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白保安被妹子表白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鲜血遍地,白俊逸面无表情地捏碎一个又一个人的脖子,手中的军刺仿佛变成了死神手中的镰刀,每次出刀必然有人血喷涌。()
“恶魔,你是恶魔!”一个手脚都被砍掉几乎成了人棍的男人倒在血泊里,眼神惊恐的他死死地看着白俊逸,张嘴吐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声音。
“没错,我就是恶魔,我本打算做个好市民,但你们不配合啊。”白俊逸轻轻地说,脸上的笑容依然很温柔,眼神却比寒冬还要凛冽。
熟悉蛮王的人都该知道,这种时候的蛮王是最为愤怒的时候,而白俊逸每次看见小脸煞白晕倒在地上的梁红豆,心中的怒火就更加强盛一分,手中的军刺挥出一片刀光,那刀光折射出刺眼的光芒,几乎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下那个男人如同野兽的咆哮中,变成了无数块尸块的他散落在了这森林各处。
彻底被分尸。
等到一切都安静下来,白俊逸丢掉了手中的军刺,走到梁红豆的面前蹲下来,丛林里面空气闷热,空气很难流动,而在这里十多个人的鲜血所堆积而成的血腥味几乎让人作呕,此时的梁红豆就算是昏迷着身体都微微地发抖,小脸煞白的她眉头紧紧地蹙着,一副怕的不行的可怜模样。
这个时候,成功地找到了宝藏的伊卡洛斯也走了过来,她看见场中这地狱般的一幕皱起了眉头,但并未就此多说什么,只是平淡地说:“东西找到了,老规矩四六分,你的那四分我处理掉之后会找你的。()”
这是规矩,大家熟归熟,有这样的好事做成之后必然是要分赃的,出了力气的拿四分,出消息的拿六分,这很正常。
白俊逸没吭声,送上门来的钱没道理不要,虽然他都不知道这些宝藏有多少,对自己的四成也没什么概念,但这是信任,跟伊卡洛斯之间虽然关系复杂,但不至于牵扯到信任的问题上来。
“把那些东西交给铁柱处理。”白俊逸想了想,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不是蛮王了,出面处理这么大一笔财富并不合适,说道。
“哥,那这些是放小金库还是充公啊?”刘铁柱没拒绝,扭头问。
刘大帅哥吃了苦大仇深的鹦鹉心情大好,看这满地的鲜血也觉得赏心悦目。
“废话,老子在外面拼死拼活的拼回来的东西拿去充公?你疯了?当然是存小金库了。”白俊逸黑着脸没好气地说道。
所谓充公和小金库自然是完全不一样的,充公就当成小队出去执行任务回来上交给公家的缴回物资,根据管理的话这部分物资里面会有一小部分留下来当做经费使用,但是这样的话下一次的经费就不会给了。()为了应对这种没经费的尴尬,白俊逸在位置上的时候就自己偷偷摸摸地弄了个小金库,全部当成是整个队伍所有弟兄的公共银行账户了。
谁缺钱了就从里面拿,大家都是兄弟,都是拿着命去拼回来的,谁都不会问这个钱拿去做什么,有钱了就放进去,没钱了就去取,很是自由,当然,经费那边还是要张嘴伸手去要的。
因而这支干净严肃的队伍自从被白俊逸掌管之后很快就“堕落”了,一个个比泥鳅还滑溜,到了预算审核经费的时候就见到白俊逸上蹿下跳到处哭穷,每次他要来的经费最多,整个队伍中所有的成员用的装备都是最好的,一个个被养的白白胖胖,要不是他们执行的也是最为困难和危险的任务,早就有眼红的人要造反了。
刘铁柱脸上露出龌龊的笑容,一副明了于心的模样,这种勾当已经做的很多他都有经验了。
三人商量完毕,就一起回到了之前的礁石上,这边是露天的,而伊卡洛斯安排的后手很快就会赶过来。
果然,没有多久一架直升机过来了。
伊卡洛斯看着头顶上盘旋的直升机说:“我先坐这直升机回去,那些宝藏我手下的人会处理,你们就不用担心了,自己先回去吧。()”
说着,这个娘们抓住挂下来的绳梯就就示意直升机可以走了。
显然,事前直升机得到过伊卡洛斯的时授意,这个娘们刚上绳梯这直升机就迫不及待地飞高了。
抱着昏迷着的梁红豆和背着浑身是血几乎只有一条命的周明镜的刘铁柱愣了。
两个家伙怎么想也没预料到这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么一步了。
“抱着那个我见犹怜的美女坐小舢板回去吧!”伊卡洛斯扭头对白俊逸冷笑道,眼神中闪烁着的是无尽的怒火。
卧槽!
白俊逸和刘铁柱这才如梦初醒,难怪这一路上这个娘们的眼神就那么诡异,合着她是早就吃醋了但就是憋着不说,一直到现在直接就发大招了?
刘铁柱都要崩溃了,“哥,我是无辜的啊!你们小两口闹矛盾干嘛把我也丢这了唉!”
