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伊芙琳要去华夏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情绪有点失控了。()
白俊逸毕竟不是真人君子,有个漂亮的女孩子把事情做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会发疯的。
只是最后的理智还在他的脑海里,一把抓住了伊芙琳的小手,白俊逸喘着粗气说:“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伊芙琳咬着嘴唇,倔强地看着白俊逸,说:“知道!”
白俊逸红着眼睛,一把抱起了伊芙琳柔若无骨的身体把她重重地丢到了沙发上。
“来啊,有本事来啊。”伊芙琳舔着嘴角说。
这么一句话,让白俊逸悚然一惊,喘着粗气,白俊逸眼神里露出挣扎的神色。
他知道,今晚这么一扑上去,那这件事情就真的解不开了。
伊芙琳见到白俊逸这个时候还在犹豫,眼神里闪过一抹凄苦,她猛地起身,一把抓着自己的衣服脱掉。
“你不来,那就换我来。”伊芙琳轻轻地说。
这个晚上,男人的喘息,少女的呻吟,交织成了一曲不断的旋律。
第二天,伊芙琳先醒过来。
她睁开了湛蓝的眼眸,首先传入感官的是身上无处不在的酸疼,昨晚是她的第一次,而伊芙琳格外的疯狂,一个晚上几乎没有停歇,可以想象这么大的强度下对她的身体能造成多大的伤害。()
微微转过身来,伊芙琳看着身边的男人,眼神沉醉。
没有个恶俗偶像剧里一样用自己的头发逗弄白俊逸,也没有用手指乱动,伊芙琳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足足有十多分钟,伊芙琳忽然叹了一口气,此时女孩的脸上再也没有了昨晚疯狂的神色,艰难地起身穿好了衣服,她写下了一张纸条之后就离开了。
在伊芙琳离开的时候,白俊逸也睁开了眼睛。
伊芙琳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惊醒了,只是他还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伊芙琳,所以选择了装睡。
而这么一个晚上,也让白俊逸累得够呛,艰难地起身之后他看见了伊芙琳放在桌子上的字条。
“终于还是没舍得阉了你,我是处女你却不是处男了,你还是欠我的。你醒来以后直接回去吧,我暂时不想见你,不过对于那个女人是谁我很好奇,我想过段时间我会去华夏的。”
短短一句话,让白俊逸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去华夏!
伊芙琳要去华夏!
一想到之前她和伊卡洛斯打的不可开交的彪悍表现,白俊逸额头的冷汗就一滴一滴地滴下来,要是这个女人和唐凝见面了,唐凝绝对打不过她啊!
白俊逸好想跟伊芙琳说再考虑考虑,但是伊芙琳的性格他太清楚了,既然这个女人现在不想见自己,那么哪怕是自己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她。()
而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疯狂地叫了起来。
打电话来的是朱威廉。
“姐夫,赶快回来,我买了最早的航班马上回国!”朱威廉急吼吼地对白俊逸说,这厮很聪明地没问昨晚的事情。
白俊逸错愕道:“怎么了?这么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先过来吧,我们在机场碰面,到了我和你说。”朱威廉说道,说完就挂了电话。
白俊逸闻言没有停留,直接出了房间。
赌场内的工作人员似乎接到了通知,对白俊逸的离开没有人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而白俊逸顺利地一路走出了黄金城,拦了出租车要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叹了一口气,转身上车离开。
他知道,自己现在恐怕真的要欠伊芙琳一辈子了。
这个女人,很辣,但内里,很脆弱。
在黄金城的高处,伊芙琳看着白俊逸的出租车离开,一直到消失在车流里面,她缓缓地转身走到书房的沙发上坐下,表情平静。()
当白俊逸来到机场的时候朱威廉已经到了。
“我姐知道了。”朱威廉对白俊逸苦笑道。
白俊逸眉头一拧。有些心虚,毕竟昨晚刚跟另一个女人睡了。
“今早她打电话来了,只是说她都知道了,然后让我们尽快地回去。”朱威廉一脸的苦涩。
白俊逸嘴角抽了一下,依照他对唐凝的了解,这个女人的话越少怒火越大,不好对付啊。
“哦,也说到你了,我姐说让你想吃点什么趁今天多吃点,想玩什么,也没什么时间玩了,下辈子趁早吧。”朱威廉嘴角一抖一抖地说。
白俊逸吸了一口冷气,这是下了死亡判决啊。
两个苦逼的男人对视一眼,同时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女人怎么就这么不好对付。
沉默了一会,朱威廉忽然犹豫着说:“姐夫,昨天的事情我会帮你瞒着,我姐再神通广大也不会知道,男人嘛,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对不起我姐,其实我姐一旦认真了,会全情投入所有的。”
白俊逸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我知道。”
朱威廉点点头,男人之间的话不用说的太明白,他点到即止,不会无聊的因为这点事情耿耿于怀,更不会去跟唐凝打小报告,他很清楚白俊逸之所以听见他的事情一口就答应下来跑到这里来要回东西,不单单是因为自己是他小舅子,更重要的恐怕还是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唐凝的,所以朱威廉选择帮他隐瞒,一个爷们能默默无闻地做到这些,足够了。()
飞机呼啸上了天空,二十多个小时之后,两人再次踏上了华夏魔都的土地。
因为正好是下午,所以两个人直接去了公司。
到唐凝办公室的时候唐凝正在听取下属的汇报,他们两个人进来唐凝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只是示意下面子公司的一个总经理继续汇报。
那个总经理却继续不太下去了,人老成精在职场里混了大半辈子的他敏锐地察觉到自从后面的两个男人进来之后唐总的心思明显不在自己汇报的工作上了,只是唐总让自己说,自己却不能不说,总而言之这个气氛越来越诡异了。
好不容易把肚子里那点东西说完,唐凝淡淡地说:“你负责的子公司业绩下滑的很厉害,我叫你过来不是叫你长篇大论地给我解释的,我是要告诉你现在总部已经很不满,非常不满了,你到底能不能做?能做这个位置你就拿出成绩给我看,不能我就换人上!”
