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吐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教训完了刘凯泽,白俊逸觉得浑身都通透地爽,不过却不能戴着面具穿着风衣这么大摇大摆地出去了,指不定门口就有人等着找麻烦,白俊逸是解决麻烦来的,不是招惹新的麻烦来的,而且这个会所的防范之严密超出了他的想象,不少鸣哨暗哨已经在注意着他了。()
找到一个洗手间,白俊逸闪身钻了进去,片刻之后,从隔壁洗手间里头出来的人已经变成了白俊逸,任谁都想不到之前那个霸道彪悍真爷们的面具男人和此时心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白俊逸是同一个人。
手里头提着自己“变身”用的装备,白俊逸走出男洗手间,刚来到外面的公用洗手池,就见到一个白衣服的女孩子跌跌撞撞地冲进来。
白俊逸眼神一闪,按照这个速度,两秒之后就要撞到自己身上了,而如果自己躲开的话依照这个女孩子的速度,估计能一头撞进男洗手间的小便池里头去,不过,这管白保安什么事情,他管你死去!
正打算闪身让开的白俊逸惊鸿一瞥,看见这个女孩的长相之后,立马就觉得其实自己本质上还是一个五好青年,怎么能忍心这个女孩子因为自己的关系而撞进男洗手间的小便池里去?这太过分了。
梁红豆感觉自己的胃里一阵天翻地覆的难受,眼前发晕的她能记得去找洗手间就不错了,当进入了洗手间之后再也忍受不了胃里翻江倒海地要吐的她低着头连方向都看不准,双脚歪歪扭扭跌跌撞撞地就冲了进来,而就在迷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好像撞进了一个人的怀抱里。()
白俊逸低头看着怀里娇小玲珑的女孩,兴许是因为喝多了和有些惊慌的缘故,一张我见犹怜的小脸蛋上满是苍白与无措,用生平最为有磁性的声音,白俊逸温柔地说:“你是不是喝醉了?”
然后,白俊逸就看见女孩的脸色一阵变幻,“你!”
白俊逸只是听见了这么一个字,然后还没等他说话,这女孩哇地一声就吐了他一怀。
谁说男人温暖的怀抱和温柔的眼神能安抚下女人的?你站出来,白保安保证绝对不打死你。
昏天黑地地吐了好几分钟的梁红豆终于感觉到自己清醒了一些,然后她就僵住了,她也察觉到了自己肚子里头的酒水把这个陌生男人吐的一身都是。
完蛋了,他不会打我吧?梁红豆都快急哭了。
虽然没有什么污秽的东西,完全是她刚被劝酒喝进去的酒水,但是这也是自己吐出来的,多恶心啊。
“对,对不起。”梁红豆死死地低着脑袋,吓得身子都微微地发抖。
白俊逸挠挠头,不管是谁被吐了这么一身都开心不起来的,但是看见眼前的女孩吓成这样,就算是他再心胸狭窄也不忍心去责备什么了,不过逗逗眼前这个小丫头还是不错的,于是他虎着脸说:“我好心怕你摔倒拦着你,结果你就吐了我一身,我这一身衣服少说都几万块,你怎么赔我?”
事实上,不是几万块,而是十多万,这一身衣服,还是唐女神刚给他买的,这是白保安人生里第一次被女孩子买衣服,说不肉疼是假的。()
几,几万块!
梁红豆瞪大了眼睛,这下她是真的要吓哭了。
几万块啊,刚刚成为一名正式护士的她半年的工资才能赚回来啊!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帮你洗好不好?”梁红豆带着哭腔说。
白俊逸乐了,遇到了一个极品的萌妹子,看这胆小的。
没听见白俊逸说话,梁红豆还以为白俊逸不答应,哭丧着脸说:“我赔不起你啊,我才刚上班,是中心医院的护士,我叫梁红豆,手机号码是159,我说的是真的,我每个月赔你一点好不好?”
居然还想到了分期付款,白俊逸更乐了,不过,要是改成每个月都陪几次就好了,见到梁红豆吓得不行,白俊逸好笑道:“等你凑够了不知道猴年马月了,洗洗还能穿,你还是给我洗吧,不过你打算在这里给我洗?”
梁红豆闻言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表情,看着白俊逸的眼神里头透露出无比欢欣的神采,一个劲地点着小脑袋说:“我家就在附近!”
弄到了名字,搞来了号码,居然还有机会去萌妹子的家里,白俊逸觉得好人果然有好报!以后见到老奶奶过马路要多去扶!
“不过我今天是跟着同事一起来的,我先去跟他们道个别可以吗?”梁红豆小心翼翼地对白俊逸说,说着,还挺起了小胸脯,认真地说:“我绝对不会跑路的!”
