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凶残的唐女神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把老三和精瘦男人丢垃圾一样地丢出了窗户,白俊逸拍了拍手,回去软妹子梁红豆的房间。()
房间里,梁红豆抱着台灯忐忑不安地坐在床上,听见开门的声音吓得立马抓着台灯跳了起来,但见到是笑容满面的白俊逸进来之后,哇的一声就扑到了白俊逸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那两个小偷已经被我赶跑了。”白俊逸安慰着小妮子。
吓得不轻的小妮子点点头,死死地抱着白俊逸的腰不肯撒手。
一开始还没感觉什么,但是随着梁红豆的呼吸,白俊逸渐渐地感觉到了一些很奇妙的触感。
有料啊!比外表看起来有料多了!白俊逸一脸的惊喜,通过这种程度的接触,白俊逸能够很负责任地宣布这丫头的身材很有内涵!
而紧紧地抱着白俊逸的梁红豆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小乳鸽正被挤压在白俊逸胸口上,抬起头惊慌散去的她一脸崇拜地对白俊逸说:“白大哥,你真厉害。”
毫无疑问,小妮子这句话极大地满足了白保安那见不得人的虚荣心。
本来白俊逸打算把小妮子哄得睡下去也回去了,毕竟谁知道唐凝什么时候回来,万一那个这几天处于狂躁期的女人回来发现自己不在,回去之后又要吃排头,但是梁红豆却像是真的被吓到了,死活不肯一个人住这,最后白俊逸没办法了,打算把她送去苏媚那边。()
虽然那是病房,但是毕竟梁红豆自己也在那医院上班,和苏媚凑合一个晚上不是问题。
但就在两个人打算出发的时候,人都走到了门口却听见车子进入车库的声音。
白俊逸嘴角抽搐,这个女人不是在医院住的挺开心?怎么这三更半夜的回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扭头就朝着楼上跑。
我晕,你跑什么!白俊逸一拍额头,无奈地拉着梁红豆说:“你应付你姐,我跑路!”
说着,白俊逸就朝着楼上冲。
“你,你往哪里跑啊?”梁红豆交焦急地问。
“老地方!”白俊逸头也不回地说。
大门打开的时候,白俊逸也正从浴室的窗户里头跳下来,双脚落地,白保安叹了一口气,这跳窗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苏媚打开了家里的门,本以为梁红豆已经睡了,却见到这妮子傻乎乎地站在客厅里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苏媚疑惑地问。
“我,我睡不着,听见你回来了就跑下来了。()”梁红豆弱弱地说,眼神游移,有些小心虚,小丫头心里在想的是要不要把两个小偷的事情告诉姐姐。
本就是不放心家里回来的苏媚闻言一笑,说:“一个人害怕?”
梁红豆点点头。
苏媚说:“今天开始之后一段时间,家里会有人住进来,你们先认识一下。”说着,苏媚扭头招呼了一声。
从门口进来的是一个系着长发穿着干练的女人,这个女人表情平静,明明很苗条修长的身材看不出多少力量,但是手里头提着两个一看就知道不会轻的大箱子,走起路来却举重若轻。
“小姐你好,你可以叫我百合,从今天开始我会全方位地负责这间别墅的安全。”女人对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的梁红豆说。
梁红豆愣了一下,连忙应道:“噢,噢,你好。我叫梁红豆,你以后叫我红豆就好了。”
说着,小妮子朝着百合露出一个灿烂的纯真笑容。
梁红豆的笑容不带一点心机,完全是单纯和善良的化身,就连一脸麻木的百合都稍微柔化了一下表情,对梁红豆点点头。
“你们闲聊一会,我去一下洗手间。()”苏媚说着就要朝着楼上走。
洗手间!
这三个字极大地刺激了小妮子,那不就是白大哥的“老地方”吗!
小妮子十分担心白俊逸还没来得急跑,赶紧快步跑到了苏媚的前面,紧张地对苏媚说:“姐,让我先去吧!”说着,梁红豆就跟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头也不回地跑上楼。
跑到楼上的洗手间,反手把门给关上,梁红豆看见洗手间里一点异常都没有,这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拍着自己的胸脯,庆幸无比。
看着梁红豆慌不择路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上,苏媚眼神中露出了然的神色,成了人精一样的苏媚怎么可能看不出梁红豆的异常,只是这段时间和乔九的冲突让她也有些棘手,没有功夫去查一查这个几次三番让自己妹妹带回家来的男人罢了。
暂且把这件事情放下,苏媚转头对百合说:“百合,这段时间红豆就拜托你了。我担心乔九对她不利。”
“苏小姐你放心,有百合在,梁小姐就不会出事。”百合一脸平静麻木地说。
苏媚点点头,揉了揉太阳穴,正要说话,却听见百合忽然皱起眉头说:“这屋子里,好像刚刚有不少人来过。”
不少人!
