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风衣男深夜尾行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披着带着浓郁的香味的毯子,白俊逸站在浴室门口,里头是萌妹子在那洗衣服,刷刷刷的刷子刷过衣服的声音格外的有节奏,从梁红豆麻利的动作就能够看的出来她绝对不是那种五指不沾阳春水不会做家务的女孩子。()
用手背擦了擦汗,梁红豆心里紧张的要死,看似放松自然的身体其实每时每刻都紧绷着,毕竟门口就站着一个近乎躶体的男人,还是陌生男人,梁红豆能什么都不在乎就不是梁红豆了。
汗水渗出来,也带走了她最后的醉意,梁红豆这会儿一个劲地在问自己怎么胆子这么大,要是被表姐发现了就死定了云云。
洗漱台上洗衣粉的泡沫流淌下来,低在地上,光洁的瓷砖上泛出一阵七彩的光芒,梁红豆那白嫩嫩的脚丫子踩在雪白的瓷砖上,显得格外的好看。
瓷砖很湿滑,因为站久了而换了一下双腿的梁红豆心思又不在焉,脚下一滑,只感觉整个身体的重心朝着后面摔去的她啊地惊叫了一声。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梁红豆甚至都做好了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的准备,可是随即而来的却并不是想象中身体摔在地上的冰冷疼痛,而是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梁红豆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己眼前出现的是白俊逸那张脸,意识到白俊逸接住了自己的梁红豆刚要说谢谢,可感觉一阵异样的她小脸蹭地就红了。()
因为姿势的关系,梁红豆整个儿后仰躺在白俊逸的怀里,而白俊逸的手要死不死地放在她腰上。
“呃,我不是有意的。”白俊逸说,这厮嘴里这么说着,却还抱着人家女孩子的身体不肯松手。
梁红豆回过神来,赶紧从白俊逸的怀里起来,低着头,一双沾着泡沫的手揉搓着也衣角,那模样要多可人有多可人,特别是这两天不是被唐女神那无双气质摧残就是被妖精勾引的白俊逸这会儿心里头一个劲地狼嚎,这才是一个女人该有的样子嘛!
说实话,白俊逸接触过的目前来看为数不多的女人中梁红豆绝对是其中最能让人产生保护**的一个,这个小丫头似乎对什么事情的反应都慢半拍,心思纯净得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坏人这种生物,她用诚意和善意来待人,而即便是最坏的坏人,恐怕也很难忍心对她下手。
这个小妮子,总是能让人有一种时时刻刻地想要扑倒她然后把她揉碎在怀里再也不给别人欺负的**。
就在白俊逸捉摸着是不是要进一步心动,以把心里的想法转化为实际行动的时候,忽然!忽然!忽然!楼下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咔哒,门开了,然后就是一个白俊逸熟悉到不行的娇媚女声。()
“豆豆,是你在家里吗?不是说今天跟同事出去聚餐,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坑爹啊!
白俊逸用眼神问梁红豆,你不是说你姐十一点才会回来?
梁红豆也吓坏了,手足无措的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眨巴着无辜的水灵灵的眼睛求助般地看着白俊逸,至于白俊逸眼神里的意思,这丫头压根没看懂。
就这么眼神一来一去的功夫,已经传来了上楼的声音,而苏媚的声音也继续传了过来,“豆豆?怎么不说话?”
时间不等人!要是被妖精苏媚发现自己穿着一条裤衩,披着她的毯子跟她妹妹站在浴室里,这个世界就彻底完蛋了!白俊逸整个人汗毛都竖起来了,眼神敏捷如同在狩猎的豹子一样闪过周围,周围一切的地形图全部进入脑海,构建成一幅立体的画面,这里只有一个常规意义上的出口,也就是浴室的门,但是浴室出来就是走廊,走廊的那一头就是上来的楼梯,这里出去是绝对要和妖精大眼瞪小眼的,绝对不行!
那么就剩下了,白俊逸看向了浴室的窗口,很小,但是这不是问题啊!
“瞒着,千万别让你姐姐知道了,我先走了,衣服下次来拿。()”白俊逸对现在还没反应古来的萌妹子嘱托了一句,然后就在梁红豆那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冲想了浴室的窗口。
那,那里那么小!怎么进得去?梁红豆觉得这根本不可能,但是好歹这丫头的反应虽然慢了一些,天然呆了一些,可一点都不笨,听见脚步声已经急促起来,赶紧出声说:“姐,是我呢,他们去玩去了,我就先回来了,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没什么事情就先回来了。”之前还在楼梯上的苏媚说这句话的时候却已经出现在了浴室的门口。
梁红豆吓得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身后,身后可就是在爬窗户的白俊逸!
梁红豆再天然呆,也知道要是让姐姐看到一个男人正急急忙忙地爬浴室的窗户打算逃出去是怎么样的后果,于是她啊地叫了一声,企图吸引姐姐的注意力。
果然,苏媚的眼睛看着她,疑惑地问:“怎么了?”
