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面具男人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十分钟之后,非主流青年系着围裙,弯腰拿着拖把尽心尽力地在拖地,而白俊逸则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电视。()
“哥,麻,麻烦您把脚抬一下,嘿嘿。”非主流青年弯着腰弓着背一脸讨好的笑容对白俊逸说。
白俊逸懒洋洋抬起了腿,顺道对站在电视机旁边端着烟灰缸使劲地哈气用白布擦拭的光头男说:“擦干净点,有一点痕迹等会敲死你!”
光头男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即脸上笑出了一朵花,对白俊逸点头哈腰地说是,其实心里在滴血,自己来是打人甚至杀人来的,可现在居然沦落到了擦烟灰缸的地步,这混的也太惨不忍睹了!
眼看着地板也擦干净了,茶几也擦赶紧了,特别是那个烟灰缸,看起来跟个工艺品似的,明光锃亮,让人都舍不得往上面弹烟灰。
光头男和非主流青年两个肩并着肩站在墙角,低眉顺眼的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小心翼翼地看着白俊逸。
白俊逸的双腿搁在茶几上,说:“是刘凯泽让你们来的?等到你们把我解决了之后让你们去哪里找他?”
白俊逸的原则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一定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刘凯泽敢对他伸出狗爪子,那么今晚白俊逸就打算活动活动筋骨,不打的他不要不要的怎么对得起人家的煞费苦心?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光头男和非主流青年争先恐后地要回答的时候,光头男的手机响了。()
来电的,不是刘凯泽还能是谁?
白俊逸咧嘴笑,真是瞌睡了就来了枕头啊。
刘凯泽阴沉沉地挂掉了电话,端起前面的酒杯一饮而尽,重重地把酒杯放在了玻璃茶几上,包厢里面光怪陆离,几个穿着打扮流里流气的男人抱着怀里的女人正在阴暗的包厢里头扭动着。
而在刘凯泽身边,一个男人靠在沙发上,他的怀里坐着一个妖娆的女人,男人的手正在女人身上摸来摸去,见到刘凯泽的脸色不太好看,乐呵呵地说:“怎么,事情办砸了?”
刘凯泽摇头说:“不是办砸了,相反很顺利,现在我已经让他们俩把那个人给我带过来了。”
“到底什么人招你这么深仇大恨的?”男人耸耸肩,说道。
“我总觉得这个小子有点邪门。”刘凯泽摇摇头,把白俊逸那张越想就越讨厌的脸甩出了脑海,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说。()
男人闻言丝毫不以为意,他觉得刘凯泽不管做什么事情就是小心谨慎的过头了,动不动就这个不行那个有忌讳,搞得他都很窝火,今晚难得爷们了一次,这毛病却还是改不了。
拍了拍刘凯泽的肩膀,男人乐呵呵地说:“这里可是魔都一姐的会所,我们都难得来一次,怎么,真的不叫个姑娘陪你玩玩?知道你的喜好,不是处不要,这里你要处,原装的多的是,放心,魔都这你还不知道,保管没有人造假。”
刘凯泽闻言摇摇头,说:“你们玩吧,对这些我没兴趣。”
男人看怪物一样地看了刘凯泽一眼,耸耸肩不再多说,低声跟怀里的女人调笑着,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引得怀里的女人一阵咯咯的娇笑,直拍着他的胸口说他坏。
没多久,下面就有人把消息传上来,人到了!
包厢的门被推开,刘凯泽早已经摆好了一个更舒服显得更加居高临下的姿势,斜斜地靠在沙发里头,挑起眼皮懒洋洋地看着门口,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看见鼻青脸肿的白俊逸进来之后抱着他的大腿痛哭流涕的打算,他在想,到时候是一脚踢开他还是摸摸他的脑袋让他舔干净自己的皮鞋?
门开了,进来的,却完全不是刘凯泽想象中的三个人。()
光头男和非主流青年都在,但是跟在他们身后的,却并不是白俊逸。
而是一个带着罗刹面具,身材高大,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门打开之后,光头男和非主流青年站在两边,点头哈腰就差趴在地上地请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进门来。
见到这一幕,刘凯泽的眉头猛地拧巴了起来,一种极度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嗖地蹿了出来,一直让他的脊柱都微微发凉。
刘凯泽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个带着罗刹面具的男人是不是白俊逸,但是立即他就否认掉了这个念头,虽然面具遮挡了容貌,但是白俊逸的身材绝对没有这么高大,而且两者身上的气质也决然不同。
眼前这个男人,走路之间龙行虎步,虽然只是很随意的几步路,但是却给人一种从钢筋水泥里头走出来的机器人一样,每一步都极有力道,刘凯泽的境界不够,如果他也是‘内行人’的话,就能看得出来,他的每一步跨度几乎都拿卡尺量过一样,没有误差!一厘米的误差都没有!
