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你敢打我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刘家的财力的确很雄厚,这游轮是真正的游轮,原本在黄浦江上挂着广告牌跑来跑去的那些客轮一遇见了这游轮就好像是丑小鸭遇见了真正的天鹅,压根就没的比。()
站在游轮的甲板上,丝毫感觉不到江面的起伏和波澜,若不是迎面吹来的江风和耳边唰唰的潮水声,恐怕不会意识到自己居然站在一艘船上。
来到游轮的甲板上,白俊逸就发现苏媚在这群人的眼里有一种很特殊的地位,那就是不管身边有没有女伴的男人,二十多岁的三十多岁的四十多岁的,只要是个男的都会偷偷摸摸地偷看苏媚,但是就是没有一个敢上来搭讪打招呼的。
白俊逸回忆了一下自己和唐凝有限的几次出去的经历,但凡是有能和唐凝说得上话的人都一个个恨不得削尖了脑袋钻过来,哪怕不说话只是站在唐凝身边都好像能延年益寿一样,而苏媚就不一样了,从这些男人的眼神里白俊逸分明看到了他们对苏媚近乎罂粟一般的感情,好看,美,但就是没人敢碰。
对于这种局面早就习惯了的苏媚松开白俊逸的手,靠在甲板的护栏上,烟视媚行地对白俊逸说:“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想要杀了你不?”
白俊逸无奈道:“大概不少。”
苏媚嘴角如同月牙湾一般地翘起来一个好看的弧度,说:“那还敢来?老实说,是不是凝凝压迫你了?看你之前的表现,不像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哦。()”
你还真了解我,白俊逸唉声叹气,心想自己这的确是有苦衷的,啥叫一失足成千古恨,自己这个就是了,谁知道那天晚上一时精虫上脑就闹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不过这样的苦衷却是不恩能说出来的,于是白保安只好皱着一张苦瓜脸继续叹了一口气。
看着白俊逸的表情,苏媚忽然伸出手勾着白俊逸的衣领子,白嫩嫩的手指在月光下就如同白玉翡翠一般唯美,这么一只手指别说勾着衣领了,就算是连魂被勾过去都无怨无悔了啊!
白俊逸一边顺着苏媚手指上那微不足道的力量朝着苏媚靠过去,一边感受到周围空气瞬间被无数人嫉妒的怒火目光给点燃了。
“老实告诉我,那天晚上到底是不是你?”苏媚眯起眼睛问。
现在这个年头,长得好看的不管干什么都显得别有韵味,而苏媚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要是寻常的女人在那眯眼促狭的说话,估计白俊逸一眼就能看腻歪了然后一巴掌拍死,但是苏媚却完全不会,这个女人眯起眼睛来的时候,更像是妖精了。
“哪,哪天晚上?”白保安开始装傻,鼻尖全是苏媚身上芬芳馥郁的香味,一脸正经的他耸了耸鼻子,却见到苏媚一脸你果然不是好东西的表情,顿时大为尴尬。()
“别跟我装傻充愣,那天我身边的保镖死了,我被迷药迷昏了,醒来却已经在医院,后来的事情我也了解过了,你还有什么好跟我狡辩的?快点说,你出现在凝凝的身边有什么目的?”苏媚哼了一声,手指松开了白俊逸的衣领神色不善地说。
白俊逸摸了摸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去双手的手臂支撑在栏杆上去,恰在这个时候,游轮发出一声长长的汽笛声,然后就感觉到整个庞大的游轮船体缓缓地离开了码头,江水拍打着船身,船身撞击着江水,江风更大,站在甲板上的人看着前方两岸霓虹闪烁,江面一片漆黑的江景,却莫名地感觉到心胸都为之一阵开阔。
“我就是会点拳脚功夫,也没有别的本事,要不然你让我看着你被那个畜生带走?”白俊逸转头反问道。
苏媚一愣,随即哼哼道:“只是一些拳脚功夫?那可不简单,别人专业打地下黑拳的都不是你的对手,你敢说这只是一点拳脚功夫?”
