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雨夜杀机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就在这房门打开的死后,轰隆隆一声,天空毫无征兆的闷雷炸响,天地之间沉闷的气氛越发浓郁了,挤压的人气都喘不过来。www.tyjiao.com
压抑的天地之间没有一丝风,老人站在小屋的门口,看着乔九,然后缓声说:“我会尽力做到。”
然后,老人抬起步子走向了庄园之外。
乔九回身看着老人离开的背影,拳头握了握,眼神中露出一抹疯狂的神色,正如他之前所说的,如果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万人之上的地位也没有了,他哪怕能在老人的保护下去国外,剩下一堆钱他还能做什么?钱?这辈子他用够了,没有了地位,没有了现在的一切,他已经不需要出国了。
要么死,要么,他继续做魔都独一无二的九爷!
当白俊逸还在和毒素抗争的时候,他却从梁红豆处知道了苏媚已经离开的消息。
苏媚离开了,今晚会发生他知道的很清楚。
可以说,今晚过后,苏媚和乔九之前的胜负也就分出来了,那么苏媚的身边现在是极其危险的。
“这个笨娘们!”白俊逸没好气地道,坐起来拔掉了手臂上的输液管,就要朝着门口走去。
但是他却被梁红豆拉住了。
“白大哥!”梁红豆如同小母鸡一样张开双手拦在病房门口,倔强地看着白俊逸说:“姐姐说了,不准你离开。”
白俊逸无奈道:“你姐姐现在很危险。”
梁红豆一愣,下意识地说:“怎么会很危险?我看是你现在很危险,白大哥你怎么可以把输液管拔掉!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好,需要治疗!”
白俊逸看着梁红豆,轻声说:“你相信不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白大哥了!”梁红豆坚定地说。()
白俊逸一笑,然后说:“那么现在就回家。”
梁红豆一愣,没有弄明白白俊逸的意思。
“回家。”白俊逸重复道。
看着白俊逸那不容置疑的表情,梁红豆忽然心里咯噔一声,敏锐地察觉到真的有事情发生了,小妮子有些害怕,弱弱地看着白俊逸,但是从后者的脸上她得到的是坚定的表情。
最后,梁红豆咬着嘴唇,说:“白大哥,姐姐是不是真的有危险?”
“我会保护她的。”白俊逸笑道。
梁红豆闻言兴奋地点点头,在小丫头的心里,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白大哥解决不了的问题。
从医院里出来,白俊逸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昏暗的天空大雨欲来,忽然一阵大风吹过,周围的行人行色匆匆,大家都知道大雨马上来了,都希望快点回家,路上的车辆急速呼啸而过,让整座城市陷入到了一种无声的压抑中。
白俊逸掏出电话,拨通了苏媚的号码。
忙音。
继续打。
终于接通。
电话那头的苏媚声音有些疲惫。
“你怎么打电话来了?”苏媚的声音依然软腻腻的。
“在哪里?”白俊逸问道。()
“做什么?”苏媚范围。
“我说你在哪里,你回答我就可以了。”白俊逸沉声说。
沉默了一会,苏媚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
白俊逸淡淡道:“你还是没有回答我。”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霸道?”苏媚气道。
白俊逸没说话。
“港湾大厦。”苏媚终究是妥协了。
白俊逸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朝着港湾大厦行去。
二十分钟之后,港湾大厦门口,白俊逸刚下车来,忽然哗啦一声,二十三层高的港湾大厦楼顶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震耳欲聋,白俊逸抬起头看去,无数的玻璃碎片从天而降,然后是一个黑影从天空上掉落下来。
砰。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一个男人的尸体就重重地落在白俊逸的面前,鲜血晕开了地面,这男人的身体抽搐了两下,彻底不动弹了。
与此同时,大楼内传来无数人惊恐的怒骂,还有东西被翻到的声音。
白俊逸的眼神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这群东西,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死人了?”那出租车司机大喊一声,神色惊恐无比。
只是更加惊恐的事情,还在后面。
白俊逸低吼一声,整个身体瞬间加速,如同一头出笼的猛虎朝真大厦冲了上去。()
港湾大厦的一头大厅前面有一片大大的透明装饰墙,这装饰墙直接连接到三楼,而白俊逸的身体猛地蹿上了楼梯,来到楼梯最上层的时候,一跺脚,整个身体居然如同超人一样拔地而起。
那从三楼用吊臂悬挂下来的装饰墙足足有四五米高,而白俊逸整个身体居然直直地腾上了这四五米的高度,重重地落在透明的装饰墙上!
在原地,他跺脚的地方,一个脚印清晰可见,整个大理石铺设的地板居然裂开了无数密密麻麻蜘蛛网一般的龟裂痕迹。
“会,会飞!”出租车司机觉得整个人都要崩溃了,眼前这一幕是真的吗?这还是人类吗?
双脚踩踏在装饰墙上,白俊逸抬起头朝着高耸入云的二十三层大厦看了一眼,眼神中闪过一抹冰冷的锋芒,随即整个身体再一次启动。
此时的白俊逸,彻底地回归到了那个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角色之中。
蛮王,天下无双的蛮王。
任何胆敢挑衅蛮王的人都要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白俊逸的身体就像是毫无重量的燕子,来到装饰墙上最靠近大楼玻璃幕墙的位置,猛然纵身一跃,身体又是上升了四五米,抓住了五楼的窗户,然后借着这个借力点蹿上大楼。
五楼,七楼,九楼,十一楼!
