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把你的敌人想象的比你更强大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唐凝板着脸从市局里面出来,穿着小高跟的唐女神把步子走的啪啪啪直响,而白俊逸则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一脸郁闷。()
这次自然是唐凝把白俊逸给保出来的,而国际刑警原本不答应放人,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极为有可能是鬼面成员的他们恨不得立马就把白俊逸给绑了押送出国,但是忽然传来消息说是魔都的警方把失窃的珠宝给找回来了。
而且唐凝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白俊逸不会是鬼面的成员,他其实是大唐集团的职员,于是还来不及开庆功会的国际刑警们就板着一张便秘脸把白俊逸给放了。
毕竟这里是魔都,华夏的领土,国际刑警再牛逼也是强龙斗不过地头蛇,加上一个地头蛇中的地头蛇唐凝力保,他们也是迫于无奈,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把白俊逸的身份信息复制了一份过去,显然,这些被鬼面天团折腾苦了的国际刑警们没有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过白俊逸。
来到外面的车上,唐凝板着脸坐在副驾驶,现在她已经习惯了让白俊逸开车,因为唐凝勉为其难地在白俊逸发现了一个优点,车开的好。
该快的时候快,该慢的时候慢,而无论是快慢,他的车都开的很稳。
有了白俊逸这个一个月一万块钱的司机,不用白不用,因而唐凝现在是越来越少碰方向盘了。
白俊逸很自觉地坐在驾驶室里头,发动车子就朝着别墅里头开。()
唐凝忽然拧巴起眉头看向白俊逸,说:“你跟那个什么鬼面天团,到底有没有关系?”
白俊逸眉毛一竖,他现在火着呢,最听不得的就是鬼面天团这四个字,没好气地说:“你觉得呢?”
唐凝哼哼冷笑了两声,用那种充满不屑的语调说:“想想也不可能,就你能跟他们扯上关系那真的是他们瞎了眼了,找个农民工还有一把子力气,找你能有什么用?亏得那些国际刑警还大张旗鼓地把你当一回事,只要让他们跟你接触多一天,他们会自动自觉地把你给放了,那样鼎鼎大名的国际盗窃团伙怎么可能找一个除了吃饭没有任何特长的家伙入伙?”
听着唐凝的数落,白俊逸顿时愤愤不平道:“怎么说话呢怎么说话呢?我这叫低调懂不?什么叫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懂不懂?”
唐凝瞥了白俊逸一眼,硬邦邦地说:“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挺好的一句话怎么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我听着像是邪教在散播教义一样?”
白俊逸脸色一苦,哼哼唧唧地不说话了。
刚被一个女人狠狠地坑了一把,而现在对唐女神,能不得罪还是别得罪的好,唐女神不好对付啊。
沉默了没两分钟,唐凝忽然冷不丁地问了一个问题。
“之前你偷偷摸摸地跟那个叫慕珂珂的女警察说什么?怎么跟你说完话她就眉飞色舞地走了?”
唐凝一想到之前自己听说白俊逸被什么国际刑警抓了火急火燎地跑过来,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这个家伙一脸猥琐笑容地跟另一个漂亮女警察说着什么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本事大啊,连被抓到了公安局里面都不老实,还和人家刑侦大队的队长打的火热,这哪里是被抓进去的,简直就是自己去泡妞去的!当时唐凝差点儿没扭头就走,顺带还让国际刑警把他抓走判个十七八年的来得舒服。()
对于白俊逸拈花惹草的本事唐凝算是见识到了,不管在哪里在什么环境下,只要有美女这个死人就一定能搭上讪,而且还总能逗得人家眉开眼笑的,不见人刑侦大队的队长都眉飞色舞的?再想想自己,这个死人面对自己的时候就是懒洋洋要死不活的样子,这落差之大让唐女神心里头一万个不平衡。
白俊逸干咳一声,之前叫来慕珂珂自然是为了把大唐集团被盗窃的东西物归原主的事情,唐凝这么一提他到是想起来慕珂珂临走的时候还说一定要找自己给个交代,一想到慕珂珂那副发现了新大陆一定要把他身上的秘密挖出来一看究竟喜不自胜的模样,白俊逸就叹了一口气,他觉得慕珂珂之后会给他找麻烦的。
这么一叹气,听在唐凝的耳朵里却好像是无限地舍不得和慕珂珂分别的惋惜,唐女神顿时眉头一竖就要发作,只是话到了嘴边她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在意他跟别的女人怎么样怎么干什么,他爱死就死去,只要别影响在自己父母面前配合自己演戏就行了。()
想到这一点,唐凝硬生生地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但脸色还是十分的不好看,整整一路上都是板着脸的。
无论如何,被盗的东西重新物归原主总归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大唐集团上上下下都松了一口气,这笔珠宝干系重大,若是真的找不回来了那么国外的客户来兴师问罪,大唐集团就真的有苦说不出了。
不过,这件事情之后唐凝还是重新整顿了整个集团的防卫处,虽然周自强还是留在了集团里面,但是显然这次的事情也给了他很大的打击,接连不断地修补那防卫系统,整个大唐集团上上下下的安全系数到是还真的上了一层。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若是吃了一个大亏还不知道长一智的话那真的就无可救药了。
而也就是事情结束几天之后,在刘凯泽的别墅里头。
砰。
一只透明的玻璃杯被狠狠地砸在地面摔得四分五裂,刘凯泽面色狰狞地看着眼前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怒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万无一失?还什么鬼面天团,我看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简直就是个笑话!我用了那么多的钱,用了那么多的时间,居然给我来了一个物归原主?哈哈哈!鬼面天团到底是开善堂的还是做贼的?偷了人的东西居然还还回去了,你不打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坐在刘凯泽对面的男人微微一笑,面对暴怒中的刘凯泽似乎一点儿忌惮的意思都没有,一直等到刘凯泽发泄完了,这才淡淡地说:“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鬼面天团并没有对这件事情做出解释,并且也按照规矩返还了双倍的定金,我们只是个中介机构,没有权力直接命令鬼面天团,至于中介费,我们也会退还给你的。()”
刘凯泽瞪大了眼睛,他怒道:“我要的是结果!结果!而不是这什么狗屁的定金和双倍佣金!我不在乎这些钱,但是你们收了我的钱就要把事情给我办好!现在你这是什么意思?事情办砸了就甩手不管?”
