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狗咬狗一嘴毛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华少元这辈子都没有被人这么羞辱过,他如同一头被抢了地盘还抢了自己配偶的野兽一样盯着白俊逸,如果眼神能杀人,此时的白俊逸早就死了千百次。()
而对于这种眼神,白俊逸向来不在乎,这个地球上想他死的人还少了?多这么一个不多。
不过当白俊逸看到刘铁柱手臂上居然有一道不深不浅的血槽的时候还是惊讶了一下。
“这小子有点手脚功夫。”这样的小伤是家常便饭了,刘铁柱耸耸肩毫不在意地说。
白俊逸转头看了华少元一眼,点点头,还真没看出来这小子居然能把刘铁柱给伤了,有这功夫绝对算的上是高人了。
这么想着,白俊逸忽然毫无征兆地抬起腿,一脚踩在华少元的右手胳膊上。
喀拉。
这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面对华少元那撕心裂肺的惨叫,白俊逸表情冷漠,说:“这是代价。”
刘铁柱嘿嘿一笑?其实他是故意把伤口给大哥看到的,见到大哥这干脆利落的狠劲他很爽,因为这证明大哥还是以前的大哥,睚眦必报,而且根本就不用去看刘铁柱就知道华少元这只手是废掉了,哪怕用再先进的科技都没有用,粉碎性骨折,骨头碎片的直径不会超过一厘米,这样的骨裂在这个星球上还没有能够治愈的可能。
当白俊逸和刘铁柱步入大厅的时候,周俊杰已经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此时的他跟一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头晕恶心想吐,只有进的气没有了出的气,人命都没了半条。
察觉到有人过来,然后自己就被人拖出了这噩梦地狱一样的宴会大厅。
此时,不管来人是谁,周俊杰居然有一种感动的感觉,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一秒钟都不想待下去,这会给他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灯光照射过来,满脸苍白跟发泡的尸体一样的周俊杰动了动身体,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习惯了强烈的光线之后他看见自己的眼前有一双脚。
顺着这双脚周俊杰慢慢地抬起头,看上去,看见白俊逸那张脸的时候,周俊杰猛地瞪大了眼睛,嘴里发出哬哬的声音,想要说话的他一张嘴吸气,却感觉嘴里全是刚才的味道,这种腥臭味让他张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却哇地一声吐了满地。
白俊逸及时地后退了一步,看着趴在地上吐的稀里哗啦的周俊杰,心有余悸的白保安很庆幸自己退的快,天知道他吐出来的东西里是不是有那玩意?
一想到这点,白俊逸都觉得浑身皮肉发紧,太恶心了。
这一阵真正的吐的稀里哗啦,连气都喘不过来,良久,连苦胆水都吐出来的周俊杰就趴在自己吐出来的脏东西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但是每次喘气他都觉得自己嘴里还有那味道,这让周俊杰越发的恶心,又干呕上了。
好不容易,等周俊杰吐的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好吐了,他这才抬头看着白俊逸,喘着气露出一个如同厉鬼一样的笑容,虚弱又凶狠地说:“你够狠。()”
这个时候,周俊杰又不是白痴,哪里还能看不出来这一切都是白俊逸的手段?
白俊逸摇摇头,蹲下来看着周俊杰,笑眯眯地说:“回去之后老老实实地做个漂亮的报告,知道不?”
周俊杰怨毒地说:“休想!我就算是拼掉了这条命都不会让你好过的!白俊逸!”
白俊逸摇摇头,啧啧感叹着说:“如果你知道我把整个过程都录下来了的话你一定不会这么说的,因为说不定这么一张激情四射的光盘明天就会出现在很多人的手上,那时候,周俊杰,刘少校,你就出名了,是吗?”
周俊杰闻言整个人如遭雷击,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白俊逸,咬牙到:“你都录下来了!”
白俊逸哈哈一笑,说:“你们周家的人都不太好对付,所以我多准备了两手,那么现在,你回去之后一定会做一个漂亮的报告的,对不对?”
