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蛮王天下无双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局面不太好控制,白俊逸皱起了眉头。()
忽然,端着枪的男人皱了皱眉头,对自己的同伴说:“还少了三个人,一男两女,你们三个去找一下,一旦发现了人立刻发信号,不行就开枪。”
“是,老大。”三个站在门口的海盗闻言应了一声,跑了出来。
麻辣隔壁,果然有内应!白俊逸整个人都毛了,扫了一眼全场,却见到连刘家的老爷子都在,只是他的待遇好一些,没有被逼着蹲在地上而是坐在椅子上,但身边也有两个端着枪的人守着,只是依白俊逸的经验一眼就看出来站在刘老爷子身边的两人只是做做样子,完全没有面对人质时候的凶狠。而这其中还少了一个最关键的人,刘凯泽!
这个功夫,那三个人已经端着枪走过来了。
这一群“海盗”总算是还有一些职业素养,无论是走路的姿势还是眼神习惯都有一种悍匪的气息,可见哪怕他们不是真正的海盗,但是也绝对不是满大街乱逛的小混混,换句话来说,这群人是职业罪犯,真正杀过人的。
白俊逸后退一步,整个人隐藏在拐角的阴暗处,而耳边的脚步声缓缓地靠近,越来越近,白俊逸没有任何动作,整个人沉进了黑暗中,连呼吸都控制到了最低的程度,如果不是刻意地寻找他藏身的地方,那么是绝对不可能发现他的。()
这种隐藏的水平,几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三个人果然毫无察觉,就这么傻乎乎地在白俊逸眼前走过。
白俊逸足尖点在地面,整个人悄无声息如同幽灵一样滑了上去,无声无息地贴在走在最后一个人的身后。
而那个人似乎有所察觉,忽然转过头。
在他转头的一瞬间,白俊逸竟然像是恐怖片里的鬼魂一样贴着他的身体向后转,因而白俊逸始终保持在他身后的位置,他的后脑勺没有长眼睛,是不可能看到白俊逸的,这一幕若是有人看到的话,几乎要吓得人尖叫出来。
不是鬼的话,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不是鬼的话,怎么可能这样贴在别人身后移动还让人毫无所觉?
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那个男人自嘲地摇头笑了笑,觉得自己太过于神经过敏了,然后回头继续走。
只是在他刚回头的时候,脸上自嘲的笑容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消失整个人的脸就忽然僵住了。
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前面自己渐行渐远的两个弟兄,他张开嘴想要喊出声,却发现自己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白俊逸的手扣在他的喉咙上,三根手指很有技巧地点在他喉咙的动脉上,让他完全不可能开口说话,这是摸舌头的必备技能。
一直到他被拖走,前面的两个人始终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身后居然少了一个人。
在之前藏身的角落手指一捏,然后把变成了尸体的这个人身体靠着墙壁站好,白俊逸无声无息地摸向了第二个人。
当第二个人死掉的时候,最前面的人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猛地一转身看见的却是自己同伴的两具尸体,还有脸上带着笑容看着他的白俊逸。
眼珠子几乎都要爆出血丝来,巨大的惊恐下这个男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开枪。
只是,他不可能有机会了。
当他要扣下扳机的时候,白俊逸的足尖猛地挑起了旁边一块碎片,那碎片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呼啸着朝着男人的手飞去。
啪的一声脆响,带着这个男人痛苦的闷哼,那碎片精准地砸在他手腕的穴位上,男人只觉得手掌又酸又麻又疼,手中的枪也变得无比的沉重,哗啦一声摔在地上。
男人张嘴要喊,却被白俊逸一只手捂住了嘴,勾着他的脖子,白俊逸淡淡地在他耳边说:“你应该知道我真的会杀人的,所以你配合我回答几个问题,你可以活下去,你是愿意昏迷到这件事情结束还是被我杀掉在这里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那男人被白俊逸锁住了喉咙,眼神中露出惊恐的神色,艰难地点点头。()
白俊逸微微松开了他的手,问道:“是谁让你们来的?”
男人的神色一阵惊慌,咽了一口唾沫,察觉到白俊逸的手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喉咙,硬生生不敢喊,他压低声音说:“我们听说这里有有钱人的游轮,就过来了,我们是海……”
“海你麻辣隔壁!”白俊逸猛地收紧了手指,手指深深地扣在他的喉咙皮肉里,贴近的喉管和气管让他的呼吸困难,“老子混江湖这么多年了,还没有见过你们这么愚蠢的海盗!”白俊逸冷笑道。
察觉到死亡逼近,男人吓得脸色都白了,他艰难地说:“我,我说,你不要杀我!”
