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一言不合,茶杯招呼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九成山庄,自然就是九爷自己的产业。()
对于苏媚来这里做什么,白俊逸不清楚,估摸着应该不是两军对阵之前首领出来相互叫骂一番,这也太幼稚了一些,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了,大家都是成年人,知道说的好听不如拳头硬的道理。
不过白俊逸也不会去问苏媚,这说白了不关他的事儿,他现在需要负责的就是苏媚的安全。
车子稳稳地停在九成山庄的门口,苏媚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而此时九爷也从门口的位置走了过来。
老远,九爷就哈哈笑着对苏媚伸出手说:“从来都说巾帼不让须眉,之前还觉得从古至今也就一个花木兰一个武则天,哪里有那么多的巾帼,现在看来,苏小姐的本事比起前两者不遑多让,让我们这些大男人汗颜啊。”
九爷的笑声很爽朗,也很有中气,可以说感染力十足,那龙行虎步的架势一看就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寻常人,必然是长期掌握大权的。
苏媚笑吟吟的伸出手和九爷握了握,随即抽回手,说:“现在毕竟还是男人的天下,我这样的女人就是混一口饭吃,巾帼不巾帼的,九爷真的是笑话我了。”
九爷哈哈大笑,对着自己身边几个人说:“看看,人苏小姐就是会说话,谦虚了自己还让人听着觉得舒服。不服不行啊,你们都学着点。()”
九爷身边的几个人可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一个个跟面瘫一样的毫无表情,也就是这个时候跟哭一样地裂了一下嘴角,然后嘶哑着声音说:“苏小姐,久闻大名。”
说着,面瘫男朝着苏媚伸出手。
这一次,苏媚没有伸出手,而是看了那只手一眼,淡淡地说:“九爷,你大老远把我叫来,不知道有什么指教?”
面瘫男眼中掠过一抹恼恨,眼神冰冷地看着苏媚。
这功夫,白俊逸已经晃悠悠地从车上下来了,走过来大马金刀地朝着苏媚身边一杵,时时刻刻都记得帮苏媚给下马威这件事情的白保安瞥了一眼面瘫男伸出来的狗爪子,指着面瘫男扭头很惊奇地对苏媚说:“这个伸着手在这摆造型的傻逼是哪冒出来的?”
说实话,有时候白保安的毒舌就连他的队友都会觉得太过分了……比如现在。
苏媚脸上尽是忍不住的笑意,她也觉得白俊逸这话委实伤人自尊了一些,但是却一点都不觉得过分。
眼前这个面瘫男人是九爷的左膀右臂,为人狠辣果决,一旦下手绝对的鸡犬不留,这段时间以来苏媚在他手上的损失只能用惨重来形容,因而此时看到白俊逸这个下马威居然如此的给力,夸他都还来不及。()
面瘫男的嘴角抽了一下,饶是他的心性,此时都有一股子无法忍耐的暴戾从心底升腾而起,偏偏的,此时他还真的就伸着手一副傻逼的姿势,这让面瘫男感觉更加憋屈和愤怒。
此时,显然并不希望产生冲突的九爷开口了,他笑眯眯地看着白俊逸,说:“这位先生看的面生的很。”
九爷是什么人,再能装大尾巴狼说到底他还是个混混头子,早年就是靠着狠辣上位的,到了现在兴许不是那么动辄就喊打喊杀的了,但是这依然不能代表他就成了一个好老头子,因而九爷看向白俊逸的眼神很是不善,有凶光闪烁。
“我的朋友,毕竟我小女子一个人来这里,心中也是忐忑的厉害。”苏媚巧笑嫣然的说,之前白俊逸给出的下马威让她很满意,这会儿心情都变得不错了。
九爷闻言呵呵笑了笑,一双眼睛深深地看了白俊逸一眼,意味深长地说:“苏小姐的这位朋友,看起来很是不一般啊。”
白俊逸其实最腻歪这种不阴不阳的说话腔调了,其实心里头恨不得把对方给扒皮抽筋了,但是脸上却偏偏要很装逼地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心中腻歪的白保安脸色自然也不太好看,懒得理会九爷。
白俊逸的神情态度实在是欠揍到了一定的地步,那面瘫男再也忍不住,阴沉地开口说:“年轻人,做人不要太狂,有些人,你惹不起。()”
白俊逸闻言嗤笑一声,斜眼瞥了对方一眼,说:“这就算狂了?我真的狂起来我自己都害怕,不过你这样的还没有资格见到而已。”
白俊逸说的是实话,蛮王的狂又怎么能是什么小猫小狗都能见识到的,否则的话他以前的那些对手们一个个情何以堪?