白俊逸的话,让周俊杰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他想要拒绝,想要和白俊逸彻底鱼死网破,不管是谁,身为一个男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简直就是不死不休的滔天大恨,周俊杰就算是顾忌再多他都要和人拼命,但是唯独面对这个威胁,周俊哲不敢拼。
现在忍气吞声,这件事情还只有他自己知道,可是一旦自己不配合,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是一码事,不要把这当成恐吓,白俊逸是真的敢杀人的,这一点亲身经历过的周俊杰很清楚,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如果自己死了,这光盘还传了出去,那么他就真的连死都没有脸去见祖宗,并且他的父母亲家人都会在整个家族中抬不起头来。
这代价太大,后果太恐怖,让周俊杰不得不忍气吞声。
最终,周俊杰缓慢而艰难地点头。
“太好了,我最喜欢配合的人了,那么我们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对了,这件事情我就拜托在你身上了,要是因为一些什么幺蛾子的事情导致这笔订单再出现问题的话,那么我的心情会很不好,但是我又没有什么本事,找不到别人解决问题只好找你了。”白俊逸笑眯眯地说,想要拍拍周俊杰的肩膀以示赞赏,但是伸出了手白俊逸还是缩回来了,这家伙身上现在带着能毁灭全人类的病菌,还是不要碰比较好。
周俊杰浑身颤抖,自己不但要回去给大唐集团写一篇花团锦簇的报告,看这个意思自己还要给他保驾护航?谁要找这笔订单的麻烦还要过自己这一关?
周俊杰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真的要气炸了。
“别这么激动的看着我,我答应你,这件事情之后把光盘还给你,成不成?咱们最好从此老死不相往来。”白俊逸笑嘻嘻地说,似乎看出了周俊杰此时心里在想什么。()
一提到光盘,周俊杰的嘴角抽了抽,他咬着牙说:“白俊逸,你很好,这次我认了。”
白俊逸站起来,拍拍手,说:“早这么干脆不就没有这些事情了,行了,言尽于此,我也该回去做饭了,至于你的话,早点回去吧,魔都很危险,还不是你的地盘,在这留多了,会遇到鬼的。”
说着,白俊逸和刘铁柱一起离开,留下周俊杰在原地愤怒地干嚎。
“哥,我有个事想不明白。”刘铁柱忽然对白俊逸说。
“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了那两个人?”白俊逸笑眯眯地问。
刘铁柱点点头。
“现在不比以前了,不能随便地打打杀杀,特别还是在国内,这不是我们在战场上,更何况我现在已经脱掉了那身衣服,而你还在那里面,加上周俊杰的出身很不好对付,真的杀了他,你们会有麻烦。”白俊逸缓缓地吐出一口气说。
“憋屈。”刘铁柱哼哼道,觉得还是以前爽快,看谁不顺眼就干到死,哪里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的。
“最重要的是,要杀也要杀那个大的,周俊杰对于整个周家来说充其量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杀了他只能惹来麻烦,不值得。”白俊逸忽然说。
刘铁柱一愣,然后就是大笑,这才爽快。
白俊逸扭过头去看着车窗外面,还有一点他没有说出来,要是杀了周俊杰,固然一时半会的爽快了,但是大唐集团的订单却陷入了僵局,一个总装下来的军官来魔都考察公司,却死在了魔都,这不管在哪个朝代什么环境下都是一件大事,更何况还是个在职的少校,这是不明智的。
还有,一旦他死了,那么这件事情就真的闹大了,光是一个华少元肯定不能给他背黑锅,那么他就得不偿失了,现在这安稳日子他还没有过够。
留着华少元,白俊逸最大的目的就是让他给自己背黑锅,因为白俊逸相信此时刚遭受了人生之中最大侮辱的周俊杰一定会怀疑把他叫到这里来的华少元的,就算是不怀疑,今天的事情也是越少知道的人越好,这样的情况下,他华少元能有好果子吃?
狗咬狗,一嘴毛啊。
而当车子开到了玫瑰园附近的一个大超市的时候,白俊逸忽然让刘铁柱停车。
刘铁柱目瞪口呆地看着白俊逸推着推车跟个家庭妇男一样在那挑选蔬菜水果,不敢置信地说:“哥,你,你这?”
