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骚包男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唐凝的坚决让白俊逸感觉很丧气,觉得自己距离梦想又遥远了一步的白俊逸懒洋洋地出了唐凝的办公室。()
看着白俊逸有气无力的背影,唐凝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有时候她自己都很惊奇,她居然能够忍受跟这么一个毫无前途可言的男人纠缠不清这么久。
办公室的门敲响,下一秒唐凝脸上的疲惫就消失不见,恢复了那个说一不二的女总裁,她冷静地说:“请进。”
进门来的是司马如男,事实上除了司马如男之外就算是集团的高层没有唐凝的命令也没资格过来,要见唐凝,要么是半个月一次的例会上,要么就是通过司马如男安排,因而白俊逸是个例外,偏偏保安还因为自己没有能配得上一个秘书而愤愤不平。
进门来的司马如男也是一脸的古怪表情,这表情和之前唐凝知道华元贸易的三千万欠款汇到账上的时候是一样一样的。
“小姐,华元贸易那边的钱的确已经到了。”司马如男汇报道。
唐凝点头说:“到了就好,也算是解决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那么小姐,华少元那边的见面,还要继续吗?”司马如男小心地问。
唐凝下意识地就想要拒绝,对华少元这样的人,她实在是半点好感都欠奉,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来,唐凝靠在椅子上,拿起了笔,无意识地在桌面上敲打着,这是她在思考事情的时候会有的下意识的动作。()
唐凝并未直接就这个问题作出答复,而是问了一个看似毫无关联的问题,她说:“如男,你说这笔钱要回来,白俊逸在里面有没有功劳?”
司马如男几乎下意识地就说:“没有,这完全是因为华少元想要追求小姐你,见到小姐你同意见他一面,出于男人一种奇怪的自尊心,他自然不想作为一个欠债者的身份出现在小姐的面前,任何一个男性的心思都是一样的,他们巴不得把自己最光鲜亮丽的一面展现在自己喜欢的异性面前,至于白俊逸,我个人认为那完全只是个意外,他的运气很好。”
司马如男的想法和唐凝如出一辙,唐凝微微一笑,说:“那么对白俊逸这个人,你怎么看?”
司马如男闻言一愣,小姐可是很少问这样的问题的,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多半都是公事上的对话,因而一时半会她摸不准小姐的意思,只是小心地说:“小姐,实话实说吗?”
唐凝点点头。
“好吃懒做,游手好闲,胸无大志,色胆包天,油嘴滑舌,吊儿郎当!”司马如男一口气用了六个贬义成语来形容白俊逸,事实上,她还觉得这六个形容词完全无法表达出白俊逸的可恶来。()
唐凝嘴角一翘,差点乐出来,只是在下属面前她还是要保持自己的威严的,所以强忍着没有笑,但是眼神里的赞同已经出卖了她的想法。
不过,笑意之外,唐凝还有点担忧,刚刚接触不过一天的功夫,司马如男对白俊逸的印象就差到了这种地步,那么把这么一个男人推到自己父母面前,真的能够让他们点头吗?想到了爸爸和妈妈的态度,唐凝为此深深地担忧。
但是选择已经做出来了,唐凝不可能临阵换人,再找一个也不现实,最重要的是,唐凝隐约地发现,白俊逸的毛病虽然一大堆,但是有一点是好的,那就是心不坏。
其实唐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兴许是在白俊逸的家里狼狈逃窜出来之后,那些看见自己从白俊逸的家门里出来的大爷大妈们善意和祝福的眼神让她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一个坏人,是不会让那些误以为自己是白俊逸女朋友的大爷和大妈们有那种眼神的。
也正是这一点,让唐凝很受不了白俊逸的种种毛病,但是依然没有做出最坏的打算。
想到了这里,唐凝忽然说:“这件事情你知道我知道就好了,对外的话,就说是这笔钱的确是白俊逸追来的,对他也是这么说,至于华少元那边,明天我还是见一面吧。()”
司马如男震惊地看着唐凝,错愕地说:“小姐,您这是,您不是向来最讨厌冒领功劳的人吗?是谁的功劳就是谁的,不是谁的谁也别想分一杯羹。”
司马如男很清楚唐凝的这番话意思就是把这三千万欠债要回来的功劳都给了白俊逸,而且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小姐甚至为此去见华少元那个居心拨测的人,这,白俊逸凭什么能这么得到小姐的青睐?
唐凝轻轻出了一口气,说:“但是他是个例外,公司的确是有公司的规章制度,但是对于他,不能用普通的规章制度来衡量,算了,这件事情你不用知道的太详细,这是我的决定,就这样吧。”
虽然还有千言万语要劝小姐“三思后行”,但是听见小姐都说出这样的话,司马如男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听见司马如男离开后轻轻带上办公室的门,唐凝摇摇头,司马如男所想的她哪里不知道,但是她总不能告诉司马如男自己也是讨厌那个家伙讨厌的要死,但为了在父母前面过关不得不煞费心机地帮他镀金吧?
