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唐女神摔下了床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来到饭桌上,刘铁柱惊讶地说:“这些饭菜,都是嫂子做的?”
唐凝有些羞赧,她这辈子什么时候抢过别人的功劳了,但是现在却不得不违心地点头应是。()
“嫂子你太厉害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啊!”刘铁柱由衷地说。
白俊逸打着哈哈说:“家里没什么好菜,随便将就一下。”
刘铁柱听这话不是滋味,怎么听怎么像是装逼呢。
如果他能说出心里的感受的话,唐凝一定会深以为然地赞同。
一顿饭吃的是宾主尽欢,饭后白俊逸翘着二郎腿剔着牙对刘铁柱说:“这次过来打算住几天?”
刘铁柱打了个饱嗝,说:“两三天吧,空闲不多,还要赶着回去报道。”
旁边的唐凝闻言,说道:“才两三天?不多住几天?”
唐凝对刘铁柱的印象不错,看起来也不像是有心机的人,而且单纯憨厚的样子,不让人讨厌,单纯憨厚,要是让战场上那些人知道了唐凝对手术刀的评价,恐怕会一个个默默地到天台排队去。
“谢谢嫂子,不过真没法多待,就三天假,去掉了路上的时间也就明天在这住一天。”刘铁柱对唐凝笑道。()
唐凝了然。
忙如唐凝自然是不可能坐在这里陪着两个人的,更何况她也没法忍受白俊逸那人来疯的大男子主义,坐了一会就借口上去了,等她一直离开,刘铁柱还在啧啧感叹白俊逸怎么就这么****运,遇到了这么一个温柔善良又懂事的媳妇?
白俊逸叼着烟,抖着腿,显得十分得意。
没一会,刘铁柱忽然对白俊逸说:“哥,我怎么觉得嫂子挺像一个人的?”
白俊逸神情一变。
“你也这么觉得?”刘铁柱瞪大了眼睛看着白俊逸,说。
“像谁?”白俊逸脑门上冷汗都下来了。
“三儿啊!”刘铁柱脱口而出,随即小心翼翼地看着白俊逸的脸色,往常,每次提起这个名字大哥的表情都不会太好看,只是奇怪的是这一次大哥却没有任何反应。
白俊逸考虑了一会,说:“她是三儿的妹妹。”
刘铁柱像是听见了不可思议的事情,豁然起身,错愕地看着白俊逸,又扭头看了看唐凝离开的方向,有些不知所措。
“这事情先别提了,里面的门道很多。”白俊逸揉着太阳穴说。()
刘铁柱这才坐下来,表情纠结的他忽然低声说:“哥,有个事跟你说,也还是三儿的事情,当年那一次,似乎不是意外那么简单。”
白俊逸猛地眯起眼睛,原本还祥和安宁的大厅内,忽然一股子冲天的霸气与邪气弥漫,只是一闪而过,眨眼之间就消失无痕,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但是始终都小心翼翼的刘铁柱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那让人心脏都要爆炸的压力。
三儿,是大哥的禁忌,这是兄弟几个都知道的事情,事实上,当年三儿的死大哥一直都在内疚,这件事情谁都不说,可是大家心里都有数。
“什么意思。”白俊逸沉声说,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了平日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样子,严肃下来的他有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威严,就好像一名执掌杀伐多年的将军,挥手之间就是无数的腥风血雨。
“有内奸。”刘铁柱低声说。
白俊逸的眼神望了过来,平静地说:“这话不能乱说。”
“哥,不敢确定的事情我们敢跟你说吗?这个人,是周复。”刘铁柱苦涩道。
“是他?”白俊逸冷笑,这个周复曾经是白俊逸所在的这支队伍的成员,只是后来被他发现品行完全不行一脚踢出去了而已,若是别人也就算了,这支堪称国内最顶尖的尖刀队伍任何一个人都是经过了无数淘汰的人中选择出来的。()
可偏偏这个周复的来头极大,家里在军方很有背景,为人气量又狭小,被白俊逸踢出去之后一直都视为奇耻大辱,而白俊逸最后黯然离开部队,和周家也不无关系。
“但是暂时还没有铁证。”刘铁柱小心地说,他太知道白俊逸的脾气了,深怕白俊逸当场就过去捏碎了周复的卵蛋,虽然这很爽,但是却要考虑后果,周家的能量太可怕了。
“我知道,但是蛮王办事不需要证据。”白俊逸平静地说,看着刘铁柱的脸色,忽然咧嘴一笑说:“放心吧,这件事情我自己会调查的,当年出的事,的确不是那么简单。”白俊逸轻轻地出了一口气,见到刘铁柱还要说什么,摆手说:“我先带你去房间里。”
把刘铁柱安顿好,白俊逸到了楼上,却发现唐凝正穿着睡衣从浴室里出来。
看见白俊逸贼头贼脑地上楼,唐凝顿时就站在门口冷笑道:“怎么,你还想把假戏真做上我床?”
