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黑玉断续膏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强大的血色能量彻底贯彻了白俊逸的身躯,浑身尽裂!
江印雪见到这样恐怖的景象,饶是她跟着白俊逸征战无数,见过无数艰难的场景,但也还是忍不住紧紧握着双手,心脏似乎被一只手攥紧,几乎不能呼吸。
此时哪怕是沈红袖,也静静的挺直了腰,虽然不发一言,但是细长的眸子望着场中的情景,白皙的手指轻轻弹动着,只要白俊逸稍微显现出承受不了的样子,她就准备直接出手。
虽然白俊逸的意思很明显是不让她出手的,但是此时的特伦斯,实力太过强大,本身的力量也就罢了,一身战斗的意识,明显就是六脉境以上的层次。
望着原本美丽优雅的珀尔脸上,露出了扭曲的狰狞笑意,白俊逸忽然再次踏前一步,仰头长啸,声如金石,直裂云层。
他双拳之上所蕴的真气拳劲,忽然全部爆发了出来,无坚不摧!
特伦斯之前用珀尔全身的血气轰出了那一击血蝠杀,体内剩余的血气也不过刚刚够浮于半空中。
他原本以为,这一记杀招,绝对可以彻底轰杀眼前这个青年,却万万没有想到,虽然白俊逸全身是血,凄惨无比,但居然撑了下来,而且爆发出了超出自身实力的一拳。
冷冷的哼了一声,在白俊逸的拳劲彻底爆发之前,一层淡淡的烟雾从珀尔身上浮现了出来,正是特伦斯的形象。
以他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这一拳,珀尔绝对是抵抗不住的,而他的这缕灵魂印记却是不能有失,否则哪怕是对于他的本体而言,也是一次重创。
这个虚影浮于半空之后,冷漠的朝白俊逸和沈红袖扫了一眼,直接就准备离开,甚至连在下方的埃尔维斯都不管了。
轰!
拳劲爆裂,珀尔这个梅克斯家族的双子星之一的美丽血族少女,直接在恐怖绝伦的一拳之下,彻底的被炸裂,真正的血肉成泥!
特伦斯的虚影所构成的英俊无比的脸上,杀机四溢,这一次,梅克斯家族的双子星看来全要陨落于此,对于本来正在黑暗议会中实力在上升期的梅克斯家族而言,可谓是损失惨重。
“等我本体前来,你们都要死!”
特伦斯的声音忽然在半空中出现,其中的恨意,便是倾五湖四海,都难以洗清,原本血族的优雅淡然半点不剩,几乎有点声嘶力竭的感觉。
眼见得他的虚影渐渐升空,就要离开,坐在一旁的沈红袖冷漠的一笑,淡淡的道:“这样就想走了么!”
她的双手忽然一弹,红袖之中,蓦地出现了七道银色的剑光,一闪而逝,朝着特伦斯的那道虚影电射而去。
特伦斯之前只是从萨罗留下的灵魂碎片猜测到了沈红袖的恐怖实力,但到了此时真正见到她的冷冽剑光,感受到了剑光之下所蕴藏的恐怖威能,脸色瞬间就变了。
剑光撕裂长空!
“不……”
特伦斯的猛然大叫起来,声音中充满了绝望之意。
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沈红袖的这一式杀招,以七柄飞剑分裂出了数百道剑光,纯粹的以杀伤范围而言,比之七星聚灭更为强大,而且剑光之上,带着沈红袖独有的真气杀意,对于纯以精神力量组成的灵魂印记而言,杀伤力更是恐怖。
半空之中,剑光铺天盖地!
特伦斯凄惨无比的声音还回荡在空中,但是他的灵魂印记形成的虚影,已经彻底消散,犹如台风过境,一丝不存。
伤重垂死的埃尔维斯看着眼前的一幕,已经彻底的呆滞了,在自己眼中几乎跟神明差不多的特伦斯侯爵,梅克斯家族的最强者,居然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给打败了,甚至连灵魂印记都直接被这个恐怖的女人给完全毁灭。
此时,甚至连珀尔的死都不能带给他更多的震惊与悲伤,完全被一种迷惘和震惊所包围。
见到珀尔的身体在自己面前被完全撕裂,看到特伦斯的灵魂印记也在沈红袖的一剑之下毁灭,白俊逸终于长长的吐出口气,此战,他已经真正的用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点滴不剩,此时的丹田气海中也是彻底的贼去楼空,身体疲软欲死,刚才被血蝠杀所轰中的伤势,也完全爆发了出来,痛苦异常。
转过头,朝着江印雪,还有沈红袖,微微一笑,然后仰天倒下!
“这种蠢货!”
