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送给傅一臣的礼物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用宽大的芭蕉叶在帐篷上面做了一个遮雨棚,果然情况好了很多,也不用担心帐篷被雨给打散架了。()
白俊逸钻进了帐篷里头,唐凝坐在帐篷另一头,帐篷不大,两个成年人坐在一起几乎膝盖都砰到了一起。
白俊逸干咳一声,开始脱衣服。
“你干什么!”在白俊逸动手的一瞬间,唐凝就像是被针扎到了一样朝着白俊逸怒道。
“我衣服湿了,脱下来晾晾干也错了啊?”白俊逸委屈道。
发现自己误会了的唐凝俏脸一红,扭过头去不吭声。
白俊逸把衣服脱了,光着膀子坐在帐篷里头,等做好了这一切,却发现唐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悄悄地过去,把唐凝的姿势摆好让她睡得舒服一些,白俊逸自己坐在角落里头,打了一个哈欠,今天这么一天下来自己都感觉到血管里头的血液有些沸腾起来,而落在唐凝这娇滴滴的大小姐身上,的确算的上是累的够呛。
上飞机,爬山涉水,冒着大雨搭帐篷,还走了一个下午的山路,这些在城市里头娇生惯养的妹子的确很难承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凝忽然翻了个身,皱着眉头咕哝道:“我一定要赢你,一定,我不能输!”
看着说梦话的唐凝,白俊逸有些奇怪,平时也没见这女人的胜负心这么强,想到之前她和傅一臣那不同寻常的对白,难不成里头还有什么故事?
不过,既然这个丫头这么想赢,那么白保安不介意帮她破坏一下规则。www.jlgxhq.com
做好了打算,白俊逸悄悄地钻出了帐篷,动作很轻,没有打扰到唐凝。
就这么走是不行的,毕竟这是森林,不是范围森严去嘘嘘都有好几个摄像头盯着你看的玫瑰园,大雨瓢泼而下,白俊逸冒着大雨在帐篷的周围做了几个简单实用的陷阱,有了这些陷阱的保护,白俊逸有自信这座大山里头无论是畜生还是别的不长眼的人都靠进不了帐篷。
做完了这一切,白俊逸站起来在大雨之中认准了方向,光着上身的他如同敏捷的豹子一样钻进了森林之中。
此时没有了唐凝在旁边束缚,他就是蛮王,丛林野战之王。
雨,很大。
距离白俊逸和唐凝的帐篷不足五公里的一处高地上,刚刚搭建好了帐篷的四个人钻进了帐篷里头。
这四个人,就是傅一臣一行人,出师不利的他们刚刚一天过去,已经减员了两个人,傅一臣坐在帐篷里面,捧着热气腾腾的咖啡缓缓地喝着。
“傅少,这雨下的太大了,我们在山坡上会不会有危险?”一个年轻男人自己也湿透了,浑身上下被荆棘给拉开了不少的伤口,这会再被雨水一浸,感觉浑身都火辣辣的疼,这也就算了,寒气侵入体内,让他整个人浑身都不得劲,如果不是平时好歹也有去健身房锻炼身体,恐怕现在的他也躺在直升机里头等着回去了。()习惯了在城市里头养尊处优生活的他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头,这会儿在心里叫苦连天的他恨不得马上就回去,但是在傅一臣的面前,他却不敢先打退堂鼓。
傅一臣淡淡地看了说话的男人一眼,平静地说:“这么大的雨,短时间内不会结束,之前来的时候我打听过了,这里已经连续下了三天的大雨,在这样的情况下山体很有可能发生松动,一旦发生山体滑坡的话你是愿意在山脚下被活埋还是愿意在山顶上被雨淋湿?”
那人听了傅一臣的话,脸色一僵,颤颤巍巍地说:“傅少,真,真的会山体滑坡?”
