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二次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魔都的常住人口早就超过了五千万,而在这五千万中,两个陌生人彼此相遇的概率比买彩票中大奖还要低,但是白俊逸就是遇到了。()
在白俊逸见鬼一样的看到昨晚在自己的床上跟自己厮混了一个晚上的女神同时,女神也一脸寒霜地看着白俊逸。
唐凝的确没有想到,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到白俊逸的,竟然阴魂不散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而且,看他的样子,居然还成了玫瑰园的保安?看着穿着一身保安制服的白俊逸,唐凝居然有一种这个男人还真的神通广大的感觉,昨晚还是浪潮酒吧的保安,今天就变成了玫瑰园的保安,到底是刻意的,还是巧合?
不管怎么样,本就一天心乱如麻的唐凝在看到白俊逸的时候,再也淡定不住了,她冰冷地对白俊逸说:“上车。()”
即便是心中无比的愤怒和惊疑,但是唐凝还记得这是大庭广众之下,就算是要拷问也要到一个相对私密的环境。
白俊逸咽了一口唾沫,扭头四下看了看,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
“不是你还能是鬼?少装傻充愣,给我上车!”唐凝冰冷地说。
白俊逸挠挠头,有些担心,昨晚就被这个女人用粗暴的方式对待,今早的时候竟然还对自己威胁恐吓了一番,而现在她又要让自己上车,难不成是经过了一个白天的修养恢复了精气神要对自己第二次施暴?
这个念头让白俊逸有些踌躇,虽然已经没了一次,可自己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啊,自己是有底线的男人。()
看着白俊逸磨磨蹭蹭的样子,不知道怎么的,唐凝心头的火更加大了,那为难的表情,好像自己逼着他跳楼一样,犯得着吗?自己还至于对他做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到这里做保安的,但是我是这里的业主,如果你不上车,我绝对有办法让你立刻就失去这份工作,你信不信!”唐凝冰冷地说,从今早白俊逸家里的环境和白俊逸的职业就看得出来,他不是一个有钱人,再说为了生活去做个保安的男人能有什么大出息,应该很珍惜自己的工作才对,所以唐凝不怕白俊逸不就范。()
而白俊逸一听这话,当场就,就范了。
他还真就怕丢了这份工作,本就得罪了上司,再这么一投诉,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苦着脸,拉开车门,白俊逸坐了进去,一边还说:“我这可不是自愿的啊,你不要想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会反抗的!”
嘴里这么说着,白俊逸偷偷地瞄了一眼身边女神的曲线,都说香车美女,香车美女,现在白俊逸算是真正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豪华的玛莎拉蒂内饰格外的衬唐凝的气质,那身段儿有多曼妙白俊逸可是很有发言权的。这要是真的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话,稍微反抗一下意思意思就行了,白俊逸在心里默默地想。()
而唐凝听见这句话,只觉得像是一根针猛地刺进了自己的肺里,气得她原本我这方向盘的小手猛地抓紧,指节都泛白了。
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唐凝把车启动,不过她还是有理智的,在没有确定白俊逸到底是不是怀着别的目的接近自己之前,她不可能完全让自己和白俊逸处在私密的环境里,而玫瑰园的安保措施还是相当不错的,所以她把车子开到了一处幽静但是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这样万一白俊逸有什么歹意,也能立刻有人过来。
停好车,唐凝转过身冰冷地看着一路上都表现的很忐忑的白俊逸。
沉默的气氛让白俊逸觉得有些尴尬,特别是唐凝这会跟贴了胶水一样黏在他身上的眼神,让他觉得有些发毛,这孤男寡女的,她还专门把车开到这鬼都要跑出来的角落,要是她真对自己有不轨的企图怎么办?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女孩子。
更何况昨晚自己还刚被她撕掉了一身的衣服,那还是在自己家,现在到了她的地盘上,自己反抗也没有什么用啊。不过如果她真的这么做的话,白俊逸觉得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还是屈服一下比较好,毕竟丢了一次是丢,丢两次也是丢,犯不着为了这个冒生命危险嘛。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唐凝冰冷地说,她的确没有想到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面的人居然在几个小时之后就出现在了自己眼前,旁人仰望的身世和财富让她习惯了用最大的恶意揣测身边接触自己的人,在她看来,白俊逸的出现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很快,唐凝的脑海里就过滤掉了几个有可能做这样的事情的人,可随之又否认掉了,这些人遇到了昨天晚上那样的机会,肯定会亲自上阵的,一想到昨晚,唐凝就有了杀人的冲动。
一个女孩子守护了二十多年最宝贵的东西,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便宜了一个陌生男人,就算是唐凝豁达不起来。
目的?白俊逸听见这个词语就不太开心了,怎么就目的了,他觉得自己重要的东西被唐凝用野蛮的方式夺走了已经足够委屈了。虽然这种东西是相互的,可是再怎么说那也是一个意外嘛。
“我丢了在酒吧的工作,总要养活自己,所以就跑到这来应聘保安来了,这是第一天上班。”白俊逸回答说,玫瑰园的保安待遇的确是不错,而这份薪水对于穷疯了的白俊逸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你觉得这样的理由能够说服我吗?今天早上我跟你说过什么话你还记得不记得?”唐凝平静地问。
此时的唐凝和早上的她截然不同,好像此时的她才是真正的她,气质无双,冷静而超然,绝美的面容和不可侵犯的气质带给她如同真正的女神一般的气场,好像她说的,就是真理不容人质疑。
白俊逸心里想的却是果然人靠衣装。这女人更是这样,脱了衣服的女人再怎么凶都让人心猿意马,穿着衣服的唐凝,就是一脸平静的样子都让人感觉高不可攀。
唐凝并没有指望白俊逸回答什么,她直视着白俊逸冷冰冰地:“昨晚是个误会,我希望你忘记它,永远都不要再提起。”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