人所击败!
白俊逸!
他曾经听说过这个名字,修行界中极为神秘的圣女门的护法,之前因为与巴山剑客莫鹤一战,勉强列入人榜,但仅仅只是一年不到的时间,居然就进步到了此等境地,轻易就能战胜自己,而他的修为,也不过刚刚突破四脉境而已。
“承让!”
白队长拱了拱手,微笑着道,故意无视了身边那几个满脸怒容的青衫剑客,自家师兄被人击败心里肯定不爽,所以自己还是低调点算了,虽然自己身边站着孙仲谋。
一路行来,白队长已经挑战了四名人榜中的武者,算上现在这个岭南剑客,已经是第五个了,自己的人榜排名,也从最开始的四百多名,现在晋入前两百名。
修行界本来潜伏于江湖之下,如果不是孙仲谋带着自己,肯定是找不到这些人的。
“差不多了,以你目前的境界,能轻松战胜秦玉,已经算不错,修行磨砺,便是如此!”
孙仲谋双手负背,淡淡的说道。
白队长嘿然一笑,体内真气涌动,恢复着经脉间的创伤,这个秦玉的小子,战力确实不错,飞剑凌厉之极,比当初所遇的莫鹤,应该还要强上不少。
孙仲谋拍了拍白俊逸的肩膀,开口道:“我马上就要离开,准备静修以突破第二重天梯,顺便挑战天下高手,你是否还要与我一同?”
白俊逸迟疑了片刻,没有说话,若是当年的蛮王,无牵无挂,绝对是愿意和这位大哥一起潜心进军武道之路,但是如今,他心中却还有放不下的人。
见到白俊逸的神情,孙仲谋已经了然,他微微一笑,拍了拍白队长的肩膀,“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你我总有相见之时,到时希望你已经能与我一战!”
白俊逸豪气顿生,大笑道:“大哥,一年之中,你如果还未突破六脉之境,我们在虎丘剑池相见!”
虎丘剑池一年后开启的事,白队长在路上已经跟孙仲谋说过了,虽然孙仲谋离六脉之境仅有一纸之隔,但是第二重天梯,谁也说不准一定就能突破。
二重天梯,心魔考验,而且一旦失败,立时身陨,毫无后悔之路,当初清虚观的观主道清老道,卡在五脉境巅峰数十年都不敢冲击,准备炼制元灵丹才敢一试,可见其中危险。
不过以孙仲谋强大之极的武道意志,战胜心魔,突破第二重天梯,应该有八成以上把握。
孙仲谋哈哈一笑,也不再多言,足下微动,身形已经出现在千米之外,转瞬之间,已经消失。
望着孙仲谋消失的身影,白队长心中有些感慨,太国之行,多亏有孙仲谋,不然自己九成九要栽在巴颂的手上,而孙仲谋只是自己当初一个敌手而已,人生际遇之巧妙,莫过于此。
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自己该回魔都了!
……
夜色深浓,浪潮酒吧依然人潮汹涌,热闹非常。
唐凝依坐在一个角落的卡座中,很是僻静,纤长白皙的手指夹着一个酒杯,缓缓的晃动着其中鲜红的酒液。
她的眉头微皱,目光虽然望着舞池中疯狂扭动的人群,但焦距散乱,很明显在想别的事情。
“北国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一个穿着修身西装的青年男子朝着这个角落走来,手里握着酒杯,看着唐凝,忽然朗声吟诗。
只是唐凝就似没有看到一般,连目光都没有移动一下。
赵伯儒的脸上一滞,他本来以为凭着自己的外形气质,不敢说让唐凝立刻投怀送抱,但至少攀谈一番,肯定没有问题,谁知道居然连正眼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不过赵伯儒的眼神却变得炽热起来,他刚到魔都,无意中来到这间酒吧,想不到这间没什么名气的酒吧中,居然有这样极品的女人。
容颜身材气质,俱是超一流的水准,他在京城待了这么多年,也来过几次南方,从没发现过如此完美的女人。
她属于自己了!
赵伯儒轻轻的吐出口气,松了松自己的纪梵希领带,直接走到唐凝对面的卡座坐下,朝着唐凝伸出了手,眼神中闪过一抹贪婪,开口道:“京城赵伯儒!”
