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宝刀未老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差不多是下午1点的样子,大家立刻就出发了。()
大多人都组成了小组队伍,而白俊逸注意到傅一臣的队伍是最庞大的,足足够五六个人,占据了所有人的一半,他这边自然是跟唐凝一起,旁人到不是没有想要过来的,但是看着唐凝那张冷脸,谁还好意思过来碰钉子。
“我们走。”唐凝把那个十公斤重的装备包背在身上,朝着大山走去。
白俊逸跟在后头,两人穿过一片灌木,进入了树林就消失在绿野之中。
“傅少,让唐小姐跟那个贼眉鼠眼的男的在一起,不太好吧?要不要我们跟上去?”一个男人对着傅一臣说。
傅一臣看了一眼两人消失的方向,摇摇头,自信地说:“没有关系,这样的人,还不值得我为之担心。”
男人闻言呵呵笑了笑,说:“那是,那是,是我多心了。”
傅一臣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不要把唐凝看弱了,她大学的时候就曾经登过珠峰,虽然没有登顶,但那不是她的问题,所以如果你们以为自己学了一些野外生存技巧都能够稳胜的话,那就错了。”
男人眼珠子一瞪,错愕地说:“登过珠峰?还差点登顶了?要不要这么夸张?”
傅一臣嘴角上扬起一个自负的弧度,说:“要不然你以为什么女人才配得上我?”
“主意脚下,很多有毒的小虫子就隐藏在这些草丛灌木里面,草丛越是密集的地方越是不要去踩,还有你脑袋上的树梢也要多加注意,这个季节蛇不会少,如果被咬上一口,你不一定能等得到直升机过来,把你的衣服塞到裤子里面,以防那些虫子和蚂蝗钻进去。()”唐凝一边在前面走,一边对着身后懒懒散散跟逛街一样的白俊逸说。
每次看见这个家伙跟散步一样的样子,唐凝就一阵火大,这个男人还真的是无药可救了,他真的当这里是来旅游的?
“你很专业啊?”白俊逸一脸惊叹。
唐凝冷哼一声,对这种毫无意义的话连回答都懒得回答。
唐凝在前面拿着合金刀开路,白俊逸跟在后头,时不时地打一个哈欠,唐凝就是受不了他这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开始后悔的她觉得自己已经失败了一半,找了这么一个搭档,还不如自己冒点风险独自上路算了。
就在唐凝冷着一张脸在前面开路的时候,貌似偷懒躲在唐凝后面的白俊逸闲散地四下扫视的眼神忽然一闪,伸手折下一截树枝,手腕一抖,那树枝闪电般朝着唐凝右前方两米的灌木丛里头射去,很轻微的一声嘶嘶声,完全没有引起唐凝的主意,径直朝着前面走。()
经过那个位置,看了一眼灌木丛里头一条蓄势待发的青灰色小蛇整个脑袋被树枝射穿牢牢地钉在地上,白俊逸心情不错,宝刀未老啊。
“你在那看魂呢?快点过来!跟丢了别指望我回头找你,你这样一点常识都没有的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迷路了连尸体都找不到!”唐凝转身不爽地对白俊逸说。
白俊逸赶紧屁颠屁颠跟上去,点头哈腰一脸谄媚地说:“这不是有你在嘛。”
唐凝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一个男人,怎么可以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周围群山绵延,最矮的一座都有将近八百米的海拔,说这里是深山老林一点儿都不冤枉,十多个人进来之后一眨眼之间就消失在连绵的群山之中,没有掀起半点波澜。
因为刚刚下过雨的关系,因而山路很难走,加上这里的山路完全没有经过半点现代开发,所以水泥小路之类的东西是不要想了,完全是靠着一脚深一脚浅地在泥泞的山路上头前行,脚下湿滑,空气闷热,森林里头更是显得闷热难当,所以说任何幻想着森林里头的空气必然是清新的,甜美的,肯定是没有上过山的,在大雨之后,特别天空还阴沉着的森林里头,是名副其实的蒸笼。()
这样的环境,很快就把所有人心头一开始的兴奋和新鲜消磨掉了,一旦进入疲劳期,每一步都无比的艰难,一望无际的大山,森林森林,除了森林还是森林,此时此刻,还有几个人有功夫欣赏这大自然的奇观?
已经有人开始怀念舒舒服服的别墅里头,安逸的空调和柔软的大床了。
白俊逸就是其中一个。
这种地方,他实在是走的腻了,腻的不行,他就是想不通这些有钱人的想法,有别墅住,有香车美女不要,非得吃饱了撑着来这种地方活受罪。
接连走了两个小时,唐凝这才找到了一颗大树,在树下坐了下来,稍做休息。
其实唐凝的表现已经很让白俊逸意外了,专业的素养,流畅的行动,敏锐的意识,要是说这个女人没有接受过野外生存的训练打死他都不信,而且这训练还绝对不是城市里头随便挂个牌子找几个树在里头坐着就能说自己野外生存训练的野鸡地方练出来的。
两个小时的山路下来,神仙都不可能一点影响都没有,现在的唐凝身上到处都是污渍,有泥水溅起来的,也有路过灌木的时候被沾上的,只是她一点都不在意。()
拿了一块干粮和水壶,正打算补充一下体能的唐凝却见到坐在旁边的白俊逸把背包里面所有的东西一件件地拿出来,然后又一件件地放进去,不解地问:“你在干什么?”
