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你敲诈我,还要我谢谢你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华威都快哭了,他结结巴巴地说:“公司来了一群老头老太,就坐在公司里头不走,还举着横幅说要债。()”
华少元深吸一口气,是谁,在这个节骨眼上对付他?难道是竞争对手?华少元很快就排除了这个可能,同行里没有人知道自己今天的事情,这个生意是他花费了不少心血直接从英国那边拉过来的,就算是华威他也是今天才告诉他英国人要来谈合约了,不可能泄密。
那么只是巧合了?
华少元眼神凌厉地说:“你立刻想办法把事情解决掉,找出幕后的人来,他什么要求先满足他,等到这件事情结束了再慢慢地对付他,我多拖延一会时间,最多一个小时,要是出了问题,我们俩等着变穷光蛋吧!”
说完,华少元就挂掉了电话。
这边刚挂掉电话,车后面一个英国男人就开口用英语问:“华先生,是不是发生了一些意外状况?”
华少元闻言,用流利的英语笑着回答说:“是的亲爱的史密斯,刚才我的搭档问我我们的晚餐是用法式大餐还是正宗的英国口味,他为此拿不定主意显得很焦躁。”
两个英国男人对视一眼,同时露出笑容,史密斯耸耸肩说:“亲爱的华先生,你们太好客了,不过我想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先去你的公司去参观一下吧。”
华少元呵呵笑了笑,说了一声当然,但是车子却悄然开上了高架桥,绕远路回去公司,他现在只希望华威那头猪能够尽快地把麻烦解决掉。
而挂掉电话的华威现在正对着一张皱巴巴的只写有一个电话号码的纸条拧眉头。()
“你确定这件事情跟大唐集团的那个人有关系?”华威看向在自己面前表现的战战兢兢的前台,说道。
前台自己也吓得够呛,她之前一直都觉得白俊逸只不过是个来装逼的人而已,大唐集团了不起?大唐集团来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可是哪一次不是灰溜溜地走的,临走的时候放狠话的人也有,可公司一直都过的很舒坦,因而连前台都潜意识地看不起大唐集团的人,而今天这个也是一样,在她看来只是换了一个方式装逼而已,可是,可是谁知道这才半个小时,那个人走之前的话真的实现了,华总真的满世界找他了!
不管是不是,华威现在都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总比在这里干等着强,于是华威拿着号码回去自己的办公室打了过去。
华威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白俊逸正在大唐集团里和唐凝大眼对小眼地对峙着。
“凭什么!凭什么我就不能有这个待遇了!”白俊逸一脸倔驴的表情,不满地叫嚷着。
唐凝脸色冰如寒霜地说:“没有为什么,你根本就不需要,你的要求是浪费公司的人力和行政资源,我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白俊逸顿时就不乐意了,说:“好歹我也是个领导干部了,这个要求不是很正常的事情?怎么就浪费人力和行政资源了!”
唐凝气得一把把手上的签字笔拍在桌子上,对着白俊逸怒道:“白俊逸!你不要太过分了!什么领导干部?还真的拿鸡毛当令箭了啊?你的行政级别只是个最普通的保安而已,这是我亲自吩咐的!”
“真是没见过这样的人,给人穿小鞋居然还能穿的这么理直气壮。()”白俊逸底气不足地哼哼道,说着想了想,又觉得愤愤不平地补充了一句,“名字到是好听,总裁特别安全顾问,还当多大的官呢,居然还是个保安,这事我还没跟你说道说道。”
唐凝闻言之前的满肚子不满顿时烟消云散,嘴角一翘差点没得意地乐出来,这的确是她的一个恶作剧,一想到今天早上白俊逸过来的路上,眼前这个家伙很小市民很没出息神神叨叨地念叨一定要享受一把高高在上的瘾之后她就有了这个注意,名字给你好听的没关系,但是级别休想,实权更是休想,唐凝把他安排进公司只是为了堵住自己父母的嘴,对白俊逸的性情清楚得很,唐凝才不会让这个什么都不会的保安把公司搞的乌烟瘴气。
最最重要的是,唐凝最见不得的就是眼前这个家伙得意洋洋的嘴脸,只要这个家伙一顺心,她就什么事情都不顺心!
