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一个椰子引发的血案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本就郁气难平的伊卡洛斯听见白俊逸这怪腔怪调的话更是气的不行,她冷冷地看着白俊逸,冷笑道:“蹬鼻子上脸,你是觉得我真的不会和你鱼死网破?”
一个椰子引发的血案啊。()刘铁柱淡定地烤着鹦鹉,这两个人只要凑到一起这样的景象迟早都会习惯的。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七号圣徒出现了。
当他大步从丛林中走出来,来到这峭壁的边缘,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情况,就差点被一块踢飞的石子砸中了脑门。
一颗乱石穿空,朝着他的脑门呼啸砸来,七号圣徒五十多岁的年级却一点都不见迟钝,那一刹那完全是出自于本能的他身上强大的气势如同龙卷一样袭上了半空,扫得周围花草树木都微微地抖动,伸出那双和他显得干瘦的身体完全相反的大手,只是一把就抓住了那块速度极高的石子。
只是这么一手,就足够吓死人。
摊开掌心,把被他磨碎的石粉撒开,七号圣徒这才有机会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他的眼神在伊卡洛斯和白俊逸的身上一扫而过,并未看到他们的长相容貌,只是觉得有些熟悉而已,但是这些熟悉完全抵不过他心头对鹦鹉的重视那那种越来越迫切的不祥预感。
而接下来,七号圣徒看到了让他整个人都要崩溃掉的一幕。
一只已经认不出原来形体,只能面前看的出来是一只鸟的生物,跟羊肉串一样被串在了一跟木棒上,此时一个男人正拿着那根木棒把那只已经变得焦黄的鸟不断地在火上烧烤着,一边烧烤,嘴里还一边念念有词。()
仔细看去,这个男人不是偷了他鹦鹉的人还能是谁!
啊!
七号圣徒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在烈焰之上不断地翻转着的鸟,此时它就跟一只火鸡没有什么区别,毛被扒光了,内脏都被掏出来了,都已经熟了,不断地有油脂冒出来,周围到处都是那香味。
“你,你要吃了它!”七号圣徒呀呲欲裂,他整个人都颤抖着,嘶吼道。
先不说他把这只鹦鹉当成了自己父亲的转世投胎,光是养了这么多年,就算是一块石头放在身边这么久都应该有感情了,更何况还是一只鹦鹉,此时此刻看到了这鹦鹉被架在火堆上烘烤,七号圣徒的感觉就像是看着自己的亲爹被人宰了还要吃掉一样,这让他怎么能承受得了这样大的打击。
刘铁柱耸耸肩,没打算搭理七号圣徒,这是之前说好的,他负责烧烤,七号圣徒和追过来的人归大哥跟伊卡洛斯处理,因而当刘铁柱看到只有七号圣徒一个人来的时候还很失望地叹了一口气,好久没有看到大哥出手了,才一个人,能有什么看头啊。
白俊逸站了出来,走到七号圣徒面前,笑眯眯的说:“还记得我吗?”
七号圣徒此时精神都快崩溃了,就要抬步冲上去和刘铁柱拼命的时候白俊逸出现了,即便是精神极度混乱崩溃的前提下看见白俊逸的时候,七号圣徒居然硬生生地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眼神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说:“是你!蛮王!怎么可能是你!你还没有死!”
白俊逸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没好气地说:“怎么说话呢?你这外国老头都这么久没有见了还是这么不会说话。()”
七号圣徒咬牙切齿地说:“好啊,蛮王,是你杀了我的鹦鹉,那是我转世投胎的父亲啊!你们就不怕天神将下神罚来惩戒你们的罪恶!”
“也只有你这样的神经病才会相信转世投胎这么一回事,居然还把一只鹦鹉当成了自己的爹,可笑,可悲。”说这话的人,是伊卡洛斯。
这个此时满腹怨气的女人毒舌起来一点情面都不留,冷笑连连。
七号圣徒被这声音惊醒,然后就是大怒,猛地转过头去看到伊卡洛斯的脸,眼神中露出深深的忌惮,阴狠地说:“是你!鬼面天团也参合进来了!”
伊卡洛斯靠在一棵树边,平静地说:“记住,是你们东欧圣象的人参合进来了,你们为了这个消息杀掉了我的三个成员,他们都是年轻的好小伙,但是却被你们这群心理变态用最残忍的方式烧死了,现在我就烧烤一下你的爹,礼尚往来。”
白俊逸眉头一扬,这里面居然还有这故事?
“这个宝藏可以给你们,但是里面有神留下来给我们的神藏,所以我们必须带走。()”七号圣徒说,他勉力地控制着自己不朝着刘铁柱那边看,深怕自己克制不住发疯,在看见白俊逸的一瞬即他就已经确认了刘铁柱的身份,大名鼎鼎的手术刀,若不是他的话别人也没有这个本事偷走鹦鹉,这两个人加上一个伊卡洛斯,足够让他认清现实,一旦他发疯,那么死的也会是他而绝对不是那三个人。
伊卡洛斯耸耸肩,说:“宝藏,我要,神藏,你也别想拿走。”
这娘们,真心霸道。白俊逸笑的很开心,只要伊卡洛斯是对别人不讲道理,他就乐见其成。
而这个时候,刘铁柱忽然欢呼了一声,耸了耸鼻子咽下一口唾沫,扯了一个翅膀下来放在嘴里咬了一口,随即惊喜道:“熟了!”