而在这个时候,白俊逸正一脸笑容地看着大爷大妈们上车,笑眯眯地挥挥手,然后张大爷忽然从车窗里头伸出脑袋来,满含深情地对白俊逸说:“小逸啊,下次有这么好的事记得还叫你张大爷啊!”
“您放心吧,一定的。()”白俊逸乐哈哈地说。
而旁边的华威,脸都快黑成锅底了。
送完大爷大妈们,白俊逸拍了拍华威的肩膀,说:“华总果然很守诚信,华总给力我们也不能掉链子不是,这就过来把烂摊子收拾了,咱们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合作,鬼才跟你再合作啊!
华威嘴角抽搐着,露出了一个难看无比的笑容,干巴巴地说:“哈,哈哈,是啊,是啊。”
说话的功夫,一辆奔驰缓缓地停靠在两人站着的写字楼门口,见到这车子,华威眼神一凌就走了过去。
车门打开,一个年轻俊朗的男人从车上下来,然后车后面两侧的车门打开,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走了下来。
这个年轻男人,自然就是华少元。
看见华威靠近,华少元看了一眼,然后眼神专向了站在不远处的白俊逸,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有些面熟的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却并没有找到和白俊逸有关的记忆,然后白俊逸很快就被华少元拉为没有利用价值的人。
“事情解决了没有?”华少元对着华威低声问。
其实之前华威已经通过电话向华少元汇报了事情的经过,但是毕竟没有亲眼看到,华少元还是有些担心。
华威脸色一苦,点头说:“解决了。”然后指了指白俊逸,这么一指,他心里头的火气又被勾了起来,就在十几分钟之前,这个龌龊无耻的男人居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跟自己要回扣!
还美其名曰是利息!
鬼知道,之前信誓旦旦地拒绝了自己私下里给好处的提议,现在等到自己把欠款都打过去了,居然跑过来跟自己要回扣!
华威这辈子都忘不了眼前这个男人开口伸手就跟自己要回扣时候的样子!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啊!
但是眼看着华少元接的客人就要到了,华威就算是一肚子的怒火和憋屈,他都不得不认栽了,老老实实地拿了十万块过来之后,这才算是把这些瘟神给送走了,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华威听见白俊逸说下次再合作的时候几乎要炸毛的原因。
简单地把白俊逸要回扣的事情一说,华威心思很恶毒,他知道一开始这个表哥的手段就比他狠辣的多,自己受的这口气一定要借华少元的手讨回来,而他也很清楚华少元是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的。
果然,华少元听见事情的经过脸色就变得很不好看,冷冷地哼了一声,就嘱咐华威说:“你先招待着这两个人。”
说着,就朝着白俊逸走了过来。
而刚拿到了回扣的白俊逸心情很不错,刚打算离开的他看见从奔驰车上下来的骚包小白脸朝着自己走过来,就站在原地笑眯眯地看着对方。
凭借直觉,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眼前这个骚包男就是自己的主要目标,华威那个小子还没有胆子邀请唐凝吃饭。
“我知道你叫白俊逸,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就是你想出了这么阴损的主意趁在这个节骨眼上来要债的吧?如果你告诉我,是谁把今天我的公司有重要客户来参观的消息透露给你的,我可以不计较跟你个人的过节。”华少元一来就居高临下的口吻说话,甚至连眼神都懒得正眼看白俊逸,因为站在白俊逸面前的时候,华少元忽然想起了,眼前这个男人之所以自己觉得熟悉是因为之前还看见他在自己的公司楼底下拦出租车。
一个土鳖而已,居然让自己吃了个亏,这种不爽感让华少元很不痛快。
白俊逸觉得自己有时候挺会装逼的,但是比起眼前这个装起逼来根本没有下限和上限的家伙,白保安顿时就觉得自己这项技能还有很大的提高空间。
不过,白俊逸的眼神瞥向了那两个外国人,大客户?能让华少元这么重视的,一定是很大的生意了?如果自己把这笔生意搅黄了,骚包装逼男会不会气的吐血?
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回答,甚至白俊逸连坑都没有坑一声,华少元顿时就更不满了,他什么时候被人无视过,他冷哼了一声,说了一句彻底让白俊逸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这生意搅黄了的话,“你是大唐集团的人是吧,唐凝已经答应我明天跟我见面,说不定我们还会一起吃个饭,到时候我一定会提出让唐凝把你开除的,你这样不懂礼貌的人根本不配在唐凝的公司里工作。”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