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魔都沸腾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这小妮子对自己和白俊逸在一起耿耿于怀,但是又不敢去问白俊逸,结果跑来问自己这个平时她最敬爱的姐姐!
这一瞬间苏媚有了一种女生果然外向的感慨,并且确定红豆这丫头以后一定会胳膊肘往外拐!
看着姐姐那气的不行的眼神,梁红豆耷拉着脑袋,红着脸低声喊了一句:“姐!”说着,还弱弱地伸出手拉住了苏媚的衣袖,一副可怜兮兮软绵绵受不了欺负的可怜模样。()
苏媚气的翻了个白眼说:“还知道我是你姐呢,看看你现在那花痴的样子,满脑子就剩下一个白大哥了!”
苏媚露骨的话让梁红豆羞得不行,小丫头红着脸争辩道:“哪有!姐你乱说!”
苏媚捏了捏这个小丫头的脸蛋儿,叹了一口气,认真地说:“不过红豆,他有女朋友了,而且,你们不合适。”
这话让梁红豆脸色微微一白,脑海里忽然就出现了那天看见的让自己自卑得都抬不起头来的漂亮女人,她低声说:“姐,我知道的。”
苏媚摇摇头,说:“这些事情我也不好多管,你自己要有分寸,这个男人,很危险。”苏媚看了一眼关闭的房门,由衷地说。
而此时对外面的对话毫无所觉的白俊逸正躺在病床上,身上汗如雨下,如果掀开他的衣服就能够看见他身体上,皮肤下面肉眼可见地肌肉在微微地蠕动着,那感觉就好像有无数条虫子在皮下攀爬一样,这一幕看的令人毛骨悚然。()
而白俊逸却一声不坑,微微闭着眼睛,连呼吸都无比平稳。
这毒药的强度并没有超出白俊逸的意料之外,但是自己身体的强度却远远地低于白俊逸的意料,看来在魔都的这段时间,身体已经退步很多了,若是在巅峰的时候,这些毒素绝对不可能对他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此时头脑微微发沉的白俊逸只是感觉天旋地转,但他清楚现在是毒性发挥最强烈的时候,只要过去了就好了。
暮色渐渐地降临大地,在魔都的望江路,bobo酒吧是热闹繁华的望江路上首屈一指的高档酒吧。
这里邻近外滩,风景极好,周围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整个魔都都是一个不夜城,而在望江路,则是不夜城之中的精华和焦点。
这里来往的,都不会是穷人,因为bobo酒吧光是入场就要五千块,寻常工薪阶级是绝对不会来这里的。
很多人都喜欢来这里玩,有纨绔子弟也有商界精英,之所以喜欢来这里是因为bobo酒吧的美女多,节目多,夜场够嗨,更加重要的是这里安全,整个魔都谁不知道这里是九爷的场子,而且是九爷那么多的场子中很重要的一个,****上就不用说了,哪怕近些年九爷不怎么出面了,但是并不意味着魔都哪个混子敢把爪子伸到九爷的场子里来,至于白道,九爷在魔都崛起到现在,魔都的领导都换了五六个,九爷在白道上的能力完全不亚于****。()
女人希望在这里钓到金龟婿,男人希望在这里遇见一夜情。
因而bobo酒吧的火热是有道理的。
而就在这个热闹喧嚣的地方,四辆金杯车嘎吱一声停在了路边,然后从上面下来三十来个男人。
这三十多个男人下来一言不发,很有秩序地走到了最前面一辆金杯车旁边,围绕成一个人墙。
在这辆金杯车的副驾驶上,一个满脸麻子的男人正在抽烟,眯起眼睛看了一眼金碧辉煌的bobo酒吧,吐着一口浓郁的香港口音说:“大姐头说的就是这里?”
“是的。”有人回应道。
满脸麻子的男人呸的一声吐掉了嘴里的烟头,打开车门跳下来,转身从自己坐着的位置下面抗出来一大麻袋东西,这个大麻袋极其沉重,他拖拽出来一把砸在了地上,哗啦啦的居然全部是铁器碰撞的声音。
满脸麻子的男人蹲下来解开了口袋,一拉开豁然明晃晃的三十多把开山刀,让人不寒而栗。
三十多个男人井然有序地各自抽了一把,看他们的神态和动作,显然对此已经有了很丰富的经验。
满脸麻子的男人自己也拿了一把站起来,把开山刀抗在肩膀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叼了一支烟,歪嘴斜眼地说:“知道大姐头把我们叫过来干什么的不?”
“知道!”三十多个人轰然应诺,顿时吓得周围的路人一阵鸡飞狗跳,这些人看见这三十多条汉子每个人一把开山刀,吓都吓尿了,眨眼之间就跑的没影子。()
“那就干吧。”满脸麻子男人嘿嘿笑了笑,阴森森地看了一眼bobo酒吧,带着头走了过去。
在酒吧外面几个看场子的人看见这一幕一愣,bobo酒吧成立到现在,还真的没有砸场子的人,因而这边看场子的也没有几个人,虽然这段时间九爷和苏媚之间的形式很紧张,但是bobo酒吧也就是象征性地多加了几个人手,毕竟这个酒吧的名声在外,不是跟九爷死磕的话哪个有胆子到这里来砸场子?
