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女人不好惹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你输了。()”白俊逸在伊卡洛斯的耳边深深地嗅了一口她特有的香味儿,轻笑道。
“是吗?”伊卡洛斯淡淡地反问,之前她根本没动,两个人之间的交锋也仅仅是一个躲一个用枪,算不上真正的打。
而这个字落地,伊卡洛斯的身体却如同蛇一样地扭动,双脚缠在白俊逸的两腿上,身体前倾,那细柳一样的嫩腰弯曲成一个人类无法理解的弧度,带着她身后的白俊逸都重重落地,而这个时候,伊卡洛斯已经翻身骑在白俊逸的身上,手上的那支枪,顶着白俊逸。
白俊逸傻了,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伊卡洛斯压在身下,他大怒道:“臭八婆你不要命了?仗着老子不敢掐死你是吧?”
白俊逸的手一直扣在她的脖子上,只要他愿意,一秒钟之内就能结束掉伊卡洛斯的性命,但这疯婆子却不要命一样地跟他拼,完全就是仗着知道他不会真的下死手而为所欲为。
伊卡洛斯似乎十分享受这种肆无忌惮的感觉,得意地说:“你也可以掐死我,如果你这么做了,就算我猜错了,猜错的人要受到惩罚,生命也是其中之一。不过,现在动手的话晚了,或者你不要你的命了?”伊卡洛斯说着晃了晃枪口。
白俊逸一脸漆黑,这娘们!
就知道跟一个疯婆子不管怎么斗都是输,从一开始就输了,就没见过一个正常女人能骑在男人的身上顺带还用枪口顶着男人的头的!
不过,话说回来,两个人现在的姿势真的很暧昧。()
伊卡洛斯的身材毋庸置疑,加上白俊逸还是这个地球上唯一见过她不穿衣服样子的男人,对于坐在自己身上的伊卡洛斯那隐藏在衣服下面的真材实料最为清楚不过,伊卡洛斯就隔着两层薄薄的裤子坐在自己腿上,哪怕是什么都没有做,就这种姿势,就已经足够让人想入非非了。
白俊逸的变化第一时间就引起了伊卡洛斯的注意,她的枪还顶在头上。
见到白俊逸身体的变化,伊卡洛斯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怒道:“这种时候你脑子里还全都是那种龌龊的思想,你已经无药可救了!”
白俊逸老脸一阵尴尬,这种变化被人家当场抓了个现行饶是他脸皮再厚都理直气壮不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钢琴吧的门忽然被推开了,亚当一边朝着里头冲一边喊着:“团长,我们要撤了,警察来了,呃,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继续,我瞎了,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当亚当跑进门见到着两个人保持着这姿势的时候,哪怕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小处男都该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了,更何况亚当这么一个人,他脸色僵硬地扭头,用比进来的时候更快的速度连滚带爬地跑出去,一边儿还在心里头狂吼,看到了!看到了!我终于看到团长和白俊逸之间的奸情了!老天啊,团长会不会杀人灭口啊?要知道这个地球上知道的太多了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一想到之前团长给自己的那个阴冷的和刀子一样的眼神,亚当的腿都软了。()
阿纳托利这个老狐狸,亚当无比的悲愤,副团长阿纳托利让自己进来通知团长,显然就是不怀好意的!
亚当来过之后,伊卡洛斯面无表情地从白俊逸的身上起来,走到了钢琴吧的落地窗旁边朝着下面看了看,熙熙攘攘的人群,车来车往,没有任何的异常,但是鬼面天团自然有自己的手段,越是平静,就越是有问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俊逸也来到了身边,学着伊卡洛斯的样子朝着下面看了一眼,很严肃地说:“跟我没关系。”
伊卡洛斯瞪了白俊逸一眼,难不成自己还会幼稚到怀疑是他把警察引来的不成?量他也不会这么做。()
不过,伊卡洛斯在嘴上可没有这么容易就放过白俊逸,她冷声到:“谁说得准?”
白俊逸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说:“追着你们过来,魔都的警察应该还没有这个本事,是国际刑警?”
伊卡洛斯点点头,平静地说:“之前做了一起大案子,让国际刑警很恼火。”
“什么大案子?国际刑警追你们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却很少这么大动干戈的,这次居然追着你们跑到魔都来了,怎么看都不会是什么小事啊。”白俊逸好奇道。
“也没有什么,把米国的一个s级特工的u盘偷了出来,里面恰好涉及到了国际刑警部门的一些秘密而已。”伊卡洛斯耸耸肩,风轻云淡地说。
白俊逸眼珠子一瞪,错愕道:“这么说来岂不是米国都毛了?”
