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全部交代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整个逮捕过程是很秘密而且极其迅速的,不过是几分钟的功夫朱千峰就已经归案,而后便是一系列紧锣密鼓的连夜审讯。()
一开始朱千峰还想要负隅顽抗,但是在慕珂珂拿出了白俊逸那边弄过来的证据之后,朱千峰整个人就彻底崩溃了,毕竟他只是一个钻空子偷漏的商人,唯一的依靠也只有那个主子,但是警方的态度十分的明确,已经掌握了铁证的前提下无论他认还是不认这个罪名都已经坐实了,所以他很快就全部交代了。
从怎么联系政府官员到具体的操纵过程再到安排其他公司进入拍卖,他全部都说了出来。
这么一来,这件事情牵涉到的人就全部都浮出水面,只是对于自己的那个主子,朱千峰却是死不承认,他不傻,知道万一自己把这个都说出去了,那么就真的要牢底坐穿了,否则的话主子还可能救他一命。
因为整个过程都是很秘密的,所以外界丝毫不知道这件事情发生。
包括朱千峰背后的那个主子……傅一臣。
一直到了第二天一大早,白俊逸收到了打过来的五百万,然后就乐颠颠地去拍卖会递交了标书。()
价格嘛,两千五百万。
按照之前约定的,辉煌投资那边会出两千六百万,正好一百万的差价足够辉煌投资中标了,但是白俊逸却知道他注定不可能拿下这个九成山庄了。
从拍卖会现场出来,白俊逸上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商务车里头慕珂珂坐在里面。
为了审讯朱千峰,慕珂珂几乎是一个晚上没有睡,而今天一大早又到了这里来蹲守,精神看起来有些萎靡。
“要不要休息一下?”白俊逸看着慕珂珂的状态不是很好,问道。
摇摇头,慕珂珂看着拍卖会里头,说:“现在是收网阶段,从这里出来的人一个个都要记录下来,以后这些就是罪证,而等到投标结果一出来就坐实了他们串标的事实。现在不能休息。”
白俊逸叹了一口气,说:“你的手给我。”
“干什么?”慕珂珂瞪着白俊逸,一脸戒备。
白俊逸无奈,开玩笑,大小姐你对自己有点自信好不好,您这威名,哪个混蛋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占你便宜?干什么那么看着我啊!
“咳咳。()我们下去抽支烟。”商务车上的司机,也是刑警队的队员干咳一声,知道自己不该留在这里了,赶紧跳下车说。
啪,出门关上,慕珂珂忽然有些慌乱,她应该叫住自己同事的,现在两个人留在车上,这什么都说不清楚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嘛!那些家伙都在想些什么,怎么都一副自己跟眼前这个混蛋有一腿的样子?
正在慕珂珂咬牙的时候,白俊逸却伸出手握住了慕珂珂的手。
慕珂珂浑身都是一抽,鸡皮疙瘩起了一片,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和一个男人有过这样的接触?
“喂喂喂!你稍微照顾一下我的自尊心好不好!你这鸡皮疙瘩是什么意思?我又没有病会传染你!”白俊逸不爽道。
就在慕珂珂竖起眉毛要说话的时候,白俊逸却忽然一下子按在她手上的一个穴位上。
饶是常年锻炼根本不怕寻常摔打的慕珂珂被这淬不及防的一阵剧痛都刺激得惊叫了一声,只感觉手腕被白俊逸按压下的地方针扎一样的疼,她脸色一白,冷汗刷的就出来了。
慕珂珂觉得很奇怪,自己也不是经不起疼的娇弱女孩子,但是这疼痛却格外的刺激,疼的纠着人心让她觉得连片刻都受不了。()
可是更奇妙的是,在刚开始一瞬间的剧痛之后,那疼痛迅速的消退,她感觉的出来白俊逸的手指还是按在上面,同样的力道,但是疼痛却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大汗淋漓之后的舒畅感,之前熬了一夜,本觉得整个人都昏沉沉的,此时却有一种刚睡足了沐浴之后的清爽感,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
随着白俊逸对着数个不同穴位的揉捏,慕珂珂感觉自己整个人的精神越来越旺盛,被揉捏的地方有一道道的热流涌进身体里,浑身都暖洋洋的极为舒服。
等到白俊逸按好之后,慕珂珂这才惊奇地说:“你这是什么手法?我觉得人舒服多了。”
“穴位按摩,通过几个隐秘穴位的刺激而让人体缓解疲劳,不过你现在觉得的轻松只是治标不治本,真正重要的还是注意休息,否则的话长久下来就算是铁打的身体都受不了,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这种穴位按摩的手法我不会告诉你的,因为这是一种对人体潜能的变相透支,偶尔一次两次会有很好的效果,但是长期下来对你的身体有害无利。()”白俊逸板着脸严肃地说。
慕珂珂哼了一声,撇过头去,咕哝道:“小气,谁稀罕!”
