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踩西瓜的游戏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站在门口的白俊逸叼着烟眯着眼睛,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事情的他慢条斯理地走进来。()
野蛮人如临大敌,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死死地盯着白俊逸的每一个动作,他忽然发现白俊逸行走之间根本就没有破绽,任何人只要是身体在行动的时候肯定会有一些空隙,而在高手的眼中这些空隙就是破绽。
比如左腿和右腿迈开的时候身体重心的转移,双手摆动的时候胸口开出的空门,但是野蛮人惊恐地发现白俊逸居然没有任何破绽,好像每一步都经过了卡尺计算一样精准,完全地重复上一次的摆动幅度和距离,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的事情。
“你是谁!”野蛮人第一次这么紧张,他很清楚,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是个高手,非常高的高手。
至于白俊逸,压根都没有看他,径直地走到了趴在地上不要钱地呕血的刘凯泽面前。
压根不把野蛮人当一回事,白俊逸后背对着他,身体蹲下来伸手拍了拍刘凯泽的脸蛋,笑眯眯地说:“挺拽的啊?玩了这么一出,差点还让你给得逞了。”
刘凯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白俊逸,他难以置信那扇铁门被硬生生地踢飞居然是白俊逸做的,巨大的恐惧笼罩了他,他忽然发现自己错了,从一开始就错的离谱,眼前的人,就是自己计划中最大的漏洞。()
而野蛮人快要气炸肺了,他觉得自己被完完全全地无视了,想象之中高手对决那双方都全神贯注的情景根本没有出现,眼前这个混蛋男人居然自大到了背对着他还蹲下来的地步!
任何一个学武的人都该知道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给敌人是最不应该的低级错误,更何况还是蹲着?蹲着是最难以发力的一种姿势,难道他不知道吗?
野蛮人不相信能一脚踢飞一扇铁门的人会不知道这常识,那么唯一的答案就是,自己在人家眼中连威胁都算不上啊!
野蛮人怒吼一声,他需要自己身为一个武者的尊严,而这尊严,需要他从白俊逸的手上去讨要,所以他用最直接的办法向白俊逸发出了挑战。
呼,破空声呼啸而来。
白俊逸似乎好无所觉,只是半个眨眼的功夫,那破空声就带着强大的压力压到了后脑勺,皮肤发紧,白俊逸的身体就像是从一块亘古长存的雕像猛地复活了过来,猛地转身,甚至快的连看都没有看清就已经完成了起身和回转两个动作。
啪!野蛮人那比常人大了整整大了两倍的拳头被白俊逸的手掌抵住,眼神冷冽,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看着不知死活的蚂蚁,这种眼神极大的刺激了野蛮人,他可以接受自己失败,但是无法忍受自己居然这样被人无视甚至是鄙夷。()
他张开嘴就像是野兽一样嚎叫了一声,被白俊逸死死握着的拳头猛然发力,那本就显得粗壮恐怖的胳膊一条条血管和筋脉虬结,澎湃的力量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白俊逸面露惊讶,这厮的力量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
不过,拼力量,蛮王最喜欢了。
白俊逸沉喝一声,右脚后脚跟猛地一踩地面,那钢铁铸成的游轮甲板竟然硬生生地被踩出了一个能聚起水洼来的凹陷,足可见这一脚的力道有多恐怖。
白俊逸的身体就像是牢牢地扎根在地面的擎天古树,力量从双腿到腰腹,顺着肌肉收缩拉紧产生更加庞大的力量汇聚到双臂上。
野蛮人立刻就察觉到了白俊逸身上那比他更加澎湃的大力,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力量从来都是他决胜的手段,曾经他就靠着自己的这一身蛮力战胜了不知道多少人,就算是面对白俊逸的手他都不觉得身高体重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白俊逸能在力量上和自己抗衡,但是现在,白俊逸不但在力量上和他抗衡,他甚至还落在了下风。
很难想象两个人交接的双手之间此时有多么庞大的力量在相互对抗,野蛮人死死地摈着一口气,他不敢喘息,一口气泻了那么浑身的力量就会消失殆尽,他要一鼓作气把白俊逸给轰回去。()
但是白俊逸给他的感觉却像是自己在推一座山,这座山就屹立在大地上,无论他用多少力气去推都像是石牛沉入大海,眼前这个男人,居然连脸色都不带变化一下的。
渐渐地,野蛮人觉得心里头瘆的慌。
他想要撤退了。
看着脸色涨的通红,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要钱的滴出来的野蛮人,白俊逸咧嘴一笑,这么一笑,让野蛮人脸色大变。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由始至终白俊逸的呼吸一直都很平稳,甚至于自己引以为豪的力量让他连喘气都不带多喘一口的。
只是,时机变化的太快,完全不给他反应的机会。
白俊逸的双手猛地后撤,巨大的惯性作用下野蛮人的身体完全失去了重心朝着白俊逸怀里撞过来,这轰隆隆的声响简直就像是一头人形机器,白俊逸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任由他庞大的跟猩猩似的身体撞在自己怀里,而后他肩膀猛地一抖,幅度不大但是频率却极高,野蛮人身体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
而他庞大的身体还倒飞在半空的时候,白俊逸却已经前踏一步卡在了他的身下,以左腿为支点,整个人翻转过来右腿狠狠鞭在他的身体上。()
砰的一声,就像是一个重重的麻袋从高空摔在地上。
野蛮人长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身体抽搐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白俊逸一脚踩在脑袋上,又狠狠地把脑袋踩了下去。
“乔九的人?”白俊逸笑眯眯地说。
野蛮人吭哧了两声,因为这个极其羞辱的姿势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却是不说话。
“很好,硬骨头,我最喜欢硬骨头了,讲义气,讲忠诚,现在这样的人很少了。”白俊逸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话落地,猛地一跺脚。
刘凯泽惊恐无比地瞪大了眼睛,他虽然崇尚阴谋和城府,也不是没有把人害的家破人亡过,但是却是真正的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腥恐怖的画面,一个人的脑袋,就这么跟西瓜一样地爆在自己眼前!
