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禅师之死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朝阳初升,白俊逸懒懒的坐在顶楼的天台之上,感受着清冷的空气拂过自己的肌肤,微热的阳光泼洒在身上,舒爽之极。
他浑身的真气按着圣女门的功法,缓缓运转着大周天,不知道为什么陌芷晴在隐世三族门口大败对方高手后,依然没有联系自己,不知道忙什么去了,不过这段日子中,自己的修为倒颇有进益。
与赵伯儒一战后,自己的四脉境的修为彻底稳固,甚至真气之强大,已经不逊于一般的五脉境高手。
轻轻吐出口气,站起身来,白俊逸正准备打一套拳术来舒展下筋骨,忽然,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难道是师姐来电话让我去宗门了么?”
白队长挑动了下眉头,虽然在魔都,可以不时和唐凝苏媚亲热一番,可以调戏下红豆妹子和慕珂珂,不过他还是惦记着陌芷晴之前和他说过的。
嗯?
白俊逸拿起手机,发现居然是江印雪。
他心中不禁略有些忐忑,自从那次准备前去九溪园然后安排刀锋小队的事情后,自己还没有联系过江印雪。
“能不能来京城,禅师牺牲,屠夫重伤,我……撑不住了!”
电话那边江印雪的声音依然清冷,但是疲惫异常,微微有些发颤。
白俊逸听到江印雪的话,一时却是愣住了,耳边只有那四个字,禅师牺牲!
怎么可能,那个深沉如山,老谋深算,枪法如神,谭腿功夫已经入化的禅师怎么可能会牺牲。
唐小三之后,刀锋小队再次减员了!
咔擦!
白俊逸手中的手机被捏的粉碎,他原本懒散的面容变得铁青,眸中冷冽如冰,杀意似乎要溢出来一般。
唐凝正在客厅中做瑜伽,忽然看到白俊逸面色凝重的走进来,心中一跳,知道肯定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白俊逸,她知道这个男人的肩膀抗的住任何东西。
“我要去一趟京城!”
“刀锋小队出事了!”
白俊逸简洁无比的说道。
唐凝知道这支自己哥哥曾经待过的小队,也知道这支队伍在白俊逸心中的重要地方。
“我已经让苏媚过来了,到时你住到她那边去!”
白俊逸轻轻的道,江印雪没有提及其他事情,对方就应该不是国内的势力,而以刀锋小队的实力,禅师被杀,屠夫重伤,佣兵界中,没有一个势力可以做到,下手的人,九成九就是修行界的人。
经过赵伯儒的事,白俊逸不敢再忽视了唐凝等人的安全了,如今姜不凡也算初步晋入二脉之境,一身战力不弱,而苏媚身边也一直有她在修行界中的高手,自己快去快回,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唐凝缓缓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话,双目凝视,一切尽在不言之中,她知道自己这个男人的强大,也知道他身上背负的责任不仅仅只是自己。
白俊逸上前一步,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吻下,然后转身离开。
凭着慕震岳的地位,在魔都机场临时给他调一架飞机,还不算太难,半个小时内,已经调配完毕。
白俊逸靠在头等舱的座位上,无视着美艳的空姐故意在自己身边走来走去,此时他的心情极为复杂。
如果当初自己不离开刀锋小队,禅师会不会不用死,如果……
可惜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白俊逸长长的吐出口气,手掌下小牛皮鞣制的沙发,连同整个侧面,已经彻底的化作粉尘,刚好推门进来的那个空姐,看到了这幕,不禁目瞪口呆。
她原本觉得这位面容俊朗,气质忧郁,尤其是特别由魔都市市委书记调配飞机的,几乎是完美的王子,一直借机多次出入这个房间,幻想可以来一段美妙的邂逅。
但是此时,见到如此不可思议的情景,身体不禁有些发冷,特别是方才白俊逸瞬间散发出的磅礴杀机,几乎让她晕倒。
白俊逸轻叹一声,收敛起心中的情绪,左手微微一拂,一道柔和的真气直接将那位空姐送了出去。
几个小时后,飞机已经盘旋在京城五环外的军用机场,一辆黑色的防弹奔驰车早就等候在了下方。
司机是钢琴师赫修远,原本白皙的脸庞此时惨淡无比,明显也是受了极重的内伤,见到白俊逸,勉强笑道:“队长!”
虽然白俊逸早就退出了刀锋小队,但是白俊逸在他们心中永远是无可取代的队长。
“别说话!”