白俊逸松开了一些手,平淡地说:“机会我不给第二次。”
“是刘凯泽叫我们来的,说只要抓住一个叫白俊逸的一个叫唐凝的就可以了,他答应我们事成之后给我们三百万。()”男人气喘吁吁地说,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的他从来没有觉得原来空气都这么清甜。
“刘凯泽人在哪里?”印证了自己心里所想,白俊逸平静地问。
“在驾驶室。”男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毫不犹豫地回答。
白俊逸笑眯眯地点点头,说:“很好,你很配合,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的老大是什么人?”
男人的脸色出现挣扎的神色,白俊逸随即就收拢了手指,男人脸色大变,用很快的语速说:“是乔九,九爷!”
果然是蛇鼠一窝,这两个臭味相投的人还是凑到一起去了。白俊逸眼中闪过一抹凶光,干脆利落地捏碎了这个男人的喉咙。
男人瞪大了眼睛,死亡来的太突然让他毫无准备,死死地盯着白俊逸,满腹怨气的他临死之前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竟然用双手抓住了白俊逸的衬衫,“你,你不是,答,我,不杀,我?”
“蛮王的承诺,不值钱,特别是在杀人的时候。”白俊逸咧嘴给男人留下了他记忆中最后一个笑脸,然后他就心不甘情不愿地死了。
处理好三具尸体,白俊逸并没有去大厅,里头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于那些人质,跟我又不认识,我管你去死?
驾驶舱位于游轮的最上层,视野最好的地方,而在驾驶舱里,刘凯泽端着一杯红酒,缓缓地抿了一口,看着旋窗之外漆黑的海景,有些烦躁地说:“那个叫白俊逸的找到没有?”
“还在找,别急,他不可能躲的过去的,到时候要杀要刮,随便你。”回答刘凯泽的是一个强壮的不像话的男人,这厮足足有两米高,身材魁梧的像是一头大猩猩,浑身上下无论哪个部位都比常人大上两个号码的他浑身气焰嚣张,端着和他的手掌相比显得小巧可爱的酒杯,张开血盆大口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
刘凯泽闻言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一抹鄙夷和不屑,如果不是眼前的男人战斗力实在高的不像话的话,他根本不会和这个野蛮人说一句话。
只是,一想到等会抓住了白俊逸可以尽情地羞辱他,刘凯泽就觉得浑身都兴奋的要颤抖了,他今天是做了两手准备的,第一就是和唐凝光明正大的求婚,而如果不成的话就安排这么一出,让他做一个拯救了公主的白马王子,一切都天衣无缝,为此他甚至把自己的爷爷和父亲都隐瞒了过去,他要的是绝对的逼真,哪怕是利用自己的亲人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他又多了一个目的,甚至羞辱白俊逸的目的比得到唐凝还要迫切,他觉得只要铲除了白俊逸,那么唐凝迟早是自己的,如果她真的还不就范,他就先把唐凝给办了,到时候生米成熟饭,一切都水到渠成。
白俊逸!刘凯泽咬牙切齿地想到这个名字,他一定会狠狠地羞辱他一顿,让他跪在地上舔自己的鞋子然后再折磨死他,否则难泄他心头之恨。
“对了,我来的时候九爷让我提醒刘少后面的尾款不要忘记了。”野蛮人说话就像是一个锣鼓敲响,瓮声瓮气的。
刘凯泽眼中闪过一丝不满,随即笑着点点头,说:“我会记得的。九爷的钱,谁敢欠?”
野蛮人呵呵一笑,站起来说:“我去下面看一看,人怎么还没抓住,我们这毕竟是在冒很大的险,还是早点解决好,免得夜长梦多,要是引来了海警的话我们就死定了。”
他边说边走,话说完的时候人已经来到了门口,只是还没有来得及伸手开门,这驾驶室的门毫无征兆地轰然一声巨响,整扇门被人一脚踹飞。
这玩意可是生铁打造的,这一脚居然把这门都踹的变了形,凸出来一个凹陷很深的脚印,这简直就是令人发指的恐怖一幕。
那铁门横飞过来,首当其冲就撞在野蛮人的身上,他的反应极快,躲是来不及了只能硬抗,怒吼一声的他双手鼓胀得足足有成人的大腿粗细,两只手狠狠地抵住铁门,但是这铁门上携带的力道实在太过巨大,竟硬生生的推着他两百多斤的身体不断地后退后退,撞到了还端着红酒杯却呆若木鸡的刘凯泽身上。
刘凯泽只是觉得自己好像被一辆坦克给撞上了,然后一阵天旋地转,整个儿身体横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驾驶台上,感觉浑身都要散架了的他艰难地呻吟着,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喉咙一甜,竟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而那野蛮人也不好受,他脸色发白,两只眼睛瞪得像是两只铜铃,浑身肌肉紧绷到了极限死死地盯着门口来人。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