滚烫的脑浆和血浆溅在脸上,刘凯泽吓得连声音都变了形,发出无意识的嗷嗷声死命地朝后退。
惊恐地看着白俊逸一步步走过来,刘凯泽惊慌地喊:“别,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杀你?我当然不会杀你了,我是奉公守法的良民,怎么会随便地杀人呢?”白俊逸笑眯眯地回答,那神情和语气无比的笃定,好像刚才他踩碎的真的只是一个西瓜,而不是人头。
眼珠子挪动到野蛮人现在还在轻微抽搐的无头尸体上,刘凯泽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无比的悔恨。
“正好和乔九还有一笔账要算,等会给我向乔九带一句话,让他洗干净了脖子等老子去摘了他脑袋上那颗头。”白俊逸话说完,一个巴掌煽在刘凯泽的后脑勺上。
刘凯泽吭都没有吭一声,干脆利落地翻了个白眼昏迷过去。
就这点出息都是买来的。白俊逸不屑地摇摇头,转身离开这里,对于刘凯泽按照他的脾气就宰了,但是却不能这么随意地杀了他,否则的话事情闹大,会牵扯到唐凝的身上,这是白俊逸不愿意看到的。
“他出去干什么?他就一个人,外面那些人都是海盗,一个个都带着枪杀人不眨眼的,这种时候他逞什么英雄啊!”唐凝烦躁不安地在小房间里来回走,不满地说。
无奈地看着唐凝的身影,苏媚叹了一口气说:“凝凝,这是你三分钟之内第四次说这句话了。”
唐凝闻言一愣,这才说:“有吗?我怎么没觉得。”
苏媚笑着摇摇头,这种事情永远都是外人看的更清楚,恐怕就小妮子自己还以为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呢,不过比起唐凝的担心,苏媚却是放心多了,毕竟苏媚是知道白俊逸并不是一般人的,而这样一个男人在这种时候选择了出头,那么肯定是有把握的,更何况,苏媚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件事情恐怕不一般。
“你放心吧,他那个德行你还不知道,怕事怕死又贪便宜,没好处的事情他不会去干,送死的事情更是打死他都不去。”苏媚只好劝道。
唐凝闻言一愣,随即点头大为赞同地说:“你说的对啊!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之前我总觉得我找的那些形容都不足够形容这个人,现在听见你说的这句话最贴切不过了,可是,你怎么这么了解他?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看着唐凝那狐疑的眼神,苏媚无奈,果然任何女人一旦有了男人就胳膊肘全朝外拐了,连自己这个闺蜜都成了戒备的对象。
“放心,我对你那个小男人没有兴趣,我们俩吃的不是一盘菜。”苏媚说。
唐凝闻言大为羞恼地说:“谁,谁是我小男人了,你不要乱说话,还有,那样一无是处的家伙我才看不上!你要给你好了!谁稀罕啊!”
正说着话,忽然甲板上面传来了一阵阵密集的枪声。
唐凝吓得脸色发白,整个人都怔了一下,然后脸色刷地煞白朝着铁门的方向就跑。
苏媚赶紧一把抓住了唐凝的手,说道:“傻妮子你干什么去呢!”
“他一定被发现了,不行,我要上去,你放开我!”唐凝一个劲地挣扎着,惊恐焦急地说。
苏媚死死地拽着唐凝不给她挣脱开,说:“先不说这枪声到底怎么回事,你就算是上去了还能有什么用?要是你被那些人抓住了,会是什么下场你想过没有?”
唐凝闻言顿时僵住,她很清楚自己一旦出现在那些穷凶极恶的人面前,下场恐怕会很凄惨。
“可是我不能什么都不做!”唐凝咬着嘴唇,红着眼眶说。
看着唐凝的样子,苏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女人啊,一旦陷入了爱情的漩涡,智商就再也不见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