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这是老子的娘们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唐凝过来的时候白俊逸和苏媚都很默契地同时停住了嘴边的话头,白俊逸是因为察觉到了唐女神眼眸里的杀气,而苏媚则是并不打算让唐凝察觉到白俊逸的不同寻常,因为她还没有摸清楚白俊逸的底细,在是好是坏暂时还不明确的前提下苏媚并不希望唐凝牵扯进来。()
不过,当苏媚看见唐凝眼神里的不满的时候稍微愣了一下,她是个女人,对于其他女人的情绪反应自然很敏锐,而唐凝现在的反应,很值得玩味啊。
瞧见两个人见到自己过来就不说话了,唐凝顿时有了一种自己被排外了的感觉,要是别人也就算了,唐凝巴不得那些人不要跟自己有牵扯,可是在这的两个人却都不是别人,这让唐凝心里头更不爽了。
“你跟我过来。”唐凝冷兮兮地对白俊逸说。
白俊逸脸色一苦,看唐女神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要吃排头了,这是何苦来哉。
板着脸来到了另外一边,唐凝冷兮兮地看着白俊逸说:“你跟她的关系很好?”
白俊逸干咳一声,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说好吧,摆明了要完蛋,说不好吧,都能想象得到唐凝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质问他关系不好还偷偷摸摸出去约会还在这你侬我侬的情景了。
见到白俊逸的反应唐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只是这里大庭广众的,哪怕是她气得牙痒痒也不好发作,只是给了白俊逸一个回去以后慢慢收拾你的眼神就走了。()
白俊逸一扭头,却看见唐凝很有心机的拉着苏媚一起走,看着两个女人风姿绰约的背影,白俊逸郁闷地叹了一口气,好歹留一个下来陪我吹吹风啊。
宴会在游轮进入大海的时候就正式开始了,整个宴会都很热闹,近百号来祝寿的人在游轮的大厅觥筹交错,当然这么高档的地方是不会安排桌子的,一张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客人有需要就自取,服务员则端着酒水往来穿梭,需要的拿一杯就可以了。
很快,刘老爷子出来道谢,客人们送上自己的祝福,然后寿星切了一个足足有九层的蛋糕,与会的客人们就分蛋糕。
来这里的,祝寿并不是最重要的目的,借着这个机会和上层人士混个脸熟才是最重要的,因而像是唐凝和苏媚这样的重量级核心周围到处都围满了人,唐凝虽然不喜欢和别人说话,但是必要的社交场合还是免不了的,虚与委蛇也必须忍耐着,这就是她身为大唐集团继承人的无奈。
相反到是苏媚简单了很多,虽然她的身边也不断地有人来讨好套近乎,但是苏媚的名声在外,那些人压根不敢多纠缠,每次苏媚端起酒杯的时候他们就很识趣地闪人。()
至于白俊逸,则估计是全场最为轻松的人,他就常驻在餐桌的旁边大快朵颐,完全不顾忌形象,形象是什么?能吃吗?有手头上的这个鹅肝好吃吗?
透过人群看了一眼什么东西之前挑什么东西吃的白俊逸,唐凝微微扶额,这个家伙,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就在宴会平缓地进行着的时候,忽然,整个大厅的灯光亮堂了起来,周围嘈嘈切切的交谈声自然而然地停顿下来,人们纷纷看向了灯光来源处。
那边是游**厅的旁侧房间,再进去就是一道走廊连接上楼的楼梯,而此时,那边却早被清理出了一片空档,在灯光亮起的时候一条红地毯忽然翻滚着出来,一直铺设到了大厅的正中央,来到唐凝的脚下。
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一下,饶有兴趣地看着红地毯和皱着眉头没有弄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唐凝。
在红地毯的那一头,身穿着笔挺的礼服,双手捧着一束千叶玫瑰的刘凯泽缓步走了过来。
会场里的人们都反应了过来,一个个很自觉地给刘凯泽让开了一条路,含笑看着他,当然,一些男人是不可能笑的起来的,但是这是刘家的主场,哪怕是再不爽,也只能祈祷唐凝千万不要答应刘凯泽。()
这孙子,这一手玩的漂亮啊,在自己爷爷的寿宴上来这么一出,这样一来别人就算是要拒绝也不会拒绝的太明显了,但凡是稍微有点意思的,说不定还真的给他成功了!一想到这一点,男人们的眼睛都红了。
太尼玛的狡猾了!
而唐凝自己也意识到了什么,眉头蹙起的她有些惊慌,心中对这种近乎强迫的行为充满了怒火,若是她对刘凯泽有点喜欢的话可能会很感动,但是唐女神对刘凯泽半毛钱的好感都欠奉,怎么可能还会喜欢这种近乎强迫的所谓浪漫?
