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我来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还不知道两位小姐芳名?”
赵伯儒转过身体,坐回到了沙发之中,但是气度雍然,就似帝王一般,这间已经被砸的一塌糊涂的酒吧之中,多了一股莫名的气氛。
唐凝的脸色冰冷似雪,只是沉默,她看到了赵伯儒刚才隔空将苏媚的手枪轻松捏成泥的场景,知道这等人物,就算自己报出唐家的名字,也不会让对方产生半点忌惮之意。
“你知道这家酒吧是谁的么,你知道你眼前是谁的女人么?”
苏媚的声音冷漠无比,她知道这个青年的能力极为恐怖,就算自己的地下势力全部出动,都未必能奈何的对了对方,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希望凭借白俊逸的声明来震慑住对方,虽然唐凝不知道蛮王之名,但苏妖精却是知道白俊逸在地下世界甚至是修行界中的名声。
“哦?我倒确实不知道这家酒吧的主人是谁!”
赵伯儒神情恬淡,脸上挂着一丝微笑,拿起桌上的一杯鸡尾酒,轻轻啜了一口,望向苏媚。
“既然你是京城来的,应该认识周复?”
苏媚淡淡的开口道,虽然周复已死,周家实力大伤,但是拿出来作为一个例子却是最好的对象。
“周复?京城周家?周和渊?哈哈……”
这个年轻而优雅的男人忽然连问三句,然后哑然失笑。
他晃动了下手中的酒杯,抬起头,贪婪的望了眼唐凝,然后开口道:“我倒是听说前段时间周家惹上了一个修行界的人,结果不但两个继承人被杀,连家族势力都遭到了极为沉重的打击!”
“难道这么巧,这家酒吧就是那个人开的?”
赵伯儒轻笑着道。
苏媚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她想不到周家的例子居然对这个男人没有半点威慑,他到底是谁!
见到苏媚的神情,赵伯儒摇了摇头,懒洋洋的开口道:“一个人的起点决定了他的眼光有多高,也许在你眼中高不可攀的人物,在有些人眼中,也跟蝼蚁也差不多!”
他忽然伸出手,缓缓的握拢,脸上露出了一丝狂放之意。
“千年之前,就算是这天下也是我们的,三千后宫更是随意可选!”
疯子!
此时不管是唐凝苏媚,还是在边上的司马如男和姜不凡,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这纯粹是神经病啊!
赵伯儒突然一挥手,朗声道:“给你们一天时间,准备一下,明日跟我回京城!”
“对了,不用幻想逃离或者寻找救命稻草,这样也许会连累你的家人!”
赵伯儒露出一丝微笑,目光温柔的望向唐凝和苏媚。
唐凝和苏媚面面相觑,心中又是无语又是恐惧,怎么会遇到这样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但偏偏又是如此的强大……
赵伯儒啜了口酒,喟然长叹。
“赵崖那家伙果然是忽悠我,说什么用贵族式的方法找女人,哪里有用强大的实力来的容易……”
浪潮酒吧中一片死寂,只有姜不凡不断喘息的声音,他还想站起来,就算是死,他也不允许自己的师娘被别的男人掳走,否则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白俊逸。
此时的姜不凡,在赵伯儒先前一掌之下,浑身的经脉几乎寸寸断裂,脏腑之间已然重创,他脸上尽是杀意弥漫,慢慢的往前爬着,每走一步,嘴角就溢出一丝血痕。
司马如男拼命的想抓住姜不凡,想让他停下来,别说姜不凡此时重伤欲死,就算是完好无损,根本也不是那个男人一招之敌。
姜不凡抬起手,擦了擦司马如男脸上的泪痕,轻声咳嗽了下,笑道:“如男,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就这样让师娘被这个畜生掳走,我怎么跟师傅交代!”
司马如男只是哽咽着抓着姜不凡的手臂。
唐凝再也忍不住了,抓起桌上的一柄水果刀,直接横在脖颈上,冷声道:“让他们离开,我跟着你走!”
赵伯儒笑着摇头,开口道:“不好意思,你并没有谈判的权力!”
他的手指只是微微一弹,唐凝手中的水果刀就直接飞了出去,唐凝的脸色顿时变得灰暗无比。
“既然你想死,本公子怎么能不成全你!”
赵伯儒望向地上的姜不凡,脸上现出一缕杀意,手指一动,一道无形的指风直接射出。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姜不凡的身前,手掌一翻,直接接下了这道指风。
是白俊逸!
此时,不管是唐凝,还是苏媚,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你终于来了!