苏媚是个聪明的女人,从一些别人根本不会注意到的蛛丝马迹就能抽丝剥茧一般地梳理出很多事情来,而此时便是其中之一,她知道白俊逸肯定不如外表表现的那么,废,但是白俊逸藏起来的秘密越多,她就越是有一种不安,这样一个人出现在自己和唐凝的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
但是,苏媚却在白俊逸的身上感觉不到恶意,这让苏媚有些犹豫,她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这个以前只是觉得很好玩现在却觉得很危险的小保安。
这感情有点复杂,是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无论什么人,对于苏媚来说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可对于白俊逸的定位,她实在没有把握。
就在两个人各有心思的时候,不速之客来了。
“两位好雅兴,在这里看风景?”刘凯泽身边跟着两个一看就知道是电视剧里面标准反派狗腿子的同伴走过来,刘凯泽到还算是理智,没有带个女人过来炫耀,毕竟全场最漂亮的两个女人一前一后地陪着白俊逸,特别是狐狸精苏媚,到现在都没有离开,更是没有搭理其他人的意思,刘凯泽要是带个女伴过来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苏媚对于刘凯泽是看都懒得看一眼,她知道刘凯泽是为难人来了,只是她也有心摸一摸白俊逸的底细,因而在旁边并未做任何态度。
苏媚的变化,让刘凯泽的眼睛一亮,看向白俊逸的神色更是充满鄙夷。
破保安就是破保安,就算是跟这些来头一个比一个大的女人有点牵扯不清的关系也只是别人换个口味玩玩而已,就这么一个破保安在他的眼里算个屁?在那些女人的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充其量,就是一个高级鸭子罢了。()
这么一想,刘凯泽心里的优越感几乎要爆棚。
“哟,这位白先生怎么看的这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狗腿一号开始发难了,他眯起眼睛看着白俊逸,脸上努力地做出一副思索的表情。
说着说着,他还往前走了一步,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拍拍额头,说:“对了我记起来了,之前我好像在一家酒吧跟白先生你见过面,不过那时候白先生你穿的可不是现在这套衣服啊。”
狗腿子一号把话题引出来,狗腿子二号立马把话题接过去,做出一脸好奇的表情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总不能天天穿一套衣服吧?”
“哈哈,你不知道了吧,我第一次见到白先生的时候,他穿着的是保安的制服啊,那时候我叫他都是叫那个保安的,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换了一身衣服到这里就成白先生了,哈哈哈。”狗腿一号哈哈大笑着说。
一双眼睛里满是坐等白俊逸丢脸的恶趣味。
“保安啊?真的假的?”狗腿二号很配合地做出了一脸错愕的表情,说。
两个狗腿的对话刻意地提高了声音,让甲板上的人都把目光望了过来,一个个错愕地看着依然风轻云淡的白俊逸,保安?开什么玩笑,一个保安有资格出现在这里?
这个时候,刘凯泽终于开口了,他轻咳一声,故作严肃地说:“你们两个不要乱说,白先生怎么可能是个保安?我看不是你认错了就是碰巧遇到了一个长得像的人而已。”
狗腿一号嘿嘿一笑,对白俊逸挑衅地说:“白先生是吧?如果你不是保安的话,能不能告诉我现在你在做什么?在哪里高就?”
刘凯泽眼神中露出得意的神色,他今晚就要狠狠地羞辱白俊逸,他知道唐凝既然带着白俊逸来,肯定会有一个体面的身份,但是这没有关系,他知道想办法让大家知道这个人以前是个保安就行了。
一个破保安以为傍上了一个女人就鸡犬升天了?刘凯泽就是要让白俊逸知道,野鸡始终是野鸡,飞上了枝头也变不成凤凰。
整个甲板上人不少,而除了苏媚之外所有人都用那种等着看好戏的眼神看着白俊逸。
傻子都知道,被大庭广众之下揭穿了身份,且不说这个保安的身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最起码有一点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刘家的大少爷刘凯泽要整这个人。
来这的,都是刘家邀请来的客人,向着谁是很明了的事情,因而一个个看白俊逸的眼神都很玩味。
反倒是白俊逸觉得很莫名其妙,保安,保安怎么了?这个光荣而伟大的职业哪里是偷鸡了还是摸狗了?本着不懂就要问的原则,白俊逸笑嘻嘻地朝着狗腿子一号招招手,说:“你过来一下,我告诉你。”
似乎是认定了白俊逸就是个怂包,狗腿一号趾高气昂地走过来了,他到是很想听听白俊逸能给出什么解释来,虽然心里头隐约地觉得有些不妙,但是他就不信了,这大庭广众之下白俊逸敢把他怎么样。
看着狗腿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白俊逸笑嘻嘻地说:“我就是你见过的那个保安。”
兴许是白俊逸承认的太过爽快了,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他让狗腿明显地愣了一下,狗腿眨了眨眼睛,那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在问白俊逸你就不狡辩一下解释一下挣扎一下?怎么就这么干脆利落地承认了?
白俊逸这边一承认,甲板里陷入了短暂的安静,然后就是一阵阵的窃笑,所有人都用鄙夷和不屑的眼神看着白俊逸,那等着看好戏的神情已经变成了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原来只是个保安啊?所有人都摇摇头,想不通这样的人是怎么混上来的。
“不过,保安怎么了?是玩了你妹妹了还是调戏了你娘了?”白俊逸紧接着又问。
狗腿一号再次愣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张脸憋的通红,他颤抖的手指指着白俊逸,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完整的他咬着牙道:“你,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是玩了你妹妹了还是调戏了你娘了?”白俊逸说一个字就啪地一声在狗腿一号的脸上抽一个耳光,噼里啪啦的耳光清脆得就像是过年过节放鞭炮一般,竟然很有节奏感。
那狗腿一号哪里是白俊逸的对手,勉强抵挡几下就完全失守,一步步朝着后面退一下下地承受着白俊逸噼里啪啦的巴掌,一边儿还连哭带嚎地惨叫。
等白俊逸终于煽完耳光了,他也被逼到了甲板的一头,他扯开嗓子哭号道:“你,你敢打我!”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