整个上午唐女神都为自己小小的恶作剧而得意洋洋,想到白俊逸那憋屈的表情唐凝就觉得浑身舒坦。
“知足吧你,你要独立的办公室,我给你了,你要电脑说是什么办公设备,我姑且不问你一个保安要什么电脑办什么公,我也给你了。但是秘书,你!休!想!”唐凝斩钉截铁地说。
白俊逸不开心啊,想想电视里头,小说里头,那些男主角根本话都不用说一票的美女争着抢着哭着喊着给他做秘书,早就梦想着过上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的生活的白俊逸感觉梦想破灭了。
而华威的电话也是这个时候打进来的,很不开心的白俊逸语气自然也很不好。()
“催魂赶着去投胎啊?”
电话那头的华威差点没把手机给捏碎了,妈了个巴子的,你当你是什么东西!老子给你打电话居然开口就恶语相向,他华威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头?
只是,大事为先,华威深吸一口气,脸上勉强地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说:“请问您是大唐集团的白先生吗?呵呵,我是华元贸易的华威啊。”
华威是哪根葱白俊逸不关心,不过是华元贸易的电话,这到是让白俊逸意外了,他还以为最快也要下午华元贸易才会找自己,没想到这回来还没多久就找上门来了,于是白俊逸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很没形象地翘着腿,说:“是你个老小子啊,找我干啥?”
老,老小子?
华威生怕自己真的把手机给捏碎了,可不发泄一下又怕自己憋出内伤来,伸出空着的左手猛地一把抓过了办公桌上的一只貔貅装饰品,死死地捏着,脸上的笑容却不敢有一点怠慢,说:“呵呵,白先生真能开玩笑,我的意思是,白先生,门口那些人是你叫来的吗?有话好好说,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如果有误会的话,我个人请白先生吃顿饭陪个不是,有些见面礼送给白先生您,就当是聊表歉意了,不过这门口的人是不是可以先叫他们走?毕竟,我这也是开门做生意的,在这里实在是影响不太好啊。”
吃饭赔不是?见面礼?聊表歉意?白俊逸两眼放光,传说中的贿赂是不是都在这个时候发生的?不知道有没有美女陪着喝酒啊?
对面的唐凝一脸狐疑地看着白俊逸,见到这个可恶的家伙忽然一脸兴奋得像是一只即将偷吃到小鸡仔的黄鼠狼一样的表情,她就知道肯定没有好事情发生,重重地冷哼了一声,用眼神警告白俊逸老实一点。www.yacht4s.com
唐凝的冷哼声果然起到了效果,白俊逸这才发现这是在唐凝的面前,本来自己在公司就挺没有地位的了,这要是再被发现自己收贿赂,不还立马被赶去看大门?这可不行,白保安这特别顾问的位置都没有做热呢,尽管,还是个保安,但起码名字好听不是。
“这个很不好办啊。”白俊逸一脸为难地说,“你也知道,那些人很难说话的,我这边,要是没有见到什么东西的话,很难跟那些人交代啊。”
白俊逸的官腔打的好,假装在看文件其实一直都竖着小耳朵在听白俊逸打电话的唐凝闻言差点没一口啐出来,一个破保安,这话说的,别人不知道的还当他是魔都的市长呢!
百威,手里头的貔貅饰品抓的更紧了,指节都微微范围。
深呼吸几口气,勉强地让自己平静下来,华威知道不拿出一点干货来这人是不会松口的了,心里头暗恨的他想不通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自己私下里给他好处的意思表示的很明显了,怎么对方就是不理睬?难道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一心为公的人?
