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今晚不醉不归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而这个时候,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
这个人就是苏媚。
看着眼前的一幕,苏媚的表情变得很奇怪,就好像是触景生情,想到了一些她不愿意回忆的事情一样。
苏媚走到了柯沁雪的对面,看着柯岳,平静地说:“身为一个父亲,你的女儿做的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更加没有做卑劣不要脸的事情,她正大光明地通过正常的手段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有什么错?”
柯岳似乎对苏媚颇为忌惮,之前在车上听见的只言片语让柯岳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很可能跟那些黑社会有关系,一想到黑社会这三个字眼,柯岳的眼神里就闪过一抹不自然和惧怕,毕竟刚刚被绑架出来,柯岳还没有那么快恢复过来,因而他只是沉着脸说:“这是我的家事,麻烦你不要插手。”
苏媚却不为所动,她一把拉过了柯沁雪,说:“你这样固执己见的封建父亲,妄想让你的女儿顺着你所设计好的线路去过完自己的人生,你真的觉得你所想的所以为的就是对的,就是最合适你女儿的吗?”
柯岳嘴唇抖动着,他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狮子,显然苏媚的话让他很难堪,他低吼道:“最起码比她在这里做这些不知廉耻的事情要好!我把她养大,让她读书,然后好好地找一个工作,这难道错了吗?我求爷爷告奶奶给她找的工作她却不愿意去!让我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谁理解我?”
苏媚冷笑道:“你从一开始就没有理解过她的想法,她为什么要理解你?仅仅是因为你是她的父亲吗?看的出来,她在自己的梦想和对你的感情之间,已经最大程度地照顾了你的感受,但是你的固执和自以为是却让她一点点地走入了两难的境地,你以为你很成功?看你现在的样子,也不是什么有钱有势的人吧?我说这样的话并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但是我想要让你知道的是,你自己都混的这么不如意,你所谓的设计好的路就真的能够让她过的幸福和快乐吗?”
听了苏媚的话,柯岳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掉了。()
而柯沁雪,有了苏媚为她说出自己的心声,此时她早就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泣不成声。
看着眼前的柯岳嘴唇颤抖,说不出一句话来,苏媚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怅然,她轻轻地说:“好好地珍惜眼前吧,你之前出事的时候你的女儿有多急你知道不知道,她是一个好女孩,知道分寸,公司这边有会尽最大可能的保护她,你放心,很多事情不是你看到的就是真的,而你没有看到的就不一定没有发生过,不要等到错过了才知道后悔。”
说完,苏媚转身上了车,关上车门。
白俊逸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这对父女之间的心结看起来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打开的,但是看柯岳的样子,似乎的确是有些醒悟,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于是白俊逸让人准备了一辆车送他们回去,顺道还让人拿了十万块钱给柯家,算是预付给柯沁雪的一些报酬。()
做完了这一切,白俊逸回到车上,转头看着苏媚笑道:“怎么了?心情不太好?”
苏媚微微一笑,看着白俊逸说:“没有不好,不过你上我的车做什么?很晚了,我要回去了,难道你打算跟上来?”
白俊逸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就不能顺道送我回去?”
苏媚妩媚一笑,伸出青葱一样白嫩的手指,说:“姐今天心情的确不太好,陪姐姐回家喝酒去?”
一听见回家,白俊逸的表情有些古怪,苏媚几乎一眼就看出了他的顾虑,没好气地说:“红豆那丫头去外地培训去了,这几天都不在,看你那样子,就不能有点出息啊?”
白俊逸无奈道:“我这不是还不知道怎么面对红豆嘛。”
他又不傻,红豆对他的心思他哪里看不出来,只是让他真的给出一个态度还真的很难,毕竟中间有一个唐凝,这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最关键的是这两个女人第一次的碰面实在是太过尴尬和特殊,让白俊逸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他是还不知道在他还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梁红豆就已经和唐凝有过一次长谈,否则的话能吓得他冷汗出来。()
“这些事情我不管,但是我警告你一件事情,如果不能给她一辈子的承诺,就不要脱下她的衣服,还有,不能让她伤心,如果真的不行就早点让她死了这条心,否则时间拖的越久到时候越是难过。她是我的妹妹,唐凝是我的好姐妹,我不想让任何一个人受委屈。”苏媚平静地说。
白俊逸揉了揉太阳穴,这一次没有再嬉皮笑脸地调笑,而是很严肃地点点头。
来到了b7号别墅,巧合的是白俊逸下车的时候遇见了之前的保安队长。
