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永远的蛮王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哪有人这么打招呼的!白俊逸一头的黑线。()
“我们已经有七个月零二十一天十三个小时又八秒没有见面了。”伊卡洛斯平静地说,说着,眼神闪烁了一下,转头看着白俊逸。
伊卡洛斯的眼神很平静,却看的白俊逸浑身发毛。
自从那一次偷看伊卡洛斯洗澡被抓住之后,白保安在这个女人面前就有点抬不起头的感觉,没底气啊!
“你说你要退隐,我见过电话联系的,也见过电子信箱留言的,但是真的没有想到你退隐的消息居然还是叫别人告诉我的,怎么,你就这么怕面对我?大名鼎鼎的蛮王,你还有怕的人?如果不是我千方百计地找到了你的消息,设下这么一个局来勾你出来,你是不是打算躲着我一辈子?”伊卡洛斯平静的语调用那张特有的略微沙哑和低沉的声音说出来,有一种别样的性感。
白俊逸干咳一声,张嘴刚要说话,又被伊卡洛斯打断了,“算了,这些事情我不想再谈了,你放心,在我没有完全的把握之前不会轻易地动手杀你了,说吧,你找过来是为了什么?”
白俊逸底气不足地说:“大唐集团的珠宝!”
白俊逸这话都还没说完,伊卡洛斯又打断了,“不行。”
“我都还没说完!”白俊逸毛了,有这么专门等着打断别人说话的吗?有这样的吗?
“这一次的任务是有委托人委托过来的,虽然委托人把对这批珠宝没有兴趣,但是这也是天团的报酬之一,既然是天团的东西,规矩你明白的,没有还回去的道理。()”伊卡洛斯轻轻地吐出一口烟雾,幽暗的环境中青色的烟雾形成一道烟箭,喷吐在空气中,绝大多数女人抽烟是没法看的,怎么看怎么腻歪,而伊卡洛斯不同,这个女人抽烟很有味道,而白俊逸也很清楚她抽的全部是特制的烟,味道醇香,很是难得。
“不行,一定要还!我说还就必须要还!”白俊逸板着脸说,说着,伸出手一把抢走了伊卡洛斯手指之间的香烟,他就见不得女人抽烟,伊卡洛斯也一样,抽的再好看都不行。
这娘们还蹬鼻子上脸了,给点阳光就灿烂,不好好教训教训不知道现在是男人当家!
旁边的亚当闻言见状,用简直是信仰的眼神看着白俊逸,这地球上居然还有敢这么跟团长说话,还敢抢团长的烟的男人!同样是男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伊卡洛斯的表情很平静,似乎没有要生气的意思,她一只手支撑在吧台上,站着身转过身来,看了白俊逸一眼,淡淡地说:“既然你想要,就来抢吧,打赢了就给你。”
就!知!道!
白俊逸就知道这事跟鬼面天团牵扯上了关系就一定要动手动脚的,大家都是文明人,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更何况老夫都退休了。
“我们这再谈,卧槽,这么多人是几个意思?群殴啊!”白俊逸说着说着就发现周围走上来七八个带着鬼面的人,呈包围的趋势朝自己走过来,这龙行虎步的架势,一个个都是好手啊。()
“跟蛮王打,上的人再多都是公平的。”伊卡洛斯嘴角一翘,正说着,对面的白俊逸却闪电般地出手,擒贼先擒王,把伊卡洛斯拿下了就不信这个娘们不就范!
但是正如同他了解伊卡洛斯一样,伊卡洛斯对他的心思似乎早就已经摸准了,在白俊逸出手的一瞬间身体那么诡异地一晃,竟然凭空后退三米,就是这三米的差距,让白俊逸失去了最好的攻击范围,而此时,那些鬼面已经冲上来了。
白俊逸扭转过身来,后背靠着吧台,伸手用手臂挡住一个鬼面横扫过来的长腿,砰的一声闷响力道极大,但在白俊逸的手中却不动如山岳,白俊逸足尖一勾,那吧椅整个儿横飞起来砸想另外一个从旁侧扑过来的鬼面身上。
而之前打算用鞭腿偷袭白俊逸的鬼面完全不顾忌自己的一条腿还被白俊逸握着,整个身体如同弹簧一般弹跳起来,以被白俊逸抓着的腿为支点整个儿扭转过来,另一条腿借着这旋转的力量狠狠扫向白俊逸脑袋。
马拉个靶子的,上来就拼命,这就没意思了啊!
白俊逸再伸手,用手肘挡在侧脸,那一条腿势大力沉重重地砸在他的手肘上,连白俊逸那如同山岳一般的身体都忍不住晃了晃,但只是这么一晃,却已经完全化解了这力道,反观那鬼面,此时力道已经用老,身体完全腾空着没有任何借力点,这孙子自己不要命地打,白俊逸哪里还有客气的道理,抓着他的一条腿就朝着钢琴吧的承重立柱上砸去。()
而这个时候,一个真正的团队优势被完全地体现出来。
在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飞向立柱的时候,另外三个鬼面同时跳起来抱住了他的身体,只是蛮王的力量那是跟你玩笑的?整四个大男人被这狂暴的力量冲击得向后飞了足足三四米才落地,至于之前被白俊逸丢出的那家伙更是倒霉,连面具都掉了下来。
白俊逸一看顿时就乐了,这倒霉催的竟然是鬼面天团的副团长,一个来自俄罗斯的大汉叫阿纳托利。
今天来的阵容可谓庞大,鬼面天团的团长副团长都来了,这要是被一锅端了,整个鬼面天团也就算是玩完了。
不过阿纳托利的出现也让白俊逸松了一口气,鬼面天团到处都是疯子,唯独这个阿纳托利是个正常人,有他在起码不会让伊卡洛斯这么胡来。
果然,阿纳托利见到自己的面具掉了,夸张地躺在地上大喊,“不行了不行了,我受了很严重的伤,不能再打了!”
