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会飞天的猪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站起来的时候,苏媚的身体晃了晃,眼前一阵阵发黑的感觉更强烈了,见到白俊逸起身,心中一急,正要说话,下意识地吸了一口气就觉得再也扛不住,身体软绵绵地倒了下去。www.hotelpropertychina.com
苏媚这么一倒,白俊逸手疾眼快地探过身子把苏媚的身体捞在了怀里。
而乔东来看见这一幕冷笑了一声,说:“小子,要怪就怪你流年不利,本来我不打算对你做什么,但是既然已经被你亲眼看到了这一幕,那么让你也跟我走一趟吧,说不定你和苏媚到了地下还能做一对鬼鸳鸯,不过活着的时候你就别指望了,哈哈哈,大爷我玩够了会把你们两个一起丢到大海里喂鱼的,哈哈!”
背对着乔东来,白俊逸轻手轻脚地把素没搀扶着坐在了椅子上,然后抓起了自己面前滚烫的茶壶头也不回地就朝着乔东来砸过去。
桥东来脸上还带着那嚣张得意的笑容,自己的哈哈笑声都还没有停歇下来就见到一个褐色的东西闪电一般朝着自己砸过来,这么短的距离里这么快的速度乔东来完全反应不过来,被那茶壶啪啦一声砸了个正中。
这茶壶是正宗的紫砂壶,小巧玲珑价格名贵自然不用多说,而这个玩意砸在了乔东来张大的嘴巴里哗啦一声摔了一个粉碎,紫砂壶的碎片,滚烫泛黄的茶汤,还有片片茶叶,在乔东来的脸上跟烟花一样炸开来。
“啊啊啊啊!”乔东来这一瞬间就像是公鸭子发现自己被公鸡给强奸了一样凄惨地叫起来,滚烫的茶水、紫砂壶炸裂的疼痛,碎片划破脸的痛苦,这一切因素加起来让乔东来的脸色煞白,捂着自己的脸在原地不断地跳脚。()
这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茶壶里面的水虽然已经放了一会儿,但是最少也有九十五度,起码也能把乔东来的脸上给烫出一片片的水泡来。
“疼疼疼啊!疼死我了!你们还在等什么!给我抓住他!我要活刮了他啊啊啊啊!”
乔东来扬起头来,这个时候那整整一个茶壶的沸水已经把他的脸烫的不成样子,一片绯红如同猴屁股一般,最触目惊心的是,几乎都看不到他的嘴唇了。
一圈肥厚的水泡长在他原来的嘴唇上,鲜红的鲜血和水泡里头的脓水哗啦啦地流淌出来,还有那因为长大了嘴巴而淌下来的口水,不过是一眨眼之间的功夫,乔东来就变成了这么一副人鬼皆惊的恐怖模样。
这个时候,跟着他过来的大胖子和女人这才如梦初醒。
大胖子怒吼一声,知道乔东来变成了这个德行自己回去决定没有好果子吃,那么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功补过,他愤怒地看着始作俑者,整个儿如同坦克一样的身躯轰隆隆地朝着白俊逸冲去。
白俊逸转过身来,平静地看着朝自己冲来的大胖子。
不过是一个房间的距离,眨眼之间就跨到,大胖子眼神中已经露出了兴奋的嗜血光芒,他绝对不认为白俊逸是自己的对手,哪怕是有点功夫的,但是这个房间里面到处都是迷药,虽然眼前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依然还能站着,可是大胖子敢保证他现在绝对是强弩之末!
等会先来一朝人****冲击,然后就是怀中抱妹杀!大胖子一双隐藏在肥肉下面绿豆一般大的眼睛满是兴奋的光芒。()
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
大胖子眼看着一伸手就能抓住白俊逸,他大吼一声,压低了自己的下盘,一双大粗腿迈的更加卖力,带动一座肉山一般的身体朝着白俊逸胸口撞来。
白俊逸也出手了。
啪。
一个耳光。
一个清脆响亮到了极点的耳光。
耳光的声音回荡在包厢里面,那个面露嘲讽和不屑神色的女人愣住了,而惨叫跳脚的乔东来也愣住了。
那大胖子自己,整个人被白俊逸一个耳光煽的在原地旋转了三个圈,等到他摇摇晃晃地站定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圈圈的金星不断地在旋转。
这胖子足足有两百五十多斤的体重,居然被人一个耳光煽得在原地转了三个圈?这是在拍电影吗?