这厮可是对苏媚一直都有着觊觎之心的,这么晚了还尽心尽责地专门来到这附近巡逻,可想而知他是有多上心了。
只是时隔数月,现在两个人再见面那感觉可就完全不同了。
白俊逸对于他自然没有什么好感但有没有什么讨厌不讨厌的,完全就是一个认识的人,因而微笑着点点头算是过了。
正在保安队长尴尬地僵在原地不知道是不是该对白俊逸行面对所有业主的时候都要进行的礼时,苏媚从车上下来了。
而心情其实不太好的苏媚看都没有看到他,径直拉着白俊逸走进了别墅的大门。
看着别墅的大门缓缓地关上,把里头的最后一丝灯光也吝啬地锁起,保安队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站在黑暗中摇摇头自嘲一笑,自己不过是个寻常的保安,而她则是高高在上的女人,哪里可能有什么机会,这样的女人,放在心里想想就是了。()
经过今晚的事情,他似乎也想通了,狠狠地揉了一把脸,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这别墅,于是拿着手电筒哼着歌走向下一处,他就是他,一个保安队长,巡逻在这里是他的职责,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工作还是要继续,生活也不会因为谁而有什么改变。
别墅里面,白俊逸一口气都还没有喘匀就见到苏媚甩开了高跟鞋,光着一双白嫩嫩的脚丫子走了进去,轻快的步子踩在地毯上几乎没有什么声音,但就是有一种让人眼睛发直的美感。
很快,她拿了两瓶白酒过来,递给白俊逸一瓶,自己拧开了瓶盖,就着那瓶口就仰头开始灌酒。
白俊逸拿着白酒,瞠目结舌地看着苏媚彪悍如斯。
喝了一会,脖子都仰疼了但是酒却没有倒出多少来,这让苏媚十分的不爽,她拿着白酒瓶子去找了一把菜刀,哐啷一下,居然把这白酒的瓶子给砍了一节下来,顿时,满室生香。
给自己拿了一个杯子,苏媚倒了满满一大杯,然后仰头一口就喝下。
这是白酒,五十多度的烈酒,可不会因为苏媚长得漂亮而稍微柔和一些,这么一口酒下去是个人都受不了,苏媚的表情有些痛苦,然后脸颊上就肉眼可见地浮起两抹红晕,连眼睛都水汪汪的。
“你想死啊?”白俊逸一把抢过了苏媚手头上的白酒,这个娘们一口气居然把半斤装的五粮液喝下去一半,这可是二两五的分量,这样喝真的要出事的。
苏媚舒舒服服地蜷缩在沙发上,拧着眉头看着白俊逸,不满地说:“我叫你来是让你陪我喝酒不是让你来给我说教的,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把酒给我!”
说着,她伸手就把酒给抢了回去,不过之前那一口显然让她也心有余悸,因而这一次到没有那么夸张,倒了半杯之后小口小口地喝着。
饶是如此,她的脸还是皱成了一团。
白俊逸知道苏媚的心里不好受,一定是不好受到了极点,否则苏媚这样面对别人的枪口都未曾变过一下脸色的女人绝对不会到这样的地步,他叹了一口气,的确,现在的苏媚需要的是一个陪着喝酒的人,而不是一个劝她的人,这样大智若妖的女人很可能需要的只是一个稍微放松一下的机会而已,而自己,怎么能阻拦?
拧开了瓶盖,陪着苏媚喝了一口,苏媚嘻嘻笑着十分满意地说:“这样才对嘛。果然找你没有找错。”
白俊逸忽然道:“喝酒怎么能没有一点下酒菜,家里有食材吗?”
苏媚眨着眼睛,想了一会说:“好像没有了,方便面算吗?”苏媚的底气有些不足,一个女人家里找的出来居然只有方便面,这让她有些羞愧。
白俊逸拍了拍额头,这到是苏媚少见多怪了,要知道在唐凝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那个明明自己不会做饭但是对饮食又挑剔的要死的女人是不可能吃方便面的,用她的话来说,宁愿饿死也不吃这些垃圾食品。
于是两个人泡了两晚方便面,不过既然亲自下厨了,白俊逸自然不可能简单地把泡面泡开丢进调料这么简单,经过他的加工之后苏媚尝到了第一口泡面就瞪大了眼睛。
“好好吃,这绝对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泡面!”苏媚雀跃道。
白俊逸笑着拿下了围裙,端着泡面吃了一口,然后拿起酒瓶对着苏媚晃了晃,说:“来走一个。”
苏媚妩媚一笑,拿起酒瓶和白俊逸碰了碰,然后仰头喝了一大口,喝下去之后苏媚张开嘴哈了一口气,小脸通红的她额头微微见汗,然后她便看着白俊逸说:“找你解闷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我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能早点认识你了。”
白俊逸哈哈大笑,对苏媚的话他向来是打着听的,特别是这种暧昧的话,要是当真了救输了,一定会被调戏的很凄惨。
从白俊逸的表情中似乎看出了什么,苏媚眼神中闪过一抹黯淡,但是并且多说什么,反而脸上的笑容更加柔和了,她拿起酒瓶说:“今晚让我们不醉不归!”
苏媚喝起酒来真的很凶,一瓶两瓶,眨眼之间一斤的白酒喝下去,最后说是不爱喝红酒的她换了啤酒,两种酒在她的身体里发生了更加凶猛激烈的反应,让苏媚的整个人已经轻飘飘的了。
她瘫在沙发上,睁着朦胧的醉眼说:“其实,其实我和柯沁雪很像,我也很固执,我的爸爸比我更加固执,可是我都还没有来得及恨他,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对苏媚的过去白俊逸一直都很好奇,这样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在地下世界拥有这么高的地位,若不是出身这样的世家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华夏目前的体制下他比谁都清楚不可能有这样专门在地下世界的家族能够存活下来,那么苏媚的一切,到底是怎么来的?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