在这光滑的玻璃目前外,白俊逸的速度快的惊人,每一次提气纵跃都会飞上足足两层楼的高度,这是将近八米的高度!
玻璃目前之外,任何一个螺丝任何一个凹陷都会成为他的借力点,而越是高空,风就越猛烈,这大雨之前的狂风几乎要把一个人给吹飞,但是白俊逸却好像完全不受到风的阻力,身体只是几个眨眼之间,足足蹿到了十八楼的高度!
此时,在二十三层。()
大厅外,二十多个男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呻吟着。
乔嫣然表情冰冷地跨过了地上这些男人的身体,走向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房门。
她的身后有三个表情麻木的男人,这三个男人是干爹的秘密武器,手上的功夫极硬,都是正宗的国术出身或者在某些特殊队伍里退伍出来,一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这些人平时都是贴身保护干爹的,这一次为了她的任务专门派给她。
而地上的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他们的杰作。
看着那房门紧闭的办公室,饶是乔嫣然也感觉一阵难以言喻的激动。
苏媚就在里面,而只要杀掉了苏媚,那么剩下的一切就都不成问题。
抿着嘴唇走向那办公室,忽然一只手抓住了乔嫣然的脚,那是地上一个还有意识的男人。
“想要对付大姐头,先过我这一关!”手脚都断裂了的男人嘴里吐着鲜血,艰难地说。
乔嫣然表情冰冷,一脚踢开了这个男人,继续走向那办公室,而她走过之后,她身后的三个男人中一个掏出一把匕首,手一甩,那匕首好像长了眼睛一样扎进这个男人的胸口。
男人瞪大了眼睛,身体抽搐两下彻底地没有了声息。
“这样的衷心,我们的人都没有,她是怎么做到的?”乔嫣然喃喃道,她好像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干爹对苏媚的攻击这么如临大敌,她的手下这些人简直就可以用悍不畏死来形容。
想到这里,乔嫣然表情越发的冰冷,杀苏媚的心更强。
这样一个女人活着一天,她和干爹就睡不踏实一天。
走到了办公室门口,乔嫣然拧开房门。
里面,没有想象之中的如临大敌,而苏媚的确在这里。
坐在沙发上,黑丝高跟鞋,苏媚端着一杯红酒杯,正自饮自酌,那雍容的姿态,简直不像是面对这仇家杀上门,而是在听一场优雅的歌剧。
“看来你很有闲情逸致。”乔嫣然冷笑道。
苏媚看着乔嫣然和她身后的三个不速之客,微微一笑,举起了手中的红酒杯,说:“一起来喝一杯?”
乔嫣然笑容更冷,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这个女人用枪口对着自己的一幕还在眼前,现在却要完全反过来了。
她来,是杀人来的。
所以,乔嫣然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废话,夜长梦多,一个女人,一个三十岁都不到的女人把自己的干爹逼到了这样的地步,绝对不会是会坐以待毙的人,所以她一进门就已经掏出了枪,此时抬起枪口就对着苏媚。
只是,苏媚的动作却比她更快。
红酒杯朝着乔嫣然甩来,红色的液体遮挡了乔嫣然的视线,乔嫣然心头猛地一惊,下意识地就扣下了扳机。
砰!
砰!
两声枪响。
没错,是两声。
在乔嫣然开枪的同时,苏媚也开枪了。
乔嫣然身后的一个男人应声而倒。
苏媚此时却已经站在了沙发旁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枪口的青烟,苏媚轻笑道:“看来你的枪法不怎么样。”
乔嫣然的表情冰冷,她对自己的枪法有绝对的信心,但是事实上却是在枪法上,苏媚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女人居然比她更强悍!
“杀了她!”乔嫣然一字一顿道。
只是回应她的,是一声来自身后短促的惨叫。
乔嫣然猛地转身。
站在门口,背对着外面的光,一个如同天神一般的男人掐着自己身后同伴的脖子,表情平静。
白俊逸!
乔嫣然的身躯蓦然冰冷,从头凉到了脚。
这个男人怎么会忽然出现!自己的毒,怎么可能消失的这么快!
白俊逸看了一眼苏媚,发现这个娘们完好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看了一眼乔嫣然,咧嘴笑道:“我很少见到找死找的这么迫不及待的人,几个小时之前给你逃过一劫,现在又来了。”
乔嫣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死亡的阴影笼罩了她,让她整个人如同坠入了深渊。
嘎巴。
白俊逸把手上男人的脖子如同捏小鸡仔一样捏碎,丢开了垃圾一样的身体,淡淡都对乔嫣然说:“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我就满足一下你那并不过分的小要求。”
而就在此时。
外头楼梯口,传来了一个脚步声。
这脚步声不重,却像是踩在了所有人的心口一样让人的心脏跳动都随之重重地停顿了一下,好像一头洪荒巨兽睁开了那猩红的眼眸,那一瞬间,连呼吸都呼吸不上来。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