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苏媚苏妖精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两人在客厅里头一个闷头抽烟,另一个抱着胸翘着二郎腿冷眼看着,气氛诡谲的厉害。()
而这个时候,楼上一个小脑袋钻了出来,那张柔弱的俏脸上写满了担忧。
白俊逸和苏媚抬头看去,却哭笑不得,这个小丫头不是梁红豆还能是谁。
梁红豆估计是真担心他们俩在楼下吵起来。
“红豆,你先休息吧,我们聊聊,没事的。”苏媚笑眯眯地对梁红豆说。
梁红豆闻言一脸的倔强,显然不相信。
白俊逸知道自己不说话是不行了,干咳一声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说:“丫头,你今天累了,先去睡觉,保证没事。”
听见白俊逸这么说,加上白俊逸脸上一脸肯定的语气,梁红豆这才放下心来,重重地点点头,扭头回去自己房间了。
看着梁红豆消失的方向,苏媚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死丫头,还没有怎么样就彻底把自己这个姐姐给丢到一边了,没救了!没救了!
同样的话,自己说就没用,白俊逸一说那丫头却和接到了圣旨一样安安心心地顺从了,这让苏媚的心里极度不平衡,连带着冷哼了一声,看着白俊逸的眼神越发不善。
“你跟看仇人一样看着我干啥?”白俊逸没好气道。
苏媚冷淡地说:“有个人在别的女人身上吃憋了到我这里来充什么大爷,有本事回去找回场子去,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这娘们……白俊逸龇牙咧嘴,这一条毒舌真心毒死人不偿命。()
“你不了解内情。”白俊逸闷声闷气的说,一直到现在,一想到下午那画面他就腻歪的厉害。
苏媚此时却露出了好奇的神色,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那丫头被你气得半死,怎么这一次好像反过来了?难不成是她找到了对付你的办法?”
白俊逸哼哼一声,刚要吹两句牛,门口却传来了嘎吱的一声刹车声,这特有的刹车声音,白俊逸无比熟悉,这不是唐凝唐女神的玛莎拉蒂还能有什么车?
白俊逸眉头直跳,唐凝怎么来了?
“你快点先躲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知道唐凝来了的苏媚居然有点惊慌。
白俊逸抬头看向苏媚,见到这个女人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快点啊,还在这装什么电线杆子呢?”
白俊逸哼哼唧唧不乐意,要是以前的话肯定不用苏媚说,现在的他已经熟门熟路地从洗手间的窗户里头跳下去了,但是现在他是真的觉得没有那个必要,跑啥?
“她本来就误会我们有什么,这个时候你们刚闹了矛盾你就出现在我家,你无所谓我还怕我们的姐妹感情完蛋了呢。”苏媚无奈道。
白俊逸错愕道:“她以为我们有什么?开什么玩笑,我和你?”白俊逸的表情很像是听见火星人要攻打地球了。()
苏媚被他的表情气的要死,但是却什么话都来不及说了,起身拉着白俊逸就把他塞到了旁边的藏酒室里。
刚把门带上,这别墅的门就被人气呼呼地推开了。
“干什么呢,上门来砸场子了呀。”修炼成了妖精的苏媚哪怕心里再庆幸脸上都没有一点表现出来,带着薄怒对甩着小包走进来的唐凝说,好像对她这蛮横霸道的出现方式有些不满。
唐凝哼了一声,把手上的小坤包丢到了沙发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气道:“我要喝酒!”
苏媚愣了一下,她和唐凝认识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唐凝气成这样。
“怎么了?”苏媚坐在唐凝的对面,问道。
唐凝怒道:“那个死人现在还没有回来!一定是跟野女人鬼混去了!”
这么一句话,让苏媚和躲在藏酒室的白俊逸脸都黑了。
野女人,鬼混……苏媚哼了一声,随即无奈地说:“小两口吵架了?”
唐凝挥舞着拳头说:“什么小两口,不要乱说,我跟那个死人没有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跟他决裂了,彻底决裂了,以后都不要再看见他!我要喝酒!”
唐凝一想到今天下午发生的一切就委屈的眼眶发红,白俊逸不但在外面和小姑娘勾勾搭搭,居然还凶自己,最可恨的是被自己发现了还跟自己发脾气,唐凝觉得自己无比的委屈,这种委屈源自于她觉得她已经不是白俊逸身边那个很特殊的人了,可以随意地对他发脾气撒娇耍赖,然后翘着嘴巴等着他来哄自己的人。()
这种空荡荡失落的感觉让唐凝很难过,眼眶发红的她觉得自己在那个家里一秒钟都呆不下去了,这才跑到苏媚这里来。
苏媚揉了揉太阳穴,说:“你先跟我说说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凝闻言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下午的一切,眼眶又一红,她咕哝道:“我要喝酒。”
说着,起身自己就熟门熟路地朝着苏媚家的藏酒室走去。
这么个动作,让苏媚吓得脸色都变了。
她再妖精,终究也不是那种能被闺蜜发现她的男人在自己家里躲着的妖精。
一把拉住了唐凝,苏媚故意拉高了足够让藏酒室里的白俊逸听见的声音说:“好了好了,不就是喝酒,我去拿给你还不行?”
