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唐女神一怒为英雄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打你,打你怎么了?挨打要立正的规矩都不懂?”白俊逸嗤笑道,这话说完,一脚踹在了这厮的小腹上,长年累月的声色犬马早就掏空了他的身体,这个时候哪里还承受的住白俊逸的一脚。()
这一脚被踹得整个人双腿离地,身体打着摆子横飞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在甲板上,整个人趴着长大了嘴瞪大了眼睛,这么一震加上之前小腹上的一脚,让他觉得整个五脏六腑都被丢到了洗衣机里头一样。
想喊,喊不出来,只能发出无意识的哬哬声,嘴角有口水滴落下来,狗腿一号想要说些什么,却猛地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恶心的他张嘴哇的一声吐出了无数苦胆水。
旁边有女人的惊叫,好像看见了多恶心的事情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的大脑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言不合就开打这不是小孩子和街头混混身上才会发生的吗?来这都是上等人了,怎么还带满口粗话动手就打人的?
特别是白俊逸的手段太恶劣太凶狠,让人连职责他的勇气都没有,谁都不想成为下一个在甲板上干呕吐苦胆水的倒霉鬼。
感受着周围敢怒不敢言的目光,白俊逸似乎很享受这种被人惧怕和痛恨又不敢说出来的感觉,他朝着狗腿二号招招手,笑眯眯地说:“你,就是你,过来过来。()”
三十秒钟之前还趾高气昂的狗腿二号浑身一抖,眼神不由自主地挪到了凄惨无比的一号身上,脸上露出了一个哭不像哭,笑不像笑的表情,然后一缩,居然缩到了刘凯泽的身后。
此时此刻巴不得隐身的刘凯泽恨不得转身一脚把身后这个没出息的东西给踹到大江里头去,感受到白俊逸的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刘凯泽咽了一口唾沫,冷汗都快出来了。
白俊逸是真的敢动手啊,而说起打架,他自认肯定不是白俊逸的对手,在这游轮上自己身为主人被打了,那么他的脸就丢大了。
哪怕是所有人都会说是白俊逸太恶棍,可是他被打了是事实,魔都和刘家不对眼的人也不少,这传出去不还给人笑话死?
“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退一步大家以后还好见面,何必把事情做绝了?”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白俊逸转头看去,却是一个穿着休闲打扮的男人,不过三十来岁,太阳穴高高地鼓起,双目之中精光闪烁,最为让人影响深刻的是他整个人就如同一杆标枪,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顶天立地哪怕是天塌地陷都不可能动摇他的错觉。()
是个高手。这是白俊逸的第一反应,来魔都这么久,伊卡洛斯那帮疯子不算,眼前这个人是他遇见的最能入眼的高手。
而看到了来人,刘凯泽的表情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他大步走向了男人,因为对白俊逸惧怕到了一定的程度,甚至连路线都是饶着白俊逸走的,男人看到这一幕,眼中露出一抹失望,不过只是眨眼就消失,然后就是双目灼灼地看着白俊逸。
“黎叔,你总算来了!”刘凯泽走到叫黎叔的男人身边,兴奋地说。
黎叔点点头,目光却眨也不眨地看着白俊逸,出自于自己身为一名内行人的直觉,他感觉得到在白俊逸看似懒散的身形里蕴含着近乎恐怖的力量,这种直觉,让黎叔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充满戒备地看着白俊逸。
“姓黎的,这里没有你的事。”说这话的,却不是别人,正是很久没有开口的苏媚。
苏媚走到了白俊逸的身边,微微抬起下巴对黎叔说:“你不跟在你主子身边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看见苏媚,黎叔的脸上闪过一抹慌乱,强自镇定地说:“我只是发现这边有了骚乱过来看看。()”
“是吗?刘家什么时候都变得这么怂了?到处都是不屑子孙,是刘修杰怕他的儿子吃亏了派你过来的吧?要不在这之前,我们先把我们之间的账算一算?”苏媚冷笑道。
黎叔脸色大变,赶紧说:“我没有这个意思,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着,黎叔拉着刘凯泽就走。
苏媚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哼了一声,继而转头看着白俊逸,脸上却挂上了那招牌般的笑容,“小保安,你果然是深藏不露啊?”
而那一头,刘凯泽愤愤不平地对黎叔说:“黎叔,刚才为什么不教训一下那个保安?这样回来了让我还怎么抬得起头。”
黎叔摇摇头,绷着脸说:“谁教训谁还不一定!”