唐凝的语气很轻,但是却把那个五十多岁的总经理吓得一个哆嗦。
“唐总,对不起,我失职了。”那人尴尬羞愧地低头说。
“你对我说对不起没有用,你一句失职就能抵消公司近千万的损失?”唐凝陈声道。
看了他一眼,唐凝说:“明天总部会派人进驻子公司辅助你的工作,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希望你好好地把握,走吧。”
那人擦了擦额头的汗,如获大赦地走了。
他一走,办公室里就剩下了三个人。
唐凝的眼神缓缓地从两个人身上扫过。
当眼神落在朱威廉身上的时候,这厮嘿嘿笑着朝唐凝露出了憨厚的笑容,白俊逸在内心呻吟一声,这货怎么就是这个德行。
“威廉。”唐凝的语气依然还是很平静,她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朱威廉,平静地说:“算了,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很多话没有必要说的太明白,相信经过这一次之后你已经知道了很多事情。”
唐凝的话让如临大敌的朱威廉深深地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急庆幸很拍马屁,就听见唐凝继续说:“回去写辞职报告吧。”
朱威廉一愣,呆滞地看着唐凝,脸色发白。
“有必要吗?”白俊逸皱眉道,朱威廉这个二货虽然很不靠谱,但是人还是不错的,白俊逸也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想要做一番成绩,是社会经验不足被人骗了而已,这在白俊逸看来算不得多大的错,只要有机会,他的表现不会比别人差。
唐凝闻言平静地看了白俊逸一眼,说:“挪用公款不说还擅自拿着公司的地去抵押,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你这是要被送进监狱去的。”
“现在公司的损失已经全部追回了。”白俊逸说。
“可是这并不代表这件事情就可以不存在了。”唐凝拧着眉头,白俊逸很少这么和她针锋相对,特别是公司里的事情。
“可以再给一个机会。”白俊逸轻声道。
唐凝摇摇头,说:“你以前是当兵的,应该明白如果是在战场上,没有再来一次的可能。”
“姐夫。”就在白俊逸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朱威廉开口了,他脸色微微发白地看着白俊逸,苦笑着说:“不用帮我说了,这一次的事情的确是我的错,虽然损失是回来了,但是姐说的对,不代表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姐,我回去就写辞职报告。”
唐凝刚要开口,白俊逸却站了起来,他扭头对朱威廉说:“你先出去,辞职报告先别写,我跟你姐谈谈。”
朱威廉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站起来离开。
等朱威廉离开,唐凝平静地说:“不要企图说服我改变主意,我做出的决定从不更改。”
“这件事情不能看表面。”白俊逸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地说。
唐凝低下头看文件,平静地说:“我不管是不是有什么内幕什么理由,我只看事情的结果,公司这么大,我没有功夫把每个人的苦衷都弄清楚,哪怕他是我的弟弟也一样。所以做错了,就要受到惩罚。”
白俊逸被唐凝这态度弄火了,怒道:“那我给他担保呢?”
唐凝闻言抬起头来看着白俊逸,没说话。
“再给他一个机会,要是再不行,我跟他一起滚蛋,这不是用你男人和你弟弟的两个身份跟你谈,而是公司员工的身份跟你这位唐总谈!”白俊逸硬邦邦地说,显然,唐凝六亲不认的态度让白队长很不爽。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