面瘫男眼角一抽,身上猛地爆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他低沉道:“你的胆子很大,非常的大,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有胆子这么跟我说话了。”
“不过是别人的一条狗,也配跟我说话?”白俊逸嗤笑道。
咔咔咔。
这是面瘫男握紧拳头的声音,他死死地盯着对面的白俊逸,毫无疑问,只要是有任何风吹草动,这个男人绝对会扑上来和白俊逸拼命。
这话,也委实恶毒了一些。
苏媚斜眼看了在旁边没有说话的九爷一眼,淡淡地说:“九爷找我来便是在这儿站着的么?若是这样,我很忙,没有空在这里吹风。”
九爷闻言神色变幻了一下,随即哈哈笑道:“说的也是,这到真的是我待客不周了,来来来,两位是贵客上门,先进去喝一杯茶。()”
说着,九爷拍了拍面瘫男的肩膀,随即转身亲自过去带路。
这面子,不可谓不大了。
面瘫男得到了九爷的暗示,眼神闪了闪,终究是没有动手,只是恶狠狠地盯了白俊逸一眼,扭头就走。
苏媚走过来,和白俊逸肩并肩走进了这九成山庄,路上,苏媚在白俊逸的耳边说:“你这下子可把红眼得罪死了。”
“红眼?”白俊逸挑眉道。
“就是那个面瘫,外号叫红眼,杀起人来就会红眼,一旦红了眼不杀绝人不罢休。”苏媚嘴角勾出一个玩味的弧度,淡淡地说。
白俊逸了然点头,这外号听起来有点牛掰啊。
白俊逸自己是艺高人胆大,这魔都的地界上还真的没有他不敢去的地方,这么一个什么所谓的九爷,所谓的红眼在他看来也不过就是蹦的高一点的蚂蚱,毕竟,有过了他的经历之后对国内的这些所谓黑社会已经完全不感冒了,国内这样的环境,哪里能玩得出来真正的黑社会来?
而至于苏媚,兴许是对白俊逸的实力有着完全的信心,一点也不担心和惊慌,老神在在地跟着九爷朝着里头走,外表一片平静,只是这个外表如妖精内心却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的女人到底在想着什么,却不是外人能轻易知道的了。
九成山庄的确不愧是山庄,内里的空间很大,在寸土寸金的魔都居然硬生生地弄出了一个雕廊内外院,如同走在古代的那些豪宅里头一般。
跟着九爷走,绕过了曲折的回廊一直来到了一处露天的小院子里头,院子里面陈设很简单,一侧是一个鱼塘,另一侧青草漫漫,摆放着一张石茶几,石茶几上还刻着棋盘,周围两侧放着几张凳子,还有一张显然是给主人平时休息用的藤椅,简单的陈设,却也让人看的出来这九爷平时也是一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指了指几个位置,九爷和红眼,白俊逸和苏媚一共四个人分主次坐下来,然后很快就有人端着一套茶具走了过来。
九爷接过了茶具,亲手开始泡茶。
看的出来,九爷泡茶的手艺很娴熟,眼花缭乱的也的确有唬弄人的本钱,没有多久,四杯热气腾腾的茶水就被他炮制出来,端起了其中一杯茶,九爷缓缓地喝了一口,笑着说:“很久没有动手了,手艺还是生疏了一些。”
苏媚端过了一杯茶,然后做了一件让连白俊逸都没想到的事情。
这个女人的第一杯茶居然先端给了白俊逸,那低眉顺眼的跟个小媳妇一样乖巧。
“尝尝,九爷的茶,这魔都可没几个人有福分喝得到。”苏媚对白俊逸一笑,说。
白俊逸耸耸肩,喝了一口,让他喝酒还能喝出个好歹来,至于喝茶嘛,他只知道这茶叶不错,满口生津,一嘴的芬芳馥郁,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了。
见到白俊逸和苏媚都喝了一口茶,九爷缓缓地把茶杯放在了石桌上,这才抬起头对苏媚说:“今天请苏小姐来,是有些事情要商量的。”
苏媚捧着茶杯,看着九爷,并未急于说话。
九爷笑了笑,缓声说:“我想,我和苏小姐之间可能有一些误会,我们是不是能够冰释前嫌?”
依九爷此时在魔都的地位,说出这话可谓是分量极重,这几乎是对苏媚低头了。
苏媚显然也没有想到九爷居然来了这么一出,喝一口茶,淡淡地说:“我不太明白九爷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累了。”九爷摇摇头,神色中有些疲惫说。
“打打杀杀了一辈子,眼看着就能安享天年了,我不想在最后这几年还出事。”九爷诚恳道。
苏媚笑道:“之前九爷可不是这么说的。”
面对苏媚的咄咄逼人,九爷还未说话,旁边的红眼却是再也沉不住气了,他说道:“九爷愿意给你们一个台阶下,你们就不要不知好歹了,要知道九爷到现在都没有真正地把你当成一个对手,否则的话你以为你真的能逍遥快活到现在?记住,这里是魔都。”
白俊逸觉得自己今天的本职工作就是对付这个叫红眼的看门狗,九爷那边的唇枪舌剑有苏媚这个一根头发都是空心的女人去对付,他懒得动脑筋,而此时无聊了一会的白俊逸听见红眼开口了,扬手就把手中的杯子劈头盖脸地朝着红眼砸过去。
那茶杯并不深,也不大,寻常的茶具小杯也不过是一指的宽度,但是里头却有滚烫的茶水,红眼也完全是猝不及防,不过哪怕就是白俊逸事先告诉他自己要砸他了,他估计也躲不过去,于是这面瘫男就被茶杯正中红心砸中了鼻子,滚烫的茶水泼在他的脸上,让他疼的惨叫一声,整个身体如同被烫到了的虾米一样蹦了起来。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