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现在的晚辈都不懂礼貌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魔都这样的大都市其实是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区别的,只要你需要的想要的,有钱,任何时候都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而任何一个街区,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医药店更是不会少。
这个点上,说早不早说晚不晚,唐凝就是这个时候来的。
带着墨镜的她走进了医药店,面对营业员的询问,唐凝张了张嘴,说:“那个,我想要买?”
唐凝眼神游离着,希望自己能找到。
“小姐,是需要避孕药吗?”对于这样的事情,营业员显然是经历过很多了,微笑着问,只是心中却暗暗的鄙视那个让眼前这样的美女跑来买避孕药的男人,简直太不是个东西了,这样的东西还让一个女人自己出来买。
唐凝脸色羞红,轻轻地摇头,之前她也到过几家医药店,可是之前的医药店里居然是男营业员,这让唐凝头也不回地就跑了,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有那个,验孕试纸吗?”唐凝小声地问。
营业员了然点头,笑着说:“有的,您稍等。”
说着,营业员去里面拿验孕试纸去了。
而就在唐凝度秒如年地等待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了一个金发碧眼帅气高大的英俊外国男人。
这个英俊帅气的男人走过来,和营业员说了几句,但是他看起来完全不会中文,而那个营业员也对英语一窍不通,于是两个人的沟通就十分的困难。
这个外国男人似乎很苦恼,当看见唐凝的时候他眼睛一亮,走了过来用英语恳请地说:“你好,小姐,请问你会英语吗?”
恨不得立马插上翅膀飞掉的唐凝听见这男人的话,只想用自己粉嫩嫩的拳头狠狠地打在他的眼眶上,要是平时的话也就算了,可现在是什么时候,她别说在这里说话,就算是多留一秒都觉得很危险。()
多尴尬呀,人躲都来不及,你还找我!
本着多年的良好家教,唐凝还是微笑着用英语回答说:“你需要帮助?”
金发碧眼的帅气男人露出一个很迷人的笑容,他说:“太好了,是这样的,我的朋友似乎有点消化不良十分的难受,我想为他买一些药回去,但是我不会中文,你可以帮我吗?”
这功夫,之前那营业员也回来了,把盒子递给唐凝说:“小姐,你的东西。”
唐凝脸都要烧着了,赶紧一把抓过了上面写着验孕试纸的盒子,说:“多少钱?”
“十块。”营业员看着唐凝的反应觉得很有意思,含笑说。
唐凝掏出一张纸币丢给营业员,然后说:“他消化不良,你给找点药给他。”
说完唐凝就好像屁股后头有怪兽一样匆匆地跑了。
看着唐凝的背影,金发帅气男人微微皱起了眉头,不应该啊,根据对唐凝的资料了解,就算是对自己这样的出现方式不感兴趣也不至于像是看到多讨厌一样的人这么急匆匆地跑掉?
金发男人觉得有些郁闷,自己的计划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问题,今晚发现唐凝出现的他简直欣喜若狂立刻把自己的计划提前了,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他之前都已经考虑好了,一个巧合的邂逅然后就是浪漫的开始,他甚至都已经预定好了等会去外滩那边约这位美女走一走,当然,类似咖啡厅这样庸俗的地方是不能去的,他知道怎么对付这些自己比全球绝大多数男人都有钱的女人。()
可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唐凝让他的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
“先生,您的消化药。”一个声音惊醒了他,营业员拿着一盒消化药递给他,似乎怕他听不懂,还连带着比划,指着自己的肚子。
金发男人帅气一笑,接过了这盒药,然后在营业员笨拙的比划下付了钱,这才一脸平静地走出这家药房。
今天的计划失败了,那么下一次再想这么巧合地出现在唐凝的面前就不那么容易了,金发男人微微皱起眉头,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计划。
只是才走出药房,他猛地停下了脚步,豁然抬头,却看见一个男人抽着烟笑眯眯地站在马路对面看着他。
金发男人的瞳孔在看见这个男人的一瞬间就缩成了针尖大小。
没有破绽!只是一个平常的站姿,却诡异的一点破绽都没有,对面的那个男人整个在金发男人看来就像是一把出鞘的战刀,凶猛无比,一股子浓郁无比的血腥味从他的身上扩散出来,这种血腥味,这种杀气,只有金发男人这样层次的人才能够感受的出来。
高手!绝对的高手!绝对不能碰的高手!
