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手术刀刘铁柱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几分钟之后,抗议无效被唐凝赶下床的白俊逸唉声叹气地躺在地板上,这一次就算是他再怎么翻来覆去都没用了,人压根就不理他。()
绷着脸躺在床上,唐凝现在满脑子都是拿着剪刀把那个死人给剪碎了的冲动,气呼呼的她一想到自己之前居然从床上掉下去了,这么糗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唐凝就有一种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知情的人都杀掉的冲动!
在床上睡了一会,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从床上下去着凉了,唐凝觉得本已经好得大半的感冒又来了,鼻子塞住的她觉得呼吸都不顺畅,十分难受。
心想之前那个死人按摩的手艺真的没话说,居然按摩了几下自己的鼻子都通了,唐女神就忍不住了。
白俊逸正想着事,忽然床上,唐凝的小脑袋凑了过来,两人就这么一上一下眨巴着眼睛对视。
唐凝没好意思说话,用力地吸了吸塞住的鼻子,希望白俊逸能懂。
白保安,一脸无辜。
唐凝咬了咬嘴唇,娇哼一声,一想到刚才自己蛮横无理地把白俊逸赶下床,现在却要人家上来给自己按摩,这似乎是十分不讲道理的,心中没有底气的她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见到白俊逸居然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不开心的唐女神转身躺回床上去,反正不就一个晚上,忍耐一下就过去了。()
而白俊逸好像忽然开了窍,愣了一下的他老脸上顿时露出激动无比的神情,想着刚才唐女神那含情脉脉的眼神,欲拒还羞的模样,分明就是暗示自己可以上去啊!这,这!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白俊逸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沸腾起来了。
不对!兴奋得快要自燃的白俊逸忽然拧巴起眉头板着脸,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好事?莫非,这是个骗局?莫非这娘们存心把自己骗上去然后一剪刀,咔嚓?嘶……白俊逸倒吸了一口冷气,顿时之前的兴奋劲全没了,只觉得浑身上下凉飕飕的,最毒妇人心!最毒妇人心啊!
恰在白俊逸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看破了唐凝的阴谋诡计的时候,床上忽然传来了唐凝那塞着鼻孔吸气的声音,似乎十分的辛苦吃力,白俊逸听闻此声顿时大为尴尬,这会儿他什么都明白了。
合着从一开始就是自己想多了。
唐凝正躺在床上跟自己还有白俊逸生闷气呢,忽然感觉床铺一阵抖动,正要翻身却被白俊逸的双手按得趴在床上。
“你干嘛?”唐凝心知白俊逸不会对她做什么,但还是有些心慌,虽然控制着自己没有挣扎,不过却问道。()
白俊逸没回答,只是俯下身来,双手灵活如同游龙一般地在唐凝的后背上轻轻揉捏拍打。
白俊逸的双手很富有技巧,同时拍打中带着很强烈的节奏感,唐凝一开始很不适应,毕竟被一个男人压着趴在床上,她总归是没有什么安全感的,而当白俊逸的手覆上她的后背的时候,唐凝竟然咬着嘴唇差点儿哼出了声。
那灼热的大手好像带着无穷无尽的魔力,仅仅是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而已在自己的身上按摩,虽然看不见,但是唐凝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无穷无尽的热力顺着那双手涌进自己的身体里……
一直到最后,唐凝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
不过,当她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唐凝从房间里出来,见到的只有白俊逸的一张纸条,压在一碗中药下面:“喝了药,我和铁柱出去一下,晚上回。”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唐凝不开心地翘起嘴,习惯了白俊逸每天开车送她上下班,现在忽然要自己动手了,唐凝不太习惯,重要的是,她觉得白俊逸十有**是出去拈花惹草去了。
而此时的白俊逸和刘铁柱两人已经来到了魔都的一处码头。
“哥,我不想来啊,干嘛每次送死你都要拖着我。()”刘铁柱无比的怨念,他还想尝尝嫂子做的早餐呢,结果早餐没有等到,就啃了俩包子被白俊逸拉到这荒郊野外的吹大风。
一想到等会要来的人,刘铁柱就一阵蛋疼,太蛋疼了。
白俊逸揉了揉太阳穴,说:“你来帮我分担点,没事的,乖。我看最近伊卡洛斯的脾气好了一些,没以前那么暴力了。”
刘铁柱一听见伊卡洛斯这四个字嘴角就不断地抽搐。
白俊逸早上是被伊卡洛斯的信息叫过来的,看言语里头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排除掉这个女人是故意来找麻烦的可能之后,白俊逸拉着刘铁柱就到了这约定好的废弃码头边,但是却并没有看见人。
哥俩正等着,忽然一个黑漆漆的东西从远处芦苇荡里头飞了出来,这个东西就好像是一个信号,紧接着七八个黑漆漆的东西从四面八方劈头盖脸地砸过来。
白俊逸和刘铁柱那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活下来的,对这黑漆漆的玩意实在是太熟悉了,看到第一个飞出芦苇荡的时候两人就瞪大了眼珠子怪叫一声,身体急速飞跃。
“尼玛,哥,你说没事的!你说她脾气好一些了的!见面就送这么多手榴弹是几个意思啊?”刘铁柱的惨叫伴随着手榴弹落地爆炸的声音回荡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废弃码头上。()
轰轰轰!
