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伊卡洛斯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亚当算的上是白俊逸的“老朋友”了,这个专业坑爹卖队友的家伙就是鬼面天团的成员,而且级别还不低,因为这个小子有一手哪怕是在人才济济鬼才满地跑的鬼面天团里绝对算的上是独一无二的本事,开锁。()
不要小看了这两个字,小到在马路边趁着夜色小偷小摸的蟊贼,大到鬼面天团这种价值没八个零以上的都懒得偷的惊天盗徒,既然作为贼,那么他们都需要一项必备的技能,开锁。
亚当的背景身份白俊逸很清楚,这个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家伙其实本质上就是个鸡鸣狗盗的家伙,不过他的出身是没的说的,出身欧洲正宗的世袭贵族,不过就是因为他从小到大那改不了的癖好,被整个不堪丢人的家族赶了出去,后来才进的鬼面天团,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他开不了的锁,白俊逸当初就在亚当的身上吃了亏。
一个贵族居然嗜好开锁,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偷走别人的东西,哪怕那些东西他想要多少就能正大光明地得到多少,但是他不在乎,这种诡异的癖好白俊逸觉得要是自己是他们家族的长辈也会把他给赶出去的。
而和他无人能及的优点一样,亚当的特点和缺点也非常明显,那就是喜欢猎艳,每次执行任务之后他一定要到底最好的酒店去勾引女人,这一点能让他连续吃了好几次大亏,但是依然死性不改,这不,算这次已经是亚当第三次被白俊逸抓个现行了。()
“废话少说,大唐集团的事情是你们干的?”白俊逸没好气地问。
亚当一愣,随即小心翼翼地看着白俊逸,蛮王的威名赫赫,以前的他不在乎,后来被打的鼻青脸肿差点连老妈都不认识,这还不是让亚当最忌惮白俊逸的地方,亚当最怕的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好欺负但是实际上很不好欺负的男人,跟自己的团长伊卡洛斯关系扯三天三夜都扯不清楚啊!
一个敢去偷看自己的团长洗澡居然还完好地活在世界上的男人,光这么一件事情就足够让亚当趴在地上亲吻他的皮鞋了。
“是啊。”亚当小声地回答,蛮王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啊,更何况听说退休都大半年了,当初为了蛮王退休的事情,他们天团还全团成员狂欢了好几天来庆祝,这忽然冒出来亚当就觉得自己足够倒霉了,一开口就是问他刚执行完的这个任务,亚当顿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那是我罩的场子你都敢去偷,活腻了啊?”白俊逸闻言一个巴掌就拍在亚当的后脑勺上,把这个帅的让白俊逸很不顺眼的小子拍的一个踉跄。
亚当都快哭了,您老人家不是退休了么?怎么的就变成你罩的场子了啊?
“我们也不知道啊,只是有人委托我们做这件事情,偷到的东西归我们所有,还另外给佣金,这样的事情傻子才不干啊。()”亚当哭丧着脸说。
亚当在心里面已经草了那个委托人祖宗十八代,鬼面天团都敢坑,他已经下定决心回去就把这个委托人找出来然后把偷的他内裤都不剩下!
委托?佣金?白俊逸眯起眼睛,看来这是大唐集团在外面招惹人了啊,是谁?凭直觉,白俊逸觉得大唐集团这么大的公司竞争对手不会少,得罪的人也不会少,不过能请得动假面天团这样的组织肯定不是一般人。
这会儿,亚当忽然说,“好像对方来头挺大的,团长都亲自过来了。”
团长都亲自过来了!
这么一句话,却让白俊逸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伊卡洛斯来了?”白俊逸此时的表情就像是之前亚当刚看见他的表情。
“来了啊,不过好奇怪,以前我执行完任务团长都不让我出来潇洒的,说是容易暴露,而今天居然主动让我出来,嘿嘿嘿。”亚当咧着嘴傻笑道。()
尼玛啊!
白俊逸这次是真的炸毛了!
自己知道亚当的这个尿性,而伊卡洛斯那个女人也知道啊!
这尼玛不就是一个天大的坑?挖好了就等着自己跳进去?
白俊逸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都退休了,跑到魔都来都是丢色子决定的,别说伊卡洛斯这个自己躲都躲不及的娘们,就算是那帮兄弟都没有说过,就怕他们来吵吵烦自己过几天舒心日子,但是怎么的伊卡洛斯就知道了?
“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些事情要办,先走了,对了,滚回去把偷大唐集团的东西都给我还回去!”白俊逸板着脸说,说着就要闪人,刚一扭头却被亚当拉住了,亚当瘪着一张苦瓜脸带着哭腔说:“哥,别啊,团长都在,这要是还回去我还没有开口就被团长丢出去了啊,您好歹给我一条活路啊!”