这种感觉和气势,金发男人只在组织里的钻石级前辈身上才感受到过。
而对于这样的高手,是绝对不能正面硬碰的,身为一个顶尖杀手,金发男人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隔着马路的对面,金发男人浑身每一块肌肉都紧绷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车流在两个人中间穿插而过,他对着白俊逸微微笑,雪白的牙齿让他的笑容显得格外的阳光灿烂。()
一辆大型的双层公交车从两个人中间过去,遮挡住了两人的视线。
“嘟嘟!”
双层巴士的喇叭声适时地响起,而在这辆公交车挡住视线的下一秒,白俊逸猛地动了。
如同猛虎出笼,其气势汹涌澎湃如远古的洪荒巨兽。
只是一步,白俊逸就从原地的位置跨步冲到了双层公交车一侧,再一蹬腿,白俊逸整个人拔地而起,猛地出现在了公交车的车顶。
这可是双层车,足足有三米多高,但就是这么一步却让他跨了上去,这一幕让公交车里一个正好在喝水的男人看到了,吓得他差点儿没呛死。
果然,金发男人消失不见了。
白俊逸眯起眼睛,蛮王的猎物,哪里有那么好跑的。
看准了一个方向,白俊逸猛地蹿下了公交车,身体下一个眨眼就已经消失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之中。
跑跑跑!不要命地跑!
金发男人觉得自己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他发挥了自己全身上下最大的潜力,几乎是不要命的跑,他很清楚,虽然自己是杀手,但是一旦在明面上被善于正面搏杀的高手抓住了,那么死的那个肯定是自己。
杀手见不得光,一旦见光就死。
虽然身后没有人追来,但是那种如同芒刺在背的危险感觉让金发男人一秒钟都不敢在原地停留,他不断地穿梭在小巷子里面,不断地转弯,拐角,甚至有的时候会直接从人家的店里横穿而过。
呼哧呼哧地喘着气,金发男人闪进了一条步行街中,眼神敏锐地在周围观察了一下,这条街人很多,到处都是行人,这样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而事实上身后也并没有人追来。()
这让金发男人稍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小心谨慎的他还是在步行街里逗留了十多分钟,甚至还买了一个帽子,一来是为了隐蔽装饰自己,二来是为了让自己隐藏的更深。
等到那种危险的感觉渐渐地散去,男人这才彻底放下心来,他在步行街的出口拦了一辆出租车。
“去外滩。”金发男人说道。
出租车刚要发动,白俊逸却猛地出现在出租车的前面,好整以暇地看着坐在车内的金发男人。
“你作死啊?”司机大叔扭头朝着白俊逸大喊道。
而金发男人浑身都是一紧,这一次他看向白俊逸的眼神分明带着惊惧。
面对那淡淡的笑容,金发男人嗅到了死亡的气味,天知道,这种让对手害怕紧张然后自己就崩溃掉的感觉之前都是他带给别人的,现在他却自己也尝到了滋味。
砰!