烟雾缭绕,这是货真价实的手榴弹,连续炸开的威力足够把任何一个人撕裂成碎片。
当一切都结束,白俊逸黑着脸从草丛里头拖出来三个带着鬼面的人,一把丢到了空地上,那一头,刘铁柱也一只手抓着一个,丢了过来。
“手术刀,把我的人放开。”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然后就见到伊卡洛斯从芦苇荡深处走了出来,深色不善地看着刘铁柱。
刘铁柱嘴角一抽,心里不平衡地说:“我哥抓了你三个你怎么不让他放开?”
“他不会对我的人怎么样的。”伊卡洛斯信心十足地说。
刘铁柱一口气没上来,想要做点狠事彰显一下自己男人的尊严,但是看见伊卡洛斯那冰冷的眸子,最终还是放弃了,算了,好男不跟女斗,特别是伊卡洛斯这种女人,更不能斗了。
至于白俊逸,白保安也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彰显一下男人的霸气,但是伊卡洛斯好像早就知道了他的想法,平静地说:“或者你想我住到你的家里去?跟你的小女人聊聊你当年是怎么偷看我洗澡的?”
我去,白俊逸嘴角抽搐,直接扭头放弃了自己的打算。
“说吧,把我们叫过来到底有什么打算。”白俊逸头疼地说,伊卡洛斯是典型的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这么大张旗鼓地把他和刘铁柱叫过来肯定不会是来叙叙旧这么简单。
伊卡洛斯挥挥手,地上的五个鬼面爬起身来跑了。
虽然身为鬼面天团这么容易就被人抓住了实在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情,但是想一想抓住他们的人是谁他们就都释怀了。
等到这废弃的码头就剩下了三个人,伊卡洛斯这才说道:“我想你们帮我个忙。”
白俊逸和刘铁柱对视一眼,同时发现彼此眼神里的警惕。
有过前车之鉴,伊卡洛斯的忙,那是真的不好帮。
刘铁柱干咳一声,用一种严肃沉重的语气说:“哥,我记起来了,我出来之前请假只请了两天,现在马上要回去了,还有训练没有做完,要是被抓住的话就惨了。”
说着,刘铁柱就朝着外面挪。
“手术刀,你脚前三步就是我的地雷,这地雷是我亲手埋设的,哪怕是你们兄弟几个中最精通装弹拆弹的雷管来了我都敢保证没有半个小时他拆不了。”伊卡洛斯冷笑道。
这么一声冷笑,刘铁柱表情僵硬,老老实实地滚蛋回来,伊卡洛斯从不开玩笑,他知道。
而白俊逸也被这么一声冷笑给吓得偷偷摸摸伸出去打算跑路的腿,面对刘铁柱这个娘们还会提醒一下,可如果是自己他可不敢保证这天天满脑子怎么杀了自己的娘们会不会乐见其成自觉踩在地雷上。
“之前得到了一个消息,在距离这里三百海里的东海海盗上,有一个地方藏了一批东西,我希望得到那些东西,但是问题是这个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很多人都已经汇聚到那小岛上,我们天团从来不插手明面的事物,但是来到的人又都不好惹,所以没有把握在事后能够取到我需要的东西,所以找到了你们。”伊卡洛斯看见白俊逸老实下来,嘴角一翘,没错,她的确在白俊逸的周身都埋了很多很多的,地雷。
“都有什么人?”手术刀警惕的问,什么规矩不规矩的都是扯淡,能让伊卡洛斯产生兴趣的别说破坏规矩,就算是再穷凶极恶的底线都可以不要,而现在伊卡洛斯这么说那么肯定就是,对方的来头很大。
“东欧圣象。”伊卡洛斯只是说出了这么四个字。
白俊逸拧巴起眉毛,错愕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把这群神经病都勾引来了?”
东欧圣象,是一个半宗教半黑兵的组织,所谓黑兵就是国际雇佣兵,有钱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都干的那种,而他们哪怕是在雇佣兵界都是臭名昭著的,因为这个组织里的人都有着近乎疯狂的宗教信仰,他们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神做贡献,死后能够回归到神的怀抱,可以想象,和有了这么一群把死亡当成升华的人对战是多么令人头疼的事情。
更加重要的是,东欧圣象内,是有圣子存在的,号称行走在人间的神,这个称号实在是太过夸张和惊悚,但是偏偏的这个组织内的人都把他当做神的化身,圣子的话,比什么法律和死亡威胁都要有用的多了。
白俊逸曾经跟这些人接触过几次,头疼的厉害,现在听见他们居然出现在这个所谓的东海小岛上,由不得他不惊讶。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