白俊逸恨不得一觉踹死这个不争气的家伙,伊卡洛斯在,老子自己都赶着逃命,你丫的还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奶奶的。
就在这会儿,钢琴吧的门口忽然走进来了几个服务生,这些服务生来的目的很明确,各自走到了周围的客人身边一脸歉意地小声说着什么,而在他们说过之后,一些客人就满脸遗憾地走了,还有一些则有些小意见,但是服务生又微笑着补充了几句,他们就老老实实地说着谢谢走人了。www.jiaoyu123.com
把周围的客人都请走,服务生看也没看白俊逸和亚当两个人一眼,全都自动消失了。
见到这一幕,白俊逸一拍额头,对亚当说:“老子被你坑了!”
亚当傻傻不懂事,憨憨地看着白俊逸,一副没搞清楚状况的表情。
啪啪啪!
钢琴吧内的灯光忽然全部被关闭,原本色彩昏黄,以若有似无的暧昧作为基调的钢琴吧内立刻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只是这种漆黑还未保持不到三秒,之前一个弹奏钢琴的女人离开之后就空无一人的钢琴架前面,忽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带着鬼面的女人。
唯一的一束灯光照耀下来,打在这个女人的身上,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装扮,把双腿拉得无比苗条修长的女士西装裤,上半身一件白色的女士衬衫,外面是一件女士的黑色西装马甲,一头栗色的长发被盘在后脑勺上,用一根簪子斜斜地插着,加上那张点睛之笔一般的白色鬼面,这个女人一句话没说,一个动作都没有,只是坐在那里,浑身上下却散发出无比邪魅妖异的气质。
美!
这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和纯女神属性的唐凝不同,跟天然呆的萌妹子梁红豆不同,跟妩媚如妖精把一个女人的媚发挥到了极致的苏媚也不同,这个女人,属于一种魅,鬼魅一般的魅。
如果说唐凝是神遗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完美瑰宝。梁红豆是每个人心底都有的邻家软妹子,而苏媚是少年时代一幻想到就会面红耳赤的大姐姐,那么这个女人,就是毒品,真正的毒品,胆子小的男人没有资格享受她的美,而一旦见识过的,则会为之深深地着迷。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和伊卡洛斯接触过的男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深深地畏惧她的,把她奉若女王,还有一种则是深深地迷恋她的,哪怕为她付出自己的生命。
很不幸,白俊逸是第三种,一个胆大妄为到偷看她洗澡的第三人。
“哈,好久不见啊。”白俊逸伸手朝着伊卡洛斯打招呼,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这都腆着笑脸凑上去了,这娘们总不至于跟之前几次见面一样上来就掏出火箭筒吧?
没错,火箭筒!这个娘们真的扛着一个火箭筒对白俊逸发射过!
白保安被华丽丽地无视掉了,不过他说话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伊卡洛斯的双手一抬,那双绝逼是白俊逸整个人生中见过的最美的一双手轻轻地悬空在黑白的钢琴键上。
悬了几秒钟,然后那双手就放了下来,手指弹跳,黑白琴键在跳舞,一曲灵动悦耳的钢琴声如同水银泻地,在整个钢琴吧内铺散开来。
伊卡洛斯的双手很漂亮,真的很漂亮,跟这双手比,那些所谓的手模什么的简直弱爆了,这双手白皙,纤细却绝对不至于让人感觉太干瘦,丰腴而修长,很完美地结合子在一起,那手指微微呈现出一种健康的粉红色。
指甲很亮,这绝对不是指甲油,若说伊卡洛斯会用这种东西简直就是要让人笑掉大牙的,这是天生的光亮,而就是这么一双艺术品一般的手,白俊逸看来却没有丝毫美感,任谁被这双手拿着各种各样的凶器变着花样地追杀都会有心理阴影的。
一首曲子,持续三分半,弹奏完毕,耳边依然还有余音回绕,让人感觉怅然,恨不得醉死在这美妙的音乐中才好。
弹奏完毕,伊卡洛斯站起身来,保持直立的姿势让她原本就苗条袖长的身量更是有一种摧枯拉朽一般的视觉冲击,然后这个女人很神奇地从裤兜中掏出了一支烟,轻轻地放在琴弦上。
刺啦!
就像是《海上钢琴师》中主角1900所做过的那样,那支烟竟被琴弦点燃了。
青烟袅袅而起,伊卡洛斯走到了白俊逸的面前,步子轻缓,如同波斯猫踩在地毯上,悄无声息地走过来,在白俊逸面前站定,然后她取下了面具。
这是一张带着地中海风情的面庞,美,美到令人心肝发颤。
伊卡洛斯扭头看了亚当一眼,亚当顿时像是被高压电触到的耗子一样,屁滚尿流地滚开老远,然后伊卡洛斯就坐在亚当的位置上,双脚错开搁在吧椅上,侧脸对着白俊逸,手指夹着烟放在嫣红的嘴唇上抽了一口,之后吐出一口烟雾。
她侧过头来,看着白俊逸,嘴角上扬,用那极富个性的略微带些沙哑的声音说:“蛮王,看见你还没死,我真的很难过。”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