沈红袖微微摇了摇头,身形一动,已经在白俊逸的身体倒地之前,扶住了他,然后侧身望了眼还处在呆滞之中的埃尔维斯,长袖一拂,一道细若牛毛的剑气弹出。
埃尔维斯的额头之上,忽然出现了一道极为细微的小孔,过了许久,这道伤痕才缓缓的扩大了开来,暗黑色的血液慢慢的流了下来。
这一道剑气隐蔽无比,更是迅疾异常,埃尔维斯的神情没有半点变化,连一丝痛苦都没有,就已经死去,如果打开他的头颅的话,就会发现所有的脑补组织,完全被这一道细微的剑气摧毁的极为彻底。
“你把这瓶药在他的伤口上敷上!”
沈红袖随手从怀中取出个玉瓶给江印雪,顺手把白俊逸也扔给了她,然后朝之前萨罗陨落的地方走去。
之前她从萨罗身上感应到了的空间规则的气息,虽然在她的七星聚灭之下,那个传送卷轴被终止了,但她在刚才,有意识的控制了威力,那个卷轴,却还是保存了下来。
沈红袖素手一招,地上被尘埃掩埋住的地方,露出一个残破的卷轴,就是之前萨罗所用的那个随机传送的卷轴。
抚摸着这个看上去有些陈旧的卷轴,不知道是由什么兽皮所制作,看上去极为精致,里面勾勒着非常繁复的魔法阵线条,或者在沈红袖看来,这些应该就是特殊的符箓,能够创造出一定范围内规则的符箓!
虽然这个卷轴已经被使用过了,但是在上面,还有残余下来的魔力的痕迹,沈红袖伸出一根白皙的手指,附上一丝真气,轻轻抚摩着上方,感应着其中特殊的东西。
时间缓缓的过去,江印雪虽然刚才表面上没有显露出来,但心中对白俊逸所受的伤既是担忧又是心痛,浑身的肌肤甚至是肌肉,完全都已经撕裂,最为惨烈还是双臂,之前承受了那式杀招最强的威力,几乎所有血肉,完全被侵蚀融合,露出深深的白骨,看上去恐怖无比。
如果按照现代的医学,这样的重伤只能截肢了,这样的话,白俊逸的性命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一身修为,几乎要损失大半。
不过江印雪刚才看到沈红袖的模样,似乎对这种伤害完全不以为然的样子,不禁对手中这个瓷瓶极为好奇。
打开瓶塞,里面是黑色的膏药状的物体,闻着有一股极为清新的幽香,心中不禁多了一丝信心,之前沈红袖带给她的震惊,几乎推翻了自己这辈子所有的认知,是她所认识的最为强悍的一个人,甚至是非人类……
小心翼翼的从中挑出部分,然后慢慢的涂抹在白俊逸的伤口之上,动作极慢,生怕白俊逸感觉到疼。
其实白队长此时已经完全进入了深度昏迷当中,真气的过度耗竭和如此重的伤势,让他的身体机能,自动的开始修复起来,直接陷入了沉睡。
过了许久,白俊逸的双臂上,身上,甚至脸上,都被她涂上了厚厚的一层,突然,她惊喜无比的发现,在最早涂抹过的伤处,上面的肌肉居然开始缓缓的蠕动起来,原先整个皮肉都消失的地方,竟然也缓缓的生长了出来。
如此肉眼可见的强大效用,不禁让江印雪震惊,她曾经见识过华夏国和美帝最为先进的生物药剂,就算加上那些禁忌的激素,也没有如此恐怖的效果。
不过江印雪却是不知道,这瓶黑玉断续膏,哪怕是在修行界中,也是异常珍贵的灵药,不是随便哪个人就拿的出来的,是青衣楼主从特殊的渠道高价购来,也就沈红袖这种地级杀手才有资格使用。
就算是沈红袖自己也仅仅只有两瓶而已,这瓶已经是最后一瓶,却是这么简简单单的扔给了江印雪给白俊逸使用。
江印雪脱下自己的外衣,盖到了沉睡着的白俊逸身上,然后目光一转,望向站立在边上的沈红袖。
已经几个小时了,沈红袖的身体却是丝毫不动,只是慢慢抚摩着手上那张奇怪的兽皮,不知道在感应着什么。
芊芊细手端正的放在双膝之上,江印雪的脸色,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是在考虑自己跟沈红袖的关系,拜她为师后,到底要去什么地方,怎么跟李老说,刀锋小队又怎么能放的下,小脸上神情不断变幻。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夕阳已经缓缓落下,夜幕开始笼罩着这片小小的山谷,躺在地上的白俊逸,忽然发出一声闷哼,他却是终于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