白俊逸沉声道,右手直接搭在了赫修远的肩膀,一道真气缓缓的输了进去,却发现赫修远的体内有一缕古怪的真气正盘旋其中,大肆破坏着其中的经脉。
这缕真气诡异无比,一接触到白俊逸的真气,立时便要逃跑,但白俊逸此时四脉境的修为岂是易于,冷哼一声,丹田气海一动,又是一道真气输了进去,直接将那缕真气围住,轻轻一碾,直接就吞噬的一干二净。
正在开车的赫修远忽然浑身一震,一口漆黑的鲜血就喷了出来,但是这口血一喷出,他原本萎靡不振的脸色顿时精神了许多。
“这次你们到底碰上了什么人?”
白队长眼中的锋芒越来越盛,果然是修行界中的存在,居然对普通人下手,最关键是居然敢对自己的刀锋小队下手!
赫修远沉默了片刻,苦笑道:“队长,到时还是江姐和你说吧,反正,都是些非人的存在……”
禅师章铎的死让两人的心情都极为低落,一路无话。
431基地,刀锋小队的专属基地,作为华夏国第一王牌的特种小队,刀锋的待遇也是第一流的,就算是藏锋小队,也远远不能与之相比。
但是这座基地,此时就是安静,冷清。
白俊逸下车后,原本匆忙焦急的脚步却忽然停了下来,这座陌生而熟悉的基地,这道完全由半米厚的钢板铸成的大门,冷硬而温热。
当初自己整天依靠在大门上,眯着眼,抽着烟,发呆,唐小三就傻逼呵呵的坐在自己脚下,吹着他妹妹有多漂亮,然后会不时招来江印雪神出鬼没的飞刀,章铎会沉默的蹲坐在不远处独自打着一张棋谱,覃风华永远是抱着一挺硕大无比的加特林在那边擦拭……
近乡情怯,难道便是这样么!
“走吧!”
白俊逸淡淡的说道,径直往基地中走去,但赫修远却发现,队长的眼角,隐隐有一道晶莹划过。
刚刚走进大厅,白俊逸就看到了所有人都在其中,梁英博,乐悦,刘铁柱,还有一身冷冽的江印雪,覃风华硕大的身躯半躺在一张行军床上,肚子上缠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上面还在隐隐渗着血。
不远处是一个漆黑的骨灰盒,上面是章铎永远沉默的面容。
白俊逸沉默,然后忽然上前,一记凶猛无比的膝撞直接将刘铁柱击向半空,然后反手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极狠!
刘铁柱半边脸颊瞬间肿了起来,但他却沉默无比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缓缓的吐出了几颗牙齿,含糊却沉默的道:“对不起,哥!”
他知道白俊逸为什么要打自己,虽然如今的刀锋小队名义上的队长是江印雪,但是实际上无论是战力还是智囊,都是自己,禅师之死,自己才是最应该负责的人。
“够了,我才是刀锋的队长!”
江印雪忽然身形一闪,站到了白俊逸的对面,倔强而清冷的面容直视着白俊逸。
白俊逸的脸色依然阴冷无比。
“谁让你们接受的任务,又是谁交给你们的任务!”
森冷异常的话一个字一个字从他的牙齿间崩了出来,这简直就是谋杀!
刀锋小队虽然是绝对王牌的特种小队,横行国际佣兵界,甚至就算是单独面对一支千人的正规军,也能做到败而不亡,但是这次他们面对的是修行界中的人!
哪怕是如今才刚刚二脉境的姜不凡,只要时机恰当,也能单独灭了整支刀锋小队,这就是修行者和普通人的差距!
沉默,无论是江印雪,还是刘铁柱,面对着白俊逸的质问,都沉默了下来。
刘铁柱心中更是内疚无比,心如刀绞,确实,如果白俊逸还是刀锋小队的队长,面对着这样的任务,哪怕是华夏国的主席亲自下令,他也会拒绝吧!
“是我!”
忽然,一个声音从大厅的角落响起,疲惫而无奈。
梁英博和乐悦的身后,一个身影缓缓的站了起来,是李岳泽,华夏国军方的绝对大佬,也是刀锋小队一直以来的支持者。
虽然年迈,但一直军姿挺拔的李岳泽,此时却似乎真正的显出些老态来,身躯有些佝偻,他推开自己身前的梁英博和乐悦,缓缓的走了出来,淡淡的道:“是我命令刀锋小队出击的!”
白俊逸的眼角忽然疯狂的跳动起来,他对于李老,拥有足够的崇敬,华夏国中,多的是周和渊这样只顾培育自己家族势力的人,只有眼前这个老人,才撑起了华夏国的半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