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开着唐女神的玛莎拉蒂,白俊逸觉得一路上都有一种当上了高富帅的感觉,两百多万的车啊,啧啧,开起来就是不一样。()
骚包的白俊逸连在红绿灯前面停下的时候,都刻意地放下了车窗然后一脸忧郁地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吐出来之后在旁边停着的小奥迪女那花痴一样的眼神中一脚油门张扬而去。
这才是人生赢家的感觉嘛!
白俊逸租住的小区其实是魔都很常见的那种租住小区,环境不怎么样条件设施也不怎么样,多数都是有闲钱的本地人买下来的然后自己不住租给魔都那一群庞大的外来务工人员住的,这样的情况下条件和环境自然好不起来。
白俊逸住的地方算是不错的,都是一些夫妻俩的月薪加起来过万的人租着的,也会有一些被他们接过来住的老人和孩子,有了老人和孩子,那么这个小区里头早上和夜晚自然就热闹起来了。
当白俊逸开着雪白的玛莎拉蒂总裁停在自己所住的楼下的时候,那群摇着蒲扇聊天的老头老太们眼睛都发亮了。
白俊逸在这住了好歹也一个多月了,跟周围寂寞得都快开花的老头老太们关系不错,所以他刚下来就有人跟他打招呼。()
“小俊那,发财了呀,这车值不少钱呢吧?”一个老大爷一脸羡慕地说,一边羡慕,一边还伸出手摸着玛莎拉蒂那流畅的线条。
老头不懂车,但是也看得出来好坏,自己家儿子开一辆宝来在周围的邻居里都算得上不错的了,眼前这车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是好赖一眼就能看的出来,比自家的宝来好不知道哪里去了。
“不是我的。”白俊逸嘿嘿笑着,那得意的神情,显然在告诉大家自己只是谦虚而已。
这的老头老太们可不管是不是你的,他们只是觉得在魔都能开得起好车的人都是有前途的年轻人,就算真的不是自己的,最起码也是朋友的吧,有这样有钱的朋友,那还能差的了。
于是立刻就有大妈过来拉着白俊逸说自己有个闺女相当的不错云云。
骚包够了,也满足了自己那罪恶的虚荣心,白俊逸赶忙摆脱了一群老头老太,这才上了楼。
回到门口,按亮了门廊灯,白俊逸并未马上开门进去,而是蹲下来在门缝下头摸索着什么,摸索了一阵,找到一根很细很细,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见的线,而这根线已经断掉了。()
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白俊逸玩味一笑,果然生性该发光发亮的人不管怎么低调都难免招惹到一些傻人,良好的习惯让白俊逸知道房间里恐怕已经有人在等着自己了。
不过到底是谁的人呢?
张涛?还是刘凯泽那个小白脸的?
装作毫无所觉地打开门,黑暗中,白俊逸和往常一样伸手要打开灯,但寂静的客厅里却传来了一个男人阴沉沉的声音,“如果我是你,就不开灯了。”
普通人肯定会被这个忽然出现在自己家里的声音吓一跳,而白俊逸为了配合对方迫切地想要装逼的心态,也很配合地喊道:“谁?是谁?”
显然,白俊逸的配合让对方很满意,黑暗中啪地一声亮起了打火机的光芒,朦胧的灯光中,映出了一个光头男人的形象,他大大咧咧地坐在白俊逸的沙发上,然后眯起眼睛点燃了烟,松开打火机,房间里重新陷入了黑暗,此时,灯啪地打开,客厅里还有一个人,这个站在墙边的男人打开了等,穿着一身黑色的t恤,靠在墙壁上低头玩着一把匕首。()
匕首在他的指尖翻飞,被他玩出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样式,却一点都没有割伤他的手指。
看着这个留着长发低着头,一只脚站在地面,另一只脚踩在自己墙壁上摆姿势的非主流男,白俊逸的眉头挑了挑,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光头男。
光头男夹着烟的手指点了点白俊逸,然后安逸舒服地靠在沙发上,笑眯眯地说:“我们兄弟两个受别人的命令来教训你一顿,所以不请而来了,还请你不要怪我们。”
还挺有礼貌的,白俊逸笑眯眯的,在看见这个光头男随意地把烟灰点在地上之后,又瞧见客厅里到处都是杂乱的脚印,于是笑容就挂不住了,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习惯什么事情都井井有条,而保持整洁和有次序是必须的,客厅里这么多杂乱的脚印显然已经破坏了他的规矩。
“对了,等会我们可能还会发生一些肢体接触,如果你老实一些的话,这个痛苦的过程会很短暂,我们拿着你的一只手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回去就可以交差了,但是如果你不太配合的话,这个过程会显得比较漫长,我们兄弟俩的时间不多,还很忙,你会配合我们的对吗?”光头男说着说着,双脚啪嗒一声搁在白俊逸的茶几上,干净锃亮的茶几上顿时被印上几道黑印。()
“我很了解你们。”白俊逸忽然叹了一口气,说。
“你们迫切地想要装逼,本来我还有心情配合你们演一下,毕竟你们这样一看就知道不太正常的人好不容易拉个活出来装一下。可现在,你们把我的地板弄成这样,茶几也弄脏了,赶快的给我清理干净,要不然我就生气了。”白俊逸靠在门边儿上,笑眯眯地说。
听见白俊逸的话,那一直低着头的非主流青年脑袋一扭,眼里闪过一丝怒火,而那光头男人也有些恼羞成怒,他哼了一声,怒而笑出声,咬着牙说:“看来你是不打算配合了,给你清理地板是吧?给你清理茶几是吧?我清理你娘个锤子!”