可是事实是,眼前这群人显然就是来砸场子的。
苏媚,要和九爷死磕了!
“砸场子了!”两个看场子的看见这三十多条明晃晃的开山刀,吓得两腿都在哆嗦,连滚带爬地跑进了酒吧里头声嘶力竭地大喊。
等到满脸麻子的男人狞笑着走进来的时候,这酒吧依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扫了一眼热闹的酒吧,满脸麻子的男人抓住了旁边一个吓傻了的啤酒妹,笑嘻嘻地说:“美女,你挡住我的路了,让开一些。”
那穿着暴露的女人战战兢兢地让开,大眼睛惊恐地看着他手上的开山刀,吓得话都说不出来。()
满脸麻子的男人拿起了开山刀,哗啦一下杂碎了旁边一个装饰用的高大花瓶,大吼道:“弟兄们,给我砸了!”
“嗷嗷嗷!”三十多个男人兴奋的双眼通红,挥舞着开山刀就冲了上去。
顿时,bobo酒吧内一片鸡飞狗跳,惨叫声,怒骂声,哭泣声混合成了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交响乐。
而这样的场景,几乎是同时在魔都各个地方都在上演。
开战了。
平静了十数年的魔都地下世界,毫无征兆地沸腾了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乔九脸色阴沉无比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拿着一只烟斗缓缓地张开嘴含住了烟嘴,深深地吸了一口,书房里早就烟雾缭绕。
这个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
乔九看了一眼那个电话机,走过去接起了话筒。
“是我。”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乔九本就阴沉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沉声说:“被人打掉了场子就找人给我打回去,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我来教你?人不够?人不够就继续叫人!她一个香港来的女人聚起来的人能比我都多?去叫!我就不信了,魔都这一亩三分地还真的给她翻了天!”
一通话说完,乔九重重地挂上了电话,阴沉无比地走到了窗户边,一边抽着烟斗一边眯起眼睛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
半晌,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乔嫣然。
“干爹,都准备好了。”乔嫣然轻声对乔九说。
乔九点点头,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说:“嫣然,你过来。”
乔嫣然闻言点头,乖巧地走了过来站在乔九的身边。
乔九转头看了一眼乔嫣然,然后回头继续抽烟,缓缓地吐出一口烟雾,这才说:“之前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东来再两三年就能出来,如果我过不去这一关的话,我也给他存了一笔足够他舒舒服服地过下半辈子的钱,等他出来就有人送他去国外。”
乔嫣然从未听过乔九说过类似的话,她愕然地看着乔九,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乔九平静地说:“不用意外,我有预感,这一次可能真的难了。”
“干爹,不会的,不管是哪个方面我们的赢面都很大,她毕竟只是一个外来的,在魔都干爹你经营了这么多年,我们的优势很大。”乔嫣然急切地说。
摆摆手,乔九平静地说:“正是我在魔都的时间太久了,挡住了很多人的财路,所以我们的敌人要更加多,只是平时没有有实力带这个头,所有人是敢怒不敢言,一旦有了人带头,这么多年下来我得罪的那些人,全部会跳出来狠狠地咬我一口,墙倒众人推,就是这个道理了。最重要的是,我已经老了。”
乔九苍老的话,让乔嫣然脸色大变,在她的印象里干爹从来都是顶天立地,天塌下来都不会变色的人,但是现在她却在他的嘴里听见了我老了这样的话。
“人不服老不行。”乔九轻轻地出了一口气,然后慢条斯理地把烟斗在窗沿上敲了敲,微微眯起眼睛,他沉声说:“如果这一次失败了,你立刻就回来,不要来到这里了,直接去我给你买的那套房子里,等到风头过去了直接出国,会有人接应你的,我给你也已经准备好了一条路。”
乔嫣然猛然地一咬牙,对乔九说:“干爹,我不会丢下你走的。”
乔九哈哈笑了笑,说:“这只是最坏的情况,谁说我就一定会死了,无论如何我也会把自己的后路留好的,你先走吧,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说不定我们能赢,而一旦赢了的话,未来就真的安稳了。”
乔嫣然不放心地看了乔九一眼,但是并未得到什么其他的信息,只好离开房间。
轻轻地带上房门,乔嫣然深吸一口气,眼神中露出坚定无比的神色,无论如何,今晚的计划已经不能失败!
等到乔嫣然走后,乔九来到了楼下,这庄园里头有一处小平房,和周围的建筑格格不入,这里是那园丁老人住着的房子。
还未敲门,里头就传来了老人的声音。
“你想好了吗?”那老人的声音缓缓地从房间里头传来。
乔九的神色变了变,随即说:“想好了,老先生你答应过我,我救过你一命,你愿意帮我做一件事情,现在我请你帮我杀了那个叫白俊逸的人。”
“做完这件事情之后,我欠你的恩情也就还清了,我会离开,而且那个叫白俊逸的年轻人很强大,我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但是如果你让我保你一命,他拿不走,你想好了没有?”老人缓声说。
“我想好了,这里的一切是我这辈子辛辛苦苦打拼来的,如果什么都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苟延残喘吗?我已经享受够了,要是真的时运到了的时候,我也无怨无悔。”乔九平静地回答。
小屋内良久没有声音传来,然后灯熄灭了,老人打开房门走出来。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