他这么一开口,剩余的鬼面顿时停了下来,一个个看看阿纳托利又看看伊卡洛斯,一副拿不定主意的样子。()
其实大家都不想打,白俊逸在鬼面天团里也算得上是人人都认识了,这个男人跟自己团长那么点破事是大家每天睡前必然要拿出来侃一侃的,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团长每次像是今天这样命令他们把白俊逸朝死里打,你看,打又打不过,真的打伤了,天知道团长会不会拿自己开刀?人家小两口的事情自己跟着瞎掺和什么啊。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伊卡洛斯的身上。
对于这个结局,伊卡洛斯一点都不意外,自己手底下这群人执行任务的时候舍身忘死,但是面对白俊逸的时候一个个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束手束脚。
伊卡洛斯缓步走到白俊逸面前,微微扬起下巴说:“你打赢我那么东西就可以还回去,否则别想。”
白俊逸头疼道:“咱再商量商量?”
伊卡洛斯淡淡地说:“你还不了解我?”
得,没余地了。
白俊逸扭头一看,差点气的吐血,鬼面天团那群人居然在阿纳托利的带领下一个个地搬了椅子坐在旁边看大戏,就差拿花生瓜子啤酒来了。
“全给我滚出去!”伊卡洛斯冷着脸喝道。
这么一声喝出来,阿纳托利等人的脸色一苦,垂头丧气地滚蛋了,在天团内,伊卡洛斯绝对是说一不二的那个。
很快,钢琴吧内就剩下了伊卡洛斯和白俊逸两个人。
“小伊啊,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这也不用打打杀杀的了,咱俩谁跟谁啊,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地说?”等人一走,白俊逸脸上那点儿气势消失的一干二净,嘿嘿笑着对伊卡洛斯说,一边说还一边搓着手要靠过去。
只是才走了两步,白俊逸的表情就僵硬住了,这迈出去一半的第三步也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
一支袖珍的手枪顶在白俊逸的胸口,而握着手枪的,则是伊卡洛斯那只精巧无双的白皙小手。
“如果你答应放弃这批珠宝,我就答应跟你好好地说。或者你试一下,说不定我不会开枪。”伊卡洛斯嘴角上扬,漫不经心地说。
白俊逸呵呵干笑了两下,不敢再上前,伊卡洛斯的性子他太清楚了,惹急了这个女人她是真的会开枪的。
“得得得,打就打!”白俊逸一脸不爽地说。
“为了那个女人你还真的什么都妥协了。”伊卡洛斯冷笑道。
白俊逸没好气地瞥了伊卡洛斯一眼,说:“你打不打?还有,我们的事情是我们的事情,你冲我来,别找她麻烦,她一个普通女人,经不起你折腾。”
伊卡洛斯见白俊逸居然这么维护那个叫唐凝的,眼中闪过一抹怒气,冷声道:“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说着,还没等白俊逸张嘴反驳,这疯娘们手中的枪砰地一声响了。
白俊逸到嘴边原本要反驳的话变成了一声变了腔调的“卧槽”,整个人用一种极其诡异惊险的姿势险之又险地躲开了这一枪,在这么近的距离内,要不是吃过了大亏的白俊逸时时刻刻地防范着伊卡洛斯这疯娘们的癫痫发作,指不定就栽了。
“你真开枪啊!朝死里打啊?”白俊逸低头看着胸口上被子弹擦出的一条血痕,怒了。
回答他的是第二声枪响。
日!你牛逼!
白俊逸连滚带爬地躲开,之后的枪响接二连三地袭来,白俊逸根本不敢停,身体如同灵猫一般地在钢琴吧内闪动,还好,钢琴吧里的东西不少,这些桌子椅子凳子甚至连钢琴都成了白俊逸躲避子弹的遮挡物,而就算是这样,白俊逸都被追的够呛,人家手里头有枪,白俊逸摸了摸身边,就一条椅子腿,这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啊。
白俊逸靠在吧台的后面,压根不敢把脑袋伸出去,刚才他这么做了,差点儿整个脑袋都被打成筛子,一脸乌黑的白俊逸骂骂咧咧,抓起了地上散落下来的一个透明玻璃杯,朝着上空一扔。
砰!
那玻璃杯很唯美地在半空被打得粉碎,而趁着这个机会,白俊逸猛地窜起了身,身体高高地跃起如同长龙出水,伸手支撑在吧台上,整个身体展现出一种和身材完全不同的灵活,继而足尖反转落地,一点地面,身体如同炮弹一般电射向伊卡洛斯。
白俊逸眼神专注,如同盯着自己猎物的狮子,而此时的他,其势如龙吟虎啸,一脚蹬在地面,那地板上竟硬生生地被蹬出了一片龟裂,其力量之大简直令人发指。
短短的距离在眨眼之间穿越而过,白俊逸如同一阵狂风呼啸着卷到了伊卡洛斯的身边,下一个呼吸,白俊逸的手已经放在伊卡洛斯的脖子上,而他整个人站在伊卡洛斯身后,半抱着她,一切的发生,只是在眨眼之间。
把这才是蛮王,真正的蛮王,永远的蛮王!
伊卡洛斯眼中光芒闪烁,这才是她熟悉的蛮王,对于一个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女人,只有另一个比她更强大的男人才能征服。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