白队长转身扫了眼一片狼藉的酒吧,看到了浑身是血,已然重伤的姜不凡,看着一脸激动的苏媚和唐凝,然后把目光投向赵伯儒,脸色平静无比,但是熟悉白俊逸的人都清楚,他平静的外表之下,掩藏着恐怖无比的愤怒。
“是你干的?”
白俊逸冷漠之极的朝赵伯儒开口道。
赵伯儒在白俊逸身形出现的瞬间,眼睛微微一眯,似乎有些为这迅疾无比的身法震惊。
但是片刻之后,面对白俊逸的质询,他微微一笑。
“你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也就是杀死周复的人?”
白俊逸忽然低下身子,检查了下姜不凡的伤势,姜不凡苦笑着道:“师傅,我尽力了……”
“我明白,接下去交给我!”
他的右手并指成剑,在姜不凡身上的几处大穴上飞快点过,先控制住姜不凡的伤势再说。
“既然你也是修行界中人,应该知道隐世三族,我是赵家赵伯儒,这两个女子我要带走!”
赵伯儒脸上微带了些不耐,寒声道。
白俊逸缓缓的抬起头,脸上忽然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他的右脚突然跨出,十几米的距离瞬间掠过,然后,一拳轰出,正对着赵伯儒的头颅!
电光石火!
砰!
赵伯儒没有丝毫反抗的意识,或者说根本反抗不来及,巨大无比的力量,直接轰在了他的嘴边,然后整个身体,直接被砸飞了出去,连带着整座墙壁,也被轰出了一个大洞。
轰飞赵伯儒之后,白俊逸拉起唐凝的手,来不及解释安慰什么,只是低声道:“你们先走!”
他刚才在击中的瞬间,就感觉到了异常,他没有听说过什么隐世三族,但是他已经发现了,这个神秘的年轻人,不简单!
在此刻,唐凝没有半点矫情,她知道两人交战起来的恐怖,直接点了点头,拉着苏媚,搀扶着姜不凡离开。
只是数息之间,在墙壁大洞中,一道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原本一丝不苟的西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甚至原本俊雅的脸庞,都变得红肿无比,嘴边带着一丝血迹。
“好!好!自从我出生以来,从没有人敢打我,我会让你明白后果,想死都难!”
赵伯儒发出了疯狂无比的笑声,如果不是他身上携带着家族中赐予的法器,在白俊逸一拳轰中的瞬间展开防护,以白俊逸那恐怖无比的拳劲,直接就能他的头颅轰爆。
所以他怒了,接近死亡的恐怖感觉,让他濒临暴走的边缘。
“傻逼!”
白队长只是冷漠的吐出两个字,然后身形一动,右手虚握成拳,一式番天印直接轰然砸下。
身边数十米的空气似乎都被这一拳所吸住,变得了庞大无比的压力,全部朝着赵伯儒轰出。
面对着恐怖的一拳,赵伯儒的疯狂的神色顿时一敛,右臂一震,也是笔直对着白俊逸的杀招一拳轰出。
嗯?
白俊逸感应到对方的拳意,不禁有些诧异,不同于孙仲谋百折无悔,千锤百炼的武道意志,也不同于巴颂那种鬼气森森的拳意,赵伯儒这一拳,他似乎感应到对方正坐在金銮殿之上,一种王道霸气正猛然袭来。
惊世书!
隐世三族之中赵家的秘传修行之术,赵家本就是千年前的皇室,所传修行武道糅合天子皇气,走的就是霸道之路。
轰!
双拳相触,恐怖无比的气劲顿时炸裂,本来就已经破破烂烂的酒吧被这道气劲余波轰中,百米之地,尽成碎片!
居然也是四脉境巅峰的修者,而且所修法门比之前自己所遇的人榜两百名的岭南剑客秦玉更为厉害。
但这又有何惧,白俊逸的眼中杀机四溢,赵伯儒彻彻底底的被他列为必杀的对象之一,虽然不知道事实的全部,但是姜不凡的重伤,唐凝和苏媚的情景,已经让他猜的差不多。
烟尘未散,白俊逸已然又是一式番天印轰下!
砰!
赵伯儒又接一拳,但是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惨淡,他怎么也想不到,凭着自己的修为境界,明明比对方高上一筹,白俊逸只是刚入四脉之境,而且所学法门看上去远不如自己的惊世书。
但是杀招之中所带的力量却是恐怖无比,每一拳,都几乎让自己受到剧烈的震荡。
他的身形一动,迅疾无比的朝边上退去,右手在腰间一抹,一道手臂粗细,数米长的阴影瞬间朝着白俊逸砸去。
是一根黑沉沉的金属大鞭!
长鞭挥动,半空之中似乎隐隐有雷声涌动,凶猛无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