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你男人的风度呢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这只鹦鹉十分的通人性,在听见刘铁柱的话之后居然一动也不敢动了,好像真的怕刘铁柱把它给炖了。()
“你是怎么抓住它的?”白俊逸好奇道,七号圣徒把这只鹦鹉当成自己转世的老爸并不是玩笑或者讽刺,而是真实存在的,据说这是他的神告诉他的,可以想象,身边跟着这么一只吃喝拉撒都要要带着形影不离的鹦鹉,刘铁柱要把它抓出来是有多难。
刘铁柱闻言一张连山顿时满是得意的表情,说:“算这扁毛畜生运气不好,我过去的时候七号圣徒正在跟一个女人做最原始的运动,嘿嘿嘿,想想也是,就算是自己转世的爹,做这种事情也不能呆在身边吧,于是我就把它抓来了。”
扁毛畜生?白俊逸乐得直笑,而旁边的伊卡洛斯闻言却冷哼一声,没好气道:“恶心的男人。”
“恶心的男人!恶心的男人!”那不知死活的鹦鹉又张嘴跟着学道。
白俊逸和刘铁柱对视一眼,两人熟练无比地一个开始拔毛一个开始生火。
“你们做什么?”伊卡洛斯皱眉惊讶道。
“烤了这个扁毛畜生。”白俊逸的脸上扯出一个邪恶的笑容,阴森森地说。
伊卡洛斯一阵错愕,见到这两个人真的打算动手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她没好气地说:“就算是要烤了也看看时间和地点啊,你们觉得现在合适?”
就这说话的功夫,枪声和呼和声已经越来越近了,小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么一群训练有素的人铁了心要找人肯定是不难的。()
“没事儿,就怕他不来,刚才我大概地看了一下,这个岛上他们的人也不过二十多个的样子,就这么点人还不够我一个人热身用的,没必要藏头露尾的。”白俊逸耸耸肩,轻松地说。
伊卡洛斯摇摇头,感觉自己跟这个男人实在没有共同语言,实力再强也会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能用三分力气解决的事情她就从来不会用第四分力。
第七圣徒很愤怒,他非常的愤怒,他觉得自己五十年的生命里从来没有一天像是今天这样的愤怒。
他的父亲,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偷走了!
第七圣徒完全无法忍受这种要被钉在耻辱柱上的事情发生,他双目赤红,表情狰狞地怒吼,“找!给我找!我就不相信这么大一点的岛他能够给我飞了!要是找不到,你们全部要去见天神!”
被他这么一吼,一群东欧圣象的成员全部脸色铁青,这样的事情发生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极大的耻辱。
“圣徒,我们在沙滩上发现五个华夏人,他们应该是从华夏那边过来游玩的。()”一个圣象成员对暴怒中的圣徒说。
“抓过来!”七号圣徒黑着脸说,他的爹丢了,他现在就算是一只蚂蚁都不能放过,更何况是五个大活人。
周明镜很得意,在出发之前抱佛脚找了很多关于海岛露营烧烤的知识终于派上了用场,他侃侃而谈,一副我对这些都很有经验的样子,那个花痴女孩子都恨不得扒光了衣服扑上来,但是唯独他最在意的梁红豆却不断地看时间,好像迫不及待想要走的样子。
周明镜皱起眉头,自己先是展示了自己的财力,然后又表现出了自己的博学,但是梁红豆怎么就油盐不进一副什么都打动不了她的样子?这可不好,周明镜觉得有些棘手了。
花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好不容易把梁红豆约出来,这要是什么成果都没有那他就郁闷大了,白准备好几天。
“好像那边有人过来了?”忽然,一个女孩子指着小岛深处说。
周明镜转过头去,却见到两个外国人朝着自己走过来,搞笑的是身上居然还背着两把枪,嘿,这里还有真人cs?
周明镜瞬间福至心灵,他觉得自己再表现一下自己的外语水平,和两个外国人侃侃而谈充分地发挥自己的社交天赋说不定会引起梁红豆的主意,现在的女孩子不都这样嘛,觉得外国的月亮都特别圆,那么能跟外国人攀谈,指不定能够得到不低的印象分。()
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周明镜朝着两个人迎了过去,用熟练的英语说道:“你们好,请问你们也是来到这里玩的?看你们的枪很有意思,是真人cs吗?”
周明镜的自我感觉极度良好,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甚至都飘飘然地准备迎接身后那火辣辣的眼神了。
“哇塞,红豆,他的英语都说的这么好哎,落落大方,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出入高级场所的,唉,这样的男人我觉得我都配不上呢,红豆,要不你去把他拿下了。”女孩子对梁红豆说。
梁红豆对自己这个花痴一样的朋友实在是没辙了,无语的说:“你不是喜欢他吗?还让我去呀。”
“我就是单相思,傻子都看出来他对你有意思,看都没看我一眼呢。”女孩子有些愤愤不平的说。
梁红豆轻轻地看了周明镜的背影一眼,弱弱的说:“可我对他也没有意思。”
“少来啦,红豆,这么好的男人是个人都不会错过的,你是不是在欲擒故纵呀?哎呀,你的道行就是比我高,不过可别过犹不及了,要知道这么好的男人身边的女人不要太多,一个不小心就被别的野女人抢走了。”女孩子嘻嘻笑着对梁红豆说。()
而那一头,听见周明镜唠叨不已的话,两个东欧圣象的成员对视一眼,同时咧嘴一笑,然后其中一个把自己后背上的枪解下来,递到周明镜面前说:“这个游戏很好玩,你要不要试试?”