带着罗刹面具,在现代社会怎么看都会显得比较逗比,因而刘凯泽身边的男人第一个就乐出了声,他抱着女人哈哈大笑道:“这是谁派来的逗比?乐死我了,居然还带着面具,这会所怎么还提供小丑服……呃!”
最后一个务字还没有说出来,他就被这个忽然出现的带着罗刹面具的高大男人抓小鸡仔一样抓了起来,脖子被那只带着皮手套的大手抓住,慢慢地提起来,好歹也算是一个成年男人的他双手乱抓双脚踢打,竟然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死死地瞪大了眼睛,他双手抓着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眼神中的戏谑没有了,剩下的只是深深的恐惧。()
随手一甩,这个男人的身体就好像被玩坏了的破娃娃一样被甩出了门去,门外传来哐当一声响,还有一声惨叫,然后就是彻底没有了声息,是死了,还是昏过去了?整个包厢里头鸦雀无声,全都被面具男人这一手震住了,这简直就是武侠小说和科幻片里才会出现的一幕,谁都没有这个胆子跑出去看看那个倒霉鬼的下场,自然,也没有人有那个豹子胆敢继续挑衅面具男人了。
转身坐在了之前倒霉鬼的位置上,刘凯泽只感觉屁股底下的沙发微微向下陷了一下,然后他就感觉到身边排山倒海一样的压力汹涌而来,这种感觉,就好像独自站在一幢大厦下面,眼睁睁地看着高耸入云的大厦朝着自己倒塌下来,力压千钧的气势让刘凯泽夹在手指尖的烟头烧到了手指都没有察觉到。
咽了一口唾沫,刘凯泽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面具男人靠在沙发上,闲散地伸出手搭在刘凯泽的肩膀上,就是这个动作,让刘凯泽双腿都一抖,差点儿没有从沙发上滑下来跪在地上。
搭着刘凯泽的肩膀,面具男人的手一勾,勾着刘凯泽的肩膀让他整个人倾斜着倒过来。
“你欺负我的朋友?”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在刘凯泽的耳边响起,刘凯泽的眼神惊恐地看着那之前看起来挺逗比,但是现在看起来很牛逼的罗刹面具,他感觉自己眼前的就是一个真正的罗刹,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罗刹!
“大,大哥,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刘凯泽干巴巴地说。
“白俊逸,是我的朋友。”面具男人低沉地说,语气中似乎还带着笑意,“他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你们这些烦人的苍蝇就是喜欢招惹好人呢?”
刘凯泽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不过我会给你一个比较难忘的回忆。”面具男人呵呵呵地笑了三声,然后对着包厢里面呆若木鸡的一群男女说:“三秒钟之后,谁还留在这个包厢里就不用出去了。”
话落地,这群人明显用一小会的功夫反应过来,然后,刘凯泽就看见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大难临头各自飞,这群人恨不得爹妈给了自己三条腿,一个个夺门狂奔而出,刘凯泽好想哭,他也想跑啊,但是脖子上的手,却像是钢筋一样把他卡在原地,丝毫动弹不得。
还是光头男懂事,跑的时候还没有忘记把门给关上,面具男人,也就是白俊逸觉得自己调教人的功夫还是不错的,这么懂事的小弟,很难找了,自己老大挨打的时候他不但干净利落地跑了,还顺道带上了门,年度最佳小弟奖必须给他。
包厢外面的人只听见包厢里面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在猛砸着茶几一样,在门口围了四五个人,但是没有一个有胆子进去看看的。
光是听着这声音都让人觉得牙酸,哪个有胆子进去?更何况刚被丢出门外的倒霉鬼到现在还倒栽葱地钻在垃圾桶里没出来!
半晌,包厢的门忽然开了,所有人都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惊恐又戒备地看着走出门来的面具男人,还是那个面具,但是现在,不会有人觉得好笑了。
面具男人淡淡地扫视了一圈,隔着面具,感受到他眼神的人同时地低下头,然后等到他们在抬起头的时候,眼前已经没人了。
光头男大着胆子把脑袋朝着包厢里头看去,只见到手脚四肢呈现出一种怪异的扭曲姿势扭曲着的刘凯泽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奇怪的是整个包厢里连带着刘凯泽身上都没有一点血,而见到有人,刘凯泽用最后的力气喊道:“快,快叫救护车!”
一说出这句话,骨折的四肢一阵剧痛传来,刘凯泽惨叫一声,嘎嘣昏了过去。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