男人站起了身,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淡淡地对刘凯泽说。
“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话我也带到了,这是支票,您随时可以取走这笔钱,最后,奉劝一句,唐凝的背后有人,是你惹不起的人,鬼面天团的意思是这个任务给他们也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他们本打算亲自来找你的,但是我阻止了,毕竟我们做中介的也有职业道德,但是希望刘先生你自己能自重。再见,希望下次有机会继续合作。”
说完,男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了。
刘凯泽站在原地,看着茶几上放着的支票,眉头拧成了两条粗黑的绳子,唐凝背后有人?是什么人?难道是唐江山?可就算是唐江山,能量也不足够让这个中介组织忌惮,甚至鬼面天团这种不在国内的国际组织都放弃了已经成功的任务,这人,到底是谁?
这个时候,别墅上走下来一个身穿唐装的老人。
“爷爷。”刘凯泽看见老人,连忙走过去搀扶着老人的手。
“我还没老到走不动路的地步,这次的事情怎么样?失败了?”老人摆摆手,说。
刘凯泽脸色不好看地点点头。
“预料之中的事情。”老人呵呵笑了笑,深深地看了刘凯泽一眼,说:“几个孙子里,你是我最看好的,你的心智和城府还有手腕都很像年轻时候的我,因而我会大力地栽培你,但是你毕竟还年轻,很多事情你没有经历过是不会明白的。”
“当初的我们刘家多么的如日中天,而唐江山只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他硬生生地从我们家的手里头抢走了无数的财富,成就了现在的大唐集团,这个男人就算是现在退下去了也还是正当壮年,这是他最可怕的地方,他拥有的永远比你想象的多。”
老人说着,缓了缓,又说:“这一次全当是历练了,失败了也不要紧,但是不要有马脚被抓住,记住,面对你的敌人,你永远要把他们想象的比你自己更强大。”
刘凯泽深吸一口气,点点头,缓声说:“我知道了爷爷,但是我还是想不通,我不觉得唐江山有能够让鬼面天团畏惧到了这种地步的实力。”
老人深深地看了刘凯泽一眼,坐在沙发上,指了指对面,示意刘凯泽坐下,这才说:“唐江山的底牌很多,他的行事作风永远都让人想象不到,就在我们以为他已经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居然和军方搭上了线,让我们当年为大唐集团设的一个几乎必死的局给盘活了!”
“而当我们以为他正当壮年会一路高歌猛进带着大唐集团更上一层楼的时候,他却把位置给了他的女儿自己隐退了,这个男人心思之深沉举世罕见,我们在他的手上吃的亏太多了,但是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让你想尽办法和唐凝走在一起,这个道理你明白不明白?”
刘凯泽点头说:“明白,爷爷你说过,做生意的根本原则之一就是多交朋友少树敌人,在必要的时候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出卖,甚至是家族的仇恨。和唐江山之间的对峙已经不是我们刘家最正确的选择,唐江山最大的软肋是只有一个女儿,而无论唐江山多么枭雄一世,大唐集团多么庞大,只要得到了唐凝,整个唐家都是我们的。”
“对,没错。所以你从一开始方向就错了。打击大唐集团这样的事情我,你的爸爸已经做过了很多次,但是结果呢?现在的大唐集团已经不是一个弱小的经不起风浪的大唐集团,与其拼着两败俱伤毁灭它,不如把它整个收入囊中。”
“你要打击大唐集团,打击唐凝然后再出现在她的身边拯救她,留下深刻的印象想法是对的,但是你没有发现,在执行的过程中你的方向已经错了,你在考虑的是怎么打击大唐集团而不是怎么让唐凝对你产生好感。”老人悉心教导地说。
刘凯泽闻言浑身一震,如当头棒喝。
“明白了就好。”老人拍了拍刘凯泽的膝盖,眼中满是欣慰,刘家的近况虽然不好,但是有了这样的孙子,还怕什么大事不成?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我的大寿了,记得把唐家的丫头也叫来,到是真的很久没有见她了。”老人起身走向楼上,缓声说。
刘凯泽看着老人的背影,心知这是爷爷在为自己创造机会,重重地点头,刘凯泽的眼中燃烧起自信的火焰。
他要的,没有得不到的,永远没有。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