苏媚猛地凝起神来,和乔九的全面开战意味着任何事情都要小心,乔九是真正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枭雄,而百合的这一席话,让苏媚不敢轻视。()
“怎么回事?”苏媚问。
百合摇摇头,没说话,只是蹲下来摸了摸地板,然后抬起头朝着楼上走去。
哗啦!
一只名贵的花瓶猛地变成了无数随便碎裂在地板上。
乔九神色阴沉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看了一眼站在自己办公桌前面身体如同标枪一般挺立面无表情的年轻男人,低沉地说:“周天武,这就是你培养了这么多年的黑手组的实力?”
男人脸皮抽了一下,随即说:“这件事情有蹊跷。”
乔九冷笑着回转到办公桌后面,看着眼前的周天武怒道:“什么蹊跷?你说,我听你说,看看你有什么借口把两个人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给搞砸了!”
周天武微微低下头,说:“抱歉,九爷,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的疏忽,但是从老三的话来看,他们遇见的人根本不是他们能对付的,而对于我手底下的人这一点信心还是有的,哪怕是任务失败了,他们绝对不会夸大对方的实力为自己掩盖。因为在黑手组,只要是任务失败了不管什么理由下场都是一样的。”
乔九深深地看了一眼周天武,平息下内心的怒气,说:“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这个人不寻常,我打算亲自过去一趟。”周天武冰冷地说。
乔九摆摆手,说:“先放一放,苏媚刚刚已经回去了。”
周天武挑起眉头看着乔九。
“而且,东来也已经醒过来了,但是他却被警察连夜带走,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只能让他过的稍微舒服一些,明天有一个见他的机会,看来苏媚这一次是真的打算鱼死网破了。”乔东来的脸色几乎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周天武平静地说:“九爷,您需要我做什么?”
乔九深深地看了周天武一眼,说:“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今天出现在苏媚家里的那个男人应该就是那一天把东来打伤了的男人,整个事情的核心是苏媚,但是还有一个最为关键的人物就是这个人,不过这个人暂时先不要动,苏媚的攻击太凌厉了,这两天,我手底下已经损失了很多人手,一些生意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不把苏媚摆平,根本谈不上找这个男人报仇。”
周天武的拳头握了握,问:“九爷,听说百合回来了?”
乔九点点头,说:“回来了,应该就是苏媚叫她回来了,这几天苏媚之所以一直都留在医院,就是不想回家把我们有可能派出去暗杀她的人牵连到她的妹妹,叫梁红豆,现在苏媚这么正大光明地回去,必然是百合回到了她的身边。”
听见百合确实回来的消息,周天武下意识地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脖子上一条隐秘的疤痕,这个疤痕,就是百合留下的,差点要了他的命。眼中的火气一闪而过,周天武沉声说:“百合我可以对付。”
乔九摆摆手,说:“现在已经不是对付不对付百合或者那个男人的问题,而是苏媚,这个女人的手段太狠辣,一连串攻击好像早有准备一样,几乎压的我都喘不过气来,她的确是这些年来唯一能威胁到我的人,还是一个女人,这么年轻的女人,呵呵呵,不过我乔九也不是吃素的,既然苏媚打算破罐子破摔,那么我就陪她玩玩,我会把血手组的人调给你,如果有必要,杀了苏媚。”
白俊逸回到家没有多久唐凝就回来了,还带着一只灰不溜秋看不出什么名堂的袋子。
丝毫没有发现白俊逸趁着她不在偷偷地溜出去又回来的唐凝乐滋滋地拉着白俊逸坐下,然后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块表让戴上。
“这啥表?”白俊逸发现这居然是个自己不认识的牌子,好奇地问。
“土包子了吧!”唐凝白了白俊逸一眼,说:“这块表有钱都买不到。它可是,哎呀,算了算了,你管他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你带着就是了。”
唐凝一想到这块表是自己偷偷摸摸地从爸爸那边偷来的就一阵阵的心虚,见白俊逸还有点刨根问底的意思顿时就不乐意了,凶巴巴地说。
白俊逸干咳一声,摸了摸鼻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唐凝说:“你打算让我用什么身份去那个宴会?”
唐凝一窒,随即说了一句让白俊逸绝倒的话:“孩子他爸!”
唐凝想过了,这是个绝好的机会,社会名流都会来,借着这个机会把自己和白俊逸的“关系”给坐实了,那么谁都没话说!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