刘凯泽闻言如遭雷击。
游轮一直在行驶,无声无息之中,已经过了松江口,行驶上了大海。()
应付了形形色色的人,也向刘老爷子祝过寿之后,唐凝终于是找了个机会脱身出来,只是一出来就听见旁边有人说刚才甲板上上演了一出好戏。
而这个好戏的内容无非就是一个保安冒充高富帅上了这游轮,还嚣张地动手打人云云。
听见这话,唐凝脸色微微一变,就要朝着甲板走去,只是才走出去两步,却被刚回来的刘凯泽叫住了。
前一秒还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刘凯泽见到唐凝的时候眼睛就微微一亮,因为他在路上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有没有可能是白俊逸伪装了自己的身份欺骗唐凝?
这个可能立刻让刘凯泽觉得可能性十分之大,他整个人都激动了,他要揭穿,在唐凝的面前把白俊逸的面具给揭穿开。
“唐小姐,等等,我有事情和你说。”刘凯泽对唐凝急切地说。
唐凝站在原地,不耐烦地看着刘凯泽。
刘凯泽好像没有看见唐凝脸上不耐烦的表情,认真地说:“唐小姐,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被骗了?”
本就心烦意乱的唐凝听见这话,脸色猛地就沉了下来,看着刘凯泽说:“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刘凯泽微微一笑,有一种即将揭开谜底的得意,他说:“我调查发现,白俊逸只是个保安而已,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蒙蔽唐小姐你的,但是现在看来,不管他怎么说怎么解释,都掩盖不了他是个骗子的事实,唐小姐,社会上这样为了达到自己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你千万要小心不要被骗了,特别是这个白俊逸,你一定要好好地观察。”
唐凝一听果然是这句话,她冷笑道:“你多虑了。”
说完,扭头就走,和刘凯泽每多说一句话她都觉得恶心。
刘凯泽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下场,他愣了一下随即快跑几步冲到唐凝的面前,说:“唐小姐,你有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白俊逸是骗你的,他其实只是个保安!”
静静地看着眼前表情急切如同死了老娘一般的刘凯泽,唐凝沉默了一会,她忽然觉得眼前的人实在是太恶心了,恶心的她想要吐,相比之下,白俊逸虽然一无是处还油嘴滑舌,但是最起码跟他相处唐凝觉得自己除了天天生气之外并不觉得难受。
相反时间还总是过的很快,那个家伙虽然没本事了一些,但本质上还是好的,可眼前的人,一脸的道貌岸然,其实满肚子男盗女娼,这让唐凝连多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刘先生,我知道他的出身不如你,也知道他之前只是个保安,但是最起码,他懂得努力地过好自己的生活,不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也从来不刻意地去害谁,或许他的出生的确不如你。”
“比如你一生下来就是刘家的大公子,有千万亿的财富等着你去继承,你没有挨过饿,没有受过打,更没有看别人的脸色过生活过,但是这重要吗?我是唐凝,大唐集团都是我的,只要我愿意,他的财富瞬间就可以超越你,出身,金钱,呵呵,刘先生,你不觉得在我的面前比这些东西很无趣吗?”
唐凝极少说这么重的话,但是一旦说出来,这威力就非同小可。
刘凯泽整个人都傻掉了。
他愣愣地看着唐凝头也不回的背影,呆若木鸡的他用了很久反应过来,然后就是一脸的怨毒。
他忽然发现,自己距离得到唐凝越来越远了,这个原本信心满满的目标现在却好像根本不可能完成,但是,既然常规手段得不到,那么就用一些偏门的路子!总而言之,他一定要得到唐凝!
刘凯泽怨毒的表情没有人看到,但是却有一个恶毒的计划在他的肚子里缓缓地成形。
一口气说出了那番话,唐凝只觉得浑身轻松,她现在忽然无比地想要找到白俊逸,然后狠狠地拧着他的耳朵出气,自己千叮咛万嘱咐他不要闯祸惹事,结果还是惹事了,这个死人,就没有一个小时能让自己安心的。
一路小跑到了外面,却看见白俊逸和苏媚两个人正亲亲热热地靠在一起说着什么,瞧见这一幕,唐凝的肺都要气炸,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专属的玩具被别的小朋友抢走了,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酸味让唐凝极度不舒服。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