其实,华威真的冤枉白俊逸了,要不是唐凝在对面盯着,白保安早就屈服在他的糖衣炮弹之下了。
不得不说,华威还算得上是能屈能伸的,知道这笔账是赖不掉了,他直接说:“呵呵,我记起来了,好像我们公司还欠贵公司三千万是吧?这样,我这就安排人给你们公司汇过去,十分钟之内就可以完成,不过这边的人,你看?”
事情出乎白俊逸意料的顺利,这让白俊逸对大唐集团的人的办事效率产生了很大的怀疑,他笑眯眯地说:“好啊,那我等你的好消息了。”
说完,白俊逸就挂了电话。
晃了晃自己的山寨手机,白俊逸得意洋洋的说:“那笔钱要回来了。”
唐凝皱眉说;“钱?什么钱?”
合着唐女神压根就忘了之前指派白俊逸去华元贸易要债的事情。
“华元贸易啊!三千万啊!”白俊逸赶紧提醒道。
唐凝一阵错愕,随即怒道:“白俊逸,我可以容忍你说话做事总是很浮夸,但是请你不要拿公事开玩笑!”
开玩笑!怎么可能,集团前后去了好几次人,什么办法都用过了,但是却一分钱都没有要回来,白俊逸就这么出去一趟,两个小时就回来了,在这根自己墨迹了一个多小时,华元贸易就乖乖地把钱送上门?打死唐凝都不会相信。
事实就是事实,唐凝等会就会收到消息了,前提是这个叫华威的孙子没骗自己的话,自己可是大话都说了,要是这孙子消遣自己,让自己丢光了脸说不定还要被赶去看大门,白俊逸就决定今晚要戴着面具出去松松筋骨了,不过现在,还是要抓紧机会跟唐女神谈条件的。
“十分钟之内,如果华元贸易没有把钱打到公司的账户上,我就自觉滚去看大门,要是打来了,你就答应我的要求!”白俊逸说。
“什么要求?给你配秘书?你还真是贼心不死啊你!你这个死色胚,脑子里就不能有点正常的东西!”唐凝气急道。
白俊逸义正言辞地说:“我这是工作需要!要是这笔钱真的给我要过来了,就证明我起码还是有特长的不是,反正你也不相信我能要回来,姑且试试又不损失什么嘛。”
根本不相信白俊逸能把钱要回来,故而下意识地就要答应的唐凝忽然闭紧了嘴巴,她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事情有点邪门啊,虽然接触的时间不多,但是聪慧如她已经基本摸清楚了白俊逸的脾气性格,这个家伙要是吹牛的话,只要被自己揭穿就会很心虚地眼珠子乱飘,而如果他有把握的事情,就会坏到了骨子里地把自己往坑里带,现在,很符合后者的条件啊!
难道,唐凝想想,还是觉得不可能。
华元贸易的兄弟俩,一个华威一个华少元,都是出了名的难缠,家里有背景,为人也算是有城府和手腕,所以才弄的大唐集团走正道很麻烦,她又是不屑于歪门邪道的人,更是觉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是她的理念在这两个人的身上受到了很大的挑战,就是这种了解,让唐凝知道从他们的手里要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都做好了亲自出马的准备,但是,怎么可能?白俊逸?
但是,白俊逸现在的表情又像是故意把她往坑里带。
就在唐凝狐疑犹豫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也给了唐凝思考的时间,她冷静地抓起了电话,放在耳边说:“是我。”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唐凝瞪大了眼睛,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错愕道:“确定?”
良久,唐凝挂了电话,看着白俊逸说:“你怎么办到的?”
白俊逸摇头晃脑得意洋洋地说:“山人自有妙计。”
唐凝忽然想到了自己之前让司马如男联系华少元的事情,然后唐凝立刻就认定为是华少元觉得有接触自己的机会,达到了根本目的的他为了讨好自己先把这笔钱还了,毕竟要是还存在债务,他在自己面前也挺不直腰杆说话。
想到了这一点,唐凝只是觉得白俊逸的运气真是好,歪打误撞地凑了个巧,不过唐凝也不会戳破了,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姑且让这个家伙得意一下好了,当然,秘书的事情,休想!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