周明镜看着眼前的枪眼睛一亮,说:“说实话,我真枪也玩过,不过像是这么刺激的真人cs还是第一次,我想我们一定会玩的很愉快的。”
很愉快?两个东欧圣象成员笑的更莫名了,把枪拿下来的说:“是的,会很愉快的。”
周明镜伸手接过枪,这枪却比他想象的更重,手上一沉的他差点把枪掉在了地上。
而就是周明镜的身体这么一晃,站在他面前的两个外国男人却猛地阴下了脸,其中一人提起了膝盖,坚硬的膝盖骨和周明镜因为弯腰拿枪的姿势而下沉的脸亲密地接触在一起,啊的一声惨叫,血花四溅,周明镜整个人朝天后仰,鼻孔里两管献血跟不要钱一样喷出来。
这东欧圣象的人下手极其狠辣,完全不顾忌周明镜这么一个普通人是否能够承受得了,左脚点在地面整个身体回旋,右脚狠狠地踢在周明镜的脖子上,周明镜还在半空的身体被这么一踢就像是玩坏了布娃娃一样朝着横侧飞去。
噗通一声,重重地摔在沙滩上,鲜血渗进沙子里,周明镜的身体随之颤抖了几下,再也没有了声息,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迷。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所有人,大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怎么之前还说的好好的两个国际友人就忽然动上了手,还一动手就这么凶悍?简直就是朝着人命去的。
这时候,他们才发觉自己现在身处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孤岛上,这要是真的发生点什么,那可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特别是梁红豆几个女孩子,这种时候,女人总是最弱势的,她们紧张而害怕地看着两个外国男人,这种时候她们除了祈祷之外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美丽的小姐,还有这位先生,接下去我们要开始一个很刺激的游戏,我想你们会喜欢的,当然了,在此之前你们需要配合我们,要不然的话游戏无法继续,我们只能清除掉被淘汰的人,放心,我们是有理想有组织的人,不会随便杀人的,前提是你们要合作。”一个东欧圣象成员裂开嘴笑着说,阳光下,那白森森的牙齿怎么看都有些吓人的阴森。
完了完了,这就是绑架?梁红豆和另外两个女孩子对视一眼,同时发现彼此眼中的无助,再看向剩余的唯一一个男人,这个家伙正两眼无神地看着周明镜还在流血的身体发抖,完全是指望不上了。
“圣徒大人,那五个人已经带过来了。”一个东欧圣象成员对怒发冲冠的七号圣徒说。
七号圣徒转过头去,只是还未看到人却先在另一个方向看到了袅袅升起的炊烟。
“怎么回事?”七号圣徒拧起了眉头,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的脸色大变,朝着炊烟升起的方向狂奔而去。
见到七号圣徒大人忽然就跟狂犬病发作一样狂奔,手下们全部都傻掉了,一时之间居然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跟上去。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咕哝了一句,“现在圣徒大人的心情很不好,还是不要过去找骂的好。”
这么一句话,让大家都深以为然,于是全部都假装没看见,巡逻的继续巡逻,挖坑寻宝的继续挖坑寻宝。
刘铁柱刘大帅哥很烦,真的很烦。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有三个人,可是脏活累活为啥偏偏每次都是自己干?
按着树枝,上头串着一只已经被烧烤的外焦里嫩的鹦鹉,六大帅哥一直都在苦苦地思索这个问题的答案。
让老大来?刘铁柱嘶了一口冷气,算了,还不如自己来比较干脆,提出这样的要求难免被打一顿最后还是自己干,太不划算。
让伊卡洛斯来?刘铁柱嘴角抽了一下,这个念头都不敢有,就算是伊卡洛斯答应了,她烤出来的东西自己也不敢吃,这个娘们是真的敢下毒的。
唉,果然还是任劳任怨的自己干脏活累活,刘铁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顺便把那鹦鹉翻了个身,这火候,快能吃了,刘大帅哥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而就在这不远处的另一块礁石上,伊卡洛斯豁然起身,那令人血脉喷张的妖娆身体却爆发出如同远古巨兽一样恐怖的气息,她大怒道:“白俊逸你就不能有点男人风度?”
喝掉了好不容易打开的椰子里头最后一口椰子汁,白俊逸抬起头很无辜地看着伊卡洛斯,特别是看到这娘们拿出一把匕首朝着自己的心窝子就捅过来的时候,白保安怪叫一声把椰子丢开身体蹿出去老远,心有余悸的他对着伊卡洛斯道:“你至于嘛?不就是一个椰子,犯得着跟我抢了你钱一样找我拼命?”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