白俊逸干咳一声,心虚地看了一眼楼下,这才压低声音说:“这不是我把自己房间给他住了,没地儿睡了啊。”
唐凝狠狠地冷哼一声,说:“那就去睡沙发!”
“那多没面子啊,万一他要是看到了我不是丢人丢大了。()”白俊逸愁眉苦脸地说。
“看你这意思还打算跟我睡?”唐凝戒备地看着白俊逸说。
“打地铺?”白俊逸用商量的语气说。
唐凝目瞪口呆,良久才叹了一口气,说:“你要是敢做点什么,我就杀了你!”
本还不以为意的白俊逸心里头有着自己的小九九,但是当他看见唐凝真的去摸来了一把剪刀放在自己枕头底下的时候顿时什么念想都没了,这女人,太可怕。
白俊逸苦逼地抱着被子在唐凝房间的地上睡,这才刚躺下,脑海里都是刘铁柱带来的那个消息的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却打扰了本就因为房间里多了个人而没法睡觉的唐凝。
唐凝一直都在问自己怎么脑袋一热就答应了白俊逸,自己怎么可能跟一个男人住在一个房间,别墅里空房间多的是,可怎么就答应了呢,不断地问自己的唐凝全神贯注地主意着白俊逸的动向,只要有点风吹草动这女人就伸手去握住剪刀,终于,唐凝被白俊逸那不断翻身的动作弄崩溃了,她打开灯坐起来对白俊逸说:“你还睡不睡了!”
白俊逸看着唐凝手上那锃亮的剪刀,说不出话来,这娘们天天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你是不是不习惯睡在地上?”唐凝见到白俊逸表情和平时不一样,忽然有些心虚的问。
谁能习惯睡在地上啊。白俊逸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接着,就听见了如同天籁一样的声音。
“要不,你睡到床上来?”唐凝话刚说完就要后悔,可这后悔劲都还没来得急完全上来,就感觉眼前一花,身边一重,白俊逸都上床了!
看着一脸感激的看着自己的白俊逸,唐凝愤愤,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让他下去的话,最后只能恨恨地说:“不许过界,更不许对我动手动脚,否则,否则我就跟你拼了!”说着,还示威般地晃了晃剪刀。
白俊逸自然把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
唐凝这才很不放心地躺下,虽然两人各自有各自的被子,但是唐凝还是努力地缩到了床的另一头,关掉灯,手里握着剪刀唐凝这才安心一些,只是却怎么都睡不着,这感觉太诡异了,身边忽然多了一个人,还睡在一起,这简直就挑战了唐凝的承受极限。
“感冒好一些没有?”黑暗中,似乎知道唐凝睡不着,白俊逸忽然问。
唐凝愣了一下,低声说:“好一些了。”
从小到大,除了自己的父母,好像从来没有人问过自己类似的问题,唐凝有些分辨不清此时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过来。”白俊逸轻声说。
还不等唐凝反应过来,一只手就轻轻地搭在她的肩膀上。
唐凝还未来得及叫出声,那手就动作开了,不是揉捏肩膀,而是在她如同天鹅一般的后颈找到了几个位置,轻轻地揉搓按压。
唐凝脖子一缩就想要躲这酸涩麻涨的感觉,却被白俊逸拉住了。
“别动,刺激你的穴位有利于加速你的血液循环,等会会出一些汗,能让你的身体更快好起来。”白俊逸的声音从唐凝的身后传来。
这么神奇?唐凝愣了一下,然后微怒道:“怎么不早用!”
此时此刻,唐凝完全没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白俊逸的手是怎么穿过两层被子递过来的。
“这属于刺激人体潜力的一种,能不用最好不用,和吃兴奋剂一个道理,只是没那么夸张,最好的治病方式还是靠着自身的免疫力扛过去。”白俊逸淡淡地说。
“什么歪门邪道嘛,这么说来医院都要关门了。”唐凝不信地说。
白俊逸笑了笑,柔声说:“真的。”
声音很轻,有一种淡淡的从未出现过的宠溺,黑暗中,白俊逸的眼神很温柔,只是背对着他的唐凝看不见。
不过,唐凝却能够感受得到白俊逸的语气,她僵硬了一下,然后触电般躲了开去,好像自己意识到了两人的关系现在很危险,下意识地就想要躲避。
只是,这一躲,躲出事来了。
噗通,本就睡在床边缘的唐女神从床上摔下去了,白俊逸目瞪口呆,这尼玛是闹哪样!也没人告诉他这么温柔浪漫的戏份里,剧本会这么发展啊!忽然,白俊逸觉得自己要遭殃了,根据以往的经验,恼羞成怒的唐女神必然要找到一个被发泄的出气筒。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