“这些东西放的这么乱,不符合我的审美观。”把一件件东西按照自己的习惯位置摆好,保证自己闭着眼睛都能记住什么东西在哪个位置之后,白俊逸严肃地说,说着,顺道把战术匕首插在背包外面,最顺手的地方。
唐凝狠狠地咽下一口干粮,自动地过滤掉了白俊逸的回答,掏出地图看了看,说:“我们现在大概在这个位置,走了有八公里了,现在已经是三点半,看这天气,天色会黑的很早,所以我们再走半个小时,争取走十公里,在这个位置找个地方过夜,第二天早上再继续。”
其实白俊逸是想说连夜赶路好了,但是看着唐凝不容置疑的表情,他很明智地把自己的建议吞回肚子里,反正不会被采纳。
休息过一阵,两人立刻继续出发。
“傅少,小彩坚持不下去了。”最大的一支队伍里,就是傅一臣带的队,他们其实一直都距离白俊逸两个人不远,保持着两公里左右的距离,走在队伍前面的傅一臣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叫他。
队伍停下来,傅一臣皱着眉头走到后面,看见叫小彩的女孩正躺在同伴的怀里,脸色发白皱着眉头,大口大口地呼吸。
伸手摸了摸小彩的手腕,傅一臣皱眉说:“是脱力了,她的体能不行,叫直升机吧,再坚持下去会有危险。”
叫小彩的女孩闻言睁开眼睛,内疚地对傅一臣说:“傅少,对不起,我拖后腿了。”
心中的厌恶一闪而过,傅一臣脸上露出了无比温柔的笑容,轻轻地说:“没有关系,我们在这里等着直升机把你接走,不要放在心上,这只是一次活动而已,你平时没有怎么锻炼,体能坚持不下去是正常的,回去之后好好地休养。”
这话说的圆润,足够让人内疚的要死,而旁人也听得很舒服。
小彩果然挣扎着说:“不行,傅少,你们先走吧,我自己在这里等着就好了。”
傅一臣微微摇头,笑着说:“没有关系的,我们刚出来没多久,十多分钟直升机就能赶到我们这里,我不会抛弃任何人的。”
小彩听见这话,眼眶都红了,咬着嘴唇一个劲地点头,看她的模样,现在就算是傅一臣要跟她交配她都不会拒绝。
“好了,大家都在原地休息一下,注意周围的环境,小心防范毒蛇和虫子,把包里的药膏拿出来涂抹在身上,可以防止蚊虫叮咬的。”傅一臣站起来对队伍说。
白俊逸和唐凝大眼瞪小眼。
唐凝坐在树桩上,而白俊逸则蹲在她的面前,唐凝的裤子挽起来,露出一截白嫩得让人恨不得舔一口的小腿,那晶莹粉嫩的脚上,一个触目惊心的红包在上面,而这个红包,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
“疼不疼?”白俊逸伸手捏了捏红包周围的皮肤,抬头问。
似乎很不习惯自己的小腿被白俊逸的手握着,唐凝微微缩了缩,没抽开,微微摇头,但疼痛还是让她皱起了眉头。
唐凝有些自暴自弃,怎么不小心,被一只马蜂给蛰到了!还是在腿上,这下完了,行动肯定会很不便。这样一来的话,别说跟傅一臣的打赌了,弄不好可能就要叫直升机了,一想到这里,好强的唐凝就很不甘心。
而白俊逸则有些可惜,怎么就在腿上而不是其他地方呢!
“好像感觉不到痛了,有些麻。”唐凝忽然皱着眉头说。
白俊逸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刚才一切发生的太快,他都来不及观察蛰了唐凝的马蜂,听唐凝的描述,他一下子就拧巴起眉头,不疼,发麻,这不是因为伤要好了,而是那****的马蜂是有毒的,毒素正在麻痹唐凝伤口处的神经!
麻辣隔壁的,幸亏是在腿上,要是再那小脸蛋上,白俊逸就要把这整座山的马蜂进行种族灭绝计划了。
“等我一会!”既然是有毒的,白俊逸也顾不得许多,丢下一句话扭头就跑向树林里。
“喂!周围很危险,你跑哪里去!王八蛋,你回来!”唐凝大喊道,但是从来都很听她的话的白俊逸这一次却好像完全没听见一样,一眨眼没影了。
眨眼之间,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唐凝不知道白俊逸是去哪里做什么了,孤身坐在树桩上,周围是寂静的森林,间或有雨水滴落的声音还有远处动物的叫声,麻痹的感觉渐渐扩散的唐凝竟有一种无比渴望白俊逸赶紧回来的感觉。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