白俊逸站在原地,笑眯眯地看着大胖子眼冒金星摇头晃脑地站住,然后忽然扬起左手,啪又是一个耳光。()
只是这一次的耳光“温柔”多了,那胖子的脸上发出啪的一声清脆声响,整张脸上的肉全都被挤压到了左边。
右手。
啪。
左手。
啪。
右手。
啪。
白俊逸就这么左右开弓,可怜的胖子狼狈地抬手去阻挡,左边,右边,左边,右边,只是不管他怎么阻挡却都挡不住白俊逸的耳光煽在他脸上,这种憋屈愤怒的感觉让他几乎气的要自杀。
忽然,白俊逸的手停住了。
而那胖子好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依然不断地左手右手左手右手地挡。
活生生地玩弄羞辱成这样,女人和乔东来的嘴角抽抽,看向白俊逸的眼神已经从一开始的愤怒和不爽变成了浓浓的戒备。
到现在还知道白俊逸一直在扮猪吃老虎的话他们就是彻头彻尾的傻逼了。
穿着紧身衣的女人眼神凌厉,手掌下垂便从手腕中抖出了一把匕首下来,指尖寒芒闪闪,竟也不见她怎么动作,只是脚步一错,便晃身来到了白俊逸的面前。
抬手,手掌之中匕首锋芒闪烁,一抹杀气从这个女人行动之间如同水银泻地,铺满了整个包厢。()
白俊逸眼睛微微眯起,瞳孔缩紧,浑身上下的战斗细胞在这一刻全部被激活,而沉寂已久的战意让他每一寸热血都沸腾了起来。
这样的战斗**,即便在面对鬼面天团的时候都不曾有过。
因为那不是真正的战斗,而和眼前这个来历不明但是一身功夫却不俗的女人面前却完全不同。
简简单单几个动作,这个女人已经点燃了蛮王的血脉。
下盘稳稳地站立原地保持不动,如同真正的磐石一般,而腰部向后一仰,白俊逸的身体如同上下整个脱节了一样,上半身竟然硬生生地朝着后面后仰了十数公分。
就是这十数公分的距离,让女人指尖的匕首在他的鼻尖一擦而过。
甚至白俊逸的鼻尖都感受到了匕首划破空气带起的轻微呼啸声。
刺激!
白俊逸眼神陡然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右腿毫无征兆地前踏出一步,这一步是瞄准了女人落地的脚尖踩下去了。
看起来卑鄙无耻了一些,但是但凡是进入了战斗状态,蛮王从来不讲什么礼义廉耻,女人又怎么样?招数下三滥又怎么样?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战斗之中毫厘之差就有可能满盘皆输,而下棋输了可以推倒重来,但是战斗输了,那么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女人显然也已经预料到了白俊逸的动作,鼻腔里冷哼了一声,她的身体如同没有了骨头的美女蛇一般,身体朝着左边滑去,明明看不见她转身,也没有见她怎么动作,只是足尖轻轻一点,身体就那么滑了过去。
白俊逸这一脚,自然是踩空了。不过哪怕是踩空了,也完全不是问题,白俊逸的脚掌落地,竟然发出轰的一声闷响,这一声响动,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重物落在了地上,让人感觉整个包厢的地面都狠狠地摇动了一下,这一番力道,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女人的眼神里也露出惊恐的神色,只是这么几个来回就让她意识到了自己绝对不是白俊逸的对手,绝对不是!
该死的,哪里出来的这样一个高手在苏媚的身边?之前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女人开始后悔今天的唐突了。
今天只要是白俊逸在这里,那么他们就休想计划成功,电光火石之间,女人已经做好了决定,她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狠辣,面对白俊逸再次朝她伸出来的手,她一把抓过了身边的胖子,竟然拉自己的同伴做了挡箭牌。
而这个时候,那胖子才堪堪地从铺天盖地的巴掌中回过神来,腆着一张猪头脸的他完全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觉得一股力量拉着自己身体踉跄了几步,然后他看见的就是一只巨大无比的,拳头!
砰!
白俊逸的拳头毫无保留地一拳砸在这人高马大的胖子脑门上,胖子的身体就像是一张纸片一样呈抛物线飞出去,而依他的吨位,在半空中飞的他活像是一只能飞天的,猪。
哗啦啦!
胖子本身的体重加上白俊逸施加在他身上的力道,让胖子的身体重重地砸在包厢的墙壁上,这么一撞,整个包厢就好像是地震了一样,别说这个包厢,只有一墙之隔的隔壁包厢也感觉到了明显的震动。
偏偏的,在这喝茶的人脾气不怎么好,本来隔壁接二连三的砰砰声就已经让他很不耐烦,再这么一撞,连挂在自己包厢墙壁上的一副字画都掉了下来,那男人砰地一声拍着面前的茶几站起来隔着墙壁怒吼:“对面的人在作死啊?想死他娘的出来练练!”
一嗓子吼完,他觉得自己很霸气很威武。
只是还没有等他重新坐下来……轰!
一枚人肉炮弹把整个墙壁给轰穿了,无数的砖头和石灰洒落漫天,夸张的是一块碎裂掉的石头噗通一声落在了他的茶几上,把一桌子名贵的茶具砸的稀巴烂。
男人傻掉了。
是个人这个时候都傻掉了。
呆呆愣愣地看着砸穿了整面墙壁,这会儿正委顿地躺在对面浑身都是白色石灰粉不知死活的那一团巨大肉山,男人咽了一口唾沫,眼神惊恐的就好像看见自己死去了多年的老婆从地底下爬上来。
就在他们大脑宕机的时候,那被穿透出一个大破洞的墙壁那头,慢条斯理地走进来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施施然地走到了那座肉山的面前,弯腰伸手,然后就这么提着一条死狗一样把他从洞口里拖了回去。
男人咽了一口唾沫,这个拖着肉山的男人看起来也就和自己差不多的身材,怎么就能一只手拖着那肉山?
而且看那肉山的模样,好像还就是被他打得穿墙摔出来的。
尼玛的!今天这里拍电影吗?不早说啊!男人整个人都颤抖了,他一想到自己之前说的出来练练这样的话,整个人都怂掉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