整个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下午投标的结果就出来了,事实上已经被警方控制的辉煌投资公司以两千六百万的价格成功中标,而搞笑的是辉煌投资公司唯一的员工朱千峰都在公安局里头被关着,自然不可能出来投标,更不可能投标书,但是这个公司就是这么中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个结果是公布出来了,而在这个结果公布的时候,慕珂珂的收网行动也正式开始了,除了白俊逸这个举报有功的“线人”之外,所有参与了串标的公司负责人都被带走谈话,辉煌投资公司被彻底查封,一切分头同步进行,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就全部收网完毕。
而在相同的时候,多次联系不上朱千峰的傅一臣终于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你是说早上朱千峰就没有去拍卖会现场投标书?”傅一臣握着一只紫砂壶的茶杯,阴沉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说。
“是的,拍卖行那边也你找过我问朱千峰的下落,但是一时半会找不到,我就先让他们把我们的标书做进去,但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联系上朱千峰,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男人小心翼翼地说。
“去他家看过没有?”傅一臣皱眉道,心中暗暗的生气,这个朱千峰之前办事一直都很靠谱,所以他才放心地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来办,但是这一次怎么掉了这么大的链子。
“去过了,但是没有人。”男人一头是汗地说。
傅一臣微微皱起眉头。
这个时候,另一个人走了进来。
傅一臣看了后者一眼,对男人挥挥手说:“你出去吧。”
男人点点头,应了一声离开房间。
“什么事?”傅一臣对后面来的人说。
“傅少,刚得到的消息,朱千峰已经被魔都警方正式拘捕,而之前我们联系的串标的公司也都被传唤了,另外纪委已经介入调查跟我们联系的那几个官员,现在弄的很被动。”来人平静地说。
傅一臣一怔,随即脸色变得铁青,他死死地握着手中的紫砂壶茶壶,咬牙道:“被人摆了一道?”
“目前来看,对方的确是针对性的行动,朱千峰昨天晚上就已经被带走,这一点从朱千峰租住的小区物业处已经得到了证实,但是对方的行动非常严密,没有丝毫的风声透露出来,而且病猫,并没有连夜行动,而是等到投标结果出来坐实了犯罪行为之后才开始行动,这明显是针对我们来的。”那人低头说。
砰!
傅一臣手中的紫砂壶狠狠地砸在地上摔的粉碎,他铁青着脸说:“最有嫌疑的是什么人?”
“目前还不清楚,但是有一个嫌疑目标是昨天朱千峰汇报的那个个人买拍的买家,唯独他没有被警方传唤。”那人平静地说。
“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傅一臣拧眉道。
“白俊逸。”那人回答说。
傅一臣呼吸一窒,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居然这么小,自己这么隐秘的行动计划都能够碰到白俊逸这个老冤家,脑海中出现白俊逸的面庞,傅一臣咬着牙说:“是他!”
“傅少你认识?”那人问道。
“不用查了,肯定是这个人!行了,这件事情暂时先放着,这些债会慢慢算回来的,动用一下关系,让那些人都闭嘴,还有想办法告诉朱千峰,让他放心,我会把他弄出来的。”傅一臣冰冷道。
那人犹豫了一下,然后说:“警方的态度十分的强硬,朱千峰那边铁证如山,我们如果不抛弃一个棋子的话恐怕很难全身而退。”
咬着牙闷哼了一声,朱千峰冰冷地说:“那么就让朱千峰死心坐几年牢,让他安心。”
“是。”那人应了一声离开房间。
房间里就剩下了傅一臣一个人,他走到了桌边,猛地握拳一拳捶在桌面上,咬牙狰狞道:“白俊逸又是你!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傅一臣这边的关系动用起来,想要尽快地把事情平息掉,而这件事情到了慕珂珂这边却遇到了阻力。
.co