出租车的后车门猛地被人一脚从里面踹飞。
是真的踹飞了。
一扇车门像是被当成了飞碟横飞出去,而紧随其后的是一个金发男人。
这一幕,惊呆了不知道多少人。
这可是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得到的情节。
金发男人急速逃窜,白俊逸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追着,一直到两个人跑到了一个小巷子里,前面是死胡同,金发男人猛地转过身来,双眸冰冷地看着白俊逸。
“你是谁?”金发男人嘶哑地开口说道,用的居然是地道的中文。
“黑玫瑰的质量是越来越差了,退休这么多年,现在出来混的晚辈也越来越没礼貌了。”白俊逸摇摇头,好整以暇地笑道。
“你知道我!”金发男人猛地眯起眼睛,咬牙道。
对方既然知道黑玫瑰还敢这么追杀他,那么他今晚的命运就真的危险了,金发男人的心无限地下沉。
“不知道你。只是知道黑玫瑰而已。”白俊逸很老实地说。
金发男人几乎被气的吐血,这不是变相地说他根本是个籍籍无名的小辈。
“得罪黑玫瑰的人,没有好下场。”金发男人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白俊逸哑然而笑,说:“同样的话五年之前也有人跟我说过,他叫什么来着的,让我想想,好像叫乔治?”
金发男人脸色微变,道:“你知道左手大人!”
“左手?噢,也对,他的右手给我剁了,自然只能叫左手了。”白俊逸深以为然地说。
金发男人这一次是心脏都要吓爆炸了,左手大人是组织内的钻石级杀手,在他的眼中几乎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他的确只有一只左手,据说他的右手是五年之前执行任务失败被人砍掉的,却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眼前这个男人做到的。
只是一只左手的左手大人就已经强大的让人不敢想象,但他健全的时候都被眼前的男人砍了一只手,那么眼前的男人到底是谁?能有多强?
金发男人几乎要绝望了。
“我没有得罪你。”金发男人他苦涩地说。
“嗤,要杀我女人了还不算得罪?你以为我这把老骨头很爱出来现?”白俊逸摇头道,缓步走向金发男人,他没有耐心了。
“你别过来!”金发男人猛地后退,靠着墙壁的他咬牙说:“你和左手大人对决过,对我们黑玫瑰也有些了解,应该知道我们任何一个出来执行任务的杀手都有压箱底的保命东西,你把我逼急了,哪怕我会死但是你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我知道啊。”白俊逸点头,又好笑地看着金发男人,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
金发男人眼角直抽抽,他深吸一口气,做着最后的努力说:“我不知道唐凝和你有关系,只要你放过我,这次任务黑玫瑰可以放弃。”
白俊逸这次到真的感兴趣了,说:“黑玫瑰最重视信誉,你这么一个菜鸟说放弃就能放弃?”
金发男人被气的要死,这种**裸的羞辱几乎就像是一个个的耳光扇在他脸上,菜鸟!曾几何时,他居然也有被人叫菜鸟的时候!
但是哪怕是内心要气炸了,他都不敢发作,只好假装没有听见。
“我的舅舅是卡门的赏金部负责人。”金发男人咬牙说。
卡门!
这个组织?白俊逸眯起眼睛。
他这辈子吃的最大的一次亏,就吃在卡门这个组织上。
事实上,这个组织可以说是全球最大的黑色组织,主意,是黑色组织不是黑社会组织,卡门这个组织的来历已经无从考证,从一战和二战时期就已经有它活动的轨迹,而它本身没有什么,但是它的影响力却大到了一些大国家都不愿意轻易得罪的地步。
这个组织,是个了不得的组织。
而其中的赏金部,白俊逸也了解一些,大概就类似于一个地下中介所,通过这个组织,你有钱的话甚至连核弹头都可以弄到,赏金部就专门给人拉线做人头买卖的。
所以类似黑玫瑰这样的组织,和卡门的赏金部关系的确不浅,可以说是狼狈为奸。
就在金发男人紧张地等待的时候,白俊逸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听见这个特殊的铃声,白俊逸毛孔都要炸开了。
而全身注意力都集中在白俊逸身上深怕这位来历不明的大煞神对自己出手的金发男人心中也是猛地一跳,能让这样的大煞神露出这样惊骇的神色,难道,难道说打电话来的这个人是一个更加强大恐怖的人?
华夏,太可怕了!金发男人内心都在呻吟和哀嚎。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