白俊逸干咳一声,说:“我这不是体验生活嘛。”
“所以你来买菜?”刘铁柱完全不能接受的表情,他觉得自己心目中那个英明神武的大哥形象已经迅速崩塌。
“靠,这叫买菜?”白俊逸瞪了刘铁柱一眼,说:“昨天我误会你嫂子了,所以今天买点东西回去。()”
刘铁柱嘴角直抽抽,他忽然说:“不行,哥,你不能留在魔都了。”
“干啥?”白俊逸拿起了一个西红柿,觉得今天的西红柿不怎么新鲜,又放了下去,漫不经心地说。
“哥,你是蛮王!你这样下去会毁掉的!你现在的样子让他们知道了,有多少人心都要碎了!”刘铁柱觉得自己就是第一个心碎的。
白俊逸愣了愣,缓缓地拿着一把西芹在推车里,意味深长地说:“铁柱,你打算这么过一辈子?人都是会老的,总有一天跑不动了,走不动了,会累的,平淡的生活才是真的,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很好。”
刘铁柱看着白俊逸,表情一阵阴晴变化。
白俊逸转过身,拍了拍刘铁柱的肩膀,说:“我一直都把你们几个当弟弟妹妹看待,有些话也就说的直白一些,我不想回去了,当初我出来,的确是被逼出来的,但是现在我发现这未必不是一种好的选择,让我体验到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我现在的念想就是帮三儿把仇报了,然后老婆孩子热炕头,就这样了,至于你们,不用顾忌我,想做什么尽管去做,适合我的不一定适合你们,这事回去也不用多说,你自己知道就好。”
“哥,嫂子的魅力就真的难么大?让你把那么辉煌的一切都丢了宁愿在这做一个普通人?”刘铁柱纠结地问。
白俊逸一愣,然后哈哈笑道:“不只是你嫂子,还有很多,我跟你说,魔都的美女太多了,要是光你嫂子一个我指不定也就算了,但是比如那个?卧槽!”白俊逸瞪大了眼睛惊恐万分地看着从旁边走出来同样推着小推车的唐凝,面如冰霜,要杀人绝对不见血的唐女神。
当白俊逸在超市里见到了唐凝的时候深刻地明白了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一想到之前在公司里,几乎也是差不多的情况被唐凝听见的那些话,嘴角抽抽的白俊逸就十分无语。
“咳,那个,你怎么在这里?”白保安开始没话找话。
唐凝闪电一般的眼神在白俊逸的身上扫过,然后迅速地看了一眼白俊逸身前的推车里头,有不少菜,多数都是自己喜欢吃的。
唐凝心头稍微舒服了一些,但还是怒气难平,她怒哼一声,想要发作,但是碍于刘铁柱眨巴着俩灯泡似的眼睛在旁边看着,一时之间到也不忍心让这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家伙在自己兄弟面前丢了脸,于是唐女神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个冰山般冷飕飕的笑容,说:“过,来,逛逛。”
唐凝的语气跟冰刀似的,只是若是不熟悉的人可能以为这就是她的性子,毕竟现在越漂亮的女人越公主病,更何况漂亮到了唐凝这样没天理的,所以刘铁柱到没觉得什么,只是心中越发的佩服自己大哥居然能降服这样的女人,虽然之前有那么一点点的小误会,但是现在不是已经冰释前嫌了嘛。()
至于白俊逸?他极其敏锐地察觉到了唐凝语气中的杀意,眼皮直跳的他呵呵干笑。
既然碰到唐凝了,人小两口一起逛超市刘铁柱自然不好意思继续待下去,他挥手就告别说:“哥,嫂子,我先走了啊。”
“走哪里去?不回去一起吃晚饭吗?”唐凝很温柔地问,心里却简直要乐开了花,走吧,走吧,等你一走看老娘怎么收拾白俊逸那货!
“我还有点事儿,等会去办完了就要回去了,请假出来的,没那么多时间。”刘铁柱笑道。
白俊逸闻言皱眉道:“怎么回事?”