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给你跑能跑到哪里去?白俊逸很大度地答应了。()
小丫头显然属于那种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憨实性子,听见白俊逸答应就开心的不得了,还拉着白俊逸一起去,说是为了让白俊逸安心她不会逃跑。
跟着梁红豆来到一个包间的门口,还没有打开门就能够听见里面群魔乱舞的音乐声和笑闹声,等到梁红豆推开门的时候白俊逸就看见包间里面站着几对男女,拿着酒瓶子正满脸兴奋地喊着什么。
不过女孩子居多,典型的阴盛阳衰,这个发现让白俊逸忽然好想留下来,不过等到他看清楚了里面几个女孩子的长相之后,毅然决然地决定跟着萌妹子走比较好。
一个100分的,完爆10个50分的。
梁红豆对着一个已经喝的醉眼朦胧的女孩子说了几句什么,那个女孩子闻言抬起惺忪的醉眼朝着白俊逸看过来,然后吃吃笑着拍了梁红豆一眼,说了句什么,估计也不是什么正经话,梁红豆俏脸红红地回来了。()
“她刚跟你说什么了?”出会所的路上,白俊逸很好奇地问。
“没,没什么!”梁红豆脸上的表情又局促又尴尬,还有一点做坏事怕被发现的小心虚,可爱的不得了。
白俊逸笑眯眯地不问了。
梁红豆的家距离会所果然不远,梁红豆不断地告诉他快到了快到了,不过走着走着,白俊逸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这尼玛不是朝玫瑰园走的路么?
果然,在梁红豆的带路下,白俊逸站在了玫瑰园的门口。
白俊逸指着玫瑰园,表情古怪地对梁红豆说:“你住在这里?”
“是啊。”梁红豆点点头,之前被白俊逸那么一吓唬,然后出来被风吹了一阵,梁红豆的醉意也过去了大半,也就算是到了现在,这迷迷糊糊的丫头还是没有察觉到这三更半夜的把一个陌生男人带回家去是多么不靠谱的一件事情。
“不过不是我的家拉,我表姐的房子买在这里,我刚工作,没有住的地方,我表姐就让我过来跟她一起住,算是做个伴。”梁红豆朝着白俊逸露出一个好看的纯净笑容,说。
白俊逸嘴角抽了抽,感觉让他印象深刻的女人好像都跟玫瑰园逃脱不了关系。
不过都走到这了,总不能因为是这的保安所以怂了,白俊逸决定挺胸抬头朝着里面走,可是走着走着,白俊逸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这条路这么熟悉是怎么回事?
十分钟之后,白俊逸表情僵硬地看着面前的房门,嘴角微微抽搐,艰难地说:“你住在这里?”
同样的话,已经是第二次了。
全因为这幢别墅,是b7!
看着这熟悉的门栏,脑海里头自然而然地出现了那只趴伏在沙发上盖着薄被的妖精,白俊逸浑身上下就是一阵火热,可是仅存的一点点理智和节操告诉他,这个女人绝对很危险非常危险,绝对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整个历史上,能给白俊逸留下这种印象的人绝对不超过一只手,那几个人无一不是鼎鼎大名的超级大神或者超级恶魔,但是眼前这看起来普通的别墅里头,就有一个,她没有武力,一丁点儿都没有,但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魅惑天下的味道,红颜祸水,谁说女人要搞垮男人就需要拳头?也没见妲己和褒姒打架多厉害啊!
梁红豆很自然地用钥匙打开了房门,然后回头朝着白俊逸嫣然一笑,说:“是呀,我表姐现在还没有回来呢,她十一点左右才会到家,你快进来吧。”
说着,就一蹦一跳地进去了,然后啪嗒一声,别墅的灯亮了,白俊逸就看见跟小兔子一样的梁红豆在客厅里头朝他招手。
干咳一声,白俊逸觉得这虽然是个妖精巢,但是妖精不在不是!就一只傻乎乎萌萌哒的小白兔,自己怕个毛线啊!
这么想着,挺胸抬头,一步跨了进去。
走进别墅里,因为白天来过的缘故,所以白俊逸并不陌生,可就是这熟悉的装扮和家具,让白俊逸一阵阵的蛋疼,这怎么到处都是那妖精的气息,熟悉的香味儿直窜鼻子,让人浑身软绵绵的。
“现在九点多了呢,快点洗吧!你把衣服脱了!”梁红豆对着白俊逸眨巴着眼睛说。
白俊逸有些尴尬,说:“在这脱?”
其实白俊逸很想问的是你姐姐到底准时不准时啊?要是我这脱了,她忽然提前回来了,发现一个裸男站在这,这不世界末日了?
梁红豆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俏脸通红地说:“家里也没有男人的衣服,那,那怎么办?”
白俊逸想起了自己包里的风衣,哀叹了一声,说:“要不,算了,我回去自己洗吧。”
“不行!”梁红豆却是坚决地否决了,她认真地说:“明明是我的错,怎么能让你自己回去处理呢,那样的话我会很内疚的!那个,你用这个先披在身上,把衣服脱下来,我很快就洗好的!”
梁红豆说着,从沙发上抱了一条毯子过来,白俊逸一看,眼睛都直了,这不是白天的时候盖在妖精身上的那条?那时候自己还狠狠地嫉妒了一下这条毯子的!
见到白俊逸站在原地没动,感觉时间不多了的梁红豆忍不住了,伸手就去扒白俊逸的衣服。
白俊逸的两次亲身证明女人拖男人衣服来的远比男人脱女人的衣服要简单,最起码白俊逸现在就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思。
柔柔嫩嫩的小手在身上滑动着,动作虽然生涩,但是却总算麻利地把白俊逸衣服脱了下来,抱着白俊逸的衣服和裤子,梁红豆脸红红地对穿着一件衣服站在面前的白俊逸说:“我是护士拉,就当是来给我打了一针,不要害羞哦!”
很难想象,一个自己害羞得满脸通红的粉嫩萌妹子对被扒光了的你说别害羞的时候,这是怎样一副场景!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