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朱威廉被人仙人跳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这段时间,白俊逸就一直安心地在家里休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做足了乖宝宝的样子。()
而唐凝出乎预料的没有跟他如同之前那般的天天鸡飞狗跳,每天上班下班虽然因为白俊逸受伤的缘故没有办法送她,但是她却比以往更加准时了一些。
更加让人惊喜的是这个女人居然开始尝试着下厨了。
虽然她第一次做出来的成果让白俊逸差点儿没了小命,但最起码这是一个好兆头不是?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你看你长得漂亮学识好能力强,要是做饭再做的好的话,还让不让别的女人活了?”白俊逸安慰一脸阴郁的唐凝说。
唐凝撇撇嘴,显然对此十分的不满意,她哼了一声,觉得白俊逸怎么就能做饭那么好吃,自己做出来的却成了毒药?
白俊逸正要说话,忽然瞥见了餐桌上报纸的一则新闻。
“九成公司董事长乔九被曝涉嫌偷税漏税与巨额行贿,并且还牵涉到与地下黑恶势力勾结,前日正式被魔都市公安局批捕,对于自己所犯的罪行他供认不讳,但是今天却传出了他自杀身亡的消息。”
短短一则新闻,让白俊逸拧起眉看了半天。
事实上,自从半个月之前的那一晚之后乔九就已经彻底玩完了,只是乔九玩完不代表他的势力就烟消云散了,这里面牵涉到上层的博弈,而苏媚这段时间忙的根本看不到人影,只是在上个星期过来了一下,只是有唐凝在显然也没有办法多说什么。()
现在报纸上都已经把这件事情抖了出来,看来乔九算是彻底地结束了,而苏媚则是最大的赢家。
随意地扫了一眼下面写的乔九的生平,此时把这些挂出来,自然多半都是泼脏水的,比如第一桶金来源不正当啊,发家的过程多半都有竞争对手莫名其妙的家破人亡啊什么的,都是一些马后炮的东西。
“你在看什么?”唐凝凑过来看了一眼,随即皱眉说:“这个人。”
“你知道?”白俊逸问道。
唐凝摇摇头,说:“我不认识,但是之前跟我爸有过矛盾,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不了了之了,我爸不喜欢他。”
白俊逸笑了,乔九这样的地下世界头子跟唐江山都算的上是真正的枭雄,一座城市出了两个枭雄,能相安无事到也真的奇怪了。
只是在白俊逸看来,唐江山比乔九终究是高了一筹,别的都不说,后代的质量上就出来胜负了,乔东来那纨绔子弟跟唐凝简直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摇摇头把这些事情丢开一边,一个乔九而已,若不是霍无用的出现根本不值得他上心,现在乔九死了,更是一切都灰飞烟灭。()
白俊逸忽然问道:“关于孩子的事情,你想好没有?”
这句话,让唐凝脸色一僵。
现在她已经能耐肯定自己的确没有怀孕了,因为就在三天之前,她的例假来了,而且她去艾薇儿的私人医院做过检查,的确没有怀孕,一切都正常,之前的那些,正如同艾薇儿所说的只是内分泌紊乱导致的而已?
唐凝有些惊慌,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和白俊逸说,特别是想到白俊逸这半个月来哪怕是受伤了都变着法的给自己弄好吃的,那关怀简直就是无微不至,在享受之余她也越发的忐忑,她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住,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和开口。
颇有些小心地看了一眼白俊逸的脸色,唐凝犹豫着说:“那个……”
“你买的卫生巾我看到了。”白俊逸忽然说。
唐凝瞪大了眼睛,饶是两个人已经有过两次那样的关系,但是她却依然扛不住白俊逸这直白的话。
还有,卫生巾看到了!唐凝两只手缴着衣服,那模样简直像是做坏事被抓住的小女孩一般,这种心虚的感觉,唐凝从未对别人有过。
“怎么就没怀上呢?”白俊逸喃喃自语。
唐凝闻言眉毛一竖,下意识地就想要质问,但是想到这几天自己的确是瞒着白俊逸事情的真相了,心虚的她就撇着嘴没有吭声。()
看着唐凝的表现,白俊逸笑了笑,说道:“没有怀就没有怀吧,下次继续努力。”
听见前面半句话,唐凝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觉得白俊逸这个人其实还算不错,最少很懂得体贴人给人台阶下,可是听见后面半句话唐女神就不乐意了。
“休想!”