白俊逸黑着脸没好气地说:“谁小两口呢,别乱说。”
伊卡洛斯想要找麻烦是断然不会有回头的可能的,而这个娘们能给他们留下一条小舢板已经算是看在过往的情分面子上了,白俊逸和刘铁柱一个抱着梁红豆一个背着周明镜,总共四个人挤在小舢板里,一脸便秘表情。()
在小舢板上,被白俊逸用**可怜兮兮划船桨的刘铁柱苦着脸在船头,而白俊逸的眼神则很不善地在梁红豆和周明镜的身上转来转去。
这俩人还有那些死掉的人怎么忽然跑到这荒岛上来的?
不知道为啥,白保安觉得自己看周明镜很不爽,非常的不顺眼,好几次都有把他丢下海的冲动,反正神不知鬼不觉,死在这都是白死的。
“哥,前面有艘游艇!”刘铁柱忽然兴奋地说。
抱着梁红豆上到游艇,白俊逸找了个干净的房间把梁红豆安置好,然后取了一些冰块来,中间路过驾驶室却见到刘铁柱很没心没肺地把身上都是凝固了血迹的男人丢在一边,自己则开船回去,一头黑线的白俊逸说:“你好歹也给他止止血。”
刘铁柱啃了一口在船上找到的苹果,专心致志地开船,说:“死不了的。”
耸耸肩,白俊逸拿着冰块回到房间,坐在床边伸出手指轻轻地按压在梁红豆的人中穴上,然后用冰块覆在她两侧太阳穴缓缓地揉动。
没一会,梁红豆轻轻嘤咛一声,醒过来了。
吓坏了的梁红豆的意识缓缓地回回归身体,昏迷之前恐怖的记忆画面如同潮水一样涌来,吓得她尖叫一声,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就开始挣扎。
“是我。”
忽然,一道温柔的声音叫住了她。
梁红豆的身体就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法一样定在原地,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来看到白俊逸,梁红豆浑身一颤,哇地张开嘴嚎啕大哭道:“白大哥,是你!”
心疼地伸出手抱着梁红豆,白俊逸轻轻地在被吓坏了的小妮子后背拍打着,柔声说:“没关系了没关系了,有白大哥在呢,坏人都被打跑了。”
门口,刚想过来问白俊逸要不要吃水果的刘铁柱闻言吓得一个哆嗦,表情诡异地凝在了门口。
刘铁柱心中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这尼玛的把人家姑娘家救上来才多久,这就白大哥上了?这就坏人都被打跑上了?不明就里以为白俊逸和这个女孩子是年第一次认识的刘铁柱觉得白俊逸在魔都的这几个月这把妹的水平简直就和坐了火箭一样。
白俊逸的功夫哪里能察觉不到刘铁柱外面那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的憋气声,趁着梁红豆没注意抓起旁边一个遥控器就朝着门口砸去。
啊的一声惨叫,然后就是一阵连爬带滚的哐啷声,刘铁柱捂着脑门上的包滚蛋了。
房间里,好不容易稍微平复一些的梁红豆抽噎着问白俊逸,“白大哥,我不是在海岛上吗?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你是怎么出现的?”
白俊逸眼珠子一转,这个还真不太好解释,总不能告诉小妮子自己大杀四方在半个小时之前杀了十几条人命吧,要不然的话这小丫头不吓得再昏过去才怪。
不过庆幸的是还不等白俊逸回答,此时心乱如麻的梁红豆就憋着嘴说:“白大哥,他们都死了,死在我面前,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白俊逸心知梁红豆这是为自己同伴的死而难过,的确,对于普通人来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朋友被别人杀死在眼前都是一件恐怖异常的事情,更何况还是梁红豆这样胆小柔弱的女孩子,白俊逸是过来人,知道囚不好好地引导的话可能会给梁红豆留下很深的心理阴影,这是一辈子的事情。
“没关系了,你现在不是没事吗?只要你没事就好了,你的那些朋友,法律肯定会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的,而你就把那一切当成是一个噩梦吧,不要去想它,否则的话它会****夜夜都折磨着你。就当成是一个噩梦,当成是一部逼真了一些的恐怖片。”白俊逸轻轻地安慰着说。
梁红豆哭得几乎要昏死过去,“可,可是,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不要他们死。”
白俊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朋友死在自己眼前,目睹了那惨状,加上自己还差点生不如死,这经历对于梁红豆来说的确是太过于残酷了。
“白大哥在呢,一切都过去了。”白俊逸抱着梁红豆,任由她的眼泪打湿自己的肩膀,叹息着说。
抱着白俊逸,似乎找到了支柱一样,梁红豆死死地抓着白俊逸的衣服不肯放松,她的身体颤抖着,泪如泉涌,但是奇怪的是此时她虽然害怕,还是很恐惧,却没有那种如同身在地狱中生不如死的感觉了,好像怀里抱着白俊逸坚实的身体,就找到了自己最坚强可靠的依靠。
“白大哥,不要再离开红豆了好不好。”朦胧中,梁红豆如同梦呓般说道。
白俊逸虎躯一震再震,这,这是被妹子表白了吗?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