“我不是神仙,不知道。”傅一臣平静地摇摇头,继而说:“不过可能性很大,所以宁愿在这里吃点苦,不过毕竟有帐篷遮挡,总比一旦发生了山体滑坡被活埋了好。”
“好了,都去休息吧,今天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等到明天雨一停我们立刻就出发。()”傅一臣平静地说。
听见这话,周围的三个男人对视一眼,默默地闪人了。
回到自己的帐篷里,一个个的没有多久就在这潮湿的环境中勉强睡去。
而此时的白俊逸,就站在一棵树的树梢上,大雨倾盆,狂风呼啸,豆大的雨滴打在身上就像是石子一颗颗呼啸着砸在身上,让人疼痛难忍,但是这对于白俊逸来说却好像完全不存在影响,他只是眯起眼睛透过漫天的雨帘看着脚下的四个帐篷。
帐篷里头的应急灯一个个关掉,白俊逸却依然一动不动。
傅一臣选择的营地让白俊逸很惊讶,这小子果然是专业的,从帐篷的搭建手法到设立的位置,还有这选择的营地,都透着一股子专业的味道,能让白俊逸评价专业的,只有军队专业特种部队里头出来的套路才有资格。
傅一臣的身上,秘密比白俊逸想象的要多。
这年头小白脸都开始朝着专业进化了?白俊逸觉得很想不通。
没多久,最中心那个属于傅一臣的帐篷动了,然后见到傅一臣钻了出来,在营地的周围布置一些陷阱。
白俊逸乐了,傅一臣的警觉心比他想象的更重啊,这次说他没有进过特种部队训练白俊逸都不相信了。()
傅一臣忙活着,白俊逸扭头下了树梢,身影一闪而过,那树梢轻轻颤动着,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刚才有个大活人站在这里。
森林里面,白俊逸如同幽灵一样闪动,他的双脚已经没有踩在地面上,而是在树梢之间不断地跳跃,沿路上的藤蔓成了他助力最好的工具,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只灵活矫健的猴子,很难想象,一个人竟然可以在森林里面这么灵活,好像天生就是在森林里面长大的,周围的一切都熟悉无比。
大雨之中的森林显得格外的阴森和恐怖,周围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连动物都跑去躲雨,这整个天地,好像一瞬间所有的生命都销声匿迹了一样,再没有活物。
找了足足有二十多分钟,白俊逸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目标。
看着眼前挂在树上,足足有三个足球那么大的马蜂窝,白俊逸笑的很贱。
这座大山里头的马蜂很愤怒,非常的愤怒。
本来今天无缘无故死了一个同伴,派了大军出去追杀无功而返就算了,结果刚回到老窝里头避雨没有多久,整个老窝都被人端了!
马蜂们都疯了。
而提着马蜂窝的白俊逸也疯了。
大雨滂沱,虽然成功地帮他抵挡了一下疯狂的马蜂,但是毕竟白俊逸的手里就提着一个马蜂窝,无数的马蜂从里头飞出来,手指长的马蜂爬在你身上瞧翘起屁股给你狠狠地来一下是个人都受不了,白俊逸感觉自己也算是用心良苦了,这么一阵下来,他身上起码被蛰了四五个大包。
用了七八分钟跑到了傅一臣四个人所在的营地,白俊逸狂笑着一把把马蜂窝给丢到了傅一臣所在的帐篷里头,隔着二十多米完全不是问题,那三个足球大的马蜂窝像是一个超级大炸弹,噗通一声砸进了帐篷。
做完了这一切,白俊逸扭头就跑,而身后传来了傅一臣惊恐欲绝的怒吼声,还有一片鸡飞狗跳,这就不是白俊逸能够控制的了。
回到自己所在的帐篷小窝里面,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森林里的能见度不足五米,白俊逸一路摸索着回来,在外面靠着大雨把自己身上的污渍清洗一下,顺道检查了一阵陷阱都没有问题,白俊逸这才放心地回去。
回到温暖的帐篷里面,看见唐凝依然闭着眼睛嘟着小嘴在熟睡,白俊逸舒舒服服地找了个角落缩着,一想到这会儿傅一臣狼狈的样子,白俊逸就忍不住得意地笑,笑着笑着,他也顺着唐凝清浅的呼吸而进入了睡梦中。
而现在,傅少很愤怒。
满头都是大包的他好不容易把那些马蜂解决掉,站在山头上看着自己两个躺下了的同伴们,还站着的一个也是不成人样,至于帐篷,在那么多马蜂的围攻下加上自己的慌乱,已经彻底成了一堆废墟,死死地握着拳头,傅一臣朝天怒吼:“不管你是谁!别让我抓住你!”
傅一臣没有愚蠢到觉得这个马蜂窝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但是周围他都检查过了,没有走动的痕迹,而自己的陷阱也没有被触发,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个人从很远的地方隔着陷阱把马蜂窝给扔了过来,试问自己在这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的傅一臣立刻就在脑海里过滤有可能做这件事情并且有能力做到的人。
随着一个个被排除,傅一臣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张之前并未解除过的脸,他和唐凝一起出现,最讨厌男人的唐凝居然允许他靠近,甚至还听说之前直升机上是他背着唐凝上飞机的,这一切的种种,让傅一臣很自然地把怀疑的目标锁定在那个叫白俊逸的人身上。
“白俊逸!不管是不是你,只有你的嫌疑最大!”傅一臣咬着牙一字一顿地怒声道。
这么一咬牙,又牵扯到了伤口,满头大包的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过,想想之前都觉得后怕,要不是自己之前没有睡着而是在想事情,马蜂窝砸进来的第一时间就迅速地做出了反应的话,那么搞不好自己要被那么多的马蜂蛰死在里面,而现在,就算是没有死,但是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出去见人?被人看见了还不给嘲笑死?
而此时,在帐篷里面,白俊逸,好煎熬。
他是真的没有发现,唐凝,唐女神,居然有这样的嗜好!
她,她睡着了喜欢抱着东西。
现在这里唯一能给她抱的貌似只有自己了,可,可是抱也就算了,这丫头一条腿横在白俊逸大腿上,一只手抓着白俊逸的命根,这算是几个意思?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