这个动作,这两个字,让原本还对三人有着深深忌惮的七号圣徒彻底崩溃。
“啊啊啊!你们该死!都该死啊!”七号圣徒仰天怒吼,那一双眼睛竟然一瞬间充血如同红色的灯泡一样赤红。
他干瘦的身体如同一个气球一样肉眼可见地膨胀起来,一双手上肌肉鼓胀,猛地朝着刘铁柱就冲去。
只是白俊逸哪里会看着他放肆。
冷哼一声,前踏一步,这一步,却好像是一头霸王龙狠狠地踩在了地面上,轰然作响中居然有一种地动山摇的错觉。
七号圣徒嘶吼一声,面对如同山岳一样横梗在自己面前的白俊逸,他知道不铲除掉白俊逸是不可能越雷池一步的,若是清醒时候的他绝对不会不明智到跟白俊逸对轰,但是现在的他已经被仇恨和愤怒蒙蔽了心智,现在的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杀了刘铁柱!
两个人就像是两头人形暴龙纠缠在一起,眨眼之间对轰了十几拳,全部是拳拳到肉,没有任何躲闪和避让。()
轰的一声巨响,白俊逸倒退两步,而七号圣徒踉跄着倒退了四五步,每一步踩在地面上都把脚下的石头踩地粉碎,一边退一边吐血,眨眼之间献血就沾得他胸前的衣服一片猩红,加上此时他狰狞无比的表情,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恐怖无比,好像是地狱里爬上来的厉鬼一样。
伊卡洛斯眼神闪烁,看着白俊逸,她一直都觉得白俊逸退休了这么久,身手肯定不可避免地下滑了,但是眼前的事实却告诉她白俊逸一直都处于顶峰状态。
蛮王,果然可怕。
这不但是伊卡洛斯的想法,同时有是七号圣徒的想法。
“蛮王,不要逼我!”七号圣徒像是受伤的野兽一般怒吼。
“七年之前,斯里兰卡,就是你杀掉了七十六名无辜百姓。五年之前,在东非,就是你屠杀掉了整整一个村子的原住民,三年之前,在越南,你为了达成你的目的纵容你的手下,把整个城镇变成了人间地狱,他们逼你了吗?”白俊逸平淡地说,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锤子,好像九天之上落下的审判之声,重重地落在七号圣徒的心头。
白俊逸讨厌这个叫东欧圣象的组织,他们就是彻头彻尾的邪教,杀人不眨眼,一切都打着神的旨意,让人恶心无比。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神的光辉重新洒满人间!”七号圣徒怒道。
“哈哈哈,神?这个世界有神吗?有,那也是我。”白俊逸狂笑道,无比的自负与狂傲,此时此刻的他和平日里那个好色又贪吃懒做的白保安几乎如同天翻地覆一般的差距,这才是真正的他,世人所熟悉的蛮王,狂妄,霸道,不可一世。
双手猛地握拢成拳,卡啦卡啦的骨骼挤压声响中,七号圣徒仰天怒吼一声,“渎神者,死!”
话落地,他本就不正常地庞大的身体在暴涨一圈,整个身体就像是钢铁坦克,朝着白俊逸冲来。
这一往无前的气势,让他几乎有了无可匹敌的感觉。
白俊逸怡然不惧,身体如同山岳一般站在原地,没有任何闪避和躲闪的意思,他最喜欢的就是和他正面硬钢的人,身为一个男人,再没有什么比这种拳拳到肉的对轰更令人感觉刺激的了。
来,酣畅淋漓的一战吧!白俊逸双目之中爆发出炙热的**,这种感觉,热血沸腾的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重新体味了,再次重温这样的感觉,居然如此的让人怀念。
肩膀一抖,白俊逸的右手成拳,面对七号圣徒的冲刺丝毫不避让,一拳直轰,简单直接,暴力纯粹。
两个人闪电一般在眨眼的时间中接触,七号圣徒心知自己武力绝对不可能是白俊逸的对手,此时他唯一获胜的希望就是用力量对轰,技巧这种东西,到了这里已经没用了。
唯有以纯粹的力,才能破万敌。
轰!
两人的拳头对轰,居然发出了爆炸一般的声响,一股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气劲顺着两人的身体周围扩散出去,一股气浪吹开,周围居然飞沙走石,这力量简直就骇人听闻。
砰。
七号圣徒飞了。
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他重重地撞在一棵大树上,卡啦,那大树居然承受不了这冲撞的力量从中间拦腰断成了两截,这不知道成长了多少年的大树遭受无妄之灾,轰然倒塌。
而七号圣徒的身体也摔进了灌木之中,如同死狗一般再没了声息。
站在原地,白俊逸的胸口剧烈的起伏,嘴角微微渗出些微的血丝,七号圣徒的强大毋庸置疑,这一拳哪怕是他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但是在这样简单直接的暴力对轰中,他也不可能毫发无损,毕竟他不是真正的神,不可能真的金刚不坏,此时他垂下的手臂正微微地发抖。
这种发抖,是因为承受了巨力,更多的还是因为热血重燃的兴奋。
可惜,对手太弱,无法让这种兴奋更加持久。
若是那圣子来了,才是真正酣畅淋漓的一战。
白俊逸抬步走向灌木丛,走进了,却见到七号圣徒的身体挣扎着站了起来。
此时的七号圣徒哪里还有之前那狂暴的样子,干瘪瘦弱的他几乎气若游丝,连站都站不稳还是勉强扶着旁边的一棵树才不让自己倒下,但是他的双眼却散发出最深刻的恶毒死死地盯着白俊逸,一字一顿地说:“蛮王,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终究有一天,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类似的话我听了太多,已经很腻了,在地狱里面诅咒我不得好死的人太多了,你也去排队吧。”白俊逸淡淡地说,说完,伸出手一把掐住了七号圣徒的脖子,一捏而碎。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