“不行,你最小气了,你拿给我的肯定是最差的那种,我要喝好酒,喝烈酒。”心乱如麻的唐凝也没发现苏媚的异常,咕哝着说,一边说,一边甩开了苏媚一把把藏酒室的门给推开了。
苏媚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心里头甚至都想好了等会怎么跟唐凝解释……但是,藏酒室里却空无一人,只有一排排的架子上面放置着一瓶瓶她长年累月存下来的酒。()
这里头哪里有什么人?
但是,白俊逸呢?
苏媚头皮发麻,这个藏酒室为了保持恒温和通风,没有窗户,只有几个中央空调的通风口,而那些通风口估计就足够一只普通的小猫钻进去,一个大活人是肯定不能躲进去的,所以这里唯一的进出口就是门,但是,人呢?白俊逸人呢?
“你这好东西这么多,偏偏还每次都去我那里找酒喝!居然还有87年的卡斯图尔特!”唐凝两眼发光地看着藏酒室内的一排酒,说着就走了进去。
而苏媚哪里还有功夫去回答唐凝的话,那一双妩媚的大眼睛此时正到处寻找着白俊逸的身影。
忽然,一只手从后面捂住了苏媚的嘴,把她拉着朝着门后的阴影处靠去。
苏媚的身体下意识地紧绷就要呼喊,但是马上反应过来的她立刻放松了警惕,感受到身后男人那熟悉的气息,心有余悸的苏媚提起脚后跟一脚踩在白俊逸的脚背上。
白俊逸眼珠子一瞪,差点儿没喊出来,这完全没有戒备的情况下被人狠狠踩了一脚,差点没让他把怀里的苏媚给扔出去。
藏酒室里很安静,只有唐凝不断地走动挑选酒的声音,隔着酒架的他们根本不敢说话,白俊逸伸出手拦着苏媚的腰,一想到唐凝和苏媚之间的关系,再想到这个女人刚才踩了自己一脚,这报复心立刻就升了起来。
凑到苏媚的耳边,白俊逸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苏媚浑身一颤,身体竟然有点发软的趋势。
这个王八蛋要干什么!感受到近在咫尺就隔着一张酒架的唐凝,苏媚的心都要从胸腔里头蹦出来了。
人人都说苏媚放浪形骸,是个私生活极其糜烂的妖精,但是只有有数的几个人才知道,从来没有男人能真正的碰苏媚,一个都没有!
白俊逸的大手缓缓地在苏媚柔软平滑的肚子上摩挲着,就像是在抚摸一件真正的稀世珍宝,掌心的热力透过了一层薄薄的衣衫烫在苏媚的身上,也烫进了她的心里。
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用这样的姿势这样把玩着自己的身体,苏媚几乎都要疯了。
一种被占了便宜的憋屈和愤恨,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近乎偷情般的刺激,两种复杂又矛盾的感觉在她的心里纠缠,发生了一种很奇妙的化学反应,这种反应让苏媚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柔若无骨的身体靠在怀里,白俊逸咽了一口唾沫,眼神有些发红,嘴巴干涩的他喉结动了动,炙热地看着怀里的女人,凑着昏黄的灯光,能够很清晰地看见苏媚盘起的发间几根调皮的柔顺发丝散落开来,在那雪白的脖颈皮肤上显现出一种令人血脉喷张的诱惑感。
渐渐的,白俊逸的手开始不满足于现阶段,很自然地就顺着苏媚身体那惊人的弧线朝着……
只是刚刚露出这个苗头,就被一双手死死地按住了。
苏媚不阻止白俊逸是不行了,她发现这个胆大包天的男人简直就是得寸进尺贪得无厌,占了一些便宜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要朝着那里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苏媚都要杀人了。
若不是唐凝在这里,她现在肯定已经暴走了。
想到唐凝,那边唐凝忽然欢呼一声,说:“就它了!苏妖精,你站在门口干什么?”
说着,脚步声就传来。
完了完了!
苏媚大脑空白,这要是让唐凝发现自己和白俊逸此时此刻的动作姿势,只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而就在苏媚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她却感觉身后猛地一空,然后自己靠着的怀抱和那只被自己抓住的不老实的大手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之前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你怎么了?”唐凝走到苏媚的面前晃了晃手,一脸疑惑地问。
苏媚这才如梦初醒,说:“哦,没什么,你挑了什么酒?”
苏媚不着痕迹的话题转移丝毫没有引起唐凝的怀疑,她晃了晃手中的酒,说:“挑来挑去,就它最合适我。”
苏媚看见唐凝手上的酒忍不住一阵头晕,这个女人居然挑了一瓶茅台出来。
这是要作死?
“走吧,出去喝个痛快!”唐凝抱着茅台就跑了,而苏媚这才敢转身,但是她看见的却是一面雪白的墙壁,那个混蛋死人头呢?苏媚咬牙切齿。
“你在找我吗?”在苏媚的身后,又传来了白俊逸神出鬼没几乎幽灵一样的声音。
苏媚现在也算是有了免疫能力,回头对白俊逸压低声音怒道:“你不要命了!被发现怎么办?”
“这不是没被发现嘛。”白俊逸还是第一次在苏媚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之前那个让他修水龙头还告诉他有些不准男人看的东西在的妖精此时此刻才像是一个正常的好欺负的女人。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