恩?
怎么了?
难道她没有看见?
梁红豆僵硬地慢慢地一点点转过身,却见到窗户底下除了一条毯子之外,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他,他居然真的跑出去了?
梁红豆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中。()
“豆豆,你怎么了?我觉得你今晚好奇怪。”苏媚皱起了眉头,走进浴室里面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毯子,说:“怎么我的毯子在这里?还有,你在做什么?”
苏媚的问题,让梁红豆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赶紧把洗漱台上白俊逸那很明显是男人所有的衣服跟裤子放进浴盆中,用泡沫遮挡起来,说:“我,我回来早了没有事情做,在洗衣服呢。”
兴许是梁红豆从来没有说过谎,拥有良好的记录,所以苏媚一点都没有怀疑,只是微微责备地说:“都说了多少次了,洗衣服这样的事情放在洗衣机里洗就好了,有些不能用洗衣机洗的的就放着,物业定期会有人来取走洗的,住在姐姐家了,怎么还自己洗衣服,女孩子对自己就要保护的好一些,你现在正是女人最漂亮的一个年级段,还看不出来,可就是这样才要着重主意保养,要不然等到我这个年纪,后悔可来不及了哦。”
看的出来,苏媚的言辞中对这个妹妹是极为维护的。
梁红豆有些心虚,她知道姐姐对自己很好,可越是这样,对自己骗了姐姐的事情就越是内疚,她低头不敢看苏媚,低声说:“我知道了姐姐。不过,你的年级才不大呢,才比我大一岁半。”
拿起了毯子,苏媚揉了揉梁红豆的小脑袋,咯咯笑着说:“我可是个老太太咯,哪里有我们家豆豆这么风华正茂招人喜欢?跟姐姐说,在医院里追你的男医生多不多?”
梁红豆闻言红起了俏脸,娇嗔道:“姐,说什么呢!才没有!”
要说人情世故,纯净的跟水晶一样的梁红豆怎么可能是苏媚的对手,十个她捆在一起都不够半个苏媚算的,从刚进门见到梁红豆的第一眼起她就察觉到了梁红豆的不同,这会儿用言语转移开了梁红豆的注意力,看了一眼浴盆里头泡沫下露出来一角的衣物,眼光毒辣如苏媚,哪里还能看不出来这是男人的衣服?
只是没有察觉到家里有男人,苏媚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心里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好好地跟梁红豆谈一谈,小妮子没什么心计,要是被男人骗了可就后悔莫及了,而且这个居然敢让自己妹妹为他洗衣服的男人,也要抓出来好好地调查调查。
而白俊逸,此时正穿着风衣,低着头快步走在别墅园区的小道内。
冷风一阵阵吹来,周围昏黄的灯光让白俊逸感觉更凄凉,刚才还软玉温香满怀,但是现在却一个人跟个神经病一样穿着裤衩,外头披着风衣在这冰冷冰冷的晚上一个人回去。
白俊逸只是祈祷不要再遇见什么人了,这德行要是被拆穿了,白俊逸觉得自己都要考虑是不是搬出魔都了,丢不起那人!
怕什么来什么,在白俊逸心头独自凄凉的时候,毫无征兆的两束大灯打了过来。
白俊逸眯起眼睛,伸手挡住了灯光,稍微让在一边,等人家先回去。
车子缓缓地开过来,却停在了白俊逸的面前,然后车窗下来露出的是唐女神那******冰封的脸。
“果然是你。”唐女神看着白俊逸,冰冷地说。
白俊逸错愕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个世界怎么就这么小,这么大个魔都,好歹都几千万人,他认识的也才就这么几个人,怎么就能连续地碰上?
不过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能被唐凝看穿自己风衣底下只穿着一条裤衩啊!
这是能出人命的事情!
“你不是应该在家里吗?”白俊逸小心翼翼地问。
“我的家在这里。”唐凝冷淡地说了一句。
“呵呵,这黑灯瞎火的,你都看得到我啊。”白保安开始没话找话。
“你穿成这个样子,我很难不注意你。”唐凝眉头一挑,看着白俊逸充满危险地说:“你从我那拿去的车呢?”
“在家里!”白俊逸条件反射般地回答说,看着唐凝的眼神,心头有些冤枉,这啥眼神啊,看你这意思还怕我把你的车拿去卖了不成?
“那是我用自己的第一笔收入买给自己的礼物,所以你最好不要给我弄出什么问题,本来也想找你的,现在你来了正好,你上车,我们有点事情谈一谈。”唐凝的语句一向简单明了,现在更是懒得废话。
上车?白俊逸顿时就不答应了,这一上车,不还什么都露馅了!
见到白俊逸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唐凝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一个女孩子这大半夜的让他上车,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还一副怕自己对他怎么样的表情,这个家伙就不能有一秒钟是不惹自己生气的?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