按理来说刘铁柱的假期是还没有到时间的,但是身在那样的特殊部队里能有个假期就不错了,千万别指望能把假期给享受足了,经常一个电话过来就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归队。
“上头来了指示,十二个小时内必须回去。”刘铁柱苦笑道。
十二个小时,这可不是一般的任务,时间压缩的很紧了。
刚想问发生了什么的白俊逸猛然想到自己已经不是那个队伍的队长了,现在就一普通老百姓,虽然自己问了刘铁柱肯定会说,但是这没必要的违反纪律的事情犯不着,于是白俊逸点点头,拍了拍刘铁柱的肩膀说:“那行,你自己小心。”
刘铁柱点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扭头跟唐凝打了个招呼就跑路了。
看着刘铁柱的背影,白俊逸摇头晃脑地说:“哎,这小子真忙,就没一天而空的。”
没话找话的白俊逸刚找了个话头,却老半天没听见回应,疑惑地转头去看,却发现唐凝早推着推车走开了。
好不容易找到唐凝,白俊逸抓耳挠腮,说了几句毫无营养的话但是唐女神却一点搭理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绷着自己的脸做自己的事。
好不容易东西买好了,两人站在长长的队伍后面等着算账,白俊逸腆着脸接过唐凝手上的推车说:“你去那休息会,这种粗活累活我来,我来就行。”
唐凝冷兮兮地看了白俊逸一眼,松开了推车扭头走到了外面的小咖啡厅要了一杯冰水等着。
好不容易白俊逸付过了钱,走出来的时候唐凝也正好从咖啡厅出来,唐凝冷冰冰的依然没有一句话,翘着骄傲的下巴就超前头走,小高跟踩在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啪声响,而白俊逸则提着大袋小袋的跟在后面。
来到外面,唐凝自顾自地坐在副驾驶上,这是现在两个人之间的默契,但凡是有白俊逸在的时候,唐凝打死都不开车,而今天也还算是一样。
刚坐进副驾驶唐凝就察觉到自己这么一坐,到好像是给了白俊逸一个善意的信号,这让本打算把白俊逸再晾一会的唐凝有些懊恼,扭头一看,果然见到这厮咧着嘴跟癞蛤蟆似的,唐女神哼了一声,虽然心中有些不爽,但是都已经坐在这了,总不可能再换位置,否则的话也太欲盖弥彰了。
白俊逸屁颠屁颠咧着嘴把东西都放在后面的位置上,然后拉开车门坐在驾驶位上,刚拉上安全带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一道很短促的红色光芒。
这红色的光芒很快很短,在后视镜上一闪而过,若是平常人根本不会注意到,哪怕是注意到了也不会放在心上,但是白俊逸看到却是整个儿凝神了起来,这光芒他并不陌生,只有两种东西会用上这种特殊的红色激光线。
一种是超远距离狙击枪,还有一种,是地标制导导弹信号器。
地标制导导弹这玩意自然不现实,就算是在中东或者非洲那样的正式战场上这玩意都很少动用,更何况这里是在华夏国内,谁活腻了打算跟华夏整个国家机器对抗?那么就有可能是前者了。
狙击枪!
白俊逸眉头跳了跳,哪怕不是导弹,但是敢在魔都动用狙击枪的,也绝对是胆子肥到了无法无天地步的主。
最大的可能,就是黑玫瑰那群要钱不要命的杀手。
凭借丰富的经验和直觉,白俊逸感觉到那把狙击枪和它的主人距离自己所在的位置最起码有一公里以上,那么现在追过去是不现实的,更何况他们的目标是唐凝,万一自己走了他们对唐凝下手,那就什么都晚了。
想到这一点,白俊逸眼神一闪,猛地踩下了油门。
一公里以外用狙击枪狙杀目标并不是一件难度太大的事情,但是如果这个目标借着周围的地形掩护和极快的移动速度躲避的话,那么想要击中目标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狙击手也绝对不可能办到。
唐凝被白俊逸忽然的加速吓到了,刚要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却见到白俊逸直直地朝着前面停放着车冲去,眼看就要撞到了但是白俊逸非但没有加速还在不断地加速,吓得唐凝尖叫出声。
在千钧一发眼看就要发生猛烈撞击的时候,白俊逸所驾驶的玛莎拉蒂却像是一瞬间有灵性活了过来一样,在停放着的两辆车中间钻了进去。
从两侧的车窗看过去,分明见到玛莎拉蒂和左右两侧的车之间不过只有数公分的距离,只是差一点点就整个碰上去了。
唐凝吓得花容失色,而掌握着的方向盘的白俊逸却两眼发光,这种刺激,好久没有体验过了。
白色的玛莎拉蒂变成了魔都城市中的一道魅影,不断地在建筑物和车流之间穿梭着,惊起了无数人的惊呼声。
此时的白俊逸完全把交通规则当成了一团废纸,而事实上当他用将近两百公里的时速闯过了第三个红灯的时候屁股后头就已经跟了一大群警察。
而此时的车内,白俊逸享受着这极速狂飙的刺激,至于唐凝则脸色发白小手死死地抓着安全带,小妮子的胆子是真的不大,每次白俊逸惊险超车的时候都会引起她的尖叫。
“你要死啊!”唐凝再也忍不住了,对着白俊逸叫道。
“有人要杀我们。不用这种办法的话他们一时半会不会离开。”白俊逸平静地说。
唐凝闻言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有人要杀我们?你以为是拍电视剧呢!赶快把车停下!”
