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寿宴巨变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你不同意人跟唐女神求婚能理解,这大厅里但凡是功能健全的男人谁乐意唐女神这样的女人给别的男人糟蹋了的?但是你就算是反对,也不能上来跟个在菜市场抢摊位的小混混一样上来一巴掌给人的花都煽飞了,然后还开口我是你老子,你老子是我的这么乱来吧?
不过,真解气啊!一个个的在会场的男人们都觉得心里莫名的痛快,连带着脸上的表情都很怪异,在刘家老爷子八十大寿的寿宴上,刘凯泽这个刘家的大少爷跟人求婚却被人来了这么一出,这戏好看了。()
刘凯泽气得浑身都颤抖,他忽然发现自己现在面临着人生中最为困难的选择,他现在还半跪在地上,手里捧着的千叶玫瑰被打飞之后他就僵硬着原来的姿势,而因为白俊逸拉开了唐凝,所以现在看起来就好像是他跪在白俊逸的面前。
如果这个时候起来,那么之前的一切功夫白费不说,还彻彻底底地丢了脸,但是如果不起来,依然跪在这里,那么他就势必要更加丢人。
深吸一口气,刘凯泽缓缓地站起来,他直视着白俊逸,身体因为愤怒而轻轻地颤抖,双手死死地握成拳头,脸上的表情扭曲的几乎要吃人。
“白俊逸!我跟你势不两立!”刘凯泽咬着牙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这么一句话,他眼里仇恨的火焰几乎要把整个人都给点燃。()
白俊逸嗤笑一声,说:“跟我势不两立的人多了去了,你算个毛球?给那些早就和我势不两立的人知道了,一个个肯定要觉得丢死人,你这么个东西有啥资格跟他们站在同一个立场?”
白俊逸觉得自己说的是大实话,这个世界上恨不得把他扒皮拆骨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那些人没有一个好对付的,好对付的那些都被白俊逸给先扒皮拆骨了,毕竟白保安自认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你都想我死了我还等着你把刀子砍到了我身上才哇哇大叫着是你逼我的?或许真的有这样的人,但是他真的不是,也无法理解这种行为到底是几个意思。
白俊逸的话,就像是在本就已经熊熊燃烧的刘凯泽脑门上浇上了一层高浓度的汽油,哗啦一下刘凯泽整个人都气懵了。
“王八蛋!”刘凯泽再也不顾自己的身份地位在什么场合,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白俊逸给挫骨扬灰。
看着红着眼睛扑上来的刘凯泽,白俊逸故作惊慌地喊了一声,然后一闪身就躲在了唐凝的身后,同时偷偷摸摸地伸出一条腿。
被怒火气昏了头的刘凯泽哪里还能注意脚下面?
只是觉得脚下猛地被打了一个拌然后整个身体就失去平衡,啪的一声就这么摔在地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简直就是神转折,看呆了所有人。
刘家的大少爷被活生生气到动手打人的地步,居然还摔了一个狗吃屎。
目瞪口呆地趴在地上憋屈地怒吼的刘凯泽,也不知道是哪个没心没肺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虽然很快就被刻意地压制住,但是这么一个笑声毫无疑问让所有人脸上都出现了那种想要笑又不好意思笑的纠结表情。
这一声笑声,就像是一声惊雷把刘凯泽给惊醒了。
他抬起头,朝着白俊逸怒吼,“你不得好死啊啊!”
这一句话还没有吼完,忽然他的鼻子下两管鲜红的血液如同打开了龙头的自来水一样倒出来。
这厮刚才一脑袋撞在地毯上鼻子就已经受了伤,再这么一吼,血压升高彻底地冲破了血管,然后就这么哗啦啦地留着鼻血朝着白俊逸狰狞怒吼。
恰在这个所有人都不知道接下来的局面会怎么恶化发展的时候,整个游轮忽然剧烈地一震,这震动来得极其突然和猛烈,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人一个踉跄摔倒了不少,餐桌和挂着的吊灯剧烈地摇晃着。()
一切,仿佛就像是世界末日了一样,所有人都面露惊慌,而刘老爷子更是拧巴起两条雪白的眉毛,怒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今天老刘家的脸面算是丢光了,自己的孙子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不说,自己这八十寿宴上居然连游轮都出了问题,这让涵养功夫和他的年纪一样老而弥坚的刘老爷子也忍不住一阵阵火气上涌。
这个时候,一名穿着白色制服的人跑过来,惊慌地大喊:“不好了,我们遇上海盗,被劫持了!”
海盗!劫持!
这尼玛的不是索马里那旮旯才会发生的事情吗?
所有人都傻掉了。
之前他们还庆幸这一顿饭吃的值,居然看到了刘家大少求婚不成被侮辱的好戏,但是现在每个人都悔青了肠子,怎么就会跑到这里来遇见海盗了?