白俊逸扭头看着满脸羞恼神色的唐凝,哈哈笑道:“好了,吃好东西我送你去上班吧。”
“你身体还没恢复好。”唐凝皱着眉头说。
“已经好了,要不然吃了这个我不是当场就旧伤复发横死在这?”白俊逸指着餐桌上的东西说道。
唐凝脸色一红,狠狠地瞪了白俊逸这不解风情的家伙一眼,扭头上去换衣服了。
把唐凝送到了公司,白俊逸就晃晃悠悠地出来办公室,只是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就见到有个蓬头垢面的家伙坐在里头。
见白俊逸走进来,那人抬起头,白俊逸见到居然是朱威廉。
此时的朱威廉一脸的苍白,头发好几天没有洗了的样子乱糟糟的,原本一溜帅气的西装此时也都是油腻和污渍,看这个家伙此时的样子,哪里还有半毛钱之前那海归回来的帅气样子,这就好像是一个捡了一身西装套在身上的乞丐。()
“姐夫,你可要救我啊!”见到白俊逸,朱威廉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就差冲上来抱着白俊逸的腿嚎啕大哭了。
白俊逸倒了一杯水给朱威廉,皱眉道:“急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你仔细说说。”
听着朱威廉的诉说,白俊逸才明白。
原来之前朱威廉从唐凝处要了一千万的活动基金,为的是拉拢一家德国的生物制药公司,而他之前在英国的一些同学和朋友愿意做中间人,偏偏的,这里头就有几个不怀好意的家伙把朱威廉带去拉斯维加斯,说是德国公司的人已经在那边等着。
接下来的事情用膝盖都可以想到,朱威廉以为的德国生物制药公司的人根本就不存在,而是几个专业的赌场骗子,朱威廉的那几个朋友和这几个骗子联合起来把朱威廉身上的钱骗的干干净净。
一千万没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朱威廉被愤怒冲昏了脑袋,为了把那一千万赢回来,他居然把大唐集团的那块地给抵押了出去。
而被他抵押回来的一个亿,毫无疑问地全部输光了。
而眼看着最后的还款期限就要到了,如果朱威廉不能拿出足够的钱还给赌场的话,这块地就要被赌场收走。
这个时候,朱威廉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如果这件事情跟唐凝说了,他觉得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但是如果不说,他不可能有钱偿还那一个亿的欠债。
“你是被人仙人跳了。”白俊逸坐在椅子上,皱眉道。
朱威廉失魂落魄地坐在沙发上,他双手十指交叉插在头发里,痛苦地说:“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亿啊!我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还!”
“还?为什么要还?”白俊逸冷笑道。
朱威廉一怔,随即更加痛苦地说:“可是不换的话三天之后就到了最后的还款时间,我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到时候赌场带着地契和抵押协议过来拿地,表姐一定会知道的,那时候我就只能去跳楼了!”
白俊逸被朱威廉这没出息的话气的伸手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没好气的说:“你有点出息成不成?这么点破事就要去跳楼?”
“姐夫,你一定要帮帮我!”朱威廉抬起头哭丧着脸对白俊逸说。
白俊逸拧巴着眉毛说:“你的那几个朋友还能找得到吗?”
朱威廉苦笑着摇摇头,说:“把我的钱骗光之后早就见不到人了。”
白俊逸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说:“骗了钱就想跑,哪里有这么简单的事情,想要我帮你,之前你做两件事情,第一件,把你那些骗你的朋友资料全部发一份给我,越详细越好,第二件事情,去买机票。”
朱威廉听见白俊逸愿意帮忙一阵狂喜,只是听见白俊逸所说的两件事情他愣了。
“要那些人的资料好办,但是买机票做什么?”朱威廉错愕地问。
白俊逸冷笑道:“做什么?去拉斯维加斯!”
朱威廉闻言震惊道:“你也要去赌?”
“赌?当然不是,我已经不赌了,这次去,是拿回本来就是我们的东西而已,你怕什么。”白俊逸对这个没出息的家伙实在是无语了。
朱威廉弱弱道:“其实我是想你帮我到表姐那说说好话就可以了。”
白俊逸第二个巴掌拍在这厮的后脑勺上,道:“有点出息行不行?这么一个多亿就白丢了?”
其实白队长此时想的是到唐凝那说这件事情,危险程度可比去拉斯维加斯把东西弄回来大多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白俊逸忽然提出要出门一趟,大概要一个星期。
“出去?一个星期?去哪里干什么?”唐凝狐疑地看着白俊逸说。
“有个朋友出了点事情,我过去一趟。”白俊逸回答道。
“可是你的伤还没完全好。”唐凝皱眉说。
白俊逸笑道:“差不多了,已经不碍事了。”
见到白俊逸坚持,唐凝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表情有些不舒服。
毕竟这是白俊逸第一次离开她这么久。
第二天,白俊逸收拾好了东西便来到机场,而朱威廉早就贼眉鼠眼地在这里等着了。
此时大唐集团的办公楼内,唐凝叫了司马如男过来,说道:“朱威廉这段时间有消息没有?”
“暂时还没有。”司马如男回答道。
“但愿他不会出什么岔子。”唐凝皱眉道,随即又说:“你给我查一下白俊逸的行踪,他今天出去了看样子是出远门,告诉我他的目的地就行了。”
司马如男一愣,随即默默地点头。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