白俊逸观察了一下后视镜,除了铺天盖地的警察之外已经没有了可疑人物和东西出现,想想也是,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只要对方不是白痴也应该退走了。
只是黑玫瑰的速度比他想象的更快,看来这段时间要想办法把这些人给抓出来,否则简直就是寝食难安。
白俊逸正打算把车子靠边停下,旁边的唐凝察觉出了他的打算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这场噩梦总算是结束了。
而白俊逸瞥了一眼后视镜,见到后面骑在一辆警用摩托上的女人之后眼珠子一瞪,这个彪悍的骑着摩托追着自己的女人不是慕珂珂还能是谁!
看见了慕珂珂,白俊逸后脖子一凉,这个正义感爆棚的女人比任何人都要难缠,所以白俊逸立马踩了一脚油门,狂飙而去。
慕珂珂要气炸肺了。
本来她今天难得休假,结果刚出门还没有多久就差点给一辆玛莎拉蒂撞的人仰马翻,好歹她身手不错在关键的时候躲了过去,又是一个飙车的富二代!看着绝尘而去的玛莎拉蒂,慕珂珂气的银牙暗咬,当场通知警队的人出来抓人,她自己则更干脆骑上了一辆警用摩托就追杀了过来。
本来眼看着就要追到了,慕珂珂都已经在幻想着等会儿怎么好好地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富二代,但是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都飞到了嘴边,慕珂珂却被玛莎拉蒂喷了一脸的尾气?跑了!
看着猛然加速逃窜的玛莎拉蒂,慕珂珂要气疯了。
她抓起了对讲机就怒吼道:“给我封道!在前方高架桥封道设卡,今天不抓住这个孙子我慕珂珂的名字倒着写!”
慕珂珂的咆哮声回荡在无数警察的耳边,而警方也迅速地调动起来,设卡的设卡,封道的封道,总而言之就是大半个魔都的警察都被弄的鸡飞狗跳。
而就在玛莎拉蒂逃窜,警方追捕的时候,一幢高大的建筑天台上,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匆匆地低头走下去,片刻之后他出现在这大楼的一层电梯外,然后低着头钻进了外面早就停放着的一辆黑色奔驰车内。
“怎么样?”车内,一个一头金色短发的男人摇晃着酒杯,好整以暇地问。
风衣男人摇摇头,低头摆弄着自己带下来的狙击枪,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地拆卸下来,然后擦拭过后用枪油精心地保养,做完之后才慢条斯理地放进箱子里,最后他才慢吞吞地说:“目标身边有高手。”
金色短发的男人放下了酒杯,拿起一张照片,这照片里的人赫然就是唐凝,只是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偷拍去的。
“真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若她不是我们的目标的话我都想要追求她了,这样一个女人,让我对这个国家的好感都提升了不少。”金发男人喃喃地说。
“我说她的身边有高手,很难缠,隔着一公里发现了我。”风衣男人皱眉说。
金色短发男人耸耸肩,说:“你的狙击枪被发现,那么对方肯定是一个有战场经验的人,不排除一些安全公司和雇佣兵来搀和,这件事情我会传到组织那边的,不过既然今晚的计划失败了,那么按照规矩应该用我的计划了,我来接近目标。”
风衣男人眼角抽了抽,冷声说:“希望你裤裆里的那点东西不会耽误我们的任务。”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