几秒后,唐凝似乎回过神来,发现了坐在自己对面的赵伯儒,她清冷的眸子中露出一丝不耐,朱唇轻启,“滚!”
空气中似乎忽然变得沉寂无比,赵伯儒的脸色难堪异常,他怎么也想不到,唐凝会这么无视自己。
自己是谁?京城赵家的太子爷,从小到大,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敢于对自己这么说话,哪怕是傅家那头凤凰!
他狭长的眸中闪过一丝疯狂,但转瞬即逝,随即轻笑了一声,开口道:“小姐一个人喝闷酒?”
好玩!
赵伯儒的兴趣更大了,漂亮的女人他见过许多,虽然以唐凝绝世之姿,胜过自己以前所见,但是关键还在于这股冷若冰霜的气质,直接让他充满了征服的欲望,以他的目光,自然能察觉,唐凝是真正的拒人于千里之外,而不是那些故意想接近自己的女人一样装出来的。
“滚!”
唐凝转过头,望向赵伯儒的眼神中充满了厌恶之意,声音变大了一些。
她此时心中正在烦躁,白俊逸一离开就是几天,直接连电话都没有一个,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这死人,等他回来了一定要让跪十天主板,不,一个月!
在这个时候,赵伯儒如此不长眼睛的屡次搭讪她,已经让她勃然大怒。当初自己做大唐集团总裁的时候,哪个男人在自己说了滚之后还敢纠缠,除了白俊逸这没脸没皮的……
赵伯儒的眼睛微微眯起,他也有些怒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对他说两次滚。
虽然卡座在极为偏僻的角落,虽然酒吧之中音乐狂猛,但是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里,毕竟唐凝容颜绝世,早就有许多男人关注。
只不过这些人大多是熟客,知道唐凝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娘,更知道有个彪悍无比的老板,没有人敢上前搭讪,所以见到赵伯儒不知死活的上前,早就做好了看戏的准备。
此时看到赵伯儒直接被唐凝说滚,有几个直接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赵伯儒听到笑声,缓缓的转过头,望向那几个人,眼神冷冽之极,忽然,他放在沙发上的左手不可察觉的微微一弹,人群中发出嘲笑声的男人顿时如遭重击,直接就飞了出去,甚至在空中就口喷鲜血,凄惨无比。
整个酒吧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原本喧闹的人群手足无措的望着躺在地上呻吟的几个男人,酒吧内只剩下刺激的音乐声音,空荡荡的,诡异无比。
赵伯儒矜持的转回头,从衣袋中取出一块精致的刺绣手帕,擦了擦手掌,再次朝着唐凝道:“京城赵伯儒,希望有幸能认识小姐!”
见到这一幕,唐凝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她知道这一幕肯定跟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有关,秀眉缓缓皱了起来,刚要开口,忽然门口传来一声大喝:“师娘!”
一个身材健壮的如同猩猩一般的男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手上还拉着一个冷艳的女人,是姜不凡和司马如男。
姜不凡每天下班都准时拉着司马如男来浪潮酒吧,尤其是这段时间,白俊逸不在。
虽然知道凭着大唐集团和苏媚在魔都的能量,几乎没有人敢在浪潮酒吧闹事,但还是以防万一,就如同现在。
姜不凡一进酒吧就感觉到了不对,原本喧闹的酒吧只剩下音乐声,原本应该在舞池中疯狂扭动的人群居然都安静的看着地上的几个男人的惨叫呻吟!
而且在角落的卡座里,居然有个陌生男人坐在唐凝面前,姜不凡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直接大喝一声,松开了司马如男的手,大步朝卡座走去。
师娘?
赵伯儒下意识的觉得那个猩猩样的男人在叫自己面前的女人,自己看上的这个女人居然已经有男人了?
他的目光中瞬间掠过一道疯狂的杀意,谁敢抢自己的女人!
虽然只是第一次见到,但他已经把唐凝当成了禁脔,只要自己喜欢,就一定只属于自己,不管是女人,还是其他任何东西,敢于挡在自己面前的,只有死路一条,因为他是,赵伯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