锤子两个音节落地,哗啦一声巨响,光头男人直接一拳头把白俊逸的茶几捶了个七零八落,玻璃做的茶几哪里能扛得住他的大力,直接就成了一堆玻璃渣子。
与此同时,非主流青年的手腕一抖,他手中的匕首划破空气朝着白俊逸呼啸扎来,目标,赫然是白俊逸的心口。
这是奔着人命来的,见到这厮出手就是下死手,白俊逸立马就肯定了这两个人是刘凯泽那个小白脸的人,张涛是有些下三滥的手段也有可能找人对付他,但是他没有杀人的胆子,归根究底,张涛也只是个大一点的混混头子而已,说不定他也敢杀人,但是绝对不会为了那么一点事情来杀自己。
匕首在空中穿行数米的距离,眨眼之间来到白俊逸面前,只是,却也只能到这里,再也不能寸进。
白俊逸的手只是轻松写意地那么一抓,那匕首就好像送上门一样被他夹在左手的中指和食指之间。
这一手,吓尿了非主流青年和光头男。
发现自己吓到小朋友的白俊逸尴尬一笑,对着非主流青年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非主流青年眼珠子慢慢地挪到光头男人的身上,而本身就吓得要死的光头男都快骂出脏话来了,面对这种煞星,他巴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消失不见才好,这个****看自己干什么!
紧要关头,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本性彰显无遗。
白俊逸刚才露的那一手实在是太惊悚了,无论是光头男还是非主流青年都不至于傻到觉得那只是个巧合,空手抓住飞来的匕首,这种事情想想就行了好不好,居然活生生地在他们的眼前上演了。
咽了一口唾沫,非主流青年发现光头男的眼神飘开,察觉到自己被抛弃了的他眼神发狠。
显然,他并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他变戏法一样地手腕一翻再次弄出一把匕首,朝着白俊逸劈头盖脸地就扔过来,然后他自己人却闪电一样地冲向窗口。
死道友不死贫道,面对这种硬得扎手的点子,不跑才怪。
而在他刚迈出一步的时候,脚尖才踩在地上,一把匕首啪的一声就插在他脚尖前面半寸的位置,整把匕首有一半插入了地面,而匕首的握柄处,还在不断地颤抖着,显示着之前那一下的力道之大。
因为速度实在太快的缘故,白俊逸的手里头还是拿着一把匕首,好像刚才的一幕是非主流青年自己把匕首插在了自己脚下一样,事实上是白俊逸在闪电般的瞬间出手,用第一把匕首射向非主力青年的脚下然后同时接住了非主流青年射过来的第二把匕首。
唰地一下,非主流青年和光头男的冷汗全下来了。
两人再次对视一眼,都快哭了,没人告诉他们这个点子扎手成这样啊。
咽了一口唾沫,光头男对着白俊逸干笑两声,艰难地说:“哥,我,我们错了,其实我们只是走错门了,哥,您,您把我们放了吧?”
在一分钟之前,光头男恐怕做梦都想不到这个世界变化的这么快,一头随他们烹炸烤煮的肉猪居然一声不响地变身成了一头老虎,这样残酷的现实发生在谁的身上都受不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