这个消息,让刘家人也是脸色大变。
这要是真的出了点什么事情,他们老刘家就全部被灭门了。
而白俊逸则第一时间拉着唐凝就撤。
尼玛的,在这里居然能遇见海盗,白俊逸也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奇葩了。
慌乱之中谁都没有注意到趴在地上的刘凯泽不但没有意外和惊慌,反而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这个世界上没有他得不到的,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
拉着唐凝来到了角落,看见苏媚脸色一阵阴晴变幻,白俊逸哪里还有功夫跟这个女人闲扯,左手拉着唐凝右手拉着苏媚就朝着游轮的下层走。
“你干什么?”唐凝试图挣脱白俊逸。
“别动!”白俊逸头也不回地喝了一句,语气里没有了平时的嬉皮笑脸和浮夸,全是认真与严肃,要真的是遇见了职业海盗,那这一船人十个里头能有一个完好地回去就算是不错了,就算是蛮王,在这大海里也不得不认真对待。
唐凝完全没有想到白俊逸会忽然变得这么严肃和认真,习惯了对付嘻嘻哈哈的白俊逸,愣愣的唐凝一瞬间有点不知所措。
“这种时候,我们还是乖乖的听男人的比较好。”苏媚在唐凝耳边轻笑道。
相比唐凝,苏媚经过起初的意外之后现在已经镇定了下来,毕竟面对这样的突发危险,苏媚比唐凝要有经验的多。
拉着两个女人来到了底层机舱室,白俊逸推开了一个杂物间一样的舱门,然后说:“你们在里头躲着,我出去看看情况,记住如果不是我的话任何情况都不要开门。”
苏媚老老实实地拉着唐凝走进房间里面,然后忽然对白俊逸说:“我怀疑这是有预谋的。”
“怎么说?”白俊逸扭头看向苏媚。
苏媚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送到白俊逸面前,指着那显示无信号链接的提示说:“否则的话不会有这么完全的准备。”
白俊逸拧起眉头,感觉也是,可不是什么海盗都有这么完全的设备的,更何况华夏海域里面出现海盗,这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很有可能就是一个针对船上某些人的仇家伪装成海盗过来的,只是这个猜测白俊逸没有说出来,只是对着苏媚点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喂,你,你去哪里啊!外面很危险!”唐凝忽然大喊道。
但是白俊逸却好像没有听见,头也不回地走了。
居,居然无视了自己!而刚才苏媚一叫他就停住了!唐凝此时的脑子里忽然蹦出这么一个念头,顿时觉得怨气冲天,满肚子都是不知道滋味的感觉。
哪怕是天塌下来了,女人的思维中对于自己在某些特殊的人心目中的地位和待遇的感受远大于对正事的感受,哪怕是唐女神都不例外,她现在只是觉得无比的怨气和委屈,就因为白俊逸没搭理她。
而苏媚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轻轻地叹息一声,随即露出笑容,对唐凝说:“好了,凝丫头,不要患得患失了,他有自己的分寸。”
“他能有什么分寸!外面可是海盗,他就好吃懒做跟我吵架本事大,那些海盗是杀人不眨眼的!还有,他刚才居然没理我!”唐凝气冲冲地说。
苏媚扑哧一笑,对唐凝说:“你,喜欢他?”
唐凝脸上的表情僵硬了,凝滞了好几秒,才干笑两声,用不敢置信的语气说:“苏妖精,你开什么玩笑,我是那么没品位的人吗?”
白俊逸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外套都丢掉了,穿着衬衫的他缓缓地从旋梯上上来,却并没有露出头,外面的脚步声很杂乱,夹杂着男人的怒骂和女人的哭喊声。
这群人居然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已经完成了登船和控制人质,白俊逸心中咯噔了一下,这些人若不是有人在里面配合做内应就是国际顶尖的海盗,而根据白俊逸的了解,那群顶尖的海盗还没有吃饱了撑着跑来华夏找麻烦的地步,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们有内应。
无比的杂乱在一梭子枪响中戛然而止,枪声之后,便是一个男人张狂的大笑声,“全都给我闭嘴,你们这些就知道吵吵的垃圾,谁再哭再喊,老子一梭子子弹把他打成筛子挂起来展览!”
也不知道是这男人的威胁恐吓起到了作用还是那一梭子子弹实在太可怕,之前的哭喊和怒骂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隐约只能听见女人被强行压抑的哽咽声。
白俊逸足尖轻踩地面,悄悄地从拐角处伸出头,看见大厅里面所有的人都被集合着蹲在一起,而七八个男人正围他们站成一圈,每个人脸上都涂了厚厚的油彩,手上则端着枪,而他们的眼神则在会场上蹲着的女人身上游走的,时不时发出一声声鬼畜一般的淫笑声。
还有两个男人,一个端着枪,一个则拿着口袋,让所有人掏出自己的手机和钱包丢到袋子里。
黑洞洞的枪口下,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反抗,唯一的区别只是扭曲着一张脸交出自己的手机和钱包还是哭着喊着交出来。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