可怜的刘凯泽并不知道自己即将碰到人生中最大的钉子,他一脸跟蛤蟆即将吃到天鹅肉一般的笑容,他对自己的安排很满意,今晚本就是自己爷爷的寿宴,无论如何成功的几率都会比平时大很多,而且就算是拒绝,这也没有什么,刘凯泽要的就是这么一个信号,现在魔都的上层圈子人几乎大半都在,把自己和唐凝有点暧昧的信息传出去,那么就足够了。
对什么女人需要烈火烹油,对什么女人需要温水青蛙,刘凯泽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大师级别的人物。
一脸笑容,刘凯泽走到了唐凝的面前,然后后退一步,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捧着鲜花对唐凝用自己这辈子最为温柔的嗓音说:“凝凝,从见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深深地被你吸引了,我知道我中了一种毒,这种毒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解药,没有看见你我会难过,我会思念,在看见你的时候我觉得我拥有的是全世界,现在,请你答应我的求婚,让我做一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不得不说,让人专门誊写的这几句表白情话的确对得起花的那点钱,刘凯泽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动了。()
一艘游轮,满厅都是魔都最为上档次的人,在这样温馨这样浪漫的环境里,只要是个女人都会激动的不行吧?
这个时候,刘凯泽早就准备好的狗腿子们就充分地发挥了自己的作用,一个个在大厅里面带头起哄,类似在一起在一起之类的呼声不断,连带着周围的上层人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配合着喊几句鼓个掌都有点不好意思。
整个大厅里的气氛被在一**地酝酿一个**。
而这个**在刘老爷子出现的时候真正地来临。
刘老爷子站在楼上,含笑看着楼下,说:“凝凝,我这不争气的孙子早就说过非你不娶,看在我这张老脸上,你就答应他吧,我给你做保证,他绝对不会欺负你的,要不然我就给你做主。”
刘老爷子这恬不知耻为自己孙子求婚来帮忙的话,可谓是真正地推出了一个**,这是多高的规格?连老爷子都亲自出来说话了,你不答应好意思?
这一拒绝,拒绝的可就不是刘凯泽了,而是整个刘家。
唐凝也考虑到了这一节,现在可不是刘凯泽一个人的问题了,而是整个刘家,而得罪刘家,是她都不能随意做主的事情。
唐凝皱起眉头,有些犹豫。
“喂,你的小女朋友被人求婚了,你在这啃牛排也太难看了。”苏媚好气又好笑地看着白俊逸,嗔道。
白俊逸哼哼了两声,慢条斯理地把手里头的骨头扔掉,然后那双满是油腻的爪子在人家的高级餐布上擦了擦,这才站起来,对苏媚说:“怕个毛线,这群小跳蚤,我忍他们很久了。”
说着,丢下目瞪口呆的苏媚,朝着大厅中央走过去。
大步走向唐凝的白俊逸成了大厅里面唯一还在动的生物,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他,当见到这厮嘴角还都是油腻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回头看看白俊逸来的方向,尼玛一堆吃剩下来的残骸,这人是有多能吃?就算是再能吃,这里是你吃饭的地方吗?谁******疯了是来这吃东西的啊!
白俊逸的出现,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石头,落向了平静的湖面,注定会掀起滔天波浪。
刘老爷子看着白俊逸大步流星地走向唐凝,忍不住皱了皱雪白的眉头,低声对身边的刘修杰说:“这个人什么来头?”
刘修杰一窒,竟然回答不出来,只好说:“我也是第一次见。”
刘老爷子的眉头都拧巴在了一起,心中有些不祥的预感。
白俊逸那嘴角的油腻,别人看到的是一个饿死鬼的丑样,但是刘老爷子这样的人看到的却是一股破话规矩桀骜不羁的性子,这样的人,最难缠,因为不按规矩出牌的他们总是会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白俊逸走到唐凝身边,伸出手生怕拉疼了唐凝小心翼翼地拉开她,然后自己站在脸色变化的刘凯泽面前,这会儿他可没有半点前一秒对唐凝时候的温柔,咧嘴对着刘凯泽一笑,凶恶如同地狱来的食人鬼一样,一巴掌把刘凯泽手上的千叶玫瑰拍飞,然后吼了一句全场震惊的话。
“妈拉个巴子的,敢跟老子的女人求婚,你问过你老子我的意见没有?”
傻逼了。
全场的人都傻逼了。
与会的客人们正个被石化,一个客人手中的酒杯哗啦一声掉落在地上,摔成了无数的碎片,酒液洒在他名贵的裤子上,但是他却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目瞪口呆地看着用天空一声巨响,老子闪亮登场的姿态出现的白俊逸。
刘老爷子的眉头气得直发抖。
刘修杰咬牙切齿,几乎要把白俊逸给生吞活剥了。
而刘凯泽则瞪大了眼睛,胸口如同风箱一样剧烈地起伏,白俊逸的动作和他的话,就像是十七八个耳光一下下地煽在他的脸上,感受到周围客人那错愕震惊的目光,刘凯泽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这是被彻底的嘲笑了,好像全世界都在嘲笑他这个傻逼。
至于唐凝,泰山崩于眼前都不变色的唐女神此时面红耳赤,她现在脑海里只回荡着一个念头:回去一定,一定!一定一脚踹死这个死人!说话就不能文雅点?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