“没错,所以fi现在满世界地找我们的麻烦,国际刑警那群人这次能够这么快地追来,也是因为有fi的帮助,所以我们打算这段时间留在亚洲躲一躲风头,毕竟西方还是他们说了算。”伊卡洛斯平静地说。
正说话的功夫,忽然传来了呼啦啦极大的直升机螺旋桨旋转的声音,然后就是两束大功率的航行灯打过来,探照灯照耀到了就站在窗户旁边的白俊逸和伊卡洛斯身上。()
伊卡洛斯纹丝不动,而白俊逸却是眉头一挑,之前只是说警察来了,这来的警察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警察而是国际刑警,他们能够出动直升飞机也并不奇怪,虽然并不肯定,但是也不能排除,如果有狙击手的话两个人就这么站在探照灯的照耀下显然是非常危险的。
只是伊卡洛斯貌似又发病了啊。
白俊逸叹了一口气,实在是拿这个娘们没辙,如果让她退后的话她肯定不会听自己的,于是白俊逸只好跨出去一步,恰恰地挡在了伊卡洛斯身前,白保安心里头想着,要是国际刑警的话针对的只是鬼面天团,跟自己这个外人没有什么关系呢吧?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对自己开枪才对。
站在白俊逸的身后,看着这个男人的动作,用他的身体把自己完全遮挡起来,伊卡洛斯嘴角翘起一个满意的弧度,不过随即她又冷下脸,哼了一声。
这么一声哼响,好像是一个信号,在落地窗的上方,一架直升机盘旋着缓缓下降,一直降到了机舱对着两人的位置。
在机舱门口的,不是亚当那张傻呵呵的脸还能是什么。
原来是鬼面天团自己的直升机,白俊逸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伊卡洛斯绕过了白俊逸,打开窗户,窗户一打开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更大,而带起来的大风呼啦啦地吹进了钢琴吧内,把本就狼藉一片的钢琴吧搅得乱七八糟,站在打开的窗边。
伊卡洛斯转头深深地看了白俊逸一眼,然后说:“这次还是没有杀掉你,不过没有关系,我说过,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掉你的,在那之前,你最好把你自己的小命给保护好了,还有,下次再这么玩失踪,我就把一切跟你有关联的人全都杀光!”
这个星球上,估摸着也只有伊卡洛斯这个女人才能对白俊逸说出这样的话。
白俊逸一脸苦笑。
一把钥匙飞了过来,是车钥匙。跟车钥匙一起的还有一个面具,那正是之前伊卡洛斯自己用的鬼面。
“你要的东西在酒店的停车场里。”
丢下这么一句话,伊卡洛斯整个身体忽然纵身一跃,跳出了这五十三层的大楼。
这一瞬间,伊卡洛斯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灵巧的燕子,大风呼啸,吹散了她盘在头上的长发,一头栗色的长发随风飘动,一跃出了四五米的距离,堪堪地抓住了直升机的机舱边缘,只要差那么一点点,这个女人就要从五十三层的高度上掉下去,这么高,是个人都要摔成肉饼了。
伊卡洛斯,就是这么自信。
事实上,她也的确安然无恙,一只手抓着机舱,身体靠着冲力摇摆,只是一个翻身就上翻到了机舱里面,呼啦一声直升机的机舱被关上,然后直升机就盘旋着飞走了,白俊逸拿着车钥匙看着直升机飞走,他知道,伊卡洛斯也在看着他。
“团长,别看了,都变成一块石头了。”亚当摇头晃脑地说。
坐在前舱的阿纳托利一愣,问道:“怎么会变成石头呢?”
“副团长,所以说要多学习点文化知识,作为一个新世纪的盗贼只知道伏特加是不对的,华夏国有一个故事叫做望夫石,大概的意思是妻子等待着外出归来的丈夫,天天看天天看,就看成了望夫石,噢,团长,这里是飞机上,拿出枪来是不对的,好吧,我错了,我回去以后会自己关自己一天禁闭的。”
亚当苦着一张脸坐那不说话了。
伊卡洛斯冷哼一声收起了枪,冷兮兮地看了亚当一眼,硬邦邦地说:“亚当,下次执行任务你再老毛病发作我一定会把你阉掉送给强森做下酒菜,你知道的,强森最喜欢男人了。”
亚当闻言脸色惨白,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眼神幽怨地看着阿纳托利,就是这个家伙诱骗自己去钢琴吧找团长的,果然,天底下的女人都是记仇的生物!
而这个时候,钢琴吧内。
白俊逸正打算去楼下车库里把大唐集团被盗的珠宝取回来,这人才刚转过身,钢琴吧的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然后就是十来个全副武装端着微冲的特警冲了进来。
“全部不许动!”几个武警显然非常的紧张,七八个黑洞洞的枪口职着白俊逸,张嘴就大喝。
白俊逸傻掉了,低头看着手上的白色鬼面,欲哭无泪,这娘们,临走了还坑自己一把啊!老子就说她把面具丢给自己干什么?就没怀好意啊!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